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归邱震海的这些年那些事


来源:凤凰卫视

未见其人,先闻其“香”,每次遇见邱震海,远远的,就有一阵老牌古龙水的香气袭来。无论台上台下,邱震海永远西装革履,正装已然被他当成了便装在穿。上海人,考究一些。三个“

未见其人,先闻其“香”,每次遇见邱震海,远远的,就有一阵老牌古龙水的香气袭来。无论台上台下,邱震海永远西装革履,正装已然被他当成了便装在穿。上海人,考究一些。

 

三个“女朋友”

 

老司机忆往事,总能讲出浪漫主义色彩。

“我的三个大学,就像三个女朋友,虽然我们那个年代只谈了一个女朋友(他补充道)。”

谁的青春不迷茫

初恋女友: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本科)。“那时候少不更事,尽管十几年不联系,但人到中年,偶尔想起来,给你浪漫,给你第一份情感,让你开窍的,让你永生难忘的就是初恋情人。”(这真的是在说大学体验吗?)

第二任女友:同济大学(硕士)。“让你成熟的,出来之后就成了老司机。”

成家那位: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此处无赘述。

 

上海人去德国

 

人生的十七到三十四岁,邱震海是跟德国绑在一起的。

邱震海:我16、17岁就开始学德语,再加上长期在德国生活,所以很自然染上一些德国人的特质,比如谨慎、严谨、悲观、不幽默……

小馆主:您挺幽默啊。

邱震海:这是我中国人的特质。

若干年前,他从上海出发去德国的旅程,可写短篇小说,叫《上海人去德国》。

他是坐火车去的德国。火车票六百块人民币,但一张飞机票要6000块。那时邱震海研究生刚毕业,一个月的工资84块人民币,满打满算加上奖金,114块。“请女朋友吃饭,西餐,花掉60块钱(真是好男友)。”

火车上的经历就像一段冒险,九天八夜,到了德国领子都是黑的,因为不能洗澡。先是到北京,然后到内蒙古,出境,进入蒙古,在蒙古开了两天两夜。那时是冬天,在荒无人烟的蒙古雪原上,年轻的邱震海望向窗外,想着接下来的火车票咋整?

研究生答辩现场

“到了苏联,警察上来要你把鞋底都脱了检查,查美元,上车时是多少下车也得有多少。在苏联大地上,奔驰5天5夜,然而我的火车票只买到莫斯科,因为没有钱再买从莫斯科到德国的票了。那时候有两种可能,第一如果在莫斯科遇到一个好姑娘我就留下来了(心大想得美);第二,如果遇到一个好黄牛,我就能买到一张票去德国。我提前知道有个姓王的中国人在那儿做黄牛,到火车站找他就好了,他认识窗口后面的人。从莫斯科到德国钱哪里来呢?我在北京、上海买了很多中国的商品,羽绒服、牛仔裤、旅游鞋、女孩子的口红都买了,加起来,142块,带到火车上跟苏联人换。那时候苏联快崩溃了,物资很匮乏。那时候人民币和卢布汇率约1:3,我很老实,按1:4或1:5的汇率卖出,所以142块人民币,我换了大概500多卢布。到站去买火车票,火车票290卢布,我再给黄牛10美元小费,搞定。”(您不去做生意可惜了!)

还剩两百多卢布咋办?带到德国就是废纸一张。邱震海毅然走向餐车,霸气点餐,吃得撑炸,结果一结账才4卢布。“那些苏联大妈、美女、帅哥,什么都想要,摸着我身上的滑雪衫,我说这个不能卖的,我不能冻死啊!你看过《东方列车上的谋杀案》吗?等那些大嫂、大婶从车厢出去,我回头一看,用过的牙膏牙刷都没了。”

西伯利亚,白雪茫茫,天寒地冻,既浪漫又悲怆。

德国图宾根大学故地重游

回国从底层做起

 

博士毕业后,邱震海留校当老师,收入可观,他却预谋回国。

1996年,邱震海作出回国的决定。一直研究德国、用它的眼光看世界,但德国的文化相对封闭,这让邱震海在那里找不到使命感。“现在是有本事的回来,没本事的呆在国外。但在20年前,正好相反(邱先森泥为什莫要说这话,很多人会蓝瘦香菇)。我不想呆在校园的象牙塔里,社会科学是把整个社会作为一个舞台,一个实验室,你是导演,去架构这个社会。当时我判断,要回来就得早回来,从头做起,既要顶天又要立地。我进了一家报社,香港文汇报。当时我有三种选择,最差回德国,其次留香港,最好是回大陆。现在发现,我当年的想法是对的。大陆在蓬勃发展,虽然也有很多问题,但最美的意境不是完成状态,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一刹那的快乐。最好的是爬坡时的意境,痛并快乐着,人生就是这样的过程。”

未雨绸缪状

最终,他选择“进可攻,退可守”的香港作为跳板。在这个跳板,他也在不停地跳跃着寻找适合自己的落脚点。从学界、商界到媒体,直到加入凤凰,才停止了他的身份转换。也正由于不同职业的身份转换,使得他的性格中既具备学者的沉静、理性与缜密,又具备商界人士的雷厉风行与干练敏捷,同时还具备新闻人的敏锐与练达。而这些特质,成就了今天做时事评论员的邱震海。

巨严肃

 

邱震海:在报社,我真的是从剪报开始,帖浆糊开始。

小馆主:您竟然忍得了?

邱震海:小不忍则乱大谋。

 

“第一次”给了郑浩

 

1997年,凤凰刚成立不久,那时候邱震海因为想听普通话,所以常看凤凰,对凤凰的最初印象是城市青年台,偏向轻松、娱乐。而在凤凰5周年时,对911事件的报道,引起了邱震海的关注。“911 使全世界华人只看凤凰,我也开始重新认识凤凰”。

2002年春节后,董嘉耀给邱震海打了通电话,说何亮亮(邱原来同事)推荐他去做节目嘉宾,因为他对德国比较了解,以后有德国问题可以找他。“打完之后就没消息了,结果1个月后,郑浩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我们《新闻今日谈》直播,谈江泽民访问德国。那是我第一次走进电视台。做完节目,浩哥说,你的‘第一次’做得还可以,竟然不生涩、不害羞、还蛮老练。”(毕竟老司机)

在嘉宾里,邱震海是比较早“上岸”的一批人。“曹景行、阮次山、何亮亮,一开始也是嘉宾,杨锦麟讲两岸,朱文晖讲经济,我一开始谈德国,但是德国太小了,于是讲欧洲,后来再到讲国际问题。凤凰就是这样,你做的好就可以继续做。后来我经常出镜,《新闻今日谈》、《时事开讲》、《时事辩论会》,做了两年嘉宾,也许老板觉得我‘孺子可教’,邀请我正式加入凤凰。”

2004年9月1日,邱震海第一天上班,下午两点钟报到,结果两点十五分别斯兰就打起来了:恐怖分子占领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当天下午2点,邱震海接到消息,5分钟后开始直播,10分钟后进行评论。“当时连绑架的地名和位置都还不知道,赶紧找地图、查资料,现炒现卖就上去了!”后来,邱震海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新兵第一天就上战场变成了老兵。

转眼,凤凰就20岁了

邱震海:评论员和记者的逻辑不同,但评论员早期都是记者,需要培养sense。

评论员虽然不用报道,不用说fact, 但要做价值判断,最好能指引方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听起来像算命的)。评论员对知识要求很高,对解构知识的能力要求也很高。人不可能样样都懂,但你要迅速在第一时间内了解,收集大量资料,把一大堆知识拿出来消化,第二步解构,第三步是提炼,第四步是说出去,还要说得像模像样,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评论员的功力就在此。

学海无涯,有的人说,书那么多怎么读的完呢?看书的时候,要学会穿透知识,运用书籍,而不是让书指挥你。书那么多,一辈子都读不完,难道做书柜吗?

 

新年,一些改变

 

《寰宇大战略》节目

邱震海主持《寰宇大战略》已经五年,往往以最近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为切入点,侧重战略问题的矛盾或纠结点,分为两派进行针锋相对的诘问和辩论,在犀利质询过程中,向观众展示问题的核心。明年,《寰宇大战略》将与《震海听风录》合并,用邱震海本人的话说:“她(《寰宇大战略》)的美丽与各种智慧,将继续在《震海听风录》里延续与生存”。

“《寰宇大战略》的美好时光不再倒回。但最美时刻的主动急流勇退,恰恰是为了更大的辉煌。”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