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窦文涛:美国朋友说“冰桶挑战”很不真诚


来源:凤凰卫视

人参与 评论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周轶君、马家辉谈比尔盖茨和特丽莎修女的行善,并谈到近期热炒的冰桶挑战。窦文涛谈到,美国朋友说“冰桶挑战”很不真诚,周轶君谈到,很多宗教把富人帮助穷人定为义务。 凤凰卫视8月

马家辉:那不一定,那是美国人写的是吧?

窦文涛:对,他的意思,所有的罕见病都值得关注,不止是这一个,人们突然善良了,真新鲜,冰水泼头的点名游戏。他说这就是这代名流的想像力和幽默。他说跃跃欲试的气味让人恶心,科学家、医学家兢兢业业,我们都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ARS被这群人干了,像热点新闻一样,像桃色新闻一样被谈论。这件事搞得有些不真诚的气味了。什么叫ARS就指这个?

周轶君:他们这个渐冻人,他这个冰桶行动是为了拯救那种病人。那我想说那能做一点不是比不做要好吗。但这件事情现在是这样,台湾政客已经开始跟着做了,大陆我是不能想象大家搞这个东西。他就是拿这个冰水浇头,然后你要捐一百美金还是多少钱,就是你还要捐钱。关键他是有名人效应,但传到中国,我看到大家最关注是有个特别好玩的一个标题党就说,如何迅速成为世界名流。就是你拿一桶冰,你也泼一下,我也加入这个。你说我们现在来给你泼一下热水浇头你也成名流了。

马家辉:对啊,所以最近心情不太好,好像还没被点名玩这个。

周轶君:你这次很阴郁,原来是这个事情。

马家辉:没有小君君。

窦文涛:你要小心,还是香港人实在,我看香港电视新闻,医生就说了,要随便弄这个游戏,有心血管疾病的人要小心,这一下,哗,你有可能爆血管。

马家辉:不要被那种吓的。

周轶君:可以不用冰的,还有的人他们弄就一滴水,发挥你的想像力,你想用。然后就开玩笑说那个普京假设他玩的话,他什么冰水,人家直接跳冰海里有可能,都跳冰海里。

马家辉:因为我觉得刚读那个,听起来我以为是翻译过来的,听起来像中国人写的刻薄语言。

窦文涛:我翻译过来的。

马家辉:因为我觉得这种根本不是愚蠢,是说假如他称这种愚蠢地话,表示这个人没办法欣赏天真、纯真。这个字可以翻译为无知,可以翻译为很纯,好玩。而且这个什么名人太容易扩散出来了,因为点名了嘛,好像那种推销一样,我淋完之后我说3,只要我其中一个可能是电视界的,OK,文涛,我开始,又淋你了,你又谈三个,艺术界什么什么思想届就扩散出去。

周轶君:奥巴马被点名了,他说他不愿意,他就没有选择浇水,但他捐了钱。

窦文涛:马英九也被点名了。

周轶君:郝龙斌好像浇了,这些人浇了。

窦文涛:台湾一个女的还是一个什么,玩的更狠的。她拿了一个翻斗车,一翻斗车的那个水。

周轶君:她就是要炫嘛。

马家辉:就是纯真啊,创意嘛。我觉得看得出人的刻薄,早上看到有人黑几个女生,不晓得是台湾还是大陆的。她们穿的泳装,比基尼,然后白色的T恤,就淋。淋了湿了当然身材会露出来,那是非常自然的,一个女生她就是这种身材,穿个比基尼,然后那些网民就黑了。现在叫你做慈善不是叫你借机会曝露身体,秀身材。

周轶君:那C罗不是穿了一个短裤,卖他的品牌也在哪里浇吗?

马家辉:对,第一个人家有这样需要来秀身体吗,就算人家秀身体,那又怎么样。我觉得应该看到创意的部分,纯真的部分,不要总是看到黑的那个部分。

窦文涛:对,你说的就是我今天为什么要讲这个,这个从比尔盖茨到德兰修女。我就感觉到人类当中真是有两种,一种你看你像比如盖茨这个,他就属于也是很刻薄的,你也很刻薄去说他,你这么多钱。甚至我听见过最大的一个就是说这帮参加慈善晚宴的,身上的一个包都够穷人吃一年的,打着什么旗号去做慈善。你知道,我提出这个话题并没有我自己的解答,我知道他很刻薄,因为人家拿了钱了,人家毕竟是就像不管是什么,作秀也好,做好事比你什么都不干强,对吧。可是呢,当你看到世界上有德兰修女这样的圣人的时候,你又觉得德兰修女你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你刻薄她,你拿什么刻薄她,她无可刻薄,这就是圣人。但是万中,亿中无一,这个很难让我去解答。

马家辉:我们在香港从小就听德兰修女的故事,因为香港天主教、基督教学校很多。

周轶君:结果你们还是拿钱去买股票。

周轶君:很多宗教把富人帮助穷人定为义务

马家辉:那完全没冲突啊。然后我还记得有一位老师还是前辈讲过说,你看外国有德兰修女,我们中国也有雷锋。我觉得印象蛮深刻,我也觉得对,觉得很光荣。刚听小君君讲到她的故事的时候,我就想说想起一个事情。有时候,有那种大爱,有那种心、爱,其实不难。最难是什么,持续下去,持续,持续下去长期维持。你们有这种经验吗,看见电视,突然给你看两分钟的宣传片,非洲儿童很惨,病了,要死了,你捐钱打个电话,每个月捐50块美金。

窦文涛:我有啊,我就是。

马家辉:经常,经常是什么样,后来就断了。

窦文涛:没错。你知道最典型的叫什么呢,我体会最深的。

马家辉:2个月、3个月,1年就断了。

窦文涛:这就叫触景生情,见风流泪。你知道吗,电视上一放,宣传片我看到非洲的那些孩子,哎呀,我要捐。

周轶君:我有一些想法这是为什么,就说其实比尔盖茨和德兰修女他们其实还是我觉得跟宗教还是有关系。基督教里面它就是富人给穷人捐钱帮助他们其实是一个义务来的,它都不能叫慈善,不是叫我们想的说我今天高兴我给你钱,它是个义务。

窦文涛:责任。

周轶君:对,义务或是责任。它是维持社会稳定地,就是说民间社会关系的一种。你包括比如说在中东,像穆斯林社会什么的,他们也都是富人你有义务拿出你的十分之一的钱要捐。然后到过节的时候你宰羊宰什么的你要给穷人,而且你要施粥嘛那些,到斋园,每天你都可以看到就有富人家里头摆一口大锅,穷人排着队过来就拿粥喝什么的。这个是个义务,这个是帮助他整个社会稳定下来。

马家辉:那是效果,小君君你说帮助的话那是效果。你说义务还有一个层次是非常准确的,是什么,信教伦理。因为有钱人在信教传统里面是讲,你怎么样来证明你是上帝的选民呢,你被选定了,可以进天国,你要行善,行善我有钱,努力赚到钱来行善。然后建立教堂、学校什么,来证明我是上帝的选民。

窦文涛:圣经里面有那么一句话说富人要想上天堂比那个骆驼穿过针眼都难。我觉得真是,有两种慈善,你比如你让我给钱,可以。但是台湾的一个大学一个学长好像叫李家同,他跟着这个特瑞莎嬷嬷干了几天,他就说我才知道以前我根本不懂得爱。因为,你要跟残缺不全这些人拥抱他们,给他们关爱,亲手喂他们饭。你知道吗,你就给他们端水、端尿,德兰修女就是这个,最后死了之后那真是只有身上的衣服,什么财产都没有。那么你说这种人,我就发现这种人,当然我们不要要求别人做这样的人,但是一旦要是有这么一个人,全人类好像有一种东西。我听说是南斯拉夫还是科索沃内战的时候,两边不停战。

周轶君:是黎巴嫩。

窦文涛:黎巴嫩。

周轶君:那个巴以战争在黎巴嫩,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特蕾莎修女去了前线,她从里面,就是说她从一个小学里面救出来30多个人让他们停火。

窦文涛:对,当时一边指挥官说那边不停火呀,他不停火我怎么停火,特蕾莎修女到了两方中间,两方全停火了。那你说,她这种光芒,就是。

周轶君:所有我有时候在想,我们中国人为什么有时候对慈善这个概念蛮陌生的,后来我在想,我刚刚说到就是伊斯兰教什么,他这种富人帮穷人以后,你看他再乱再什么,最近不是很动荡嘛,但很少会有人饿死,就是因为他有个底层的民间这种社会关系在那里。中国的社会,就民间的社会关系是什么你知道吗,特别有意思。就是一个报字,报仇、报恩、报复,就是这一个报。中国人讲报,报应是吧。过去在佛教进来之前中国人这个报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孔子他曾经说过,就人家问他说,以德报怨这个行吗?他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什么意思呢,如果有人他对你不好,你应该是公正,寻求法律去找他。然后有人对你好,你还对他好,是相互对等的这种关系,我不可以超越了,我以德报怨,你对我不好我还对你好。而且后来佛教进来以后,又变成一种因果关系,所以中国人干什么我觉得都会想我能得到什么,它是倡导一种平等的,我给你一种什么我得到什么,而不是超越这个平等的。

马家辉:想以后能得到什么,还有回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石冰]

标签:文涛 朋友说 轶君

人参与 评论
2014-08-21锵锵三人行 比尔盖茨在意大利度假 租豪华游艇乘直升机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8/22/2350577a-bb70-438d-99df-033cd2865233.jpg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