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光远:房价仍会上涨 千万别被某些说法蒙蔽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房奴”在现今已经不是个新生词汇,大多数人都经历着求学、成家、立业的自然过程,因此买房子是很多年轻人面临的现实问题。实现财富自由与大城市买房具有和谐一致性,钱多了自然

核心提示: “房奴”在现今已经不是个新生词汇,大多数人都经历着求学、成家、立业的自然过程,因此买房成为很多年轻人面临的现实问题。实现财富自由与大城市购房的确具有和谐一致性,钱多了自然会解决一部分需求,幸福感的提供源泉来自于居家的安定同时也应该注重心灵的安放与保养。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马老师一来我就觉得财神到。今天听你讲这钱的事我就特高兴。

马光远:没钱。

窦文涛:您还没钱,您现在早就自由了吧你?

马光远:按照胡润前一段时间讲是2.9亿是吧。

潘采夫:胡润说你的财富啊?

趣谈大城市财务自由最低线数额惊人

马光远:不是,大城市实现叫财务自由的话最低线是2.9亿。

窦文涛:你这个跟我说到一块去了,我正是想提及他这个事。你知道最近我见到我一些有钱的朋友我最爱问的就是你自由了吗?你自由了吗?然后那天我就是看见胡润说在中国要财务自由2.9亿给我看颓了,我看了之后我就决定我就跟人民站在一起了,我永远自由不了,跟人民在一起了。

马光远:我们不见得欢迎你。这个钱2.9亿这个东西,其实这个东西经不住一个兑换。

潘采夫:我10年前的时候还两千万呢。

马光远:我10年前,应该说我20年应该是财务最自由的时候,我那个时候一个月的工资500多块钱,我还经常每周都能出去到大排挡里面去吃一顿。

潘采夫:马老师你可能把时间想错了。20年前那时候我刚毕业我才1000多块钱呢。

马光远:不是,我们在北京,北京真的是500块钱工资。

潘采夫:那得30多年前,80年代吧,90年代初吧?

马光远:90年代,90年代那会儿就是这样,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很自由我无忧无虑。但是一个人有钱并不见得就是他真的有多少钱他才觉得有钱。你知道一个人最有钱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一个人第一次赚到一百万的时候,当他第一次赚到一百万的时候他周围都是穷光蛋,他最有钱,请客的是他,向他借钱马上想到都是他,他那时候感觉可好了,他最没钱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窦文涛:没人还钱的时候。

马光远:当他第一次赚到一个亿的时候,当他第一次赚到一个亿的时候,他发现他周围这个圈子里面他是最没钱的,别人有私人飞机什么都有,他发现我弄一个私人飞机还不够,还得混很多年。那个时候他发现他最穷,别人住的房子,别人玩的都是这个样。所以不见得你越有钱,关键是你跟谁在一块。比如我说跟你在一块,那我就是老百姓对吧。但是你跟王健林在一块,你跟马云在一块,那你就是没钱的。

窦文涛:我这些钱之所以脸活的越活越绿,就是因为我的朋友都比我有钱。

潘采夫:都越来越有钱还。

马光远:他这个人没穷过。

窦文涛:我觉得真正的自由,看来是跟贪欲有关。比如说我说我向往财务自由指的是什么呢?就是说我过着我想过的生活,但是不受任何绑架。上班就是一种绑架,但是什么是你想过的生活?每天一盘肝炒牛河可以是你想过的,但是照我现在那可能就得2.9亿我才能过上我退了休以后不用干活,不受任何绑架的生活。

潘采夫:咱们三个目前我觉得马老师是唯一过上想过的生活。

马光远:那不可能。

窦文涛:马老师我听说很多江湖传闻,您据说是真正很少数的真正发了的经济学家。

马光远:不是,你按照津巴布韦币算,我是2.9亿。

潘采夫:马老师主要是靠交别人如何发,然后发了。

马光远:很多情况,你看这中国而且特别奇怪,我有时候觉得挺惭愧的,都是那些没钱的人告诉那些有钱人怎么去赚钱。你比如说我们做一些讲座,下面坐的都是比我有钱的人,我在那儿振振有辞的告诉他们下一步应该投资是什么?我有时候觉得这个挺扭曲的,下边那么多有钱人在听一个没钱人讲怎么样去投资,怎么样去理财?这个局玩的还挺好,你看还不断的是这样。

所以你讲这个自由,其实我对自由的理解可能更简单。比如我每天如果有一碗牛肉面吃,我就觉得挺好。

窦文涛:那你挣那么多钱干吗呢?

马光远:然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没有那么多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实,我不见得说就不工作叫自由,我觉得有一个特别自己喜欢的,而且每天还很忙,这也叫自由。所以2.9亿其实胡润这个,它是把这个东西太简单化了。人内心这种自由其实你很难用那个数字去评价。

潘采夫:它可能是用什么数据模型,比如说10年真的看到一个说两千万能实现经济自由,咱们大概还认同。房价现在真的是涨了10倍,他有可能就是这么测算的,你的收入,你的房价和整个股市的估值就到了2.9亿这个程度。

马光远:我觉得这个数字引发很多焦虑。

有房子就自由梦想还遥远吗

窦文涛:最近这个房价真的是自由不自由,要叫我说也简单有房子就叫自由。真的。我跟你讲马老师,我真的是没有什么钱,所以我为什么特别恨资本呢?他们老不找我,我现在还得干活,我恨死了。干活我永远也望不到2.9亿啊,不管我价码多高,永远遥遥无期。我跟您分享这个,就是说我现在的钱已经买不起我现在住的房子了,幸亏我买的早,因此我感觉到您说这自由,早买了房子,你就有个自由,就是自由。现在觉得当时没买的那个人你就不自由。

潘采夫:当时可能都被称为房奴,那时候觉得你失去了自由了。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韩宛廷 PV090]

责任编辑:韩宛廷 PV09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