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网红合唱团团长曾是富二代 金承志:离开合唱我会死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鲁豫对话彩虹合唱团指挥金承志,富二代谈如何走出人生心酸低谷期。七年合唱长路终于魔性走红,金承志对未来的计划竟是瘦身130,然后带领合唱团去南极月球?来看本期鲁豫有约,听听网红合唱团团长的故事

核心提示:鲁豫对话彩虹合唱团指挥金承志,富二代谈如何走出人生心酸低谷期。七年合唱长路终于魔性走红,金承志对未来的计划竟是瘦身130,然后带领合唱团去南极月球?来看本期鲁豫有约,听听网红合唱团团长的故事。

解说:鲁豫飞赴上海,展开对这座灵感之都的探索。对话文化名人,探访艺术传承人,回顾上海滩风云,展望文艺新图景。鲁豫有约上海行。鲁豫专访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指挥金承志,他曾从北京辗转到上海音乐学院借读,是为了追求梦想源于任性。

金承志:我现在的想法就是,离开合唱我会死,你除了合唱以外,所有的音乐我都可以不玩。

陈鲁豫:真的,离开合唱你会死。

金承志:就会,就是会这是什么生活。

陈鲁豫:会觉得很无聊,很无趣。

金承志:对对对。

解说:出身富二代,也曾穷困潦倒。

金承志:有一天我发现我卡里没钱了。

陈鲁豫:你没钱的意思是说,还剩下个。

金承志:有个。

陈鲁豫:几千块钱。

金承志:对,差不多,还剩几千块钱,开着车载着我出去玩,三趟,两趟以后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要不我也买个车,然后一想我没钱买车。

解说:家庭变故让金承志一度陷入自闭。

金承志:我有时候会自己训自己的,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然后就那一个自己就会说对不起,对不起,如果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的人,他是会想到,有这么一件事情存在的。

陈鲁豫:你这是典型的成功者的心态。

金承志:我这样就算成功了,好棒。

陈鲁豫:那你对成功的标准定义是什么。

金承志: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陈鲁豫:要怎样你才够。

金承志:瘦到130。

解说:鲁豫有约上海行之,左手沪漂右手彩虹,精彩马上开始。

上集回顾

解说:鲁豫首次体验即兴伴唱。

大家:听妈妈的话。

金承志:好,beatbox去掉。

陈鲁豫:其实我还挺羡慕那些团员的。

金承志:我也羡慕他们,天天骂我。那我们来讲其实不一样,从节奏律动上完全不一样,你们平时排练不是这样的,神经病,这样子。

解说:当高雅合唱变身网红体,金承志有怎样的排练诀窍。

金承志:我有很多奇怪的标记的,比如说什么吃奶的力气唱,昨天我碰见张信哲我还说,你已经进入我们彩虹教科书了,因为我们有一句像张信哲一般的演唱。

金承志:离开合唱我会死

解说:今天的金承志可以说是彩虹合唱团最关键的人物,他创作的《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里的情景,都有自己的影子,也反映了一批年轻人在时代压力下的自我追求。在金承志顺利考上中国音乐学院之后,他对北京的生活却并不满意,读到大二时他决定到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借读,虽然生于富裕家庭,但已经不愿问家里要钱,就在琴行教小孩子弹钢琴养活自己,巧的是当时琴行老板有一个合唱团正好缺作品,金承志就自告奋勇给老板写了首歌,之后这首作品还到奥地利、美国等地参赛并获奖,这让还是学生的金承志在业内变得小有名气,之后他陆陆续续带了50多个合唱团,积累了许多指挥和作曲的经验。

陈鲁豫:我在想,你当时从北京到上海来借读,是因为你对北京这城市也觉得没有什么感觉走就走了,还是因为对上海更觉得有吸引力。

金承志:因为其实对于中国人而言,北京应该是,尤其你做文化的,它是一个大的中心,它是一个你想要有做事情的冲动,你必须去的一个城市。那对我而言,我就是那种我觉得北京很好,但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非常主动地选择了上海,举个例子相对于而言,我们比如说同学看乐谱上课,结束了以后,是大家一起约个饭呢还是大家都说声再见,各回各家呢,我会选择第二种。我觉得我不想跟你的生活走得太近,如果我不想的话,但是在北京我们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可能大家圈子里面会,关系比较好的人就会跟你有很多的交情,但我恰恰是一个讨厌这些事情的人,我就会避之不及,就是就是那样,所以我觉得可能会,一个人没有人管我,我也不管别人的状态,是我想要的。

陈鲁豫:你到上海应该大学二年级的话,应该差不多19岁的时候,所以你到20岁的那个时候,你开始很明确地知道,这个环境将可能是我未来我事业的一个发展的一个地方,我生活发展的一个地方。

金承志:我倒没想事业我觉得是生活。

陈鲁豫:对,大概,就是生活。

金承志:因为那个时候在复旦大学,那个时候带复旦大学学生合唱团,然后我发现原来,就这一群人他特别好玩,他有问不完的问题,以及这些人的出身都不一样,比如这是学历史的,那个是学化学的,这个学物理那个是学文学的,大家每一个人的用自己的本门的这个学科去看待合唱这件事情,会碰撞出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我写了一个歌词,那个做文学出身的人就说,我觉得那个这一句话应该这么写,然后那个做化学的他会突然给你背一大套音乐的理论说,你这个从理论上可能会更好,就是这些人他们的热爱的点,虽然都很分散,都集中到一个小的事情上,叫做合唱。

陈鲁豫:那你真正跟合唱发生关系,就是因为你在上海那个琴行打工的时候,帮老板写了一首歌,然后他拿去用,后来开始有很多人找你。

金承志:是。

陈鲁豫:就从那个时候开始。

金承志:是,作曲是在那个时候开始。

陈鲁豫:关于梦想其实也是个,比较虚的一个事。

金承志:是,我从来不谈这个。

陈鲁豫:可能到后来它才慢慢的慢慢的,有一个大概的一个形状,一开始它是虚无缥渺的,还是压根我就没有这个想法,在头脑当中。

金承志:在一开始可能是要有音乐相伴,到了现在我现在的想法就是,离开合唱我会死,你除了合唱以外所有的音乐我都可以不玩。

陈鲁豫:真的,离开合唱你会死。

金承志:就会,就是会这是什么生活。

陈鲁豫:所以觉得很无聊,很无趣。

金承志:对对对对。

陈鲁豫:然后在合唱排练那三个小时,我们很紧密地联系,然后各自挥手拜拜,各回各家,就符合你要的那种状态。

金承志:对,很符合,以及指挥跟团员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你吸气,你吸得差,他唱出来的声音就差,你的手指有一些奇怪的,脸上有奇怪变化,就手指有一些奇怪变化,他马上会受到你的影响,所以那种瞬间就是什么呢?你必须得保证自己,非常的全神贯注,然后你的每一个小的举动,你都得让你的合唱团员捕捉到感受到并且他们反馈给你,那一瞬间大家的合作是非常美妙的,而我们在合唱中学到,最让人内心震撼的那个瞬间是,假设我的耳朵听到的,其实99%的情况都是不准的,但是有一天某一个时刻,在排练的那一个瞬间,我听到了一个非常和谐的假设,大三的和谐,然后我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升天了,然后合唱团员也觉得自己升天了,因为这种震动实际上是生理加上心理的感受,这个可能是作为观众他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自high,high成这样,但是我们自己参与的人,我们会觉得,对,那个瞬间是我们要的,但这种瞬间又可,又很不可言,所以这种妙不可言在我人生当中大概就这十年的工作经验当中,大概出现了三到四次那都是,他们会唱哭,但是不是那种什么我被感动的哭,而是说这个是我们要的东西。

陈鲁豫:就三四次。

金承志:就三四次。

陈鲁豫:都是在舞台上吗,还是也在排练当中。

金承志:更多的是在排练当中,有两次是在舞台上,有两次是在排练中,以及那此时此刻,那时那刻音乐厅内的,那个音乐厅内的那个环境,那个瞬间突然之间很完美。

金承志:我父亲问过我,你以后有没有考虑过,要继承家业,我。有一天,我发现我卡里没钱了。

陈鲁豫:你没钱的意思是说还剩下个。

金承志:有个。

陈鲁豫:几千块钱。

金承志:对,差不多,还剩几千块钱,开着车载着我出去玩,三趟两趟以后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要不我也买个车,然后一想我没钱买车。我有时候会自己训自己的,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然后就那一个自己就会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解说:鲁豫有约上海行之左手沪漂右手彩虹,精彩稍后继续。

《泽雅集·夕烧》片段:

也种些甘蔗,恰逢撤纱窗。

解说:金承志曾经写过一组作品叫《泽雅集》,描写了很多他曾经跟父母在温州老家泽雅山上的生活场景,用他自己的话说,回山上生活是他隔三差五要做的事,他也曾经在最低谷的时期在山上完成了对自我的思考。2011年,父亲突然被确诊癌症,温州又爆发了民间借贷危机,父亲的眼镜厂受到很大影响,一时间自己原本顺风顺水的学业跟工作也麻烦不断,金承志从原本的踌躇满志变得焦虑不堪。

陈鲁豫:你在上海慢慢融入这个城市,然后上学、打工,包括跟合唱团有一些工作,在任何一个时间段上,回家我要继承家族企业都不是你人生的一个选项,是跟你人生没有关系的一件事。

金承志:它是的人生。

陈鲁豫:是不可能存在的。

金承志:它是我人生的一个退路。

陈鲁豫:还是被我屏蔽掉的一件事。

金承志:我不主动屏蔽,但是我父亲问过我,你以后有没有考虑过,要继承家业,我当时非常浮夸,就像是一个完全心思不在这里的浪荡的公子哥一样,我就说怎么可能,我当时就这样不可能,但偶尔后来想起来的时候,我妈还在我面前有念叨说,倘若有一天把厂子卖了,公司卖了,然后变成另外一笔投资,在上海给你开一个小的眼镜店,或者是怎么样,那你也可以或者说在商场里入驻一个什么东西,你也可以打理一下,那你至少有一笔资金在你背后支持着你,你愿不愿意这样,我说没用的妈,我开过咖啡厅,就我只要是涉及钱这件事情,我就特别干得不好,我开咖啡厅也是倒闭了,我就干。

陈鲁豫:在哪开的咖啡厅。

金承志:在复兴西路,以前那个酒吧对面,那里开了一家叫Easy Chamber,就是里边演室内乐,生意还不错但是被合伙人骗了,我父亲很开心,他看到我赔钱了以后很开心,他说你现在终于知道你自己哪个事情是你会做,哪个事情是你不做的。

富二代经历家庭学业双重打击 咬牙坚持走出低谷

陈鲁豫:那后来整个经济环境发生变化,然后你父亲的生意受到挺大的影响,那个阶段所有的一切都是处于。

金承志:最差的时候。

陈鲁豫:对,一切都不好,各种事情雪上加霜。

金承志:对。

陈鲁豫:那是你人生最低的一个,一个低谷时期吗。

金承志:是,而且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比如今天去排练,那边说金老师对不起,我们不能跟你排练了,然后我的学生告诉我,一个很好玩的事情,说你以为这个时候已经是人生低谷了,结果过了半年你才发现,还在往下掉,所以。

陈鲁豫:对。

金承志:这个是最痛苦的。

陈鲁豫:对,你老觉得说否极泰来,否极泰来,然后。

金承志:结果就是一直否否否。

陈鲁豫:对,一直往下,你就不知道那个底在哪。

金承志:对,看不到头。

陈鲁豫:你大概经历多长那样一段时间。

金承志:差不多有4年,3年。

陈鲁豫:4年。

金承志:3年到4年,整个过程,2011年到2015年年中差不多。

陈鲁豫:2011年是你的本命年吧。

金承志:对,而且它特别邪在哪,本命年的前面几个月,我顺到让自己觉得都飞上了天,于是我每一天红内裤红袜子,觉得好好好,真的是很多机遇就突然之间,很多专业的团竟然向我发来邀约。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视频-鲁豫专访“彩虹合唱团”指挥 他最想去这里表演 http://p2.ifengimg.com/a/2017_30/767c3d52da3b5d2.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