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郑月娥:不喜欢“好打得”的称呼 希望是温柔的母亲形象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香港回归20周年,《问答神州》重磅推出特首系列专訪——《狮子山下的前行者》。“好打得”,是媒体在提到林郑月娥的时候,最常用的一个词,但她却希望

核心提示:香港回归20周年,《问答神州》重磅推出特首系列专訪——《狮子山下的前行者》。“好打得”,是媒体在提到林郑月娥的时候,最常用的一个词,但她却希望在市民心中是温柔亲切的母亲形象。狮子山下,听香港第一位女特首林郑月娥讲述这些年政府工作的心路历程。 

亲身上阵与示威者对话赢拆弹专家美誉 事与愿违政改失败成巨大遗憾

“好打得”,是媒体在提到林郑月娥的时候,最常用的一个词,而获得这个美誉,是在她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发展局局长的时候。

2007年,刚上任不到一个月,林郑月娥就遇到了棘手的皇后码头拆迁问题。为了启用新的中环码头,需要拆掉“老香港”标志性的皇后码头,一些香港市民以游行、静坐、绝食的方式抗议,要求“不迁不拆”。

当时林郑月娥亲身上阵,与上百名示威者对话,虽然面对一片谩骂,但是林郑月娥一方面解释,说学术意见认为,皇后码头“没有达到一个大的历史价值”,另外一方面,态度坚决,毫不退让,表示“不拆不迁,我做不到”,但是承诺会做好重置工作。

吴小莉:当时您选择去面对那些环保人士,是自己的选择吗?

林郑月娥:肯定是,但是这个对我来说,也不是很突破性的(举动),因为我过去在很多的工作方面都有这个需要,我是直接去面对一些群众的。

7月1号我上任发展局局长,就有这个问题,他们已经当时有一些示威的行动。所以我认为我当发展局局长,这个必须是我的责任,去跟他们沟通,看看有没有解决的空间,所以我就请我的同事跟这个示威的人说,局长要跟你们见面谈,你们希望到什么地方,他们说你必须要下来跟我们见,我们不到你的办公厅去见,那我说好,找了一个礼拜天,一个很热的礼拜天,就下去跟他们谈了一个下午。

吴小莉:去的时候有没有做心里的打算?因为就像您说的,都是有反对,有示威,一定有很多不满的情绪,而且他们也很热,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了,情绪可能也都不好,有想过最大的冲突会在哪里?您的底线会在哪里?有过应对的策略吗?有没有人说局长,您最好还是不要到现场去吧?有没有这样的?

林郑月娥:肯定有,肯定有,我的有一些警务处的同事,还是请我再次考虑,因为他说不能担保,保护你安全,你走进去了,那怎么办,我说我对你们的警察是非常有信心的,你们肯定能办好这个事,就让我进去。但是香港,无论他们有不同的意见,基本上还是比较和平的,真的用暴力去打击一个官员,很少见,基本没见过,所以我也不太担心。

林郑月娥:反而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它还有积极的一面的,就是要是香港人,他对维多利亚港,他对皇后码头,一些历史的建筑,他有这一份感情,其实可能是一些好的事情。

吴小莉:珍爱自己的土地。

林郑月娥:我们常常说香港的人,香港的年轻人是无根的一代,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也没有一个很大的归属感,现在他有了,他希望能保护一个这么美丽的维多利亚港,他希望能保留一些,对他们来说还有一些,叫集体的回忆的地方。

另外在历史建筑上,没错,皇后码头拆了,但是我们保证,其他很有价值的历史建筑,政府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它保留下来。所以我们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我们保留了很多的历史建筑,有一些建筑已经活化成为一些市民都很喜欢去的地方,好像一个大澳的文物的酒店,或者是饶宗颐教授的一个文化馆,都是市民很喜欢的地方。

所以我常常就是从一些冲突的事情里面,去找一些比较积极、正面的,但是比较可惜的是在过去做这个政改的时候,就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一个很正面的一个点让我们再向前发展。

虽然面对棘手问题的时候,有着“拆弹专家”的美誉,不过林郑月娥也表示,在担任政务司司长的期间,她刻意保持低调,主要为政策解释,并没有做任何形象工程。但是2013年的9月之后,为了推动政改,她的曝光量大大增加。

吴小莉:当时梁特首请您和您的同事三人去组成这个政改三人组的时候,是怎么跟您说的?也是希望达成什么样最终目标?而且那段时间,您说您是叫政改模式,只要一按钮,您就可以讲很多政改的事情,那段时间怎么过下来的?

林郑月娥: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蛮艰苦的,因为我们一届政府才是5年,60个月,其中20个月也是三分之一就放在政改。当然做政改的期间,我还要做扶贫,什么西九龙区的工作,但是这个政改的事是从来没有离开我的脑海,因为它实在是太重要了。

所以当时我是特别有这个使命感,就是要把这个事情做好,让市民,300多万的市民能去投票,选出他们心目中最好的人选,当下一任的行政长官。但是我其实做了大概到中期的时候,已经发觉这个事情很困难,由于有一些,某些政党,它们的立场是不愿意移动的,很坚定。

吴小莉:所以说您刚开始接的时候,您觉得还是信心满满的,希望把它完成,当时没有预估难度会这么大?

林郑月娥:其实有,但是可能也是有这个盼望,难就是迎难而上,但是这个毕竟是我从在政府30多年以来,是差不多唯一一件事情是差不多是全面的失败。其它的工作都难,但是往往都能有一点成效,但是这个是一点也没有做成任何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还是一个比较遗憾的。

吴小莉:当时政改的推动失败,其实对于政府或者市民来说,都挺伤的。

林郑月娥:对。

吴小莉:所以有人提到说这一届政府,也就是您这届政府,未来的5年会不会再重启政改?像中联办的法律部的部长就觉得时机不会到。

 另外也有人觉得说确实在大家还没有达成一点共识的时候,这个伤口就不要再去撕裂,您怎么看?我们是不是在这一届政府的任内,是会在经济上全面出击,但是在政治上就要修身养息了?

林郑月娥: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在竞选的期间,我在政纲里面,怎么处理这个政改的问题,就是首先我是认同按着《基本法》45条能推进香港的民主发展,让香港的市民能够普选行政长官是重要的,这个我同意。第二,但是很务实地看,这个事情的争议性很大,而且是在刚刚两年前才把这个放下,失败地把它放下。所以我的说法就是我会在我这一届政府里面,尽量去看能不能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环境,让我们重新启动这个讨论。当然,你可以问我那什么是有利的条件、环境,现在很难说,但是起码我们跟一些非建制派的政党,起码有一个沟通的平台,他愿意跟我们在私底下谈一谈,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以人大常委会的8月31号的这个决议为基础,在什么情况下,你会愿意再谈这个问题。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郭敏 PV091]

责任编辑:郭敏 PV09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二)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7/17/wf2_4708166_10315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