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趣| 文涛的记忆力与平行世界


来源:凤凰卫视

录影棚的走廊像一颗灰色胶囊,连通虚拟与现实世界。进入化妆间,他把包随意往凳子上一搁,顺带瞥一眼墙上的电视,如果新闻与马上要聊的话题有关,目光便会多停留两秒。“资料呢?”这通常是

录影棚的走廊像一颗灰色胶囊,连通虚拟与现实世界。

文涛总是从胶囊的另一端走来,不紧不慢,哪怕下一秒就要迟到了。

进入化妆间,他把包随意往凳子上一搁,顺带瞥一眼墙上的电视,如果新闻与马上要聊的话题有关,目光便会多停留两秒。

“资料呢?”

这通常是文涛见我说的第一句话。

他走到化妆镜前坐下,摘了眼镜,接过资料,随口问了我几个有关话题的疑问,接着吹风机的呼啸就响起了,把我已经到嘴边的话吹飞,可他竟然听见了。

他的阅读速度很快,几百页的文稿,能在比洗脸还随意的涂脂抹粉过程中翻完(当然前一晚已经基本看过一遍)。他有时会手指着关键字句,小声念一遍,便就真的记住了,像念咒语。这让我想起以前背书的时候,也会小声读出来,但通常只念给耳朵,脑子却没听见。

看文涛录影仿佛在看魔术表演,因为他能把刚看的资料,绘声绘色地演绎一遍,天方夜谭,都像在说自己的家事。

然而,文涛的记忆力,又时常让人产生“穿越感”。

他曾在节目里说:朋友们发现了我的问题,就是我没有“记忆力”,每次录完节目后晚上出去吃饭,朋友问今天聊了什么,我总是记不得,大脑一片空白,下午刚刚聊过的话题,使劲儿想也常常想不起来。

朋友说,也许这种“大脑清空机制”正是他能短时间过目不忘的原因,甚至还有人讲:许多老记者见的事情多了,再聊新闻有种沧桑感,仿佛太阳底下无新事;文涛锵锵十九年,什么话题没聊过?可他仿佛有点童心,每次看他讲起什么事,就像头一回听说一样,透着一种新鲜劲儿,甚至手舞足蹈好兴奋,朋友开玩笑说大概就因为文涛能随记随忘,脑子总是新的,像从来没用过,才看什么都新鲜。他曾跟我提到多年前看过一本小说的名字,拿来形容他自己,叫“昨天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

前段时间,文涛问我一个问题,这问题本身无关痛痒,但我清楚记得一年之前他就问过,于是装作第一次听,又原样答了一遍。比较可怕的是他的反应,从用词到音调再到表情,竟然和一年前一模一样,让我瞬间以为自己在平行世界间来回了一趟。

录完节目,看着文涛的背影从“胶囊”的这一端远去,略有沮丧,可惜节目里或精心或无心的话语,如同过眼云烟,播过就散了,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唯有一种安慰人的想法,那些播过的《锵锵》,也许会在另一个或几个并行的世界里继续流传......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