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郎朗: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而不是与钢琴结婚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郎朗作为一名国际著名钢琴家而为人所知,私下里和其他同龄人相比也没有特别大的区别,爱笑,爱打游戏,收集变形金刚。而作为一个经常在全球各地演出的人,郎朗对于感情也有着自己的体悟和认识。

核心提示:郎朗作为一名国际著名钢琴家而为人所知。私下里和其他同龄人相比也没有特别大的区别,爱笑,爱打游戏,收集变形金刚。而作为一个经常在全球各地演出的人,郎朗对于感情也有着自己的体悟和认识。

凤凰卫视3月8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鲁豫飞赴深圳与郎朗面对面。面对感情传闻,郎朗为何感叹。

陈鲁豫:咱俩谈谈感情的事。

郎朗:所有传出来的都不对的,没有的事。

解说:鲁小胖与郎三岁,逗趣二人组玩转深圳。

陈鲁豫:弹出感情来要。

男:你好,那是投币的,投币的。

郎朗:是,我们主要是。

陈鲁豫:我觉得特实惠,得什么就放什么。

周秀兰:今天这蛋糕这么说吧。

郎朗:可以吧,好,可以可以可以。

解说:鲁豫有约,精彩马上开始。

他是天赋异禀的钢琴王子,从3岁学琴到今天,郎朗已经完成了从一名普通琴童到如今国际钢琴巨星的华丽蜕变。如今35的他,依旧闪耀着光芒,成为众多人心目中的钢琴英雄,并且他还在继续着他的钢琴家梦想。

伴随他梦想一同前进的还有郎妈周秀兰,郎妈十几年如一日跟在郎朗身边四处奔波,照顾着郎朗。节目录制前几天,正好是郎妈周秀兰的生日,在节目中郎朗提议为母亲准备一个惊喜,亲手为母亲做一个生日蛋糕。

烘焙师:你好,鲁豫姐。

陈鲁豫:这手好暖和,郎朗你要不要别人帮你一下。

郎朗:不就这样嘛。

陈鲁豫:嗯。

郎朗:是这样吧。

陈鲁豫:对啊,你们谁帮郎朗一下。

郎朗:这玩意怎么系啊。

陈鲁豫:做不好,样子得弄得像那么回事。

烘焙师:今天要做的是这一个。

陈鲁豫:搁一层奶油再搁一层。

烘焙师:对。

郎朗:肯定好吃。

陈鲁豫:我对我自己和对你都没有太多信心。

烘焙师:这里有三个鸡蛋白糖,还有我们的面粉,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三个鸡蛋敲散,里面去,来。

陈鲁豫:你一个手啊。

烘焙师:下面有垃圾筒。

陈鲁豫:玩帅,再来,你再敲一个,没事,这蛋有点那什么,没事吧。

烘焙师:然后我们。

郎朗: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陈鲁豫:这是你弄的,鸡蛋皮在里面。

烘焙师:然后这个是我们的打蛋器,我们要伸进去开机一直搅。

陈鲁豫:他的手不能弄这种机器,怕他手弄坏,行吗?

郎朗:这个还行。

烘焙师:就抓着。

郎朗:这没有刀就OK。

陈鲁豫:你手行吗,你不行我来,你手,离手稍微远离点吧,待会儿切水果的时候,别让他干,他手,他不能动刀。

郎朗:刀不行,对,别的都行,好了。

陈鲁豫:可以了。

郎朗:我这个在找感觉呢,嗯,澡堂里面拍那个按摩那感觉,还是挺好玩这个,和面啊。

陈鲁豫:把,把重任交给我。

郎朗:我还是让您来吧,就等于把每个音都弹匀了啊。

陈鲁豫:是。

郎朗:就跟这差不多。

烘焙师:再看一下,大力,大力,挺适合我们处女座。

陈鲁豫:咱俩先那个抬。

郎朗:咱俩拍一张。

烘焙师:一开始做的时候要。

陈鲁豫:你肯定被烫过很多次吧,你的手?

烘焙师:对,我的手,烙印,好。

陈鲁豫:OK。

烘焙师:让它热。

郎朗:预热。

烘焙师:让它预热5分钟。

陈鲁豫:咱们去玩会儿那个什么,电玩,那老板我们待会儿过来。

烘焙师:好。

解说:如今35岁的郎朗,依然像个大男孩,和大多数普通男生一样喜欢打游戏和收集变形金刚,可是平日里的奔波忙碌,让郎朗很难有闲暇的时间,今天趁着烤箱烘烤的半个小时,郎朗和鲁豫来到附近的电玩城。

陈鲁豫:我小时候还玩什么。

郎朗:你没在那个(游戏厅)。

陈鲁豫:什么那个什么《超级玛丽》什么的。

郎朗:游戏厅里面那么玩吗?

陈鲁豫:没有,我从来没去过。

郎朗:特别好玩,特别减压。

陈鲁豫:是吗?

郎朗:来了。

陈鲁豫:就这。

郎朗:拿一些。

陈鲁豫:这么多呀。

郎朗:对对对,很快就消掉了。

陈鲁豫:我来拿着吧,我来拿着吧,

郎朗:咱们先僵尸,先僵尸玩会儿,走了,来了,打打打打,都是坏人,没事,打。你人呢?

男:你还没投币呢?

陈鲁豫:啊?

男:那边没投呢。

陈鲁豫:哪呢,哪呢,他刚刚给我投了,他给我投了呀。

郎朗:很解气吧。

陈鲁豫:弹琴累吧这个?

郎朗:好玩好玩,这个很刺激。

陈鲁豫:胳膊都,胳膊都酸了。

郎朗:拿,拿钱拿钱。

陈鲁豫:钱钱钱,快快快,钱钱。

郎朗:还不错。

陈鲁豫:not bad(不错)。

郎朗:咱俩玩这个吧,我是一,Let‘s go(出发),鲁豫姐,加速啊。

陈鲁豫:我那个。

郎朗:加速。

男:你踩的那是刹车。

陈鲁豫:我不想玩了。

郎朗:还行,你第二名,也不错。

陈鲁豫:废话,就咱们俩,就咱们俩,太吓人了我觉得。

郎朗:咱俩玩打的。

陈鲁豫:怎么打呀?

郎朗:走,玩打的,这呢这呢,这个,这我们小时候玩的最多就这个(拳皇),好选人。

陈鲁豫:来一凶的,来一凶的。

郎朗:你要,要哪个?

陈鲁豫:来一凶的。

郎朗:这个,要这个OK,你要拿篮球跟我干,可以呀。

陈鲁豫:KO(出局)。

郎朗:第二局,换人了,打。

陈鲁豫:我没有,我没有家伙,我死了。

郎朗:我换第二了,我换第二。

Ready go(准备开始)

郎朗:我这老厉害了,我这个老厉害了,走。

陈鲁豫:Yes。

郎朗:太厉害了,可以啊,厉害呀,厉害呀,你厉害呀,好厉害呀,你给我打死了。

陈鲁豫:Yes。

郎朗:太厉害了,可以吧这个。

陈鲁豫:可以可以。

郎朗:咱俩现在可以去那个。

陈鲁豫:笨死算,不玩了投不进。

郎朗:25分,你63分呀?你看这,拍它。

陈鲁豫:累死我了,胳膊累死了。

烘焙师:蛋糕胚已经做好了,看。

郎朗:这小手啊。

陈鲁豫:对呀,我都戴着很紧。

郎朗:这小手,你这什么手套啊,这什么呀,费点劲,你没有大号的吗?

烘焙师:没有,不过可能你手湿,蛋糕胚已经做好了,你看在这里。

郎朗:真软啊。

烘焙师:在家里打奶油的时候一定要,因为室温太高了。

陈鲁豫:哦。

烘焙师:用这一个,对,慢慢地转。

郎朗:给你玩会。

陈鲁豫:稠了稠了,好像开始稠了已经。

郎朗:稠了。

陈鲁豫:可以了。

烘焙师:你们要先尝一下这奶油吗?

郎朗:好喝,好吃好吃好吃。

烘焙师:好吃吧,然后我们准备要做下一步,先教你挤一层先,我们先要装饰外面。

陈鲁豫:我这方面动手能力不太强。

烘焙师:很简单,然后挤完之后放草莓了。

陈鲁豫:哦。

烘焙师:随便放。

郎朗:这,使劲放。

烘焙师:再放下一层,好。

郎朗:咱们实惠。

陈鲁豫:老师你那个好看,但你那个量,没有,没有我们多。

郎朗:我们主要是。

陈鲁豫:我们特实惠。

郎朗:对,实惠为主。

陈鲁豫:你看转一圈是吗。

郎朗:没事,还有好几层呢。

郎朗:好。

陈鲁豫:就得什么就放什么。

郎朗:对。

陈鲁豫:想吃就放,管它好不好看,好吃比较重要。

郎朗:嗯,对。

陈鲁豫:这多给力啊。

郎朗:咱们这蛋糕,这一个顶好几个,来继续。

陈鲁豫:我们走的是自由的路线。

郎朗:对,咱们是。

陈鲁豫:就是奶油多。

郎朗:浪漫派。

陈鲁豫:奶油太多了,OK,多就不好了,老板说赔死了这样。看,我可以玩刀。

郎朗:你这样。

陈鲁豫:芒果真甜。

郎朗:非常甜。

陈鲁豫:你摆吧,我吃一会儿。

郎朗:咱俩就管吃,对,嗯,这吃完以后我来灵感了。

烘焙师:最后一层。

陈鲁豫:都给我吧,芒果很好吃。

烘焙师:我放这里。

陈鲁豫:会做饭的男生就是很可爱的,你有女朋友了吗?

烘焙师:没有。

陈鲁豫:老师,没有啊。

烘焙师:对。

陈鲁豫:不可能,你做个蛋糕就有了,你要是这么一个蛋糕送给人。

郎朗:咱们帮他找一个吧。

烘焙师:就是因为喜欢一个女生,才会做,学会做这个。

陈鲁豫:真的,结果呢,学会以后管用吗?

烘焙师:没,不管用。

陈鲁豫:那你跟人说了没有啊?

烘焙师:说了,散了散了。

郎朗:散了,那女孩没口福啊。

陈鲁豫:就是啊。

烘焙师:就是因为她喜欢吃甜品,才会学,去学做这个。

郎朗:我这是,你看我这个。

烘焙师:实在实在实在。

郎朗:你看我这咋整。

陈鲁豫:你这太实在了。

烘焙师:好,我们准备做最后一步了,好,这样我们有,看到我们这里有这几种,这些,把它堆在中间,一起堆,不要太集中。

郎朗:什么意思?我刚才没听明白。

陈鲁豫:就是随便乱放。

郎朗:好了,我妈名放上去。

陈鲁豫:很棒啊,我觉得。

郎朗:好。

烘焙师:你们拿着拍一张完成了这个蛋糕。

陈鲁豫:好,谢谢。

郎朗:非常感谢。

陈鲁豫:偷一个。

郎朗:祝你一切顺利,找到一个你最喜欢的女朋友。

陈鲁豫:完成,你,亲爱的,你把它放在这吧,你待会儿抱着也行,现在我帮你扶着。

郎朗:好。

陈鲁豫:把它放在这吧,还是搁这比较保险,好吧,好,信任你啊。

郎朗:对,还好,这太有意思了啊。

陈鲁豫:嗯,还真挺好玩的,跟一个男孩最后学了蛋糕。

郎朗:为了这个初恋嘛。

陈鲁豫:为了心爱的女孩。

陈鲁豫:你好。

周秀兰:嗨。

陈鲁豫:朱老师您好,您坐您坐。

郎朗:这有惊喜。

陈鲁豫:有惊喜。

郎朗:有惊喜,我们俩刚才。

陈鲁豫:我们俩今天可能干了,可能干。

郎朗:鲁豫姐和我刚才专门的。

陈鲁豫:以郎朗为主,以郎朗为主。

周秀兰:做的啊?

陈鲁豫:绝对,我们跟老师学的。

周秀兰:做的还挺棒啊,好复杂你看。

陈鲁豫:嗯,我们俩做的,使劲放各种那材料。

郎朗:还好,妈还有名呢。

周秀兰:我看看哪呢。

陈鲁豫:对,那是郎朗写的。

郎朗:妈妈,周秀兰嘛。

陈鲁豫:蛋糕,特别实惠,塞了好多东西。

朱老师:那这家蛋糕店赔了。

郎朗:来,快吃,来,大刀,上。

陈鲁豫:给我们一个刀子。

郎朗:这刀太狠了。

周秀兰:这是那个。

郎朗:这是切牛肉的。

周秀兰:这是那个切蛋糕的那个切刀吗?

陈鲁豫:显得。

周秀兰:这是切牛肉的刀啊,上啊。

朱老师,慢点,别让它塌下来。

郎朗:妈,这给你的,来来来。

周秀兰:太吓人了。

郎朗:说啥啊这个。

陈鲁豫:好了。

朱老师:干嘛这么多。

郎朗:上,吃。

周秀兰:这太能整了,来,我来吧,你给我整的太,太狠了这个。

朱老师:好吃吗?

周秀兰:太棒了这个。

陈鲁豫:没事。

郎朗:这个蛋糕我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

陈鲁豫:是吧。

郎朗:这我真不是吹牛,今天咱俩还打游戏机了,老猛了。

陈鲁豫:你每个礼拜能打一次吗?

郎朗:没有,我上哪打去,我一年打一次,哪有时间打。

周秀兰:不过打完之后,他一天跟我说和都,都没说不上两句。

陈鲁豫:真的。

周秀兰:你别看我天天跟着他,很少说话,我看不见,完了第一呢,我看见他了,我是这样看着他,完了这个事那个事,又说又说,电话采访啊,什么事都说,但他没跟我说。

陈鲁豫:到了地以后,衣服全都褶着,你怎么上台啊?

郎朗:交给我妈。

周秀兰:那打包专家了。

郎朗:那可真是专家。

周秀兰:我都跟他十年多了,你想那不是打包专家嘛。

郎朗:妈,那咱们都给你做了,你怎么样,感觉不错啊。

周秀兰:今天这蛋糕这么说吧,做的虽然是,不是那么漂亮。

陈鲁豫:好看。

周秀兰:外形。

陈鲁豫:但实在。

周秀兰:对。

郎朗:你怎么净说大实话,实惠嘛这个。

周秀兰:但是这个蛋糕质量是太好了。

陈鲁豫:对,我们追求的就是那个内容。

周秀兰:太好吃了。

朱老师:是好吃。

周秀兰:真好吃。

陈鲁豫:你生活中跟你最近的人是谁,还是你爸你妈?

郎朗:我父母肯定是最近之一的人,不光是我父母,比如说朱老师,她这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尤其我觉得现在更应该这样。因为觉得最后你,你不管是在你的事业上有没有成就还是什么,最后你还是得,就是你得是这种,就是朋友,家里人,肯定是最重要的。

陈鲁豫:这点挺难得的,因为有的时候一个人他像你这样长期在路上,四处跑,四处,四海为家,就很多时候其实你处于独处的状态的。

郎朗:对,比较孤独,还是比较孤独的。

陈鲁豫:其实很多时候当你一个人孤独时间长了之后,其实独也是又孤独又独立,你可能其实,他特别自我,就自我已经能够完成很多的事情,他其实不太愿意跟外界有接触,或者自己已经很完整了。

郎朗:我倒没有。

陈鲁豫:但你还是一个愿意跟周围发生接触,发生关系的那样的一个人。

郎朗:我不太喜欢独立,因为我本来我从小可能也是依靠父母比较多,然后我是特别讨厌一个人飞,就是我肯定得,绝对不能一个人飞,这是我的,可以说永远我都不想一个人出去独处这种。我原来试过一次,就是试过一年,不到一年,反正就几个月,后来我就崩溃了,你知道吗,就像你说的非常孤独。

陈鲁豫:你所谓一个人就是我一个人到这个地方去演出。

郎朗:全是一个人,就一个人,拿着箱子,就像那个有点像要饭的那感觉,就是那种流浪汉的感觉。

陈鲁豫:你为什么要尝试那样生活?

郎朗:我开始觉得独立。

陈鲁豫:那是在哪个阶段?

郎朗:20多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觉得我都长大了,这也不需要任何人,我应该能有这种能力啊,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结果就发现。

陈鲁豫:有艳遇吗那几个月?

郎朗:不,当然是,确实是自由的时候,有自由的好处,这个是肯定是的,对,然后这个挺高兴开始,后来就觉得不行,我太想家了,然后我太孤独了,然后太无聊了,你知道吗。

陈鲁豫:是不是最可怕的时候,就是你演音乐会结束之后,回到酒店的时候。

郎朗:那太恐怖了。

陈鲁豫:就是那个人的那个嗨点在这,然后一个人要慢慢慢慢落,就那个状态是不好的。

郎朗:对,拿一个破箱子然后回到自己的屋里,然后有时候特惨你知道,有时候一下飞机没时间进酒店,然后就先去音乐厅,直接练琴去了,跟乐队的排练,排完练我不想回屋,因为就那么点时间,我就在后边的那个桌子上睡会觉什么之类的,然后音乐会都结束了,完事以后我自己收拾完东西以后,拎了个包,真的像要饭似的。然后晚上,对,问题是要不着饭,因为那个所有的那个吃的地方全,全都关了,你知道吗,因为音乐会完事11点,你像有的时候在国外一些这个城市,它真没地吃,也没时间吃早饭,因为早饭还没开,就去机场,就去另外一个城市,然后就连续了几次吧,就那种难民的感觉,所以感觉在台上是挺,就是挺光彩的,然后台下感觉哇,太惨太狼狈了,谁都会有这种经历,但是最重要就是那种孤独感特别差。然后大半夜,那时候还不是说都有社交软件什么什么的,然后打国际长途还巨贵,那时候你知道吗,上个网还挺贵的。

陈鲁豫:你还在意打国际长途的钱吗?

郎朗:不,那个时候你刚开始嘛,你这,不是我刚,我才20出头嘛,那时候,那真的很贵,那打一个国际长途,真的很贵那时候。

陈鲁豫:有那种卡,就是10块钱。

郎朗:问题是。

陈鲁豫:但你需要播很多很多的号码。

郎朗:但我。

陈鲁豫:我以前买过那个。

郎朗:非常恐怖的。

陈鲁豫:然后播到最后,错了一个数字,恨不得想死的心都有。

郎朗:对。

陈鲁豫:重新播。

郎朗:真的是,后来是这样,后来怎么回事,后来我去了达拉斯,我的那个小学一起长大的我最好的朋友,住在达拉斯,我去他家了,然后他妈他爸跟我,就像我妈我爸似的,就关系特别近,从小都是邻居你知道,看着我长大的。然后那叔叔阿姨说,我帮你整理下箱子,我说你们千万别整理,千万别整理,因为特乱你知道,各种那种脏的衣服你知道吗,我都没时间洗,然后后来那个叔叔阿姨就把箱子给我打开了,然后一看,他说你怎么这么惨,都是,你妈你爸或者你这个,怎么没人管你,你怎么这么惨呢。因为那时候,然后我就特别没面,我说别看了别看了别看了,他们就特别好,领我出去吃好吃的,然后他那个叔叔阿姨把我所有的衣服都给我洗完了,然后第二天我回,我从达拉斯飞回到费城,我那时候还在费城上学,我让我妈就过来,然后就跟我说以后我陪你吧,我说陪什么,我这挺好的,她说,我说你看我的衣服都是干净的,因为都给我洗好了,然后我妈说你别骗我了,那个马叔叔还有阿姨都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整得像个逃兵似的,还给我妈骂了一顿,就说为什么,你怎么,你儿子你这一天,能让你儿子这种要饭的似的,到处弹音乐会,特惨。我那个叔叔阿姨还哭了,看着我那种惨样,反正就挺惨的,你知道吗,因为像我这种不太独立的人真是挺惨,可能你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是我确实就这样,实在不好意思说,但是这事实就是这样,你知道我就觉得没面子,你说这么大人了,尤其是在国外,很多同学就会说,你都这么大人了,还让你妈陪着,多不好意思,多害臊那种。然后后来我说也对,还是让我妈陪着吧,觉得妈妈在旁边还是不一样,肯定是我觉得不会像落汤鸡的感觉。

解说:郎朗自成年以来外界对于郎朗的感情生活倍加关注,甚至有网友爆料直指其父母插手干涉,要求颇高,使得郎朗感情问题屡屡告急,一时间众说纷纭,却无法得到证实。

陈鲁豫:咱俩谈谈感情的事,我在想任何一个女孩如果将来,我不说时间了,跟你在一起谈恋爱的话,她内心必须得明白她至少,她顶多能排在第二位对吧?

郎朗:我肯定得,得弹音乐会嘛,对吧,我不能耽误所谓的事业这些事。

陈鲁豫:所以很难吗你觉得?

郎朗:现在是挺难,现在主要是。

陈鲁豫: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谈过恋爱。

郎朗:那肯定,就是说原来这个在大学的时候,什么时候啊。

陈鲁豫:你给我一竿子支到大学,从大学到现在这么漫长时间,你告诉我你没谈过恋爱,鬼才信。但我只是,我会同情那个女孩,就是她要跟在你这样疯狂的演出,音乐的这个节奏当中能够找到这样的时间,然后我觉得她得获得你爸你妈的认可,这是不容易的事。

郎朗:那倒是,那倒是。

陈鲁豫:对吧。

郎朗:对,但有一点我想说的非常清楚,所有传出来的都是不对的,没有的事,所以大家会有些误解,但实际事实不是那么回事。

陈鲁豫:但是以你的性格,如果你爸你妈不喜欢的人,你再喜欢你都不会怎样的?

郎朗:曲解了,没有,她没有,根本就没有。而且有的时候人就,她说了一句话,然后她跟一个人安上了,我就觉得这很可笑你知道吗。本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是被误解的,实际上我父母就是希望我高兴就好了,就这么简单一件事,没有那种想法,然后那次实际当时我爸确实真是开玩笑,但是我爸有时候说话有点雷,比如说什么什么,娶个公主什么,我就讲,我在这里说一下。

陈鲁豫:我放眼望去,没有什么特别靠谱的公主。

郎朗:这我就不知道,我从来没跟公主好过,我不知道。真的,我想试一试,但是没有这种机会,真没好过,就是跟哪个公主没有,真没有。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郎朗——游弋黑白的快意人生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08/b70de092-abc2-4631-85b7-8b9b7177140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