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郝景芳自曝上清华时是学渣 写小说比较悲观主义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郝景芳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小说《北京折叠》获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提名,她却自曝在清华时自己是个学渣。凤凰卫视4月3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郝景

核心提示:郝景芳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小说《北京折叠》获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提名,她却自曝在清华时自己是个学渣。

凤凰卫视4月3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郝景芳毕业于清华大学 自曝是学渣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感觉跟两位最强大脑聊天真的是显得自己很蠢。郝景芳老师您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当年我们刚知道她的时候都说是清华美女啊、最强大脑啊。怎么你自己还说你自己在清华的时候还是学渣呢。

郝景芳:对,在清华里面可能大部分人都会有这个感觉,不管是自己学习成绩怎样都会觉得周围的人都比自己还要更厉害一些,所以这个心情是比较真实的。

窦文涛:你都得雨果奖了,比你还厉害那得得什么?爱因斯坦奖吗?

郝景芳:我又没有在清华里面就得雨果奖,这不是都毕业好多年的事情了吗?

窦文涛:靠写小说得奖,正说明理科教育是学渣,是吗?

郝景芳:因为确实学校里面各种各样哪个方向非常厉害的人都有。我们系里面就有各个科目都考到95分以上,还会吹长笛,包括随便写一个英文的论文往国外都能发到最好的杂志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面锻炼一下也好。

窦文涛:吴军老师,您说就是咱们那天谈的这个问题,这里面有个很残酷的现实。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我有时候就感觉到他们是智力很高,但是他们经常会流露出一种对低智力人的一种蔑视,就觉得你是脑残。这是很残酷的,人到底是不是平等的。至少咱说智力有的就是脑残,能这么说吗?

吴军:智商有差异的,这是肯定的。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分。

窦文涛:蠢人也有天分?

吴军:有,保不齐有他的天分。我跟你讲,我在中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有一个词叫“白痴天才”这种,就跟《雨人》似的。他智力完全有问题,就是傻子。但是他有一个本领我们都很惊讶。就是他算三位数乘四位数的乘法,你把数字告诉它,比方说378×1256他马上就把答案说给你了,不用想的,就说给你了。然后你再纸上写写或者说地上画画你会发现他算的是对的。四位数乘以四位数,三位数乘以三位数不知道他怎么算的,至今我搞不懂他是怎么算的。所以那个电影就是达斯汀霍夫曼的《雨人》,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些人。

窦文涛:您讲。

郝景芳:我是觉得你要看到某些人觉得其他人是脑残的话,其实比较好的一个办法是你要听到另外一边人可能也觉得这边是脑残。两边在吵架的话,都会觉得对方是脑残。这个其实跟真的聪明和笨没有任何关系。就是喜欢就觉得我说的就是对的,我说的无论如何都是对的。你说的无论如何怎么都不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一种我智商比你高的幻觉,其实真的两边可能都是这么想的。

吴军:人工智能和人的智能其实是两回事

窦文涛:这也有可能,看从哪方面说。比如说爱因斯坦她能想出相对论,但是她未必知道她们家酱油瓶子放在哪儿,看你怎么来衡量这个智能。现在您说人工智能,我们说的这个智能是什么智能?

吴军:这是两回事,我们说人工智能和人的智能其实是两回事。人工智能是说从效果上来解决原来由人脑解决的问题,解决的比你还好。比方说现在识别人的语音写文章。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很多是机器在写的,写的也很漂亮。

窦文涛:真的吗?

吴军:对、对、对,已经是这样了。而且前一段时间搞出一个样本我不知道你看过没有,写了一篇小样文,写的蛮漂亮的。

郝景芳:写诗。

吴军:对,写的蛮漂亮。但是它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人是不一样的。前面刚才景芳讲了人的思维方式其实很复杂的,跟我们的激素分泌都是有关的。机器的思维方式就是算,包括前一阵的讲围棋,机器不知道它在下棋,但人是有很强的悟力性,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所以这两个智力其实是两回事。但是大家对比它,只是说我们同样在做一件事,谁做的更好。今天来讲,很多地方机器能比人做的好,仅此而已,并不是说它获得我们人类的智能。

郝景芳:其实斯坦诺维奇有一本书叫《超越智商》,其中就分算法智力以及反省的智商。算法智商我告诉你你要解决这个问题,然后看你怎么能解决的最好。反省智商其实是要想我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要不要解决这个问题呢。所以你要是让目前的人工智能下围棋,它就下,而且下的还特别好。它算法智力超群,这个目前是没问题的。它肯定是超越人类了,但是什么时候它到反省智力,就是你让它下围棋,它要先衡量一下我下不下这个围棋呢?我为什么要下围棋呢?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我听你的还是听它的呢?我干这件事到底对不对呢?它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了,就会有一点点接近人,但是这个反省智力是如何产生的。就是人的这种目的、价值观、意义这个是很复杂的事情,就又不一样了。

窦文涛:对,你说的就很有意思。那人的所谓价值观该不该做这件事儿?实际上会不会最终发现也只不过是更复杂的算法。

比如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有个事印象很深,就是卡夫卡著名小说家,卡夫卡这个人非常有意思,卡夫卡实际上口才也非常好,它说话都是二律背反的,我对他印象挺深,比如说卡夫卡的临终遗言,他太疼了,他就医生说杀死我,不然你就是杀人犯。你看他的语言就是这样,卡夫卡他曾经犹豫过两三年时间就是他要不要跟一个女的结婚,在这两三年之间,他跟这个女的无数次长谈,谈十个小时,然后他就在纸上写出所有的我要跟她结婚的理由,所以的不要跟她结婚的理由。最终还是做不出决定,但是这件事你看像是一个隐喻,你说人的自由意志不也是算。包括我对你有多少感情,也是一个参数嘛,也是我衡量的。你有多漂亮,你有多少钱,我有多爱你,这不就是一个综合算法吗?

吴军:这个我觉得是在理性的时候是这样。真正陷入感情的时候,你一开始肾上腺素分泌比较多的时候或者说多巴胺分泌比较多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它是完全受化学物质控制的。

郝景芳:这个问题反正进化心理学确实像您说的全都是为了物种进化,你喜欢这个人其实背后的理由都是为了基因控制再繁衍。

窦文涛:为什么多巴胺出来你高兴了,那是因为你找到了好的繁殖对象。

郝景芳:对,进化心理学是这么说的,但是人和完全控基因控制的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说人有一种会希望这个决定是我做的那种本能。就是说哪怕这个人是个很好的繁衍对象,这种是我找的人和被安排在我面前的人,这两者对于人来讲是有差异的。就是这个决定是我做的,这件事对于人就很有意义。举一个什么样的例子呢?比如像手机,你让它去做一个指令,它就给你去干了。但是你要对一个一岁小孩说过来,他说不要。待会你说你走吧,他说不要。就是说一岁、两岁的小孩都会觉得说这件事要是我自己想干的,就OK,别人让我干,我就不OK。这个事我自己要做决定,这个情绪其实是人的一种本能。

窦文涛:你怎么知道你不是自欺欺人呢?美剧叫《西部世界》,我在那个里面印象很深,一个女的机器人一下子把自己升级到最高智能了,她说我要逃离这个牢笼,逃离这个园子。结果后来另一个工程师就说连你逃离的这个意志也是最早以前你的发明者之一写进你的头脑里的一个指令,她就觉得很困惑,不会,这是我的自由意志我是要逃出去的。但是这也是你脑子里的一个程式、一个程序你又怎么知道不是这样呢?

《锵锵三人行》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3:00-23:35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13:00         周二至周六05: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吴军:人工智能和人的智能是两回事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04/eaeeaa44-2bf7-4a61-b628-b552cc32718a.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