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工矿泰斗为何拒绝将煤炭工厂迁往台湾 蒋介石怒将其通缉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晚年,被誉为工矿泰斗孙越崎曾经说,论私我背叛了蒋介石,论公我没有背叛国家,国家正是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根源。凤凰卫视4月29日《我们一起走过》。以下为文字实录:田桐(主持人):各位好,欢迎大

核心提示:晚年,被誉为工矿泰斗孙越崎曾经说,论私我背叛了蒋介石,论公我没有背叛国家,国家正是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根源。

凤凰卫视4月29日《我们一起走过》。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主持人):各位好,欢迎大家收看《我们一起走过》,我是田桐,今天我们的故事主人公是被誉为工矿泰斗的孙越崎,1929年9月36岁的他经考试进入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研究生,除了研究生的必修课之外,他还选修了有关能源开发和管理的课程,在美国期间他先后考察了旧金山的金矿和洛杉矶休士顿的油矿,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了石油从钻采、开采到提炼的全过程,当时的他不会想到自己以后会去开办油矿,只是知道石油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都很重要,更没有想到,日后自己会成为中国现代煤炭工业和石油工业的奠基人之一。

解说:1932年孙越崎绕道欧洲花了四十多天考察了英、法、德等国的采矿业,然后经过苏联回到东北,为了不做亡国奴,去国三年之后的孙越崎又一次离开家人,他决心到北京去找翁文灏,作为在1920年代已经负有盛名的地质学家,翁文灏对孙越崎的一生是至关重要的,而与翁文灏的相识要从孙越崎出国前主事的中俄官商合办穆棱煤矿说起。

孙叔涵(孙越崎女儿):南方的人嘛,他们管他叫南蛮子,说他是好像那样,结果就到北方那么冷的地方,穿的很单薄,但是就是拼命干在那里,所以而且对情况什么都非常熟悉,然后白天就转,让他看,晚上就给他讲,所以可能就觉得翁文灏觉得这个人事业心很强,可能觉得他很认真。

孙越崎受邀考察焦作煤矿 扭转局面将其带至黄金时代

解说:因穆棱媒矿留下的良好印象,学成归国后应翁文灏之邀,孙越崎到南京在国防设计委员会任专员,1934年孙越崎任陕北油矿勘探处长,率队在陕北延长、延川一带勘探石油,打成了中国人主持的第一口油井,就在孙越崎在陕北开采石油的时候,他在井架边接到一封电报,展开后看到这样一行字,速到新乡会面商谈中原某大矿事宜,翁文灏。1934年秋,河南焦作中福煤矿濒临破产,英国大使非常不满意,河南省政府对中福公司的领导,要求中福公司直接接受国民党中央政府的管辖。

孙大武(孙越崎儿子):英国大使和那个中福煤矿的英方的那个董事长一块上去庐山找的蒋介石。

孙叔涵:好像蒋介石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么过问,主要也是因为他那个时候要用英国人来抵制日本人,就是要摆平摆平嘛,就对英国人要求嘛比较重视,所以就只派了翁文灏,因为这个翁文灏总是学地质的跟这种矿啊什么沾边嘛,是这样子一个情况,所以翁文灏领的实际上是个政治任务,但是他就心里头对这个开矿没底,所以他当时没有应承没同意,但是蒋介石宣布了,就是你去不去,反正你也得去了,在这种情况底下他正好想找个人呢,又把我父亲想起来了。

解说:焦作中福煤矿是中国储量丰富煤质优良的大型煤矿,当时的规模在中国名列第三,可是当翁文灏和孙越崎带了八个人到达焦作时,看到的是矿上工潮迭起管理混乱,工资、铁路运费、窑木价款都连连拖欠,已经处于山穷水尽的困境。

孙叔涵:所以这样的话我父亲就去调查去了,父亲调查的结果回来告诉他说这是非常好的黄金时代,就是现在要接手的话特别好,说因为他那个很有利的一些因素,一个就是说它呢地上有一百多万吨的存煤,挖出来了,但是没有销掉,这不是一卖就是钱吗。

解说:孙越崎上任以后随即进行人事整顿淘汰冗员、改进工程,解决特别复杂的铁路运输问题,在孙越崎的接办下,中福煤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孙大武:他很快的,其实就几个月就扭亏为盈了,就是第一年呢就已经达到他所设定的目标,从一个亏损严重的矿一下变成盈利是100万银元,那个年代是很大的一个数了,当然现在按银元来折算吧,也不过就是一个亿左右的人民币,也算不了什么,可是在当时已经很大了,他那矿那时候产量一百多万吨,在当时的关内属于四大矿之一。

解说:918事变后,孙越崎忽然想到对全矿员工进行抗日军训,他请来一些武术拳师,除了教大家一些棍棒及格斗术外还要上操,有一次省主席刘峙来到矿上,见到这样的景象就和孙越崎开了一句玩笑,你们成了假军队。

郭蕴义(孙越崎友人):就吹喇叭起身,完了唱那个抗日战争的歌,那时候大概最流行的歌,一个《松花江上》,一个是,一个我不记得叫什么名字,枪口朝外瞄准敌人就唱这些歌。

孙叔涵:我爸领着我们去逃警报,就他做的一个假情报,就是因为他这个不是军训嘛,军训他得有各式各样的,敌人飞机来轰炸怎么办,他都设的各个点呀什么的那样子的,这个我们都要逃警报,就是警报器一叫,最后还派了一架说是派了一架飞机这我到没有印象了,说派了一架飞机来,还扔了点乱七八糟的什么小萝荸包包啊什么的,就是这样子,就是都是给大家一种战时的这种思想准备。

卢沟桥事变后 孙越崎欲迁走工厂却遭遇阻挠

解说: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焦作地处中原,日军占领华北之后,中原地区面临着日本飞机轰炸的危险,而且日本军队不可一世,还将大举南侵,有一天孙越崎在读报纸的时候看到政府号召沿海工厂拆迁到内地的消息,他想为什么中福不可以也这样这么做呢。

郭蕴义:我一个芝麻我也不留给日本人,不留给日本人两边在这个饭桌上争论的,当然也不会争论的很厉害,结果那个就争论到一定程度,那就说了你那么多重的东西拿火车上运,到了黄河大桥上,现在黄河大桥已经是年久失修,桥断了你的设备全掉在船底,不等于零吗,他说等于零,我也不把它便宜日本人,他说是你不便宜日本人,那你这些个这些个太太和孩子呢,不都掉水里了吗,那时候有一个东厂厂长张莘福说,游过去,他说那些太太孩子能游过去啊,两个人争,争这个孙先生站起来大概争下来,孙先生就说那好,抓住块木头一漂就漂过去了哈哈大笑。

孙大武:当时阻力很大,因为这是中英合办的,英国人呢说日本人是我的友邦,他们不会侵害我们的利益,所以我们不想走,没必要走,当地的这个中方的股份呢都是河南人,他说我是河南的财产,你搬到外地去的话不就成了外省的了吗。

解说:河南省国民党党部与焦作市国民党党部过去曾向中福煤矿要钱,遭到孙越崎的拒绝,便与其有了矛盾,他们见到中福公司要拆迁一下子像抓到了什么把柄串通一气,向冯玉祥设在新乡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署军法处状告孙越崎。

孙叔涵:这些人告他的理由就是刚才我说了就是说是说他动摇军心,有汉奸嫌疑,所以当时他已经是搬迁很紧张的时候就又来这么一个事来捣乱,所以,但是你也不能不正视这个事情,所以军法处告到了军法处,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然后到那里,就是出来一个人对他也是态度很冷漠很傲慢的那个样子吧,就是因为你是来投案的嘛,所以后来我父亲就是拿出一个名片来就说这名片算是可能起了点作用,也可能有救他一命的这种作用,那个人一看,哎哟我父亲那衔上头上还有一个同少将资委会,他那时候是国防设计委员会是它的前身嘛,所以他还有点军衔的那个含义在里头,就是同少将就是他现在这个职务和少将是同等的,那么那个人一看,哎哟,我也是,他也是同少将,所以两个人他就看法就不太一样了,就说能够认可你是个少将级,那么说明有点共同语言之类的,就跟他说怎么回事儿,就允许他说话了。

孙大武:后来我父亲就是说只有三条出路,一个是不搬走不破坏,那将来日本人来了,日本人可以用我们不能用,第二条就是把它毁掉,日本人也不能用,我们也不能用,第三条呢,把它迁走我们能用,日本人不能用,这样呢不管是英国人或者是这个中国的当地的股东都觉得不好反对,英国人他也是请示了伦敦总部,最后觉得呢还是需要按照我父亲的意向迁走了。

运输途中频频遇阻 孙越崎与卢作孚一见如故结成合作

解说:在孙越崎开始往汉口运输中福设备的时候,保定、石家庄、邢台等地已经先后失守,经过新乡车站南下的火车上都是逃难的人,中福的设备根本无法上车,孙越崎实在无法只得打电话给郑州车务段段长,请求派一辆客车直达焦作。

郭蕴义:内迁的过程是家属先往武汉走,所有的职工都留在这儿,把所有的这些个可以移动的机器全包打包装随后去。

孙叔涵:在郑州的时候就是协调这个车皮,他是一批一批的先拆一些,然后再拆,再拆一批,就是先能走一批,这已经就走了,然后第二批就拆了以后就是黄河大桥就要炸了,那个时候日本人的飞机经常在郑州上空就是骚扰,扔炸弹什么的,所以我父亲那个时候就是看到黄河铁桥要炸了,可是他第二批很大量的一列火车就要过不去了,可是这个车呢当时还没有到郑州,可是郑州铁桥要一炸黄河大桥一炸他就过不去了,就等于白拆了,所以他就去跟他们部队商量。

解说:孙越崎力陈己见向部队说明,这批矿山设备运到后方以后要再建新矿生产煤炭,对于支援抗战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炸桥部队终于被说服同意缓炸,后来装运中福设备的列车通过大桥之后,黄河大桥立即被炸毁,孙越崎看着被炸毁的大铁桥,又想起了被自己亲手拆成废墟的煤矿,心里充满了悲愤,一路转移逃难,日机狂轰滥炸,交通工具紧缺,中福煤矿的设备运到汉口找不到可以装运设备的船只,就在孙越崎为搬迁交通焦头烂额的时候,在翁文灏家见到了卢作孚。

孙叔涵:俩人碰上了以后简直就是一见如故,因为他们两个人还同龄,而且两人这个就是过去素不相识,一谈很投机,所以当时我父亲就跟他说说我没办法,因为他是搞那个船运的嘛,所以特高兴,希望他对寄希望于他给把他运输一下就是,就跟他说我有很多东西运不上去,你是不是能帮忙运运,那个人一听你是煤矿太好了,我有一个天府煤矿,你帮我就是建建这个天府煤矿,然后我父亲说那很好。

解说:搬迁运输合作办矿的事情孙越崎和卢作孚一共谈了5分钟,初次见面,因有“倾盖如故”之感,便结成合作,共赴国难。

孙孚凌(孙越崎侄子):卢作孚亲自坐镇一段段运,运着一段再接着运下一段,躲开日本飞机的轰炸。

孙越崎欲进口设备却遭集体反对

孙叔涵:反正我有个印象,我记得我父亲那时候老说着三斗坪,那个时候在武汉他老说这三斗坪,现在我才知道就是他这个运第一站就是先倒腾到三斗坪这个地方,这实际上他就是先进了这个三峡,那个日本人就不容易去轰炸也比较难一点,他在宜昌日本人老来炸,所以他这个卢作孚就是两步走。

解说:民生轮船公司的董事长卢作孚鼎力相助才得以把这些笨重的设备和人员运到四川,相继开办改建了年产50万吨的天府煤矿和其他三个年产40万吨的煤矿,其产量占抗战期间四川煤炭总产量的50%以上,有力地支持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1941年初,由国防设计委员会易名而成的资源委员会决定成立甘肃油矿局,开发位于西北荒凉地区的玉门油矿,任命能征善战的孙越崎为局长,根据最低限度的需要,孙越崎编制了一个需要500万美元的预算,以进口一些关键性的设备,这份计划和预算一拿到行政院会议上就遭到孔祥熙、陈果夫、朱家骅等人的极力反对。

孙大武:那个时候是财政是非常困难的,出这个钱是很谨慎的,当时这个行政院里的阁员吧,大部分人是反对的,尤其是朱家骅,后来很多人都认为朱家骅就是国民党的一个党棍啊或者什么,其实不完全这样,这是中国最早的这个地质学家之一了就是,他大概1915年还是1916年就在北京大学任地质学教授,他那时候刚刚从玉门回来,他因为到那个敦煌去,从敦煌回来,他亲自到玉门关去看过他说根本不可能,没有希望的,这是在抗战胜利之前呢是没有用的,用不上的。

解说: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没有出席那个会,当时翁文灏见到会上意见一边倒,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就一言不发,会后翁文灏找到了孙越崎,让他与自己去见孔祥熙,孙越崎把开发玉门油矿矿的计划简单说了一遍,然后说这是功在千秋的事情,院长批准了历史会记下您的一笔,最后说现在主要的难题是要解决500万美元的经费,如果院长批准我们绝不浪费一分钱,可以请翁部长监督,也许是历史会记下您一笔的话打动了他,孔祥熙说,那好,就请翁部长监督,油矿局成立后,矿上钻的四井和八井,先后钻遇玉门主力油层L油层,八井日喷原油多达千吨以上,当时开发油矿所需要的新式钻井采油设备器材和炼油装置先后从美国定妥正陆续发运,大家正在欢庆万事俱备之时,不料太平洋战争爆发,原来靠滇缅公路进口国外器材的通道已不畅通,运抵仰光的美购设备器材又遭敌机轰炸损失很大,眼看所有计划即将成为泡影,孙越崎在郁闷召开的会议上作出了一项大胆的决定,既然美国订购的装置依靠不上那在国内自己制造,并且宣布1942年要生产汽油180万加仑,为1941年的九倍,180万加仑汽油约合5400吨,现在看来是个很小的数字,但在当时那样艰苦简陋的条件下,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大扩充炼油储油机修等能力,主要设备要从设计制造开始,还要经常达两万两千五百公里的公路运输才能到达矿区,的确是一个艰巨任务。1948年5月翁文灏出任行政院长,孙越崎担任了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孙越崎本来是准备在抗战胜利以后大干一场,却随着内战失掉了憧憬,在战云翻滚之时,信奉实业救国的孙越崎发出幻灭了初期人们的期望,把中国工业化抛后若干年的叹息。

《我们一起走过》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六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日 01:10 05:20 15:30 21:4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孙雨萱 PV033]

责任编辑:孙雨萱 PV03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为了煤和油 工矿泰斗——孙越崎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28/8d0356bb-710b-4c7a-a8dd-eedc26efdb7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