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晓刚:大学时考虑过退学 年轻经历的磨难转化为艺术灵感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张晓刚通过绘画,释放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与热爱。然而在成名之后却陷入了自我怀疑的低谷,青年岁月时,在大学第一年张绍刚曾考虑过退学,但最终他都克服了这些阻碍,终于在绘画领域中开辟出一片天地。凤凰卫

核心提要:张晓刚通过绘画,释放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与热爱。然而在成名之后却陷入了自我怀疑的低谷,青年岁月时,在大学第一年张绍刚曾考虑过退学,但最终他都克服了这些阻碍,终于在绘画领域中开辟出一片天地。

凤凰卫视5月10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留学归来一副画作就奠定艺术地位

解说: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领军人物之一,张晓刚以画作《血缘大家庭》奠定其艺术史地位,1992年时年34岁的他,赴欧洲游历后回国,开始创作这一取材于中国五六十年代,照相馆纪念照的作品,画作中呆板表情的人物形象,成为了张晓刚的个人标志之一,而他从1993年起,开始创作的《大家庭》系列,因其强烈的当代意义,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不仅使他成为公众眼中的天价画家,更成为了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然而回溯他近四十年来的创作轨迹,《大家庭》系列,只是他众多艺术意象之一,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读四川美院起,他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艺术探索期,有着诸多与当时心境相符的创作语汇,而这些张晓刚不同时期的画作,在彰显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形态之余,更是画家本人的抒怀。

陈鲁豫:我是觉得做艺术的人找到自己的声音特别重要,就我一看这个语言,我就知道是这个作家的,我一听这个声音,就是这个歌手的,我一看这个笔触这个画法,这种感觉就是张晓刚,不是别的人的?

张晓刚:对。

陈鲁豫:你怎么样找到,就第一次找到说,这就是我的那个声音,就是我的那个笔触?

张晓刚:就就是一直会让艺术家,痛苦的一个问题,我们都到现在,我都不敢说,我已经找到了。

陈鲁豫:你没找到吗?

张晓刚:我不敢说我完全找到了,我觉得有时候我觉得我找到了,可能过两天我觉得好像还不一定是我,所以我经历了很多的变化的时期,每个时期我都觉得我可能这个风格我会用一辈子的,但一年以后两年以后,可能又觉得不对,又否定了,又在找,然后这样这样一年一年一年过来,过来以后你回头看的时候,其实里边都有你自己,但是可能每一个阶段,不一定都是完全的你自己,可能是局部,当你把这些东西,就像你相连一样你一个一个,把它串起来以后,可能那个才是你。

陈鲁豫:那这每一次在一开始,找到那个形象时候,最初内心是狂喜的?

张晓刚:那太高兴了,孤独地狂喜。

陈鲁豫:你是在哪个地方的哪个瞬间,你突然想到,你有这样的形象,我要把他给画出来给实现出来?

张晓刚:经常会有,比方《大家庭》你说的《大家庭》,家庭那组画的刚开始,我是没有感觉的,慢慢找,从照片里边去找,当然有一天我突然开悟了,我觉得我实际上是要画得,不是照片本身。

陈鲁豫:你看照片是你家族的照片,还是那个时代的?

张晓刚:从我家族开始的,开始的一个慢慢慢慢,扩散到一个时代的照片,慢慢就会有一个形象,在脑海中就出现,出现以后会想象,你会想我要画一幅,什么样的画,艺术家都会有这种想象,就所以我觉得我不合适画写生,我一画写生我就被对象给局限了,然后我就喜欢画那种,比较带有想象力的,我看照片我就觉得打开我的想象,我就开始想那个画面,父亲什么样,母亲什么样,孩子怎么样,用什么样的颜色,用什么样的笔触,光线怎么打,小孩的脸用什么颜色,慢慢慢慢它就有一些图象,就会出来,出来以后你就可以画一些,小的构图把它固定下来,在画得过程中间,可能还会有一些改变,这样慢慢一幅画就完成了。

陈鲁豫:作为艺术家是不是很痛苦一点,在于就跟一个歌手一样,比如他既有成名曲,他又有新的歌,我们就希望你唱,你那个成名歌,我们都能跟你一起唱?

张晓刚:对。

陈鲁豫:但歌手会觉得,我想唱我的新歌,画家是不是一样,就是我们希望你还是画你以前那个系列?

张晓刚:对,比方我展览,或者收藏或者展览,他们会说,我们还是喜欢你的《大家庭》,当然《大家庭》是我的作品,但是那是我十年前的作品,那我也没办法,我不能要求你,非要喜欢我现在的东西,你能喜欢我十年前的东西,那也是我,只不过在我心目中那是十年前的我。

解说:在张晓刚的创作轨迹中,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的《大家庭》系列,是承接他八十年代艺术探索期,和当下转型期的重要过渡,代表青春的八十年代,始终是张晓刚心中,不朽的岁月,而如今的他在艺术理念,更为成熟的当下,选择用视觉符号,将自己的过往记忆一一呈现于笔端,这其中不乏有他的童年回忆,而这份回忆,也因为那场政治运动的关系,而蒙上了灰暗的颜色。

陈鲁豫:你现在除了会回忆,更多的八十年代再往前,比如七十年代,你的童年,你的少年,那段成长清你会想得多吗?

张晓刚: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去想,我觉得我童年有很多事情,是我不愿意回忆的,但后来我发现,因为这两年出书的原因逼着你去回忆,然后开始写一个回忆录,开始写回忆录的时候,我就开始去了解我的父母,了解我的家庭背景,因为我过去我是有意,回避这个东西我不了解他们,后来我就开始去跟我哥哥聊,包括我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我去跟他们聊,慢慢慢慢一点点知道了一些,背景的东西可以,我后来发现很有意思,因为大家都知道,其实一个人的很多东西,在童年就已经形成了。

陈鲁豫:我特别赞同这一点。

张晓刚:你后来的知识也好,经验也好,可能只是把有些东西,放大了而已,尤其对艺术家来讲,我越来越觉得童年很重要,所以我现在我画的画,很多实际上是童年的一个东西,不是说我要回到童年,我可能会去找童年有一些东西,对你艺术家的内心的一个,基本结构的一个形成,它的一个影响,包括一些想象力,包括一些你对生活基本的一个态度,但是我后来发现,我下意识的画了有自己的,童年的氛围,包括那空间的感觉,窗户的感觉,为什么要画窗户,都是下意识出现的。

陈鲁豫:为什么要画窗户?

张晓刚:因为我童年有一段时间,我们是生活在没有窗户的世界里面,文革,文革的时候我们家的对面楼,就有一个红卫兵的一个总部,他们楼上有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每天那些红卫兵没事就在那儿打枪,对着我们这个楼就打,我们家是一个四层楼的一个大楼,住了好多人,然后我们家住在一楼,一楼角落,实际上是不朝着他们那个方向的,但因为他们老打枪,我们这个楼被打了好多枪,后来这个机关里边人就说,这样下去怕出人命,就说干脆把这个楼所有的窗户给堵上了,就整个大楼就只留了一个很小一个门。

陈鲁豫:那什么堵拿砖?

张晓刚:拿砖,所以后来我的记忆里边,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光线的,一回到家整个楼黑糊糊的,像一个大的碉堡一样,特别像很多现在战争片里面的镜头,但对小孩来讲很好玩,在里边一帮小孩在这里,跑来跑去,跑来跑去,然后没电就点一个油灯,所以我那会看书,在油灯下看书,把眼睛看坏了就那会,所以我后来我有一段时间,都忘了这些东西了,最近几年慢慢慢慢就,这种记忆开始就出来了,我在想,要搁今天的话,可能很难过那种日子,你想每天生活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家里边,但小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好像还觉得挺好玩的,所以后来最近的画,画了有几张画,就画得窗户是被砖给封住的,它这个也是一个童年的记忆,但同时我觉得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的一种心里结构,一种封闭的一种感觉,都有关系,它形成这么一种氛围。

陈鲁豫:这其实很像一种心理治疗?就你这种当你能够表达的时候,意味着你能够去面对你的那个问题,然后才开始去解决它,就人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够去正视自己当年的那个?

张晓刚:对对。

陈鲁豫:最初的问题?

张晓刚:对。

陈鲁豫:但我现在想想,就是因为有那样的童年挺特别的经历,就是你会是敏感的,内心是有一些孤独,或者愤怒、痛苦的,你才能够做个艺术家。

张晓刚:大学第一年我是特别地难熬,我甚至说想过要不要退学,真的一直很自卑,我遇到的很多好事,我都会想为什么是我,其实艺术它是一个,其实很讲究的一门学科,你还是需要天赋,你还要技巧,你还要很多的东西,因为不懂所以胆子就大。

解说:张晓刚的绘画之路始于童年,正是学习这门艺术,则是在他17岁时开始的,在跟从昆明军区美工队的画家,林聆学习了两年美术之后,十九岁的张晓刚恰好赶上了,1977年恢复高考,并顺利考入四川美术学院,在教育因为政治运动,而被中断了十年之后,张晓刚同一群和特一样,踌躇满志的青年一起,步入了大学校门。

张晓刚:我当时毕业时候,我还觉得我了不起,我觉得我是川美毕业的,而且我当时招生的时候,我云南就招一个。

陈鲁豫:就是你?

张晓刚:就是我,我都没想我这么大,天上掉那么大一馅饼,砸我头上了。

陈鲁豫:而且我知道那个通知书,等于前两天三天才到你手里的?就因为各种乌龙?

张晓刚:对,都开学了,对我来讲我就觉得,我的运气太好了,当时北京只有中国民族学院,然后就四川美院,然后就云南艺术学院,原来不叫云南艺术学院,原来叫师范学院艺术系,我当时填志愿也不懂就乱填,我第一志愿是中央民族学院,我想第一肯定要到北京上学,第二四川美院油画系,第三师范学院美术系,后来,后来才知道,第一志愿是肯定要看,第一志愿不行,我不是少数民族。

陈鲁豫:民族学院必须要少数民族?

张晓刚:民族学院必须是少数民族,然后第二志愿是川美,第二志愿就把你材料,就提出来了,你第三志愿才是师范学院,那可能就等别人选完了以后,你才能到你这,所以这也是,我觉得是天意可能,因为不懂,要懂的话,我第一志愿肯定是填师范学院,那会从农村你只要让我进城当个工人,我就觉得很满足了。

陈鲁豫:如果你懂的话第一志愿,就是师范学院?

张晓刚:绝对,绝对。

陈鲁豫:因为这样能够保证你毕业之后,会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工作?

张晓刚:不是毕业,就你能考上大学,这个是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对我来讲,那是改变我的整个一个人生,不用再当农民了,就是我拿到这个通知书,我都不敢相信,因为我知道只招,四川美院在云南,只招一个油画,一个油画一个版画总共两个人,因为它还有个,还有个年龄的限制,大概二十几岁以下,可能是这样,我当时十九岁年龄也小,所以他可能也有年龄限制,把一些画得很好的人,就没办法划出去,所以才会出现像我这种水平,能够考上四川美院,这是一个奇迹,因为我才学了一年多的,一年多两年的这个艺术,他们有些人都是画了十多年。

陈鲁豫:这跟你的那个林老师,就正式学才一年两年?

张晓刚:两年的时间,对。

陈鲁豫:所以幸亏不懂?

张晓刚:现在想想有点后怕,万一考不上怎么办,那就得等到第二年,我其实从来没想过会考上,我那会特不自信,我就觉得那时候有这个机会,我要去试一试,我看看我自己的水平,到底到一个什么程度,一起去考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考上,后来第一榜没有我,没有我我也觉得很正常,我也没去问,后来云南艺术学院出了一个通知就说没有考上的,可以再去申请走读,如果你的分数接近了这个话,就去申请,我说那也算一个机会,我就回到昆明,回到当初在晋宁县,我就回到昆明来,我就说我来申请走读,到师范学院去,找到师范学院的老师,我说我是晋宁县的知青,我来申请走读,应该怎么交这个申请书交到哪,那个老师看了一下,你是晋宁县的张晓刚,你的关系不在我们这,我说什么意思,他说你到招生办去,你到那去找,他说你的材料是被川美的提走了,我听了都觉得他们在开玩笑,后来我去招生办,他们一看我材料说,你的材料在我们这,你明天再来,第二天我去了以后,他把保险柜打开,他说不好意思,你的通知早就来了,但是把我们给忘了,就被我们忘了,已经放了两个月了,就一下蒙掉了,而且我一看上面是油画,我不敢相信,我还从来没画过油画,完了以后清醒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去找我老师,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找到我老师。

我说有了,有了,他说是不是走读成功了,我说不是,是川美,他都不敢相信,我把那个通知书给他看,他看了以后,因为他对我,教我他是非常严格的老师,从来没表扬过我,我跟他学了两年,基本上都是他都是,批评批评再批评,严格严格再严格,是这样的,到那一天,他第一次拍着我的肩膀说,不错,一下就说我跟你去见你爸,一下感觉好像,人生的路一扇门打开了,那个感觉很亮堂前面就这样,所以我到后来,我一直后来在想,为什么选中了我,这个问题在我心里边,压了四年,然后到第四年快毕业的时候,有一天在宿舍里边,这个时候有个老师来了,他说你就是云南来的那个学生,某某某,我说对,他说你是我去招来的,我说太好了,你跟我讲一讲,你为什么选中了我?我觉得因为我觉得,我在当时在云南,我不算很好的,我一个而且是个新人,我也不认识谁,他就说了一句,他说你的文化课好,还有你的素描怎么怎么,就是因为我老师要求严格,素描画得比较严谨,他们觉得这个学生可以教,就选了我,也不是很特别的一个什么原因,对,我觉得好多事情,真的是一种运气,所以我说,我一下子解开了我,四年背的包袱,我就老带想,为什么选中我,没有选中别人。

陈鲁豫:你没有从来没有想过,是因为我足够好?

张晓刚:因为我觉得我不好,我要觉得我有那么自信的话,我就觉得凭什么不是我,是,但不会,真的一直很自卑,就觉得为什么是我,老是怀疑,包括到后来很多,我遇到的很多好事,我都会想为什么是我。

解说:对于能够就读四川美院,一直自认为侥幸的张晓刚,在大学的前两年,始终压力很大,缺乏自信,他当年所在的川美77级,被称为艺术界的明星班,是那场政治运动后,恢复高考第一届,所以班里很多被那十年耽误的画家,同学间的年龄跨度也非常大,在张晓刚刚入校时,同班同学罗中立的连环画已经出版并受到好评,何多苓和成丛林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画家,在这些人的衬托下,本来就绘画基础略显薄弱的张晓刚,自然与大家有差距。

陈鲁豫:你最开始那两年的完全不自信,是不是很多好像川美或者艺术院校学生都会有这样?他们好像都有一个定律,就是一开始入校,专业基础水平不太高的学生,后两年反而容易,突然好像。

张晓刚:进步很快。

陈鲁豫:对,进步很快,一开始感觉就冒出头角,到后来反而就平了一点点?

张晓刚:对对,因为基础好的他进来以后,他要再往上上一个台阶,相对我们来讲要困难得多,我们一张白纸,你画一笔就多一笔是,他要在上面再上的话,他只能需要做的努力,在学校那环境里边,很多是满足不了的,可能还要过好多年,因为艺术你要到了一定时候,你要上一个台阶的话,不光是技术程度的问题了,你需要很多方面的一个机缘巧合,然后像我们的,我进校,我的我是最不自信的,因为我是我们班,可能技术最差的,我从云南到了四川那边,一进我们班一看他们的画,我都惊呆了,我当时给叶永青写信说,完蛋了他们画得太好了,比我们临摹的那些人,画得还好,叶永青他们都不相信,说哪有这么好,后来他来看了以后觉得,真的是好,因为四川他们那边已经画了,十多年了,看了以后才发现,他们画得跟画册里边的,我们原来看的画册里的大师的,那东西感觉很像,那个时候你觉得不得了,你觉得差距太大,大学第一年,我是特别地难熬,我甚至说想过要不要退学,我觉得这个太难了,我要学到他们这个水平,我估计这一辈子都达不到,会有这样的一个想法,但后来慢慢,其实两年以后,尤其是图书馆开放以后,你的知识面打开了,你的眼界打开了,你的想象力也打开,慢慢慢慢的就开始有自信,对标准也不一样,你最早的时候,你只有一个标准的时候,大家就冲着一个标准去画,打分也是只有一个标准的打分,那你可能会觉得很难,到后来你慢慢理解多了以后,你觉得艺术其实是,可以说是没有标准的,也可以说是有很多种标准的。

陈鲁豫:那自信是一点点来的还是,好像在某一阶段突然你觉得?

张晓刚:阶段式的,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刚刚有一点自信,突然有一天可能又不自信,可能过一个阶段,画两张画或者你就画一张画,老师表扬你两句有自信了,或者同学看了,你这张画画得挺好,又自信起来,可能过两天一看,他画得太好了,又不自信了,我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一个过程。

陈鲁豫:我看你那个时候的照片,就整个八十年代你特别地瘦?

张晓刚:对。

陈鲁豫:然后脸上脸部表情,可能照片因为也不清楚,基本都是没有笑的?

张晓刚:对。

陈鲁豫:是那种好像思考内心一看就是在天人交战的,那种状态的?

张晓刚:对,我变化很大的,然后一个是很瘦,一个也不会太说话,你说我天天思考也本一定,就表情像思考,但实际上可能纠结,更多是一种纠结。

陈鲁豫:纠结于什么?

张晓刚:纠结于学习,你学习很,我也很用功,但是毕竟你和别人,班上同学差距太大,你还需要同学帮你,很多方方面面,所以很辛苦也很累,然后也很痛苦。

陈鲁豫:据说那时候别人教的素描,都是特别干净的,你上面会有很多涂涂改改,就那可能会让你觉得,我是不是还能够继续下去?

张晓刚:对,会怀疑自己,就是艺术的问题,不像学数学什么,它有个标准答案,它你艺术的东西,它是有感觉的东西,你看画面,你自己看觉得还可以,你一对比发现这个差距很大,这个时候会对自己,有很多很多的怀疑,就觉得我是不是学艺术的料,你会这样子的怀疑,如果是别人说,你虽然画得不好,但是你很有才华,你还会有一点信心,但是那会没有这种,大家都很努力,班上所有人都很努力,所以你这种感觉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因为视野很宽了。

陈鲁豫:可能那种刻苦如今的人,也会刻苦但应该到不了,当年你们那个程度,毕竟你们是最特别的,你像你们等于是文革之后的,第一批有机会上学的学生,这你们太明白,这个机会有多不容易了,所以?

张晓刚:对。

陈鲁豫:会本能地刻苦,刻苦是一种本能?

张晓刚:对,好像你要不刻苦,你对不起谁一样的,价值观,我觉得是一个,那会的价值观不一样。

陈鲁豫:还有就是那个年代,一种特有的氛围?

张晓刚:对。

陈鲁豫:你知道我刚刚坐在这,我看周围都是,有很多跟艺术有关的那个书,然后我就想,你们当年上学那会,说一本书就为了怕人翻得烂,就一张每天把它放到玻璃板后,每天翻一页每天翻一页那么看,我觉得其实也就是过了,三十年而已,差不多,不,1978年到现在,1988、1998快。

张晓刚:快四十年。

陈鲁豫:但也就四十年而已,就会有这么大,无法想象那个时候那种状态?

张晓刚:那时我们学校图书馆,刚开放1979年开放图书馆,然后进了一批新了画册,它每一本画册只有一本,那学生去翻它不可能让你去翻,那怎么办呢?它就弄一个玻璃柜,把新到的书放到玻璃柜里边,一天翻一页,然后我们就拿一个速写本,去每天去临摹,隔着玻璃临摹,我记得当时,当时不是刚开放,中国好多老外就进来了,学校里面每天都是很多的,一些旅游团就来参观,一个老外就看见我们这样临摹,就觉得很好奇,他们你在那临摹,他们就围观,就是这样学艺术他们没见过,有个老太太我觉得她,看我看了半天,完了以后她说我能不能,跟你合个影,我说可以啊,我没想那么多,后来我想她可能觉得,很同情这种学艺术的青年,她后来走的时候,送我一张明信片给我,就是一个是那个大师的,一张画的明信片,我现在还记得她的表情。

陈鲁豫:表情是什么?

张晓刚:就是。

陈鲁豫:欣赏?

张晓刚:有欣赏,有同情,有怜悯,反正很复杂的一个表情,又很觉得很有意思,可能跟她所有这一辈子经验都没有关系的一种,一种情况,拍张照回去可能要跟,她的亲戚要谈,你看中国的学生,怎么学习艺术,这个很有意思。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张晓刚——丹青记忆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0/015f65a3-39fa-4709-a10d-18dcd17e54e0.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