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自行车见证中国发展史 传统制造业因共享单车迎来“第二春”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骑行风再次席卷中国各大城市,这一次脚下的自行车不是黑色的凤凰墨绿的飞鸽,而是橙色黄色蓝色绿色的共享自行车,这些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忽如一夜春风来,吹遍大街小巷,骑行大军历经三十余年卷土重归。

核心提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骑行风再次席卷中国各大城市,这一次脚下的自行车不是黑色的凤凰墨绿的飞鸽,而是橙色黄色蓝色绿色的共享自行车,这些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忽如一夜春风来,吹遍大街小巷,骑行大军历经三十余年卷土重归。

凤凰卫视56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安东:各位好,欢迎收看《皇牌大放送》,我是安东,绿柳才黄半未匀,骗腿儿,上车,上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骑行风再次席卷中国各大城市,这一次脚下的自行车不是黑色的凤凰墨绿的飞鸽,而是橙色黄色蓝色绿色的共享自行车,这些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忽如一夜春风来,吹遍大街小巷,骑行大军历经三十余年卷土重归。

共享单车成为街头巷尾一道靓丽风景线

安东:说到自行车,我曾经丢过四两,而这几乎是周围小伙伴里自行车丢失的最低纪录,进入新世纪之后机动车取代自行车成为了潮流,即便是政府号召绿色出行或者自行车运动蔚然成风,也没见到城市里自行车有增长的趋势,突然之间共享自行车从天而降,以互联网新科技的方式出现在人们面前,下载APP交付押金之后就能使用,扫码开锁,用完锁车走人。便利的操作方式和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大量的用户,很好地满足了自行车王国里面人们短途代步的需求,而与此同时,随着共享自行车模式被迅速复制,五颜六色的竞争者出现了,那些还有心准备创业的朋友们你们可要抓紧了,因为留给你们的颜色已经不多了。有了这些共享自行车,使用者再也不用担心丢车的问题了,通过手机来定位找到车子扫码开锁,骗腿儿走人。

庆跃:朱明鑫,给你送了几辆车,你要不看一下这个车够不够、好不好。

解说:庆跃,共享自行车公司的运营专员,每天她都往返与中关村的大街小巷,看守着这个区域内的上千辆共享自行车。

庆跃:每天放到这儿的时候都会检查一遍,大部分都是车座不齐,另外一个就可能是这种像这个是车把有点松,这个需要再调一下,师傅帮忙调一下吧。

解说:早上七点半庆跃就开始往中关村地铁站调运车辆。

庆跃:七点半就开始调,因为七点半的时候早高峰嘛,会有人过来用,大部分这块上班的人可能有八点的九点的十点的都有。七点半的时候,这块儿要保证至少有五十辆车,不然肯定是不够用的。

解说:自行车曾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一种交通工具,上世纪八十年代骑自行车出行的比例达到顶峰,交通部门曾发布过一组这样的数据,1986年北京市自行车出行比例为86%2006年拐点出现,自行车出行比例首次低于汽车,下滑到27%,之后自行车似乎在一瞬间远去,2015年自行车出行比例降至12%,而汽车出行比例升至32%,三十年间骑车出行的比例下降了70多个百分点。

解说:2016年前后,中国的大城市中突然诞生了一种全新的出行方式,共享自行车,他们以时尚的外观,便捷的使用方法,帮助人们解决了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这种绿色环保的出行方式瞬间抓住了使用者的需求,成为许多人短途出行的首选,短短的时间共享自行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目前已有大大小小二十多款APP

李智勇(媒体人)你要是成功人士你骑这个仿佛你这个人特别的绿色特别环保,有社会责任感,你是个年轻人你骑这个大家会觉得活力青春,很多这种感情的色彩和因素加到共享单车上,最关键是方便,方便成本很低,又很时尚,那么这一波热潮一下就起来了,据我的观察骑共享单车的人越来越多。

解说:张巳丁,27岁,共享自行车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起初从大学校园起家,如今他的商业版图已经覆盖了全国四十一个城市,投放自行车超过一百五十万辆。

张巳丁:最早我们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在北京的上地和西二旗,就是白领非常集中的地方,他们出了地铁站非常需要一个代步的工具到达自己的写字楼,其实是让他们随时随地有车骑。

解说:街头巷尾目之所及之处很容易就能发现它们的身影,在通勤人口众多的地铁站外,甚至聚集着上千辆共享自行车,晚高峰过后的两三个小时之内,这些自行车会被陆续取走,驶向周边的各个居民小区。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享自行车市场整体用户数量已达到1886万,预计2017年使用者规模将继续保持大幅增长,年底将达到五千万的规模。

孙昊(自行车企业CEO):在八月份的时候跟他们在北京的当时的比较早的那个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们有一个大电视机,这个电视机当中能够清晰地显示每台车一天被使用的频率,最高峰一台车应该可以达到十五到二十次之间,后来我们就觉得这个的的确确是有这么多人有需要的,而且是一个比较高频的这么一个出行方式。

解说:拿出手机输入车牌号,输入开锁密码,短短几十秒就可以取走一辆共享自行车,得益于强大的移动互联技术和发达的社交网络,共享自行车迅速在年轻群体中普及,骑行重新成为一种时尚。

李智勇:它特别时尚有色彩,尤其是年轻男女,我看好多朋友圈里面好多大学生在那里晒,又去哪儿踏青了,春天来的时候我就看骑这个东西成了一种时尚行为,那么这种时尚行为用互联网创业的话,它的介面特别友好,使用者体验特别好,它跟过去骑28加重的那种自行车完全不一样。

解说:互联网+带来便捷生活,但也不乏各种问题,共用变私享,把自行车藏起来加私锁,出于个人目的拆除自行车零件进行恶意毁坏,只图自己方便无序乱放影响交通,凡此种种给共享自行车的形象打了折扣。在某个共享自行车的维修点,上千辆等待维修的自行车趴在路边,一眼望不到头。时不时就有收车师傅拉着坏车回来,和普通修车铺门前的景象不同,眼前的共享自行车大部分都不是自然损坏。

视频片段:还有自己上锁的,上私家锁的。哪个?这个,俩上私家锁的。扎胎的和把牌损坏的,这种车辆最多,这个应该是正常扎的,正常扎的,如果是不正常扎的他应该在这边或者是这边,这要是在顶上就是自然的。

解说:看到自行车被损坏,任何用户都可以在共享自行车的使用平台报修或者举报。

庆跃:我们这儿每个师傅是有一个自己的客户端,这个客户端是能看到说周围大概有哪些车是在什么时候被哪些用户说句报是损坏的。

解说:登入后台密密麻麻满眼都是被举报的信息。

庆跃:这个带叹号的都是被举报的,然后小红点的是被报修的,然后带叹号和小红点的其实都是被损坏的,那会看到大部分都是没有车牌儿的。

记者:每天这个报修量大概有要接到多少单报修。

庆跃:看这上面是有一个报修率的,在中关村这个地区的报修率是5.34%

记者:这个数率算高还是低?

庆跃:这其实算高的。

记者:算高的了?

庆跃:对。

记者:正常的呢?

庆跃:按我们来看的话1%左右是正常的,你看报修的差不多每个地点都有报修的,不可能有这么多小黄车都是被损坏的,大部分都是虚假报修其实。

解说:运营专员会根据后台用户的举报,沿途去寻找那些需要被解救的自行车,但不是所有被举报车辆都能被运营专员顺利找到。

庆跃:这个私锁私用的可以去找一下。

视频片段:这个位置在哪儿呢?

庆跃:在中关村广场。

解说:在举报地点转了一圈又一圈,运营专员依旧没有看到那辆被上私锁车的身影。

庆跃:显示就是在这可能是昨天晚上报的被骑走了吧今天。

视频片段:那有可能,昨晚报的到现在时间长一点了。

庆跃:下次看到这种上私锁的尽快站半小时之内去找吧,不然可能真的就被骑走了。

解说:共享自行车红了,在大城市拥堵的街头,骑着彩色的自行车出行成为赶时髦的事,然而倒转几十年,曾经中国的道路几乎完全被自行车大军占领,自行车是中国人人手一辆的代步工具,作为自行车王国最生动的名片就是清晨与黄昏的长安街两侧自行车洪流绵延无尽滚滚而来。

安东:第一辆出现在中国的自行车是在1868年上海,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自行车在国内很多大城市已经十分普及,在上海街头任职于邮政局、电报局、警察局的公务员或是电影明星、知名导演那都是人手一台自行车的有车一族,在短短一百多年之间自行车在中国的地位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变化,从最初只有贵族才能够把玩的奢侈品变为了寻常百姓梦寐以求的稀缺品,再到后来成为每家每户出行必备的代步工具。

《皇牌大放送》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时间:周六 21:40-22:45   

重播时间:周日 16:30-17:4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自行车上的中国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06/fd6e643a-1b9f-46ca-9ae6-21beec242c0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