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一怪病仅三个国家有 我国成功预防控制解决藏区因病致贫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多年来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许多贫困户产生的主要原因,病痛不仅使病人个体饱受折磨,更多时候甚至会将好好的一家人拖累得筋疲力尽,倾家荡产。有病难医,有病不医,也成为很多贫困地区人群的真实写照,而各地政府和机构组织如何帮助他们不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也成为扶贫攻坚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

核心提示:多年来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许多贫困户产生的主要原因,病痛不仅使病人个体饱受折磨,更多时候甚至会将好好的一家人拖累得筋疲力尽,倾家荡产。有病难医,有病不医,也成为很多贫困地区人群的真实写照,而各地政府和机构组织如何帮助他们不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也成为扶贫攻坚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

凤凰卫视3月10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男:那个时候生活很艰苦。

男:穷的吃白米饭都吃不上。

黄大凤:说起这事人都要流眼泪水了。

习近平:现在脱贫啊,不能胡子眉毛一把了啦,要精准,真正要扶真贫真扶贫,这也是我一直牵挂的事情。

姜楠: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多年来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许多贫困户产生的主要原因,病痛不仅使病人个体饱受折磨,更多时候甚至会将好好的一家人拖累得筋疲力尽,倾家荡产。有病难医,有病不医,也成为很多贫困地区人群的真实写照,而各地政府和机构组织如何帮助他们不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也成为扶贫攻坚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

国家综合防控大骨节病 解决藏族同胞因病致穷的困境

解说:这里是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山清水秀,江河纵横,雪原辽阔。然而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在秀美的风光之外,这里还是中国典型的经济欠发达地区,是一种罕见的地方病,大骨节病的重病区。大骨节病到底会对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尽管事先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当我们在诺尔盖县巴西乡农村敬老院里,面对十几个大骨节病病人,看着他们佝髅的身躯,蹒跚的步伐,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人感到无比的震惊。慢慢伸出的骨节肿大的双手,费力露出的严重变形的膝盖,举步维艰的蹒跚行走,只要是得了大骨节病,伴随而来的就是会越来越严重的病情,越来越难忍的疼痛,越来越肿大变形的关节,直至完全丧失劳动和生活自理能力。

病人:关节处阵痛,两边刺痛,走路腿伸不直。

解说:通过对大骨节病的进一步了解,我们发现大骨节病真的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地方病,它奇怪的地方并不仅在于这个病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有,而且对于大骨节病至今找不到病因所在。它专门欺凌少年儿童,成年以后就不会得大骨节病。对于得了大骨节病的人,一旦患上就不可逆转,无法根治,现代医学的各种治疗手段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带着对大骨节病种种难解的疑问,我们首先必须要找到一个人,他就是四川省疾控中心的李富忠教授。李富忠,四川资阳人,今年50岁的他用了24年在川西高原行走了18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四圈半,足迹遍布四川省内的8个市州,32个县。

李富忠(四川省疾控中心主任医师):每年基本上就在10来次左右。

记者:每年都要。

李富忠:对。

记者:每次待多长时间?

李富忠:每次时间有长有短,长的时候,最长的是一个多月,短的嘛也一般就是一周两周。

李富忠:来到就是沙尔宗乡中心小学,我们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在对这个学校的,就是病区范围内的7到12岁的小学生进行大骨节病的一个特别的检测。

记者:每年都会有这样的一次检测吗?

李富忠:每年都会有,每年一次。过来,过来,全部排好队,排队,排队,全部排队,把手伸出来,然后就看十个手指,做临床检查,临床检查就看他的手指有没有关节的增粗变形,有没有这样的表现。他的手指并拢,然后密不密闭,有没有缝隙,就是透不透光,这样看有没有增粗,然后看手指长短。但是大骨节病早期发病的话用肉眼我们一般是看不出来的,就是病情的最早期通过临床检查的话检查不出来,它必须通过X线拍片检查,就拍摄X光片。

解说:据李富忠的介绍,从2006年起中国政府将四川阿坝作为综合防控大骨节病的试点地区,2008年5月正式启动了阿坝州扶贫开发和综合防治大骨节病的试点工作,也是从那时开始李富忠每一年都要到阿坝病区对几千名少年儿童进行大骨节病的排查。

李富忠:这个就是我们的一个便携式的一个数码的一个X光机,通过这个机器发射射线,射线然后照射到他们的孩子的右手,右手射线下去下面就有一个板子,就是我们的一个数码的一个成像板,通过那个板子把他们手的骨骼的那个图像成像以后通过这个数据线传送到我们旁边那个电脑上面,电脑里面,然后从电脑里面就看他们手的骨骼有没有就是大骨节病的损害的一个表现,那个图像就出来了。你看,两只手清清楚楚的,只能在小孩儿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才可能阻断他的发病进程,然后他们长大以后,关节不会再增粗,再变形,再丧失他的生活能力,生产能力。

记者:所以小学是一个最早的观测阶段。

李富忠:对。

解说:明亮的教学楼,标准的操场,还有设施完备的食堂和宿舍楼,这里的孩子们远离病区,脱离了患病的危险。根据四川疾控部门的观测和统计显示,阿坝州病区儿童病人X线阳性检出率由2007年的3.34%下降到2015年的0.05%,也就是说到目前四川阿坝已经没有新增大骨节病患者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从在四川发现大骨节病算起,至今已整整60年,难道说曾经笼罩在人们头上挥之不去的大骨节病魔真的已经再没有新发病例了吗?李富忠教授的回答是肯定的。

李富忠:经过这么多年的预防,然后通过我们的检测结果反映出来,就是我们现在在我们四川省,包括阿坝州,所有的大骨节病病区,儿童的大骨节病新发,新发病完全得到了控制,大骨节病对儿童的威胁得到了消除,也就是大骨节病对儿童的威胁已经不存在了。

解说:四川阿坝只是全国医疗扶贫的一个缩影,从曾经的大水漫灌转变为今天的精准扶贫,中国政府在新的模式下让那些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贫困户真正得到了切实的帮扶与实惠。

姜楠:在中国西北的青海高原上,有这样一所学校,学生不交学费,按学习能力而非年龄分班,实行三语教学,学制六年。这所学校每年来报名的学生就有超过1000人,多是来自青海、四川、甘肃、西藏的少数民族。十多年来学校累计毕业了600多名学生,其中有200多人考上了大学,而这所学校的校长名字叫做吉美坚赞。

僧人自办学校 通过现代化教育帮助脱贫

解说:在平均海拔3700米的青藏高原腹地,青海省拉加镇,有一所美丽的藏族学校,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它的创始人是一位当地的僧人吉美坚赞。作为从小在藏区长大的牧民孩子,吉美坚赞最大的体会就是想要求学的不容易。

吉美坚赞(青海省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校长):像我上学的时候是很难上学,像我们整个村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上学当时,我和我姐姐最后上了那个学校,就是那时候是讲的乡嘛,那时候只有6个人。

解说:青藏高原上大部分都是藏族牧民,依靠放牧牛羊为生。近些年来尽管中国政府在藏区实施了大量的普及义务教育工作,但由于牧民居住分散,很多牧民的孩子想要读书仍然十分困难。

记者:上小学的时候你读了几年?

索朗罗布: 6年。

记者:读了6年,之后呢上中学了。

索朗罗布:没上过中学。

记者:为什么?

索朗罗布(青海省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学生):家里比较穷,再加上家里要放牛等等,干很多活嘛,所以家里不让我上学。然后其他同学都在一直上中学,我很羡慕他们,但是我没法上中学,只能在家里干活。

解说:1990年从北京佛学院毕业回来的吉美坚赞,发现整个果洛州适龄儿童的入学率不高,尽管那时候当地政府已经逐步展开了对适龄儿童教育的帮扶工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还有非常多的适龄儿童没有机会上学,从小目睹了家乡这片故土的贫穷,让他深深的意识到居住大山深处的藏地孩子对于知识的渴望与对校园的向往。

记者:您当时是什么想法就一定要创办这个学校。

吉美坚赞: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牧民的孩子,所以作为一个牧民来讲的话,上学特别难,但是对牧民的孩子呢确实对于上学有很多的这种向往,那么有很多的这种想上学的渴望还是很大。所以呢,我回来以后就自己觉得对当地对这个民族也行,做一些事的话,应该是教育是最好的,也是最有用的,我觉得是这样,所以就办了学校。

解说:虽然吉美坚赞的学校在开办之初,也面临过招生的难题,但是现在的吉美坚赞职业学校在藏区声誉很高,在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藏区很多家长不远千里把孩子送到这里求学。2005年已经25岁才来到这里的吉朗久美曾经在家乡读过小学,一来到这里的他就被学校的授课所吸引。

吉朗久美(青海省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学生):第一,讲的内容非常深刻,第二就是这个都对他们来说,对我们来说都是新鲜的,就像我这种是僧人,在寺院里面学习,然后其他大部分都是在以前是在学校里学习,但是没有受到这样的一种这个特别的这种教学方式的这种教育,比如说在寺院里只能学这个经文,其他的可能就是学的机会太少,然后在学校里只能学一些数理化什么东西等等这类的,这个其他深刻的内容根本就没机会去学。我们在这样的不同的两个背景下,就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是都有这个新鲜的这种感觉,然后都是非常兴奋,非常努力。

解说:吉美坚赞职业学校采用六年学制,设有预备班、基础班、初级班、中级班、高级班和毕业班,开设课程有因明学、音律学、藏医药、藏文,也有现代汉语、英语、计算机,吉美坚赞非常注重将藏族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相结合。

记者:昨天我也走进教室,跟这个学生一起上了一次课,我发现现在的课程不止有一些基础性的课程,还添加了比如说计算机、摄影、绘画这些专业。

吉美坚赞:对对对。

记者:您当时是怎么想创建这些比较有特色的这个课程。

吉美坚赞:摄影、计算机像这一类的,它还是现代文化的一个最精华的一些,最基础的一个东西吧,那所以这一个如果,这一个如果现在21世纪到这个期间这些都不学的话,我觉得现在没办法去适应现在的这种社会。咱们这个藏区呢,最需要的学的是哪些,在其他地方学不到的应该要创造哪些课程,这个是肯定是我最终要考虑的东西。 

解说:从1994年创办学校至今,吉美坚赞的学校已经培养了上万名的毕业生,有二三百人在这里考上了大学,有的学生毕业以后读了研究生,甚至出国念书,还有一些学生毕业之后回到自己的家乡,也开办了学校,看到越来越多的从自己学校毕业的学生改变了人生轨迹,吉美坚赞感到非常的欣慰。如今回望过去,他依旧铭记自己刚刚开始办学时的初心。

吉美坚赞:当时我们1994年我的那个招生的简章也没有那么规范,说的写的都是我们培养的是为社会,对社会有责任感的,对这个民族的文化能继承的,我们要配培养一个这样的人。最主要是我们学习的给学生传输的知识呢,不是就为了自己光一个人去享受什么,我就为了我们的这个传输的理念,主要是对这个人的能力发挥,发挥了以后把这个挖掘出来,然后对社会做一些贡献,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最终的一个目标吧。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承诺2020——中国扶贫纪事(五)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0/a118ab61-3894-4bbd-84b5-8afbbf8a1540.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