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叙利亚成大国博弈“坟场” 解除“伊斯兰国”只有一个办法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中东战乱不断,叙利亚成为各国势力博弈的牺牲品。“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战火中形成,并迅速壮大,其残暴行为给当地民众带去无尽的灾难。美俄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冲突更加剧了中东的

核心提示:中东战乱不断,叙利亚成为各国势力博弈的牺牲品。“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战火中形成,并迅速壮大,其残暴行为给当地民众带去无尽的灾难。美俄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冲突更加剧了中东的动荡。而中国则发挥人道主义精神,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为叙利亚恢复稳定局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凤凰卫视1月21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视频片段:勿忘阿勒颇,勿忘叙利亚,勿忘阿勒颇,勿忘叙利亚,在这些地方安全前你们不会安全。

解说:2016年12月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在土俄关系逐渐改善之际于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被枪杀,枪手艾丁塔斯是一位22岁土耳其警察,逊尼派穆斯林,他以警证将手枪带入了刺杀现场,朝俄罗斯大使连开九抢后他高喊着大赞辞,表示他是为叙利亚为阿勒颇而来,阿勒颇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一位土耳其警察会为一座叙利亚的城市枪杀俄罗斯大使,叙利亚究竟是内战还是国际战场,中国又在叙利亚陷入了多深,为何中国把在安理会一半的否决票都用在了这个国家上,中东。阿拉伯世界能不能打破彼此倾轧的宿命。

蒋晓峰:中东是世界上最动荡持续时间最久的地区,几十年来这里的战火和杀戮此起彼伏,有来自于地区内各方势力的互相倾轧也有来自于外部的强权逐鹿,我们现在就处于从黎巴嫩进入叙利亚的公路之上,这是目前所剩不多的能进入叙利亚的通道之一,过了前面的关卡一直过去就是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今天我们就带各位走进叙利亚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家,也是当前世界各大势力的政治和军事角力中心,看看中东到底怎么了,大国势力又是如何在这个石油资源丰富地处欧亚战略要道的地方激烈争夺影响力。

解说: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人们的生活看起来平静如常,但是城市边缘的废墟提醒着我们,这里依旧是中东乱局的中心所在,来自阿勒颇的阿卜杜拉正在大马士革念大学,这个学期对他来说特别难过,战火未熄,家乡的亲人不让他回去,也不肯告诉他最新战况,想知道多一点只能自己上网询问,以人问人传递信息,打探家人的安危。

阿卜杜拉(叙利亚大学生):他们告诉我他们很安全,不要担心,但事实上他们正从家里逃出来。

解说:大马士革以北350公里就是阿卜杜拉的家乡,刚刚被政府军收复的叙利亚第二大城市阿勒颇,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空中力量和其他势力的帮助下,正面战场节节开花,将盘踞在阿勒颇的反抗军逼近了两平方公里的包围圈中,到12月30日,叙利亚新的停火协议生效,反抗军携家眷撤离阿勒颇,为这场长达4年5个月的现代版列宁格勒战役画上了休止符,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宣传画重新挂在了阿勒颇的废墟上。

记者:你会感谢谁,感谢政府吗?

阿卜杜拉:我会感谢神拯救了我的家人。

叙利亚境内存在四股势力 境外力量发挥作用

解说:目前,叙利亚境内有四类势力,红色的亲政府军,深绿色的反抗军,浅绿色的库尔德族,及黑色和灰色的“伊斯兰国”,四股势力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内部也屡有冲突,更重要的是每股势力背后都有着境外的支持。

华黎明(前中国驻伊朗大使):政府军呢,原来叙利亚这个军队在中东地区应该说是数一数二的这个军队,它的战斗力它的武器装备在中东国家里头都是很强的一支军队,但是战争发生之后呢这支军队就出现了情况,一个就是消耗太久,逃兵的情况不少,所以政府军剩下的人不多了。

解说:2012年到2013年,当叙利亚战争进入白热化后,形势对政府军不利,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叙利亚政府已摇摇欲坠,巴沙尔将成为下一个卡扎菲。

储殷(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实际上在地面战争的过程当中起主要作用的未必是叙利亚阿拉维派的政府军,它更多的是由伊朗指挥的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拉克的什叶派武装,就是说,实际上如果没有黎巴嫩真主党的话大马士革早就被打下来了。

解说:除俄罗斯外,叙利亚政府最大的支持者是同为伊斯兰什叶派的伊朗政权,作为什叶派的大哥伊朗率中东什叶派势力让叙利亚政府在最艰难的阶段活了下来。

储殷:伊朗大量的伊斯兰革命卫队中层指挥官都进入到了叙利亚作战,就是革命卫队的指挥官基本深入到连级单位,就是这个战争就是伊拉克什叶派加黎巴嫩真主党的士兵,然后指挥官是伊朗,空军是俄罗斯。

解说:与伊朗什叶派人口占比较高不同,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作为什叶派分支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的人口比重中仅占12%,而逊尼派人口超过70%,这让叙利亚政府因宗教派系问题产生了大量反对者,穆斯林兄弟会和其相关的逊尼派势力是叙利亚反抗军中重要的势力。

华黎明:他们背后的老板像这个穆斯林兄弟会还有叙利亚的自由军,这个背后主要是土耳其,还有卡塔尔、沙特这些国家。

“伊斯兰国”趁乱进入叙利亚 外国势力助长其行动

解说:沙特作为中东逊尼派的领头羊,长年支持着各国反什叶政府的逊尼派势力,美国也需要维护有利于自己和自己盟友沙特的中东格局,而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政府则与穆兄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华黎明:这个埃尔多安为首的正义发展党它本身就是一个中东地区穆斯林兄弟会的一个分支,所以在土耳其它推行伊斯兰化它决心是很大的。

解说:趁着叙利亚的乱局,一直在伊拉克活动的“伊斯兰国”迅速介入,攻城略地,占领了大片叙利亚的荒漠地区和油田。

华黎明:“伊斯兰国”这个武装我们不能小看它,它除了就是一般的这个恐怖主义势力之外,它背后实际上还有一支曾经很有作战能力的伊拉克前政府的正规军作为它的指挥.

解说:“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壮大,事实上也是由境外国家一手扶植起来的。

华黎明:“伊斯兰国”外国的势力从美国、沙特、卡塔尔、土耳其没有一家公开承认说我是支持这个“伊斯兰国”的,因为全世界都知道“伊斯兰国”是一个恐怖主义势力,但是实际上它们都卷入了这个“伊斯兰国”的支持的这个行动里面。

巴沙尔·阿萨德(叙利亚总统):从后勤方面来说,所有对“伊斯兰国”的支援,不管是人力资源、资金流动、石油销售还是其他,都是通过土耳其实现的,也有沙特和卡塔尔的合作,而这些美国和西方国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后勤空间结构或者说后院,“伊斯兰国”是不可能生存的。

库尔德人与“伊斯兰国”正面作战 美俄相继进行支援

解说:在反抗武装和政府军战况胶着的情况下,“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面的鲸吞叙利亚各势力都无暇顾及,而这时站出来与之正面抗衡的却是一支连国家和正规军都没有的民族游击队、库尔德人。

储殷:整个库尔德人基本跟“伊斯兰国”血战到底,女人都拿枪上场了,然后打赢了以后美国人发现库尔德人比伊拉克政府军比这个叙利亚温和派要值得投资的多。

华黎明:库尔德它的诉求跟其他都不一样,它的诉求就是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或者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

解说:一战后瓜分奥斯曼土耳其时各国都得到了自己的领地,唯独库尔德人被忽略了,他们的民族聚集区后来成为了五国边境的中心,被分割到了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和亚美尼亚中。

储殷:库尔德人是一个很悲剧性的民族,它在整个中东被一分为四,它的政治诉求长期得不到承认和尊重,它的人民也长期遭到各种的压迫,叙利亚其实是对它最好的,那么再通过跟“伊斯兰国”的作战,它第一次让美国人跟俄罗斯人都承认了它已经具有投资的价值,中东非常可悲的事情就是你一个民族要想能立足关键就要向你域外的大国证明你是具有可以被利用的价值。

解说:库尔德人对抗“伊斯兰国”的行动得到了各方的支持,不仅是美国,叙利亚政府也对他们予以了一定程度的肯定。

储殷:如果我们真的去看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特别有意思,金融系统、电信系统、油井,仍然是由叙利亚政府军的人士帮它运作的,而这个地方已经交给它了,为什么呢,因为叙利亚政府军觉得反正我要收缩力量,这个地方我也控制不了,我交给跟我关系更好的库尔德人也比交给“伊斯兰国”交给反对派要合适得多,它实际控制了大片领地。

解说:但在土耳其眼中,库尔德人的壮大则不是个好消息,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常年聚居在土耳其东南部,与叙利亚国境相接,其独立运动一直是土耳其政府头疼的问题,伊拉克、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先后获得实际的自治,让土耳其的库尔德自治运动更难被控制。

储殷:在整个靠近土耳其东南部的叙利亚边境上出现了一个库尔德人控制的自治区,那么换句话讲土耳其将会面临一个什么情况呢,库尔德游击队打不过就跑,跑到这边叙利亚躲着,然后再过来打,它整个东南边的局势彻底恶化了。

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 战争点燃整个中东地区

解说:在对抗库尔德人的问题上,土耳其和“伊斯兰国”一致,这也是在叙利亚战争的早期,土耳其暗中支援“伊斯兰国”的利益所在,在埃尔多安担任土耳其总理之初,土耳其也曾和叙利亚政府保持着一段良好的关系,甚至有过“邻国零问题”的外交政策。

华黎明:土耳其应该说本来同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关系很好,而且埃尔多安和巴沙尔个人关系很好,甚至可以称兄道弟。

解说:但2010年年末的一次黑天鹅事件却颠覆了整个中东格局,两年内,三个国家政府倒台,四个国家发生内战,多个政权被迫改组,也让埃尔多安抛弃“邻国零问题”开始了兄弟相残的行动,这样一场曾被西方寄予厚望的民主革命浪潮如何演变成阿拉伯世界的寒冬的。

 蒋晓峰:2010年12月,北非国家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成功推翻了执政长达23年的本·阿里政权,随后“阿拉伯之春”的示威浪潮横扫西亚北非,包括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在内的国家领导人,纷纷退位下台甚至性命不保,有人甚至以“一个新中东即将诞生”来描绘这场运动的前景,但是六年过去了,当年卷入“阿拉伯之春”的国家有的政权二次倒台,有的则陷入内战,而“伊斯兰国”在这期间趁势攻城略地,不断扩大自己在区内的版图,可以说,正是中东和西亚的乱局为“伊斯兰国”迅速“坐大”提供了再好不过的机会。

解说:2010年12月17日,26岁的突尼斯年轻人布瓦集集因为经济不景气而无法找到工作,在家庭经济负担的重压下他做起了小贩,不料却遭到警察和市政府官员的粗暴对待,他以自焚的方式抗议,最终不治身亡,这起事件引发了突尼斯民众的同情,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的对高失业率、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怒火,随后,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爆发冲突,冲突随后蔓延到多地,造成了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骚乱。

华黎明:就是当突尼斯的一个卖水果的小贩被这个城管打了以后就爆发了一张战争,没有想到这场(战争)像一根火柴一样点燃了整个中东地区的群众运动,从突尼斯到埃及,从埃及到也门,从也门又到利比亚,利比亚又到叙利亚,笼罩了整个地区。

西方国家的战略误判加剧中东动乱

解说:一些国家的专制统治和政治体制僵化以及贪污腐败等问题被认为是阿拉伯之春的助燃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更是加剧了阿拉伯世界的经济困难,推动了革命的爆发,此外,人口结构中大量受过教育熟谙社交网络运作模式的年轻人运用互联网“串联”起来,成为了这次运动的主角,然而除了本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因素外,西方国家的战略误判也给这场运动火上浇油。

储殷:西方国家它认为“阿拉伯之春”以后能够出现一种民主的世俗化的阿拉伯政权,改造阿拉伯政权,事实证明它判断错误了,什么意思呢,就是可能在阿拉伯世界里目前为止都要在一种宗教的不民主的政府与一个民主的但是激进化的或者叫宗教色彩比较强烈的政府之间做选择,你如果要泛阿拉伯话,你要激进化,你就要民主,为什么,大多数人是这样一个色彩,你如果要它温和,要它世俗,要它跟所谓的主流全球秩序合作你恐怕就不能够民主,西方就是过度自信,觉得可以做到平衡,它失败了。

解说:阿拉伯之春并没能够带来“一个新中东”,相反却把一些国家拖入了战争的泥沼,“阿拉伯之春”转眼成了“阿拉伯之冬”。世界最古老文明“两河文明”发源地之一的叙利亚自2011年初爆发战争至今已经在炮火中度过了近六个年头,2016年12月,叙利亚政府军宣布重新夺回阿勒颇的控制权,然而今天的阿勒颇早已不复当年繁华,我们的记者跟随一户当地居民回到了五年来未曾返回的家中,阿勒颇居民阿卜杜一家人在战争开始后逃离阿勒颇,如今重返家园只看到自己曾经的家早已面目全非。

阿卜杜(阿勒颇居民):原来的家和现在的样子有天壤之别,我都难以想象,这所房子其实是座很古旧的建筑,有几百年的历史,现在看到的景象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解说:叙利亚的战场上盘踞了多方势力,政府军誓死保卫巴沙尔政权,反对派的最重要诉求则是推翻巴沙尔政权,除了这两派,还有“伊斯兰国”和库尔德武装也参与其中。

华黎明:“伊斯兰国”它的诉求不只是要推翻巴沙尔政权,它就是要在叙利亚、伊拉克这片土地上建立一个所谓的哈里发国,甚至还要把这个疆土还要扩大,所以他的诉求就大了,不是一般的推翻巴沙尔政权了。

“伊斯兰国”势力迅速壮大 恐怖暴行肆虐

解说:四股势力,诉求各不相同,目前“伊斯兰国”控制了最多的土地和绝大多数的油田,“阿拉伯之春”的国家当中,一些国家的政权被推翻后,没有新的政权接进来维持当地社会稳定,因此造成了权利真空,这种真空让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一些武装力量迅速壮大,那么“伊斯兰国”作为一个极端组织为何会拥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呢。

华黎明:后来发展到土耳其同“伊斯兰国”恐怖主义势力,这个集团的关系发展得很暧昧,很多势力,刚才我讲到它的物资、军火、弹药、人员都是从土耳其境内到叙利亚境内,土耳其成为了全世界这个支持“伊斯兰国”这种恐怖主义势力,一个过境的唯一的一个过境的地点,而且成为一个大本营。

解说:与此同时“伊斯兰国”也籍着所谓“迁徙圣战”的名义招募全球各地的穆斯林加入它们。

侍建宇(香港珠海学院中东问题专家):迁徙叫“hijirat”,在中国被翻译成“伊吉拉特”,“伊吉拉特”事实上是一个宗教概念,可以远溯到1400年之前,穆罕默德迁徙到从麦加到麦地那,这个城市的过程,穆罕默德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迁徙到这个地方,他做这个迁徙的原因当然很复杂,可是他迁徙他在宗教上给予后世穆斯林的一个启示就是说我们作为一个穆斯林,当我们没有办法在我们的家乡生活在一个穆斯林应有的社会环境之下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迁徙到另外一个地方,它可以提供我们继续伊斯兰信仰。

解说:“伊斯兰国”建立时就提出了所谓的“迁徙圣战”的口号,它号召全球穆斯林如果在自己的家乡无法信仰自己的宗教就要加入它们,“伊斯兰国”会以所谓“圣战”的方式再带领众人打回自己的家乡,然而这样一个打着宗教旗号的组织它的实质确实残忍而又毫无人性的极端主义,多国把它列为恐怖组织,2014年8月,“伊斯兰国”公开了一段斩首影片,片中被害的是美国记者詹姆斯·佛利,2015年2月,被“伊斯兰国”俘虏的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赫在枪口逼迫下走入一个铁笼,之后,他被活活烧死。“伊斯兰国”其后将精心剪辑过的杀人影片放上互联网,这种公然传播恐怖画面与情绪的行径令世人震惊。2015年11月,“伊斯兰国”在其宣传刊物上刊载了中国公民樊京辉死亡的照片,照片中写着“已处决”,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确认樊京辉被“伊斯兰国”绑架及杀害,并对这一暴行予以强烈谴责,而在自己的控制区内“伊斯兰国”更是实行恐怖统治。2014年8月,“伊斯兰国”控制伊拉克辛贾尔后,强迫当地的雅兹迪族女性做性奴,反抗者遭到杀害,“伊斯兰国”还不止一次把怀疑同性恋者从高楼推落处死,如果落地时还活着那么就再用石头砸死,在放弃自己的控制区时,“伊斯兰国”奉行“焦土政策”。2016年8月,逃离伊拉克石油重镇盖亚拉时“伊斯兰国”点燃了当地的多口油井,使之持续燃烧长达数月之久,遮天蔽日的黑烟严重影响了居民健康,这对伊拉克的石油资源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而这些都只不过是“伊斯兰国”暴行的冰山一角。

巴沙尔被“强迫”上台 推行改革步履维艰

蒋晓峰:这里是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市中心,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首都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除了在战争中死去的一些烈士遗像之外,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画像是大马士革最常见的人物像,其实在城市的各个路段都有检查站,甚至是便衣警察,随时来监控这里发生的一切,平静表面的背后潜藏着战争没有彻底结束的风险,2011年3月,叙利亚各地,包括大马士革都爆发了反政府示威,示威者要求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几个月之后反对派武装和政府军之间爆发激战,叙利亚战火被彻底点燃,战争至今已经持续了将近六年时间,巴沙尔·阿萨德仍是叙利亚的总统,那么巴沙尔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世背景和政治主张,这场似乎是因他而起旷日持久的战争之下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不为人知的导火线。

解说:巴沙尔·阿萨德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的次子,巴沙尔五岁那年,他的父亲以不流血政变夺取了叙利亚政权,与许多独裁者一样,哈菲兹也期望着在他过世后叙利亚的权利能交给自己的儿子,但这一切在青年时期的巴沙尔看来与他毫无关系。

储殷:他本来是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人,他就想做个医生,安安稳稳的这一辈跟老婆孩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又不愁吃喝,社会地位很高,在欧洲呆着在美国呆着多好啊。

解说:1992年,从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巴沙尔来到伦敦西区眼科医院学习,并当上了眼科大夫,他在这里遇到了他一生所爱,叙裔英国人阿斯玛。

视频片段:她和我女儿名字一样。

华黎明:(哈菲兹)阿萨德在他晚年的时候他指定了他的接班人,就是这个巴沙尔的哥哥,而且已经开始就是参与这个政务,执政了,但是呢一场车祸死了。

储殷:家族不能没有继承人,所以他必须回来,这是挺悲哀的一件事情,就是你必须出来,你不出来你也必须出来,他其实等于是被半强迫式的回来接了班。

解说:2000年,巴沙尔的父亲哈菲兹去世,巴沙尔顺利接下党魁和叙利亚元首的职务。

华黎明:他跟他父亲还是不一样,带着满脑子的西方的这个意识形态回来,所以他实际上回来以后他是提倡改革的,首先是从叙利亚计划经济开始,就是改变这个计划经济变成市场经济。

解说:在政治上,巴沙尔释放政治犯,放松言论控制,打击贪腐行为,并在之后开放多党制和总统差额选举,这一系列改革被称为“大马士革之春”。

储殷:他基本上就是说愿意平分权利了,就是你保护我阿拉维(阿萨德所属派教)的利益,但是你逊尼派地区包括你地方行政长官的选举,你地方自治这个都可以谈。

解说:但“大马士革之春”没有持续很久,党内党外都对巴沙尔的改革提出了不满。

华黎明:巴沙尔周围是他父亲的一批老臣在那儿管理这个国家,所以触动了他们这个阶层的利益,所以巴沙尔很困难,他这个步履非常艰难。

储殷:事实上个是逊尼派的反对派当时要对阿拉维斩尽杀绝,这个是不能接受的。

解说:而当2011年“阿拉伯之春”吹向叙利亚时,大马士革的春天就彻底结束了。

储殷:巴沙尔是个历史的悲剧,他走到这一步他不管赢还是输,都违反了自己人生的意志的。

解说:2015年11月,凤凰卫视对巴沙尔进行了专访,访问结束前,记者向巴沙尔问起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傅晓田(凤凰卫视记者):如果可以重来,你会更愿意做一名医生还是做叙利亚的总统。

巴沙尔·阿萨德:即便原来当医生的时候我也是在公共部门服务,没有开设私人诊所,当总统也是为公共部门服务,只不过规模更大,事实上,我认为在公共部门服务帮助更多的叙利亚人民比选择哪个职业更重要。

美国决定从叙利亚抽身 俄罗斯在中东势力增强

解说:这里是大马士革的一所中学,2011年,当叙利亚的冲突刚刚开始时,大马士革就失去了平静,学校附近发生了爆炸,一名老师在爆炸中丧生,为纪念这名老师,学校不仅将校名改成了老师的名字,还砌成了这堵马赛克墙,墙上的每个装饰物都来自叙利亚战争中的废墟,被人们称为“战争墙”,但这样的悲剧在叙利亚过去的六年里几乎每天都发生。

阿勒颇居民:叙利亚政府军没有向我们开火,他们只瞄准恐怖分子,即使政府军炮击东阿勒颇我们也不能责怪政府军,因为恐怖分子就在我们身后,他们把我们当成人肉盾牌。

解说:对于袭击平民的事件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往往互相指责,其中最严重是2013年的大马士革化学武器袭击,322人死于这次沙林袭击,其中大多数都是平民,外界普遍认为双方此前都使用过化学武器,这次事件几乎引发了美国对叙利亚的战争。

克里(时任美国国务卿):上星期在叙利亚发生的事件震撼了世界的良知,它违背了任何道德标准,让我说的更清楚一点用化学武器滥杀平民,杀害妇女、儿童和无辜旁观者这是丧尽天良。

解说:不使用化学武器是美国在全球秩序的“红线”,一时间美国在地中海的航母在中东的基地及巡航导弹纷纷部署完毕,准备随时应对与叙利亚政府军的战争。

   《皇牌大放送》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时间:周六 21:40-22:45   

重播时间:周日 16:30-17:4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周坤 PV083]

责任编辑:周坤 PV08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2017-01-21皇牌大放送 直击阿勒颇——中东乱局解析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7/01/21/7aa15679-0fdc-4e1b-a24d-690556460780.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