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裸成名叛逆宣战 五年后她开始接纳世界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2010年,一个名叫“苏紫紫”的人大女生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她在自办的《Who am I》艺术展中展示了自己的人体照片,引起一片哗然随后又拍摄了多组人体艺术照片。2014年,苏紫紫裸体接受50名记者的采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本名为王嫣芸的她,一次次的试图向社会解释被误读的自己,但是一次次的依旧被贴上“裸模”,“出格”,“炒作”的标签。在沉寂五年后,王嫣芸重新以本来面目面对世人,五年时间也让她变得和原来迥然不同。

核心提示:2010年,一个名叫“苏紫紫”的人大女生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她在自办的《Who am I》艺术展中展示了自己的人体照片,引起一片哗然随后又拍摄了多组人体艺术照片。2014年,苏紫紫裸体接受50名记者的采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本名为王嫣芸的她,一次次的试图向社会解释被误读的自己,但是一次次的依旧被贴上“裸模”,“出格”,“炒作”的标签。在沉寂五年后,王嫣芸重新以本来面目面对世人,五年时间也让她变得和原来迥然不同。

凤凰卫视2月14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记者:这些作品里,依然你还有那种有身体呈现吗?

王嫣芸:有个别。

记者:你现在已经不介意或者不害怕这种呈现了吗?

王嫣芸:不害怕,之前也没有,即使被争议也没有害怕,但就是迫切地想把事情给说清楚,对。

记者:但是它毕竟给你带来了一些,你不愿意听到的东西吗。

王嫣芸:嗯,对。

2010年还是大学生的苏紫紫因在“艺术作业”中展出自己的人体照片引发媒体关注

随后,她做过裸模的“不堪经历”被人爆出,苏紫紫迅速走红,也备受争议。

2011年,苏紫紫在其行为艺术作品《探访》中裸体接受了50家媒体记者的采访,这一“出格举动”令苏紫紫这个名字再次成为焦点。

面对网络上的谩骂之声,苏紫紫所幸顶风而上,将各式负面标签写在自己的裸体之上,《泼墨》这件作品与其说是行为艺术,更像是一种宣战。

“一裸成名”后苏紫紫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

《我是演说家》节目片段:

大家好,我是行为艺术家王嫣芸。

解说:2016年,沉寂了五年之后,苏紫紫突然又在几档热播的真人秀节目上出现,不过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叫苏紫紫,而是叫王嫣芸,那正是她原本的名字。以本来面目面对世人的王嫣芸,细腻、脆弱、敏感,与人们固有印象中叛逆、张扬、前卫的苏紫紫,似乎迥然不同。

《我是演说家》节目片段:

他们说等着苏紫紫裸体接受采访。

心理年龄3岁 王嫣芸未曾愈合的童年伤口

解说:一篇报道中曾写道录完节目后,2015年的最后一天,王嫣芸去看了心理医生,她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把握不好和人的距离,要么警惕、敌对,要么完全不设防,医生给她的答案是,她的心理年龄只有3岁。

记者:为什么那个心理医生说你三岁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很触动呢?

王嫣芸:哎呀,每次要一提这个事情就好难受的,所以有点不想提,让我缓一缓。其实是有口子没合上。

记者:没关系。

王嫣芸:今天中午还在跟朋友聊,说要情绪管理一下。

记者:其实你这是良好的情绪管理,压抑不见得就是好事。

王嫣芸:但太敏感了。

三岁,正是王嫣芸父母离异,她被甩给外婆的年纪

王嫣芸:特别怕我奶奶。

记者:怕你奶奶?

王嫣芸:其实就是外婆嘛,但我习惯叫她奶奶,我跟她说话有十句话,九句都不是真的,你总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她就上来了。

记者:你跟你外婆平时相处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你小时候?

王嫣芸:就是每天挨打吧。

记者:她脾气不太好?

王嫣芸:不好意思。

记者:没事。

王嫣芸:但我其实只是觉得她很爱我。

记者:我们中国人很多都是这样,就是我发现了一个特点,中国人喜欢用负面的东西来表达情感。

王嫣芸:对,我前两天,昨天,还听到我们楼上那家,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夫妻在吵架,然后我昨天仔细听了一听,发现是在吼小孩子。那种模式特别像我外婆,我当时特别紧张听到那个声音,就是会说,你怎么那么笨啊,写这么慢要不要去死啊,包括小时候会罚我抄几百遍。我没有父母,这种就是非常暴力的惩罚方式,但是我会觉得,也确实在后面帮了我一些吧,就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帮你的,你别做其他的打算了,这种感觉。

记者:也许她的生活也是很粗粝。

王嫣芸:对,我其实心里面对她的不喜欢会小。当我回去看的时候,我总看到一个自己也很无力的人,然后她还要去通过各种暴力的方式,去证明她自己的力量感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一点点,又想念她,又有点可怜她。

解说:王嫣芸1991年出生于湖北宜昌,父母离异后,母亲去了深圳打工,父亲再婚,她被交给外婆照顾,只有在交学费的时候,父母才会共同出现。

王嫣芸:他们会因为学费的事情吵嘛,就是这边会说你上那边拿,然后那边会说你上那边拿,然后在这个,永远跟父母的谈判的过程当中,会觉得自己有一点像一个小乞丐,就想摆脱这种感觉。可能十三四岁就开始萌生这个想法,我要离家出走,就自己买了火车票就跑了,还办了个假的身份证跑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是穿的米白色的衣服,到了火车上,自己换了一身黑的。

记者:就跟那个犯罪分子似的。

王嫣芸:对,就想特别多。我给他们都留了封信,信里面就写我特别讨厌你们,就我不想在这待了。给爸爸写的就是,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了,然后给妈妈写的是,反正我们也不太认识,就这样吧,然后到了奶奶那里就是对不起,好想她。

记者:一般小孩子出走往往都会后悔其实,没有其实?

王嫣芸:一直没有后悔,就一直到警察逮到我,就乘警逮到我了,都已经抓到我之后,我居然在那里咬他们。四个人把我按着,我咬了其中一个人,然后拿头拼命地撞另外一个人,然后警察也挺头疼的。警察是后来跟我奶奶打电话,跟他们打电话的时候说那个小孩管不了了,她咬我们人,然后又打我们,然后这个能不能说让她走了算了,警察是这个意思。然后后来是,真的后悔的时候是听到我奶奶在电话那边磕头,有一点难受,觉得自己小时候是不是特别过分那种感觉。

记者:其实都一样,我们都有过青春期,青春期的孩子,基本是一个精神病人,所有人都是。

王嫣芸:再这样录下去,是不是得全程流泪,好讨厌呀。

解说:2009年,从小喜爱画画的王嫣芸,考上了北京的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她终于逃离了家乡和混沌的童年。

王嫣芸:觉得好爽啊,我终于自由了,然后,记得刚开始来北京不认识北,南方人到北方来嘛,就在大街上面去问那个路人,那个你好,请问哪是北啊。

与大多数大一新生不同,一到北京,王嫣芸的首要目标是找工作

王嫣芸:打的第一份工是去发传单,站外面站一天,赚80块钱那种,然后还去当过家教,在国美站柜台。

记者:是那时候你爸妈叫你自己解决学费还是怎么着?

王嫣芸:不是,是因为从小那种逃离的愿望太强烈了之后,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貌似有能力的那一天,就想着我不跟你们玩儿了,我终于可以不跟你们玩了,那种感觉,后来就跑去做模特嘛。

记者:模特相对收入高一点,一天300块钱。

王嫣芸:一天500,后来又变成300,就它是不同性质的,就看你拍哪种性质的。

解说:广阔的北京,给了王嫣芸经济独立的机会,也在时时暗示她,这里是一个自由表达的所在。大二,视觉传达专业的王嫣芸在校园里举办了一次个人作品展,她大胆地将自己的身体放入作品之中。

王嫣芸:当时那个题目是《火柴盒》嘛,然后我就想要去说就是我生活的这空间也像火柴盒,那可能我在这样一个空间里面,跟自己待着的时候,我能够以怎么样的一个状态去体会我在这个空间里面的感受。我当时还给自己办了一个特别正式的开幕,就挣那么点钱,然后还去请了一个司仪过来,给我就是主持说展览开幕了,就是会有一种展览嘛,就是有才华嘛,这种感觉,然后第二天就没有人了。

记者:那就是从哪一刻,你觉得那个事情开始爆发了?

王嫣芸:就有一个新浪的拍客过来,我很开心,很兴奋地跟他说了很多,然后结果第二天出来的新闻是人大女生办了一个裸体展,就是所有的作品谈的那些我想表达的东西全都没有说,就给了一句话,人大女生办了一个裸体展。

记者:那个拍客他觉得他还是帮了你的忙?

王嫣芸:对,他是这么认为的,报道就是这样做的啊,你不懂媒体吗,媒体就是标题党啊,他就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是我还是不信。

徒劳无功的辩解 最后依然伤痕累累

网络视频:

王嫣芸:绘画当中出现人体,雕塑当中出现人体都可以,唯独摄影当中出现人体是一种亵渎,凭什么?

艺术是个很小众的东西。

这个东西你说它是黄色,它就是黄色,说它是艺术它就是艺术,没有界限,界限是什么呢?

解说:王嫣芸一次次接受采访,一遍遍地阐述解释着自己的艺术理念,但她发现这一切徒劳无功。公众的兴趣点早已锁定,就在“90后”,“大学生”,“裸体”这些标签上,而若非这些标签,她的所谓艺术也根本无人问津。这个广阔自由的世界第一次呈现真相,就超出了她的理解和掌控。很快,她更无法掌控的事情到来了。随着自己的“走红”,她早前的一些裸照被网友翻出,初到北京时,她曾兼职做人体模特,但她很快发现这些“人体艺术”实质上并不是纯粹的艺术。

王嫣芸:说到人体模特,脑海里边,自己学美术的嘛,就想着那就是这种,去了发现其实不是,他说干嘛就干嘛,然后觉得有点不太舒服的地方,也会就是默认为是不是这个行业原来它就是这个样子的。其实给自己留下很大的恐惧感,会觉得那些人他们到底会做什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伤害我,然后就是想,那我要换个名字,所以说给自己取了个,苏紫紫那个名字嘛,就它对我来说是一个保护层。爸妈都打电话来了,我爸在网上看到我了,他第一句话跟我说,就是问我为什么,就是变得那么廉价嘛,当时我很难过,然后他又开始问我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明明是你自己,就是大部分的时间不跟家里说你的状况,没有找我们要过钱,你为什么要说家里没有钱?

记者:他是不知道你当时那种做小乞丐的心情的?

王嫣芸:但是我又没办法跟他说清楚我的感受,然后就是当时的最大部分的焦虑,就发现跟全世界说话都说不清楚。

资料:一篇《知情者揭露裸模苏紫紫愚弄大众炒作内幕》的文章。

解说:“苏紫紫”出名了,这个名字却无法带来任何保护。破碎的童年经历,外婆家曾遭遇强拆等等,更多的“新闻点”从她身上被翻出。

资料:都是幕后推手的精心设计。

记者:那有没有想躲起来呢?

王嫣芸:有啊。

记者:怎么躲呢?

王嫣芸:就想着不接电话,就不理你们,就所有人都不理,不理的时候就发现出问题了,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着急抢版面嘛,有的媒体,并不是所有的媒体,都非常地好。比如说当时就出现了,说我拆迁是造假的事情,说我家里面没有被拆,然后还跑去我老家,把我的户籍信息给撂出来,放到网上。然后我为了去证明自己的清白,我真得把媒体带回家,然后当媒体到了家里之后,他就开始问奶奶,就问这问那问这问那,然后就没有多久老人就去世了。有的时候会自责吧,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记者:就像我们在过去,一个自己封闭的小家庭,我们是受伤害的,你会觉得想逃离到一个,外面的广阔的世界里。但是到了这个广阔的世界里,你会发现你,继续受这个世界的伤害,甚至这个外面世界会伤害到你这个小家庭里的其他的成员。

王嫣芸:对,就无论怎么着都是伤害,这很别扭。

记者:其实还是自己太弱小了吧?

王嫣芸:对,还是自己太弱了,没有办法去处理很多的事情。

2011年1月6日

王嫣云在一个海鲜市场的玻璃鱼缸前

裸体接受了50家媒体采访

之后跳入鱼缸

王嫣芸:我要做这样一个行为(艺术),我要告诉大家,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因为很多媒体在采访嘛,那无论多少场采访,永远都是在被别人解读,但是我要自己有一个解读的方法。

记者:当时那种状态,在我想象当中很冲突,就是一个裸体的毫不设防的女孩儿,面对着记者,他是具有权力的,然后这种原因,它就有一种张力?

王嫣芸:对。

记者:就像一条鱼在鱼缸里,它是完全由人来观察的。

王嫣芸:对。

解说:在当代社会,人像鱼缸里的鱼一样,赤裸的被围观而惘然无知。然而很显然,王嫣芸的表达再次失效,人们所看到的,依然是个靠着裸体而标新立异,自我炒作的女孩。她陷入到一个自我设定的悖论里,越被误解就越要辩解,越辩解就更被误解,她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与她秉持的,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

王嫣芸:就是其是一个个人老是想让社会,用他的理解方式去理解一件事情,还是很直接的,那动作是很暴力的,是你不按我的理解方式,我就告诉你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二 22:00-22:35 

重播:周三 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苏紫紫之“裸”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14/65bd092e-7ced-42df-8660-359a4eee9475.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