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小波有一种特殊气质 窦文涛:政治腐败往往从语言腐败开始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经历了八十年代的广受追捧后,诗歌在如今这个时代归于沉寂,诗人也不再被视为大众偶像。但诗人欧阳江河对这种沉寂他并无失落感,他认为诗人就不该那么火、就该是少数人的语言。

核心提示:经历了八十年代的广受追捧之后,诗歌在如今这个时代归于沉寂,诗人也不再被视为大众偶像。但诗人欧阳江河面对这种沉寂,他并无失落感,他认为诗人就不该那么火、就该是少数人的语言。

凤凰卫视411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我年轻时最火的偶像不是歌星是诗人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经常在节目里说,我们年轻的时候最火的不是歌星而是诗人,有些年轻人都不信,今天我就请来一位我年轻那个时候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朗诵过他的诗的,欧阳江河老师。那个时候诗人就是周杰伦,就拿今天年轻人来讲,那时候你看我在武汉大学,我记得全校学生女孩找的诗人。

欧阳江河:八十年代辉煌了一段时间。

窦文涛:没错,当然我不是说我会写诗,但是为什么我跟诗人圈特别关系密切,因为这个武汉大学我们学生诗人,不是湖北就是湖南的,就他们那个口音写得很好,没法念。所以我们什么樱花诗会,那时候大学生樱花诗会我帮他们朗诵,他们都得请我吃饭。那个时候也朗诵过欧阳江河老师的诗。

马家辉:偶像当然好,可是偶像还是一时,真的重要在于说,比方说我现在带的一些研究生,有些也以欧阳先生的作品,他的创作作为博士论文研究,这个才是永恒的。变成一个被研究的对象,这个表示说他不仅是偶像了,偶像都会红跟不红,这是文学重要的部分。

窦文涛:但是欧阳老师您看我一见您,一下子就想起二十多年前,但是这二十多年间使人们命运应该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您个人的…

欧阳江河:个人和历史命运,群体的命运变化很大。

窦文涛:你现在回顾这二十多年,从当年诗歌在八十年代那么火,到今天这种诗人圈里有没有失落感?

欧阳江河:我觉得恰好是回归正常,诗人不应该那么火,诗歌是一个少数人的,它使的是少数人的语言,比较复杂的语言。它应该坚持不要具有那种被大众宠或者被大众消费,它不应该有这样一种性质。八十年代我觉得那个时候没有娱乐,所以这个诗歌占据那个地位、那个位置,那个被关注的位置我觉得反而不是很正常,我觉得现在回归正常。

马家辉:而且可能在不仅是时间还有空间,欧阳所说的让我想起北岛,北岛因为在香港住了很久,谈到在香港写诗,好多人担心香港不读书不读文字,你写诗更冷门是不是很痛苦,那北岛就说不是啊,最快乐的地方当诗人,因为在香港没有人理我,没有人把我视为偶像,所以我可以做回一个诗人,安安静静找一个地方写诗,我觉得在不同的空间诗人追求语言的纯粹。

欧阳江河:王小波有身在其中却又置身事外的特殊气质

窦文涛:你说这个北岛,我又想起另一个文学人物,也是很多人的精神偶像,王小波。为什么今天说起他呢,411日王小波的忌日,他就是去世20年,20年前的411日他突发心脏病。我见过他生前照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看他照片我就有一种好像觉得他呼吸不畅那种感觉,他那个神情。您跟王小波有过往?

欧阳江河:我当然有,而且就是在他差不多逝世前一个多月,我跟他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在我们有一个新诗发布会,我的第一本诗集在北京的风入松书店。那么我们有一个6本诗集,4本还是6本我忘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本诗集,我参加完那个发布会第二天去德国了,我去德国待了半年,回来王小波已经不在人间了。那么王小波当时在我们发布会现场,我们有一个对话,当然王小波是站在听众位置里,但是我们有一个诗歌批评家叫唐晓渡,他介绍我认识王小波,那王小波感觉有点人在那站着,但是好像又在之外的某一个地方,置身其外那样一种感觉。后来我读他的小说真有那种感觉,在他的小说里面又在小说之外,这个王小波的这种气质非常有意思。

马家辉:那你当时讲了什么把他气死了?

欧阳江河:没有,我们整个在谈我们诗歌,跟很多观众对话,王小波站在听众席里面,然后一个问题都没提,但是我们在会议开始之前唐晓渡介绍我跟他认识,我跟他聊了几句,他说非常喜欢我的诗,我问他读过我什么诗,他说了几首诗,什么《玻璃工厂》、《汉英之间》,说明他这个人是读过的。

窦文涛:有些人们特别迷一个人,我觉得好像原因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解释,你比如说每到41日就有很多人纪念张国荣。

欧阳江河:我也很迷张国荣。

窦文涛:还有一个就是王小波,每一年不断被人提起,好像总有一些心里就是对他有一个纪念,你觉得王小波对于这些人的意义是什么呢?

欧阳江河:王小波使用的语言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我们这个时代官方文学流行汉语,他是另一种语言,带有一种歧异,带有一种意志性。

窦文涛:就是不同的质地。

欧阳江河:王小波文学的重要任务是修正时代的无聊

欧阳江河:对,不同质地的和带有一种修正性的,就是他要矫正什么东西,而且他最反对的东西就是无聊,他说过他的文学很重要一个任务就是要制止、修正我们这个时代的无聊。

窦文涛:要有趣。

欧阳江河:要有趣,但是他的汉语非常硬朗,他的汉语他使用的,尤其在《黄金时代》里面,他使用的那种汉语是一种滔滔不绝具有整体性的硬朗的汉语,一种男子汉的汉语,非常有意思。

窦文涛:那么他的思想呢?

欧阳江河:他的思想更多的是来自英国的这种…

窦文涛:罗素。

欧阳江河:对,罗素。

窦文涛:他经常提到罗素。

欧阳江河:他跟比如说我们现在经常喜欢使用的,比如谈到民族,谈到西方使用的美国思想,他不是,他也不是欧洲,不是德国或者法国,他是英国的,带有一种冷静的、自嘲的、反省的理性的这样一种东西。

窦文涛:理性、讲常识的。所以当时看到社会上…

欧阳江河:没有那么多玄学。

窦文涛:看到当年政治年代的时候很多这种荒诞、荒谬之处,但是江河老师我请你假如代入王小波,就是今天我们这么一个也算是汉语时代,互联网发展下这样一个我们平常使用的语言,包括今天很多社会风土人情,假如是王小波活到了今天,你觉得他会怎么看今天这个时代?

欧阳江河:我现在没有去代入他,但是我觉得王小波一开始我谈到他气质,既是他人的气质有是他文学的气质,他是统一的,就是置身其间又置身其外的这样一种气质,会让他保持一种得体的、有分寸感的、冷静的和置身其外这样一种旁观者目光,他不会被这种狂欢的乱世这种东西把头脑搅乱,他会使用一种带有镇静剂的、清醒剂这样一种汉语来和我们读者对话。

窦文涛:那家辉你看今天的互联网上人们所闻所见的这些东西,你有没有一种举国若狂的感觉?

马家辉:我觉得在过去六七十年中国没有一个阶段不是举国若狂,不管是新建国的时候,还是文革年代之后开放改革都狂,说回王小波,我没有迷。我作为香港人我的文学滋养是在台湾那个部分,也是把诗人作为偶像,郑愁予、余光中、杨牧抱着他们书睡觉的,泡妞、撩妹是送诗的。

窦文涛:家辉兄还有这样一个阶段。

马家辉:当然,把余光中的诗买了。

欧阳江河:我在你的小说里面没有看出这一点,你小说里特别狠,特别有整体感有份量,我真没有想到还有这一阶段。

窦文涛:还有色情的部分。

马家辉:就是看余光中看回来的,可是后来人是会变的,我后来比较沉迷李银河,李银河还是我偶像,然后我觉得我好奇诗人,我碰到一些年轻的诗人,他们后来在网路年代好喜欢,他特别在香港玩facebook脸书,玩推特,都是很迷人,轻轻三言两语把那个语言放出来,那把人勾引的不得了。然后另外一些也重新透过网路来了解什么是诗,以前没地方发表,年轻人没有年轻人不是诗人的,你除了看你还写,你写过诗吧,每一个谈恋爱都写诗,有了平台给他们,我觉得这是诗的,我不晓得我外行,我感觉是黄金年代的起头,以后可能培养新一代语言使用人。

 《锵锵三人行》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3:00-23:35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13:00         周二至周六05: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欧阳江河:诗人不应该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火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1/98e4d5d0-b435-4cfa-ba37-e98399000cfb.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