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强戒者:父亲为了让我戒毒差点跪在我面前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进入强制戒毒所的强戒人员与家人之间都有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有的是被家人送了进来,有的因强制戒毒错过了女儿的婚礼。但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强制戒毒的人们都开始渴望重新回归家庭,感受亲情,强戒也让他们有重新有机会思考自己和家人的关系。

核心提示:进入强制戒毒所的强戒人员与家人之间都有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有的是被家人送了进来,有的因强制戒毒错过了女儿的婚礼。但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强制戒毒的人们都开始渴望重新回归家庭,感受亲情,强戒也让他们有重新有机会思考自己和家人的关系。

凤凰卫视4月1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维其(化名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我想过,就是害怕,我也不想再进来了,别人不敢承认我敢承认,就怕失去自由,我害怕。但是你有时候贪婪上了上风的时候,你又不害怕了。

男:立场坚定斗志强。

李维其:让别人点了,总归怪自己又重新吸毒了,迟早的,迟早不是他点,可能迟早碰见,哪一天坐火车坐飞机,可能就抓起来了,只是早一点晚一点进来而已。

解说: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弄虚作假欺骗家人 最终被家人送进强戒所

姜楠: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我们对于明星吸毒被抓的新闻已经见怪不怪了,新闻背后举报吸毒的朝阳民众的真实身份也颇为人们津津乐道。其实在毒友圈相互揭发的情况比较普遍,行话叫“点”,你点我,我点你。很多吸毒者自以为坚实如铁的毒友情谊往往连张纸的厚度都没有。有个吸毒者告诉我们有一次他吸毒被抓,在派出所里等待毒友来救自己,毒友倒是来了,但同时还带着自己的债主要求他立刻还钱,最终还是父亲赶来帮自己还了钱,解的围。第一次吸毒被抓,一般情况下会被要求进行三年的社区戒毒,在此期间复吸的将面临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解说:清晨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强戒人员在民警的带领下,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早操也是戒毒人员最密集时,为了杜绝安全隐患一名民警负责监管12名强戒人员,近些年这里从未出过安全事故。

李长锁(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政委):我们在所区围墙、教室、住区里头宿舍,包括活动的各个房间,我们都安装了高清的摄像头,都有专门的人员适时地24小时通过监控观察强戒人员的这个言行举止,如果发现异常我们会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及时的处置。

解说:在天堂河戒毒所根据强戒人员的表现,共分为三个阶段进行管理,新入所的强戒人员每天都要学习行为规范和管理制度。

陆航(化名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就老想着怎么走,怎么出去,一打电话就是你赶紧给我找人,你给我弄出去什么的,老是抱这种想法,就这种幻想,而且在那里边人也都这么想,天天聊就是怎么着你今儿接见,我们家人说外面找多少钱,钱都给了,说过两天我就从这里起了,全是这些话题。你不想去说都不行。

解说:实际上陆航之所以会被抓进戒毒所跟家人有着直接的关系。早在吸毒的第三年,他的举动就引起了家人的怀疑,在家人的逼迫下他承认吸毒。

陆航:就是就跟天塌下来似的,因为我们家是一个传统家庭,就是说对于这种毒品来说,一说你孩子沾了毒品,这一辈子就都完了。

解说:家人从此开始对陆航加强了监管,试图切断他与外界无关人士的联系,上下班由家人专车接送,手机也被没收了。除此以外,家人还要求他每天回来尿检,看是否有吸毒的迹象。

陆航:有时候我去玩之前,我就准备好一个开塞露的那个瓶,就那个开塞露的小瓶,我把开塞露都挤出去,然后等我到了我的朋友家或者到了玩的一个地方的场所,我先随便找个人不碰这个东西的人,我说你先给我尿泡尿,然后我把尿吸到小瓶里头,然后盖上盖,我留起来。

解说:在验尿时家人往往并不会全程监督,他就会趁家人不注意对尿液进行偷梁换柱。

陆航:然后我去尿尿的时候我就进厕所,然后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就掏出来,就拿那纸杯,我就往里挤,但也有往里尿尿那种声,每回都是这样,都很成功,每回都很成功。我还特佩服我自己,我说这行,我说这招怎么想出来的。

解说:毒友们在一起聚会时还常常互相切磋,蒙骗家人的方法。

陆航:等于有一次就是我又按这个招弄的时候被我们家人发现了,最后我们家人实在没辙了,就问我你到底是能不能戒这个东西,然后那会儿玩的也够呛了,我跟我妈说,我说妈,跟您说实话,我说我戒不了这个东西了,但是我能保证我少玩,后来我妈他们就是反正特失望。

解说:2015年的一个周末正当他吸完毒在家酣睡的时候,家里的门被警察敲开了。

陆航:我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就是知道的我碰这个东西,然后就把我抓了,我爸当时都吓哭了,说不知道,没见过这个阵势,不知道怎么回事。

解说:父亲赶快找关系托人,没等送进拘留所,他就从法医鉴定中心带回了家。

陆航:我有了那次之后反而我更无所谓了,我说这家伙这抓了无所谓,找个人就出来了,到最后我就是连家我都不回了,尤其是晚上我也都不回家,打电话有时候我就敷衍两句,我说我跟朋友玩牌呢。

解说:家人的绝望和愤怒到达了顶峰,8月中旬正在朋友家吸毒的陆航接到了家人的电话。

陆航:他说你抽空回来一趟,说那个你妈还有你媳妇儿还有带着孩子说要去巴厘岛玩,说你开车送他们一趟。

解说:在这趟电话里家人一改以往严厉的口吻,表现的格外客气。

陆航:我不知他们是怎么了,对我突然间那么好了,我这心里面还顺了,我说行行,没问题,我还想着我把他们送过去不是更没人叨叨我,让他们玩去呗,更没人给我打电话了,我说行没问题,等于当天晚上凌晨我打了个车我就回家了,回家后在毒品的刺激下他兴奋地一夜未眠,直到天亮听见有人敲门。

陆航:趴在那个猫眼我还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我以为是我爸放狗回来了呢,我这一开门三警察进来了,我当时我就一下就蒙了。我一想完了,肯定这回强戒了。

解说:为了防止他逃跑,警察封堵住了出口,让他掏出了尖锐物品,并递过来纸杯。

解说:我还跟警察狡辩呢,警察到了说你先验泡尿吧,我说我没尿,我不想尿,我就想着我还想跑呢那会儿,我这怎么跑不出去了,三警察在家围着你,你上哪儿都跟着你,你就坐这待着,你不是没尿吗,你就喝水,你什么时候有尿,验完尿没事儿我们就走,有事你就跟我们走。

解说:这一次等待他的是两年强制隔离戒毒,他始终想不明白警察是怎么找到自己家里去的。直到进了戒毒所后,队长告诉了他。

陆航:说那个你知道你是让你们家人给送进来的吗,我当时我脑袋嗡就一下子,说是这回是你父亲跟我聊了,说你父亲让我告诉你,是他把你送进来的,哎呦当时接受不了。

解说:回想家人最初把自己找回来的过程,以及警察进来后家人的反应,他才恍然大悟。

陆航:后来我在这里面想我才明白,当时为什么我妈我爸就是一点都,没有什么,就是面无表情,就是你走吧,你跟人走吧,老老实实你该怎么着怎么着,该戒毒戒毒,警察是我爸提前就是已经跟派出所就都打好招呼了,跟缉毒队的,说你第二天早上几点几点来,孩子肯定在家,我给你控制好了,他肯定出不去。

解说:这突如其来的真相令他难以接受,在最初整整一个月他都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陆航:接受不了,想了好几天,反正是还是心里边有点赌气,因为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就是因为我们每个月有四次给家里打电话,我就不打了。

解说:按规定强戒人员每个月有一次和家人见面的机会,如果拒绝见面会影响到在戒毒所里的考评,无奈之下陆航只能和家人见上一面。

陆航:他说儿子你恨我吗,当时我没说出来话来,我这眼泪就哗哗就往下掉,我说爸我不恨你,我说要不是您我说我指不定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或者没准都死了,我说我真的挺谢谢您的,其实我当时不是那么想的,我当时还想跟我爸急呢,我说你好家伙,你我这没怎么着呢,我说你哪怕你跟我说我回家我不在外边待着都行,我说你给我送到这里边来。

解说:当四目相对时他才发现父亲也已经不是自己儿时眼中高大威严的父亲了。

陆航:我说爸你怎么来的,因为我爸是腿有点残疾,我爸说我自个儿骑着残疾车来的,哎呦我当时一听受不了了,就是当时我爸还掉了一颗牙,我还问我爸我说怎么弄的,他说是摔了一下,磕的,当时我看的这心里这难受,当时我爸也哭了,当时我也哭了。

相对垂泪 泪水中强戒者整理新人生

解说:清晨北京市新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外,排起了长队,今天是每月一次的家属接见日。

李晓洋(化名北京市新河戒毒所):我很清楚地记着我爸就在这儿探视我,我觉得就是说人家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五十多岁一个老头儿,从外边走进来坐这儿,真的话没说呢,眼泪就掉下来了。

解说:李晓洋来自天津的普通家庭,父亲一直以来对女儿极为宠爱,直到发现了女儿吸毒。

李晓洋:闺女呀,别再抽了,就算爸求你了,爸给你跪这儿了行吗,就差给我跪这儿了,我当时真的。

解说:面对父亲的央求,李晓洋只得表面答应,自那以后无论是去理发还是去买东西,父亲一直都全程陪同。

李晓洋:嘴上说行,放心吧,您放心吧,我绝对不抽了,爸您别跟着我,您跟着我多没面儿啊,现在就想自己怎么那么龌龊,嘴上说着,您放心吧,其实心里边想的是出去买毒品。

解说:最终李晓洋还是选择了毒品,将父亲的恳求抛诸脑后。

李晓洋:我是左发誓右发誓,然后我爸不跟着我了,我出去第二天,第二天的一个晚上,我就没回家,那谁去想也能想到你又吸毒去了,要不你没有正事,你不可能一晚上不回家,就是说现在想想这父亲多寒心。

女:好好地照顾好自己啊。没时间了。记得你想我啊。

李晓洋:我记得我爸从这儿走的时候,就是探视时间到了,站在门口,就恨不得欠起脚尖来看我一眼,我这么多年从小到大我都没认为我会跟我父母分开这么长时间,你就是人一次掉进这个井里边,这次掉进井里边了,但是第二次你走过这路你还掉这井里边,那你就是傻子了真的。

解说:当李晓洋与父亲在接见室话别时,坐在旁边的刘美娜却因情绪失控泣不成声。

刘美娜(化名北京新河戒毒所):我妈就我们俩对着一个玻璃,两个人真是四目相对真是泪千行,根本就说不出一句整话来,她也说不出来我也说不出来,就剩哭了。

解说:20分钟的探视时间第一次接见就这样结束了。

刘美娜:到我进来她看不见我了可能还在那儿站着,还在使劲往里看着,彻底看不见了,可能还得跟那儿再待个一阵,自己缓一缓才能走。

解说:一个月后当母亲第二次来探访两人才在一顿痛哭后,才勉强开始交流。

刘美娜:我说对不起,我以为吸毒已经从我的生命里,就是已经画上句号了,我说都是我还是我的错,我说一时侥幸心理我说又让您失望了。

解说:实际上这已经是刘美娜第二次吸毒被抓了。2008年自我戒毒失败的刘美娜再次投入了毒品的怀抱,一天警察敲响了她家的门。

刘美娜:人家一进门就表明身份了,我们是缉毒处的,那肯定就是这方面的事了,从来没敢想过,自己会违法会进公安局。

解说:而就在一小时前她才刚刚挂断毒贩的电话。

刘美娜:那他的电话应该是已经被公安局就是监听还是什么,然后咱们电话都可以寻着这个线来找登记,登记住户,然后人家就找到了我。

解说:尽管当天刘美娜并没有吸毒,但两天前吸毒的工具和剩余的毒品还在家中,人赃并获。

刘美娜:我当时已经脑子一片空白了,人家说做尿检那就做尿检,没有什么也没有我也没什么可想的,因为自己确实吸毒了,你想什么也轮不到你想了,人家既然找上门口来了,肯定是有证据了。

解说:第一次被抓后,刘美娜被判处社区戒毒两年,她告别了自己最爱的健身操教练工作,做起了销售,也和以前的朋友断绝了往来,甚至和家人都没有提及此事。第一次社戒后,刘美娜有5年时间没有再碰毒品,然而2015年一次朋友生日聚会时她一时侥幸复吸,在火车站尿检时被抓获,这次她被判处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刘美娜:有时候自己照镜子,自己看自己都像一个怪物,您知道吗,大家听这吸毒的都敬而远之,都拒绝,特别可怕,自己今天也是一个吸毒者,觉得要告诉别人自己吸毒那别人得怎么看我呀。

解说:她这次被强戒只有母亲知道,父亲至今仍不知情。

刘美娜:我父亲有心脏病,他要知道了这家不是散架了吗,我不敢想真的不敢想。当有一天我真的能彻底摆脱这个,也许我会当一个故事似的讲给他听。

解说:面对这次两年戒治期,再出来时刘美娜已经40岁了。

刘美娜:妈,我说我我不能,其实我心里我特别想百分之一百、二百、几百承诺你,肯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想那么说,但我现在开不了这口,因为我在您面前已经食言一次了,我没脸再说出这句话来了,但是我这次再回去之后我会这么去做,还是一切交给时间吧。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戒毒所(三):高墙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9/b2102eef-5b6d-4cd1-9632-53992fb3625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