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美红二代曾经历文革高峰 时隔23年重回北京追梦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安东,委内瑞拉建筑设计师,SOHO现代城等北京地标建筑的设计者,今年61岁的他,已经在北京这座城市生活了20多年。1993年,在委内瑞拉一所大学教建筑学的安东,举家搬迁至中国,对他来说这并非

核心提要:安东,委内瑞拉建筑设计师,SOHO现代城等北京地标建筑的设计者,今年61岁的他,已经在北京这座城市生活了20多年。1993年,在委内瑞拉一所大学教建筑学的安东,举家搬迁至中国,对他来说这并非是一个走向完全陌生国度的冒险决定,而是重回一片承载着童年记忆的“故土”。

凤凰卫视4月11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2017年4月北京建外SOHO

解说:安东,委内瑞拉建筑设计师,SOHO现代城等北京地标建筑的设计者,今年61岁的他,已经在北京这座城市生活了20多年。

安东:(我见证了)所有事情,甚至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就像这座大楼,我目睹了第一座楼的建立过程,我觉得我很好地见证了北京的发展。

他在文革高峰期来到中国 时隔多年重回北京追梦

解说:1993年,在委内瑞拉一所大学教建筑学的安东,举家搬迁至中国,对他来说这并非是一个走向完全陌生国度的冒险决定,而是重回一片承载着童年记忆的“故土”。

安东提供素材:

我今天是我这个要感谢我父母,并且感谢我父母的这段经历,我们从小就是全世界这么多人的这些朋友,大家长大都离开,一直就特别特别地想念大家,因为我们的童年实在是太特殊了,跟别人都不一样。

安东:在我的童年里,我有三个童年,一开始在委内瑞拉,一年在伦敦,两年在中国,之后在委内瑞拉度过少年时期,如果你问我在哪里更幸福,是在中国的两年。

解说:这个是我们的房子,在友谊宾馆,这个是我弟弟,我妹妹,我妈妈,比如我妹妹,她喜欢唱那个“北京的金山上”,她们唱都是用那个毛主席语录,万岁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嘿,万岁万岁毛主席,就这样。

解说:1968年北京首都机场一架国际航班伴着夜色缓缓降落,彼时的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高潮阶段,极少有外宾出入境,此时空荡荡的边检站内走出了一家六口,一对父母带着四个孩子,12岁的安东正是其中之一。

安东:有服务人员唱跳革命歌曲,“北京的金山上”,就在飞机里面,当我们经过宾馆的走廊,所有的东西上面都盖着大字报,我父亲非常激动,因为他就处在世界的革命中心。

解说:1960年代,正是革命浪潮袭卷全球的十年,法国5月风暴,美国嬉皮士运动,日本、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多地也都爆发了红色革命,激情、愤怒、叛逆,成为一股无法阻挡的潮流,在那些向往“社会主义”的西方青年眼中,中国的“文革”,是世界革命的高潮,也是他们理想的乌托邦。

安东:在1950年代,我们有军事独裁,所以“民主”在委内瑞拉是一个很新的概念,年轻的左翼分子开始为了民主而反抗,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对共产党非常强硬。

解说:1959年古巴武装革命胜利,随着西半球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拉美各国的革命运动也不断高涨,安东的父亲欧查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也投身于委内瑞拉的政治运动中,他还组织了一个“左派”团体,争取国内的民主。

安东:有时候在晚上他们会搜捕我父亲,警察进入我们的公寓寻找他,我一直都知道,这是因为他与政府对抗,革命这个词,经常在家里被重复提到,(革命)总是与新和自由相关,所有与革命相关的事情都是在真正的在革命。

解说:1965年开始,由于委内瑞拉一些左派组织开展武装斗争对抗政府,一场针对左派激进人士的大搜捕开始了,安东的父亲自然首当其冲,1967年在国内的政治高压之下,父亲欧查决定带着一家人流亡英国伦敦。

安东:伦敦是世界的中心,超过纽约或任何其他城市,在那里我们很享受生活,当然我们不知道父母为了支撑我们的生活,付出了多少努力,因为在伦敦,他们不能工作,除了革命,我想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为什么他们选择来到中国,因为我父母需要工作。

安东一家在伦敦举步维艰 关键时刻中国伸出双手

解说:就在一家人在伦敦举步维艰之际,1968年中国政府向欧查发出了邀请,早在四年前作为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代表,欧查曾到过中国并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对于这个连古巴革命领导者切·格瓦拉都十分崇拜的中国革命领袖,欧查佩服得五体投地。

安东:1964年可能他来过中国,还有他见过毛主席,他真的是一个毛主席的一个追随者,他大概是第一个在委内瑞拉引进毛泽东思想的人。

解说:受邀来到中国后,欧查进入新华社工作,负责翻译毛主席著作,将毛泽东思想传到世界的各个角落,这也正是欧查的理想,然而跟随父亲汇入革命洪流的安东,又将如何面对眼前这个陌生的国度呢?

安东:这个你看,这个是友谊宾馆的那个游泳池,这个是电影院在这儿。

记者:这个友谊宾馆里头什么都有啊?

安东:对,什么都有,是非常大的一个城市。

解说:北京友谊宾馆始建于1953年,是由周恩来特别下令修建,用于招待在京的苏联专家,然而1960年中苏交恶,苏联专家全部撤离,偌大的宾馆内,只住了20几户外国专家,1968年,12岁的安东随父母来到中国,他们也被安置在友谊宾馆,安东发现他们所居住的宾馆,就如同一个小型的城市,而更让孩子们兴奋的是,在这里他们很快就交到了新的朋友,安东发现这些洋孩子中,很多人已经在中国居住了很多年,早已是中国通,在这些“老北京”的带领下,安东养起了蚕、赛鸽子,还有了一只叫布比的猫。

安东:(看)革命电影《地道战》,开始的时候,谁都要唱《东方红》,结束了以后,是那个《大海航行靠舵手》,所以你老听老听,然后你都学会了,然后我们去公社,然后我们去劳动,唱歌,下定决心一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资料:

不怕流血不怕苦,前仆后继杀虎狼,全军想念毛主席,迷雾途中盼太阳。

解说:和其他住在友谊宾馆的孩子一样,安东进入宾馆里的小学,因为革命歌曲唱得好,不会中文的安东,还光荣的加入了“红小兵”,除了革命学习,孩子们的课程很少,这些孩子们就经常骑着“二八车”满城转悠,安东感觉很奇怪,他发现很多地方都大门紧闭,仅有的一些古迹却破败不堪,到处糊着大字报,然而有一个地方却成了孩子们的最爱。

安东:紫竹院,我们通常下午很晚才去,会看到很多中国的情侣,因为平时在大街上很少看到情侣,他们不牵手,也不亲吻,看不出到底是不是情侣,所以我们就比较好奇,直到有一天在紫竹院,他们(情侣)隐藏在树下亲吻,对我们来说像看情色电影一样。

解说:对于12岁的安东来说,公园里的情侣,远比那些革命歌曲更吸引他,来中国后不久,他就和一个比利时姑娘恋爱了。

安东: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我们)好像是一家人,为什么?因为我们吃饭在一样的地方,每天三次都见面一样的人,我们会接吻,你知道在中国不是有很多地下室,因为害怕打仗,然后我们玩什么?我们玩进去这些空的地方,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周围没有人所以你可以拉手。

解说:就在安东和这个比利时姑娘感受着初恋的美好时,一天女孩突然告诉安东,她要跟随父母离开中国,两人虽然都万般不舍,但却也无能为力,临行前,女孩送了安东一部相机留作纪念。

安东:可能他们要(闹)革命,在比利时,不知道,孩子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去,我们可能已经习惯了,外国人在中国的时间不是很长,当她走的时候,她给了我她的照相机,之后我就开始拍照,很多我记不起来的事情,照片都记录下来了。

解说:或许是因为这部相机,或许是对那段短暂初恋的留恋,安东从此喜欢上了摄影,在中国期间,他拍摄的照片几乎都是友谊宾馆内的生活,孩子们早已喜欢上了中国,然而安东却发现,大人们似乎有些煎熬。

解说:在委内瑞拉他喝威士忌酒,但是这里没有威士忌,他喜欢抽烟,但是他不喜欢中国的香烟,甚至是我的猫的食物,都比他的更好,他去买一斤牛肉,都是肥,还是很硬的,我的钱就是为了买,我的猫的肉,然后我跟那个卖肉的是朋友,然后我跟他说,嘿,你可以给我这个吗?我的猫的牛肉比我的爸爸的好,我爸爸开冰箱,这个肉不是我的吗?不是,这个是安东的,然后他拿了,然后我的猫没有肉了。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二 22:00-22:35 

重播:周三 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拉美少年的红色中国记忆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1/9d6b73e4-2422-4be9-b475-3b8a9d1a9d7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