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戒毒者的内心独白:我只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进入强制戒毒所的强戒人员与家人之间都有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有的是被家人送了进来,有的因强制戒毒错过了女儿的婚礼。但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强制戒毒的人们都开始渴望重新回归家庭,感受亲情,强戒也让他们有重新有机会思考自己和家人的关系。

核心提示:进入强制戒毒所的强戒人员与家人之间都有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有的是被家人送了进来,有的因强制戒毒错过了女儿的婚礼。但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强制戒毒的人们都开始渴望重新回归家庭,感受亲情,强戒也让他们有重新有机会思考自己和家人的关系。

凤凰卫视420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男:五零零呼叫九八八,强戒人员已就寝,情况正常。

男:收到。

曹楠(化名  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我最烦的就是写东西,刚入所的时候你写成长经历,入所教育这些多了,烦,糊弄,一行别人都写二十多个字,我写十个字,队长说不行,重写。

男:正视现实,端正态度,抵制毒品。

曹楠:接受不了,这种地方太严了,算了我这戒不了,这毒我也不想戒了,别为难我了,我也不写了,爱咋咋地吧。

强戒人员在戒毒所受严格管理 靠《新闻联播》获取外界信息

解说: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姜楠: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强制隔离戒毒所严格的生活,对于刚入所的戒毒人员来说是一种煎熬,每天早上要出早操,一日三餐按时按量,每天排满了各种学习课程,实行封闭的半军事化管理,唯一接收外界信息的渠道就是每天晚上的新闻联播。很多戒毒人员谈到刚入所时,都表示接受不了,有些人认为我吸毒花的是我自己的钱,伤害的是我自己的身体,关你们什么事儿。还有二进宫、三进宫,甚至多进宫的人,他们觉得既然这么多次都戒不掉了,这这么着吧,更不愿意再配合戒毒所的治疗。有些人被抓前则是性情暴躁的黑社会分子,管理难度可想而知。面对种种复杂的情况,戒毒所的民警该怎么办呢?

解说:北京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运动康复馆,第二大队的强制人员在民警的指导下正在进行每周一次的器械锻炼。

男:慢慢练。

男:慢慢练练不动啊。

林琳(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副所长):咱们对比国民体质的这个标准,发现他们在身体在力量耐力这几个方面的素质是远远低于这个国民标准的,那么这个就是为我们下一步制定这个运动康复计划提供了一个标准。

杨小军吸毒被抓时已病入膏肓 为早日出所积极配合戒毒

解说:根据强戒人员不同的身体状况,民警在为他们安排康复计划时也会有所侧重,正在一旁锻炼的是来自贵阳的杨小军,刚入所时他连最简单的运动项目也很难完成。

杨小军(化名  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刚开始觉得痛,都坚持不下去,因为我们身体本来就差,再去做那个俯卧撑,叫我原地跑,一分钟我都跑不了。

解说:2001年杨小军用针具吸毒而感染了丙肝,在吸毒被抓获时他已经病入膏肓。

杨小军:包括胃出血都不清楚,解出大便来全是黑的,才知道胃出血,身体已经就是人不像人了。那个时候的身体特别特别差,曾经有一段时间九十多斤。

解说:杨小军的母亲退休前是医生,儿子的病情令她十分担心。

杨小军:因为她学医的知道这个东西,基本上下一步就是肝腹水,再下一步就是肝硬化。我妈他们知道以后当时就说,你也不过就活到五六十岁。

解说:杨小军还有个弟弟,因吸食冰毒导致精神失常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杨小军也因吸毒被抓获而强戒。两个吸毒的儿子让八十岁的母亲痛苦万分,但母亲仍没有放弃他们,在进戒毒所后,杨小军收到了母亲的来信。

杨小军:她心脏一直不好,她说我也在坚信我想等着你回来,你回来了,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陪我和周围的邻居聊聊天,喝喝茶,我们晒晒太阳,你人生啊是我牵引着你走出了第一步,所以今天你耐心一点,用你的孝心把人生最后一步走完,她说我会回报你感激的微笑。这微笑里面有我对你无限的爱。

解说:这是杨小军第一次收到母亲如此煽情的来信,这封信让他感到莫名紧张,似乎年迈的母亲在跟他做最后的道别。按照戒毒所的制度,表现优异的强戒人员通过相关考评合格后,可以减少强戒期。为了能早日出所,陪母亲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杨小军决定在所里积极地配合戒毒。

经历戒毒所10个月康体锻炼 杨小军身体状况脱胎换骨

高家兴(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九大队副大队长):好,今天为大家带来的课程是正念防复发课程里第五周的课程,正念瑜珈和普通瑜珈它是有区别的。

解说:为了帮助戒毒人员控制心瘾,2011年天堂河戒毒所引进了国际上较为先进的正念防复吸疗法。

曹楠:开始就是想办法让你注意力集中,保持一个姿势,我们都坐地下那个时候,就是腿一盘上,坐一个姿势,闭上眼睛,听着老师说,老师会给你讲这些指导语。

高家兴:气道,鼻腔,最后经过鼻孔呼出体外。

解说:正念源于佛教用语,为了使强戒人员理解起来更加容易,教练员想出了简单的方式来因引导他们。

曹楠:二节课给我们拿葡萄干,拿起来,观察以后别吃,不能吃,拿舌头舔一下,感觉这个葡萄干的味道,感觉它这个味道通过舌头能走遍全身,来回循环,就跟过滤似的。

解说:将正念这样的心理治疗方式引用到戒毒人员身上,是为了他们将来在出所后,一旦遇到高危情境,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控制心瘾。

曹楠:比如说看见冰壶了,导致你复吸的必要因素的时候,你就用什么办法去离开它,我现在我的想法就是只要这个一口烟吸进去以后,我很可能再也见不到我父母了。

解说:从2011年引入正念疗法到现在,通过几年的实验观察,该疗法在戒毒人员身上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高家兴:好,今天咱们的正念练习就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配合。

男:现在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今天的第一名参赛人员上台演讲。

杨小军:那么今天我给大家演讲的主题呢,昨天、今天和明天。我今年53岁了。

解说:天堂河强制戒毒所二大队的宿舍活动区,每半年举办一次的演讲比赛正在进行,台上满怀激情演讲的是杨小军。

杨小军:我母亲八十岁了,我真的不知道在母亲人生最后一个,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面我还能不能陪着她走完。

解说:通过10个月的康体锻炼,他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杨小军:这十个月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长了最起码三十多四十斤,整个胸肌、腹肌整个像男人一样很健壮了,你自己看着也觉得很自信了。

解说:恢复自信后,他渐渐的融入了所里的生活,为了能够在考评时有个好成绩,他更积极地参加所里的各项活动。

杨小军:我也愿意去参加什么演讲啊,投个稿啊,参加劳动啊,有追求了。我就说有希望总比绝望好。

解说:杨小军常常将母亲的故事讲给别人听,他明白与其说是讲给别人,倒不如说是在讲给自己听。

杨小军:我觉得我出去以后我坚守母亲,我陪她去晒晒太阳,聊聊天,喝喝茶,不是陪她,是她给我一个机会,能够去晒一年的太阳我就多一年,晒两年我就多赚两年,人生不过是战斗一辈子嘛。如果老妈陪着你战斗一辈子,下辈子我再给她当儿子。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戒毒所(四):拯救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20/85a494f0-0978-4aef-b3d4-24fad655bed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