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首晟:不想成为科学家的投资人不是一个好厨师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张首晟,一个世界级物理学家又将风险投资做得风生水起。他用量子世界里的粒子来形容他何以同时做两件事,他强调投资者和科学家一样,其成功与否都在于做选择的那一刻,选对了离成功就不远了。另外,他还对人工智能的前景做出了很好的预期,也阐述了对教育的独到见解。

核心提示:张首晟,一个世界级物理学家又将风险投资做得风生水起。他用量子世界里的粒子来形容他何以同时做两件事,他强调投资者和科学家一样,其成功与否都在于做选择的那一刻,选对了离成功就不远了。另外,他还对人工智能的前景做出了很好的预期,也阐述了对教育的独到见解。

凤凰卫视326日《名人面对面》,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他是世界级的物理学家,又将风险投资做的风生水起。

张首晟:中国在,大家在做投资方面经常投错。原来积累的财富也就浪费掉了。

解说:他眼中的人工智能竟是这般模样。

张首晟:我们的确被这个高层的文明生物所统治。

许戈辉:各位好,欢迎收看《名人面对面》。今天我要采访的这位嘉宾具有双重身份,一方面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另外一方面又是一位成功的风险投资人。两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在他身上却完美结合。当然了,也有人这样质疑说,科学家本质上是勇于探险、创新不惜代价。但是风投人,却要把风险最小化,利益最大化。这两者怎么可能合二为一呢?对于这样的问题,他用非常有趣的科学思维来作答。他说真正完美的世界是一个量子世界,而量子世界里的粒子,的确可以百分之百平行的做两件事。他就是华人物理学家,斯坦福大学的终身教授张首晟。

解说:张首晟何人?这也许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他因投资科技创新项目而进入公众视野,但实际上他首当其冲的身份是一位物理学家。因对“拓扑绝缘体”和“量子自旋霍尔效应”的研究,让他荣登诺贝尔物理学奖“种子选手”的名单。同时,他的投资公司在创立的半年之后,就将资金规模从两千万美元扩展到近一亿美元,迅速成为了硅谷成长最快的风投公司之一。如此与众不同人生路线,成为我们关注他的焦点。

张首晟:产学研结合 中国制造势必成为中国创造

张首晟:科学的潜力是别的投资家是看不到的,中国制造必然会走中国创造的那个阶段。

解说:1963年出生在上海,15岁考入复旦物理系,一年之后留学德国,之后又去美国拜师杨振宁门下。1993年在半导体领域生根多年的张首晟受到时任斯坦福大学物理系主任朱棣文的赏识,进入了斯坦福任职。

许戈辉:如果说科学和艺术还有很多相通之处,那么在多数人眼中,仿佛科学探索和商业投资这个事还是风牛马不相及的。

张首晟:对,斯坦福今天是跟美国和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学校都不一样,他是产学研。就是这些教授又在做教育,又在做科研,但是同时也在做公司,也在做投资。为什么呢?他们走在科学的最前沿,他们看到的科学潜力是别的投资家是看不到的,所以他们这些人来做早期的风险投资的话,照理说最能够看准的。而且恰恰是这个本领,是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最最需要的。我就觉得像这种跨界聚为一身的,这种对整个社会的贡献是远远来自于我们只专一个方向来得大。

张首晟:所以中国整个从产业结构来讲,我们一开始从中国制造,必然会走到中国创造那个阶段。尤其在这个阶段的话,我们需要科学带领能够真正有高科技的公司,能够像斯坦福这样,能够源源不断的有高科技的公司能够走出来,走出学校的大门,能够真正把一个科学的发现,变成一个技术上面的发明,并且通过资本的杠杆,能够真正造福于人类,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大的事情。

许戈辉:我希望您在这儿稍微多谈一点。

张首晟:但是大家在做投资的方面,因为大家对投资人、对于科学不了解,所以经常会投错。所以这样的话,尤其在这个时候,用科学的理念来指导投资是尤其变得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一个社会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社会的财富应该投到哪里去?如果它投对了,就是帮助这个社会飞速的成长;如果走错了,原来积累的财富也就浪费掉了。所以尤其在这个阶段,使得我感觉到有一个历史的使命,应该用科学的理念来带动这个投资。

张首晟:险因科研经费问题使“拓扑绝缘体”胎死腹中

解说:对于少年大学生而言,从理科学霸到物理学家,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通过理论研究预言出“拓扑绝缘体”,成了张首晟惊动学界的一件大事。可在他的科研工作之初,这项计划险些因为得不到科研经费而胎死腹中。

张首晟:这一点我是有非常深刻的切身的体会。我当年来到斯坦福大学,我就想追求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我的想法是把数学里面非常美妙的一个想法叫拓扑学和一个非常实用的一个材料学,能够把它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但是一但到了学校的话,首先要申请研究经费,你研究经费的话总是要写一个报告。但是大家看来看去都看不懂,不知道怎么那么高深的一个数学,抽象的数学,大家认为这是根本没用的一个数学。

许戈辉:再加上您又那么年轻。

张首晟:又那么年轻,然后又追求跟一个实际的材料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所有申请的项目,申请书全被退回来了。在这个时候我也是人生觉得非常非常的失落。但是非常非常令我惊讶的,就是斯坦福大学就在一年之内,一个学校里给我了足够的科研经费的上面的支持,并且它破例的在一年之后,就把我提升为终生教授。我们的教授非常的相信你这么一个非常新奇的研究方向,应该有很大的潜力的话,学校首先愿意用私立学校自己的经费来支持你,并且他非常看好这种创新,领导与创新这种精神,所以这是我非常难忘,我也是对斯坦福大学很深刻的感情。

许戈辉:我们中国古人就叫不拘一格降人才。

张首晟:对,但是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我们校训所讲的,让自由的空气在飘扬。

解说:张首晟受益于斯坦福独到的眼光,能够让他的研究有资金支撑,可大多数的科研工作者,会因为拿不到研究资金,而一辈子沉默在科研工作的最底层。再牛的科学设想,没了钱变得无用武之地,再多的资金如果盲目投放便是巨大的损失。这或许是做过投资之后的张首晟之所以要强调,用科学的眼光搞投资的原因之一。

解说:2013年,张首晟与学生在硅谷创立了投资公司。是一家以斯坦福大学为大本营,促进中美双方做跨境投资的公司。大多数人或许会赞成张首晟以科学思维做风投的观点,但以常人对科学家专注务实的印象而言,我们还是会好奇的问,高冷的科学精神与充满金钱与欲望的风险投资之间,是否存在对立?

张首晟:真正完美的世界是平行的量子世界

许戈辉:确实有很多人担心,说这样会不会分散了你过多的精力?所以在你做投资之后,回过头来,它对你的科学研究到底又怎样的影响?

张首晟:对,科学的研究也是有非常大的一个影响。就是在投资当中,关键就是在做选择,你在研究方向里面你要做其中的一个选择,这跟科学研究完全是一样的。很多人认为科学就是整天泡在实验室,但是绝大部分时候,科学家的成功与否,往往是在他做选择的那一刻。所以在做选择的那一刻,是需要你大脑是最最大的一种刺激,最最大的一种丰富思维的时候。但是在选择方向的时候,很少科学家能够做得好。那些伟大的科学家就是在别人没看见这个方向的时候,他看准了这个方向。所以你平时如果一直在一直在研究,怎么在多个方向里面挑一个的话,对你的科学的实验也会有很大的挣扎。我有的时候也是开个玩笑,做一个比喻。这个真正完美的世界是一个量子的世界,就是量子的一个粒子,它的确是可以百分之百可以平行做两件事情,量子的世界是平行的,我想人生也可以达到这种境界。就是你在平行的做的时候,其实创造的价值比做每一件事情都来得高。并且你把每件事情可以做的更好。

张首晟:因为我刚才就是想人类的知识是一个大树,大树是有一个根的。两个事情你看来好像很没关联,但是在根上面他们是统一的,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真正是非常需要有这个跨界,是能够把我们看到一个以前如果在一个窄窄的一个领域里面,看不到一个大的抽象。整个人类的知识,把它看成一个大树的话,它是在非常丰茂的在成长,这是非常可喜可敬的事情。但是它也是有一个缺点,就是每个枝和每个枝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肆意我们一般都是要成为在某一个领域有作建树的话,一定要成为一个专家,就是非常非常专注在这个领域里面发展,这样的话对整个大树的丰茂,它就看不出它的丰茂和枝和枝之间的距离。所以我们还是需要寻根。所以你如果一直用寻根的办法来思考问题的话,始终在任何的表面现象当中有这种思考和抽象的能力的话,对你做任何事情都有很大的帮助。

解说:张首晟因“拓扑绝缘体”而在科学界名声大噪,“拓扑绝缘体”到底有多牛?这一生涩难懂的领域,也被“霸屏科学家谢耳朵”视为最难的物理课题之一。

男:在座的你们有谁知道“拓扑绝缘体”是什么吗?

《名人面对面》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许戈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日20:30-21:00

重播时间:周一04:00-04:30  13:40-14: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张首晟的双重身份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26/b75720e7-6df5-4a3d-8d29-500649e035bf.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