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宇澄谈《繁花》改编电影:给王家卫拍当然会更加放心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鲁豫有约》探访上海著名的爱神花园,专访沪上知名作家金宇澄,回顾《繁花》创作的初心,揭开他对作品改编电影背后的思虑。解说:鲁豫飞赴上海,展开对这座灵感之都的探索,对话文化名人,探访艺术传承人

核心提示:《鲁豫有约》探访上海著名的爱神花园,专访沪上知名作家金宇澄,回顾《繁花》创作的初心,揭开他对作品改编电影背后的思虑。

解说:鲁豫飞赴上海,展开对这座灵感之都的探索,对话文化名人,探访艺术传承人,回顾上海滩风云,展望文艺新图景,鲁豫有约上海行。

鲁豫来到上海著名的爱神花园,专访沪上知名作家金宇澄,回顾《繁花》创作的初心。

金宇澄:她是静安寺一带最有名的大美女,所以我非常感慨,我觉得这么漂亮一个女孩子,到老了会这么潦倒。

解说:一吐编辑职业的烦恼。

金宇澄:有一些作者是非常轻视编辑的,那比如说,你说莫言,莫言就特别,特别好,职业病就是挑剔,成天在挑剔别人,你在检查。

解说:揭开他对作品改编电影背后的思虑。

陈鲁豫:这本书让王家卫来拍你放心是吧?

金宇澄:给别人拍也是拍,那么给王家卫拍,当然会更加放心一些。

解说:见证他的风雅生活。

陈鲁豫:这是小时候的圣地,生活得多么风雅,风雅之乐。

解说:鲁豫有约金宇澄,精彩马上开始。

探访爱神花园《上海文学》杂志社

我现在是在上海市作家协会,刚才一到这,看这几个牌子我还挺激动的,《收获》、《萌芽》,因为这都是我小时候,大概中学的时候,每一期都要读的,所以我才发现我当年是个文学少年,在上海肯定要采访一些跟上海有关的人,所以我已经看到他了,著名的作家金宇澄先生,您好,我没想到您在这等我。

金宇澄:您好。

陈鲁豫:您好。

金宇澄著名作家2015年茅盾文学奖作品《繁花》作者

陈鲁豫:我刚才看到门口那几个牌子,我说我特别激动,因为《萌芽》然后《收获》,都是我小时候每期都买的。

金宇澄:对对对,还有《上海文学》,这是作家协会的。

陈鲁豫:《上海文学》是您在这已经工作很多年了。

金宇澄:对。

解说:如果不是小说《繁花》的横空出世,作家金宇澄的光芒可能更多的被编辑金宇澄所遮掩,这部发表于2012年带有浓厚上海印记的小说,甫一刊登,即引起文坛轰动,更一举摘得2015年的茅盾文学奖,作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茅盾文学奖的评委曾评价到,说到上海叙事,自白话小说盛行以来,一直到金宇澄的《繁花》横空出世,大约有四位作家是绝对绕不过去的,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他们分别是韩邦庆、张爱玲、王安忆、金宇澄,其中在上海生长50余年的金宇澄,经过《上海文学》杂志社,30余年的潜心耕耘和蜇伏后,如今被誉为小说界的潜伏者。

鲁豫此番探访他,位于上海作协大院内的《上海文学》杂志社,这里被称作爱神花园,是旧上海的火柴大王刘吉生送给太太的生日礼物,当年他买下这块地皮,根据青梅竹马爱妻的意愿,耗资二十万银元,打造了这座特别定制的花园,送给妻子当做四十岁生日礼物,当时这里也被公认为上海最美丽的花园住宅之一。

陈鲁豫:这工作环境很好。

金宇澄:是,这以前是一个上海企业家的一个房子。

陈鲁豫:他是做什么的?

金宇澄:他是一个火柴大王,他好像是在1950年走的,所以这个房子据说是给他妻子的生日礼物,这个房子是邬达克设计的,就是设计国际饭店,上海非常有名的一个西方的设计师。

陈鲁豫:我得从这看看全貌,等于您,就这几个杂志社都是在这个楼里边。

金宇澄:都在二楼和三楼。

陈鲁豫:那它很大的。

金宇澄:改建过,这个雕像是设计师特意在意大利定制了送给主人。

陈鲁豫:这也是当年留到现在的?

金宇澄:对,后来在文革之前,我们这里有一个老花匠,把它埋在土里边,事先把它埋在土里。

陈鲁豫:我说呢。

金宇澄:然后文革之后再把它挖出来,否则的话肯定是打烂了。

陈鲁豫:对,我也在想怎么能够留的,保存得这么好。

金宇澄:完了上面二楼是《萌芽》杂志社和我们的《上海文化》,三楼是《收获》和《上海文学》。

陈鲁豫:这是小时候的圣地,这个椅子也是。

金宇澄:这个也是过去的。

陈鲁豫:当年的吗?

金宇澄:这个也是过去的。

陈鲁豫:这恩爱秀的,秀恩爱秀的这么贵,这当年要花多少大洋,花多少银元。

金宇澄:是。

陈鲁豫:在这种地方工作很幸福。

金宇澄:这个房主据说和戴笠关系非常好,戴笠在这三楼住过,所以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解放以后他就走了。

陈鲁豫:我对老上海的一切还是挺好奇的,这一点都没有变。

金宇澄:没有变过。

解说:走过近一个世纪风雨的爱神花园,如今因为成为《收获》、《萌芽》、《上海文学》等经典文学期刊所在地的缘故,不仅成为上海的文学客厅,更是不少文学青年心中的圣地。

金宇澄:这是我们的食堂。

陈鲁豫:食堂好像上海咖啡厅一样。

金宇澄:然后就这个楼梯。

陈鲁豫:这些都是杂志《收获》,我待会得拿一本《收获》走行吗?

金宇澄:行,我到时候给你。

陈鲁豫:我有多少年没看过《收获》,还有《上海文学》、《萌芽》都得看一看,当时在北京,可能买到《上海文学》的机会,没有那么多。

金宇澄:对。

陈鲁豫:是吧?

金宇澄:因为我们的发行量不像《收获》那么高。

陈鲁豫:它是全国性质的吗当时?

金宇澄:全国性质的,因为现在这些杂志发行非常困难,今天因为《收获》杂志没人,像这个门就是《收获》杂志的,两头是他们《收获》的,《上海文学》在中间。

陈鲁豫:您是在哪?

金宇澄:我们在这里。

陈鲁豫:特像《编辑部的故事》的场景。

金宇澄:对对对,我的办公桌在这里。

陈鲁豫:这个年头能看到有这么多的纸质的东西很少见了。

金宇澄:这个《收获》可以送给你。

陈鲁豫:太好了,《上海文学》我到时候也得要一本。

金宇澄:《上海文学》我到时候拿几本给你下来拿着。

陈鲁豫:是因为我长大的原因,还是这个书变小了?

金宇澄:因为他们本来就这么大的,他们这一期增刊,他们是增刊,增刊做得特别厚。

陈鲁豫:我怎么觉得,我小时它版面是大一点的。

金宇澄:因为你人小。

陈鲁豫:那可能真的是人长大的原因,我小时候觉得《收获》的书好大。

金宇澄:给《收获》大做广告。

陈鲁豫:《上海文学》,主要是《上海文学》,《上海文学》、《上海文学》,那现在这个杂志是什么月刊还是?

金宇澄:月刊,这个是早了,这个是2016年去年的。

陈鲁豫:2016年。

金宇澄:我等会找几本,等会下去以后再找几本给你。

陈鲁豫:我突然小时候那感觉都回来了,哪个是您的办公桌?

金宇澄:这个就是我的。

陈鲁豫:这。

金宇澄:这个就是我的。

陈鲁豫:乱中有序。

金宇澄:这是我的。

陈鲁豫:您可能也是就是,随便一张破纸,你都知道用处是什么,然后想找什么都会找到。

金宇澄:反正是乱哄哄的,乱糟糟的。

陈鲁豫:您一般给人改东西的习惯是什么?

金宇澄:现在都是用电脑了。

陈鲁豫:都不会在纸上了。

金宇澄:不大会了,都在电脑上面改,这个你看,这个是我们新的,2017年1月份的,这个是新的,这是我们新的。

鲁豫说:

因为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拿这种杂志了,就完全感觉像是那个年代的,就我小时候那个年代的,然后加上我们来的时候上海的梅雨季,就很湿很潮好像有一点点纸张发霉的那个味道,特别的有年代感的感觉,但很亲切,你会觉得特安全,就在这个环境里面工作,你会觉得特别安全,就在这好像没有坏的事情会发生,你不会大富大贵,但是你也不会遭遇不幸,这可能就是我对那个年代的一个,就像八十年代的那个感觉。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韩宛廷 PV090]

责任编辑:韩宛廷 PV09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