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俄遭重击 或陷前苏联困境?

俄遭重击 或陷前苏联困境?

美国祭出曾整垮苏联的狠招,普京陷入多重困局,如何绝地反击?

醋栗熟了——契诃夫的文学与爱情

醋栗熟了-契诃夫的文学与爱情

听童道明先生解读伟大的作家契科夫,读一段惊世骇俗的情书。

王雪红

“神的女儿”王雪红

她是“经营之神”台塑创始人王永庆的女儿,却称母亲对她影响最大。

非典后遗症患者:后遗症是一个不死的癌症

2012年02月28日 11:32
来源:凤凰网专稿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2003年,为了抢救生命,激素类药物曾被大量用于非典紧急治疗,激素的副作用导致部分患者股骨头坏死和肺部纤维化,被称为非典后遗症。非典时期(2003年),全国报告的非典后遗症病例是5000多例,死亡349人。而这个被称为非典后遗症患者的群体,大部分生活艰难,6成家庭变故,非典对他们的身心损害极大,非典后遗症患者中的重度抑郁症患者大约占到39%。而且,这个群体中的很多人,被习惯地遗忘了。

凤凰卫视2月23日《社会能见度》节目播出,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他们曾在“非典”中死里逃生,却从此与疾病随行。

吴如欣:就做梦就在冰盖底下游泳,憋得我实在不行了。

解说:他们曾经战斗在非典一线,如今却生活窘迫。

许瑞芹:我确认不了我的身份,而且我觉得前景很渺茫

解说:他们的未来在何方?

李朝东:凑合着吧,能活几年是几年了。

子墨:2003年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那年春天,“非典”疫情爆发,而中国内地更成为了这场疫病危机的重灾区,感染病例最高时达到5000多人。庆幸的是,其中大多数人都康复出院。现在,9年过去了,这些当年看似逃过一劫的人们现在生活得怎么样?“非典”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段生命的插曲,还是永远的转折。在这个春天,我们再次寻访了这个人群,却发现他们中一部分人有了一个新的身份——“非典”后遗症患者。

吴如欣:现在还能下台阶了,要说2003年、2004年,那就骨碌下去了。

解说:吴如欣,今年55岁,2003年4月因为陪爱人去医院看病感染非典,现在主要患有的疾病有双膝股骨头坏死和肺部纤维化。

子墨:2003年您是怎么被感染上非典的?

吴如欣:是我陪别人去看病,当初我已经知道就说有非典,所以在这个照完片子,出门关门的时候,我吸了一口气,反而吸了一大口气,也就是这一口气,我第二天就开始有些发烧的症状,但是因为我以前体质很好,就觉得不知道,我怎么有点要发烧的症状,就觉得那个关节疼痛。然后我一试表,呦,38度多。

解说:2002年底,广州出现第一例报告的非典患者,随后,非典迅速蔓延粤港两地,几个月后,北京也成为了非典重灾区。2003年4月22日,卫生部对外公布,北京发现第一例非典疑似患者。而实际上,2003年的3月1日,第一例非典病人已经来到了北京。

吴如欣在当年的4月17日开始正式住院治疗,一开始,她接受的是普通肺炎的治疗。在当时特殊的时局中,“非典”还是个敏感词汇,不过吴如欣内心已经明白,自己患上的就是非典。

子墨:医院给您任何治疗了吗?

吴如欣:我在那儿住了七天,去做CT,做化验,然后给你输几瓶液。

子墨:控制住症状了吗?

吴如欣:没有,当初我觉得我在人民医院待了大概第四天第五天的时候,我无意间一照镜子,那个,我发现我已经像鬼似的了,就是那个脸部底下的肉全部都没有了,眼睛就耷拉下来了,头发一下子就,原来没有什么白发,一下子比现在的白发要多很多,就变得一下子就是两张皮。

解说:之后,吴如欣被转到了专门收治非典病人的胸科医院。她高烧不断,并出现严重脱水现象,几乎接近死亡的边缘。这时,治疗方案也发生改变。

子墨:这一个多月住院期间,你的治疗方案是什么样的你了解吗?

吴如欣:我知道,反正进去的时候吧,给我们一人照了一张片子,照肺部情况,然后就开始输液,十多天没有换方,全部是一天14瓶液。

子墨:那您现在了解吗?当时那14瓶输液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如欣:我有一次看到那个瓶子挂着有那个甲强龙,那个后来我就知道这是激素,我就知道激素会造成骨质疏松。

子墨:这期间治疗方案有过改变吗?

吴如欣:后来呢,一个多月以后吧,我终于停药了,停输液了,停输液的时候,大夫就说让我们得锻炼,然后我就下床,扶着床来回走,走了大概是七八十步,蹲下起来一共做了九个。然后半夜,我就这个腿就突然疼得,疼得我就是又喊,因为屋里还有两个人,实在是怕影响人家,就趴在被窝里哭疼得我。

解说:2003年,由于“非典”的来势突然并且汹涌,在当时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是第一个提出皮质激素治疗的权威专家,这个治疗方案在当时成功挽救了很多非典病人的生命。但是,在当年的下半年就陆续出现非典康复者骨坏死的现象,皮质激素疗法也成为了争论焦点。钟南山本人也在回应这个争论时指出,皮质激素的使用方案必须合理,时机、剂量必须适合,不能长期使用而且并不是使用越早越好。

从2003年六月起,吴如欣开始出现严重的非典后遗症症状,陆续被诊断出肺纤化、脑梗等症状。

吴如欣:我已经两项身体的功能都没有了,第一个是笑,没有笑的功能,第二个没有打哈欠的功能,因为它要用气嘛一笑,咔就断了一张嘴,然后要是一打哈欠咔就断了,大夏天的时候呢,我必须得穿厚袜子,就有一天呢穿的薄袜子,穿得慢了一点,就底下没盖,然后一会儿就烧起来了。

子墨:除了肺部的纤维化和膝盖的坏死,身体还有其他的后遗症症状吗?

吴如欣:呼吸困难,常常憋醒了,我就后来越来越困难,就是我反复地做梦,就在冰盖底下游泳,憋得我实在不行了,就醒了就坐在那里面,就坐在床上喘气。

解说:这是吴如欣在北京租住的房屋。患非典之前,她从事法律咨询的工作,拥有一个圆满的家庭,现在,因为丧失劳动能力,她已经无法从事任何工作。

吴如欣:我要打水呢我端不了多了,水房就在那儿,我从来没打过说超过这个沿儿的水,就这个锅,就这个沿儿,对,从来没超过这个沿儿,为什么,我顶多,用这个,用这个来做一小壶的水,喝完了,我再做。

解说:2004年,北京市政府对非典治愈者进行筛查,登记注册。同年3月底,卫生部正式成立非典后遗症专家组,开始对这个群体展开系统治疗。这个群体的生存状况也开始被人们关注:他们中88.2%的非典治愈者出现了骨坏死症状,80%因病离岗,60%家庭变故。骨坏死、肺纤维化、抑郁,几乎是非典后遗症患者的普遍状态。

《社会能见度》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曾子墨   [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四 21:50-22:27 

重播时间:周五 03:40-04:25

声明:凡注明“凤凰网”来源之作品(文字、音频、视频),未经凤凰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孔庆瑞] 标签:典后遗症 后遗症患 患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