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维为:基因缺陷使得台湾民主陷入困境


来源:凤凰卫视

人参与 评论

核心提示:2014年3月18号的晚间,台湾部分的学生和团体强行冲占了“立法院”,来抗议两岸服贸协议,之后的23号他们又再次强行冲占了“行政院”,并且引起了警民的冲突,那么反服贸的支持者会认为这是一场台

核心提示:2014年3月18号的晚间,台湾部分的学生和团体强行冲占了“立法院”,来抗议两岸服贸协议,之后的23号他们又再次强行冲占了“行政院”,并且引起了警民的冲突,那么反服贸的支持者会认为这是一场台湾民主的抗争,而反对者则会认为这是台湾民主的危机,也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的关于台湾民主的激烈争论,那么究竟现在台湾民主的状况如何,我们为什么说台湾民主已经走进困局,而它深层次的原因又是什么?

凤凰卫视5月9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

张维为:那么我觉得就是思考台湾民主的困境恐怕还需要再一个更大的范围内,思考西方民主模式本身的一些困境,一个非西方社会采用西方民主模式基本上两种结局,从希望到失望从希望到绝望,实际上背后是一个西方模式的困境,它这个困境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我自己把它总结为叫做基因缺陷,或者是西方民主包括台湾民主在实践中的一种预设,三个预设,也就是人是理性的,权利是绝对的,程序是万能的。

所谓人是理性的,就是一个人能够通过自己的认真的思考,投出理性的庄严的一票,实践证明,包括社会科学所有的研究都证明,人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非理性的,甚至非常之非理性的,特别现在一个是金钱卷入政治之后,包括台湾的选举花多少钱,这个台湾人都知道,你要当个“立法委员”需要花多少钱,那不是穷人可以揽的活,美国更是,连这个公司竞选捐款个人竞选捐款,最近都没有上限的,这算民主还是钱主,这是我们要质疑的问题。

那么这个做广告的人都知道,它钱砸下去,它就会达到预想的结果,现在民主有一点这种情况,高度的商业化,特别现在还是微博时代、微信时代,如何保持人的理性,确实非常难,我刚才讲的,这些学生根本就没有看过这个(服贸)协议然后就去占领“立法院”了,就是网上或者哪里一宣传一鼓动,就动员起来了。

第二,权利是绝对的,就是说很多的这个基本的权利,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甚至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权利,都被看作是理所当然的,结果造成了很多权利之间的打架,在美国是典型的,现在法兰西四福山讲,美国是否决政治,就是民主党共和党都认为它们的权利是特别重要的,不能渡让的,不能减少的,是超越美国的民众的共同利益的,所以互相可以否决,甚至一个党希望经济更遭,然后使另外一个党倒楣,出现这样的情况。

台湾现在也是这种否决政治,同样这个学生占领这个“立法院”也是这样,他认为这是他的民主权利,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可以这样做,无疑这也是一个不正常的情况,就中国人讲的权利和义务要平衡,这一定是正确的,没有这种平衡一个社会无法良性地运转,西方社会它可以继续这样玩这个绝对的权利,但代价越来越大,你比方像希腊,你要改革一下这个退休年龄,那太难了,这也是一种权利,不能渡让的,福利条件要改革也是不能渡让的。

第三呢是程序是万能的,就是一个程序一旦定下来,特别是竞选的程序,那么选出来阿狗阿猫,那没关系的,你一个演员也可以,一个运动员也可以,一个影星也可以,没有任何政治经验,只要能够选上去你就可以当总统,可以当领导人可以当州长,而你的真的问政的能力施政的能力却不是最主要的,这成为一个大问题。

就中国人有个根深蒂固的概念,就是治国要靠人才,我觉得这个概念非常好,中国数千年的文明形成这样的一种理念,实际上讲白了,一个公司能不能用一人一票来选CEO,一般讲一人一票选CEO这公司可能就要破产,一个军队能不能一人一票来选它的指挥官选它的司令员,我估计这样选的话,军队没法打仗,一人一票选国家元首会不会出问题,国家会破产,破产的国家比比皆是,整个第三世界,西方国家现在破产的也不在少数了,冰岛破产了,这个西班牙在破产的边缘,希腊破产(的边缘),意大利也是破产的边缘,很多国家完全是靠债务经济,如果你真的把这个债务去掉,都是破产的,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国家没有治理好,完全靠程序正确,像陈水扁(得票率)百分之三十九就当选了,实际上也是靠一种程序游戏,玩赢了,结果带来了很大的问题,而你要改革也非常难。

那么台湾民主的未来我是这样想的,这是实话,大概四五年前一个台湾朋友问我,台湾民主你怎么看,我说总体质量不是很高,当时我就说这个观点,从希望到失望,这我基本的评论,开始大家抱很高的希望,结果失望,失得非常明显,那么他说下一步呢,我说下一步是恕我直言,下一步从希望到更大的失望,但不至于到绝望,那为什么到更大的失望,就我刚才讲的这个结构性的问题,美国干预的问题,不能实事求是讨论问题,等等这些原因,中国模式的观点或者普遍一般的观点,看来我提到这些因素,这些问题,一个都解决不了,在可预见的未来,三五年内,甚至十年内不一定能解决,所以我估计还是希望到失望到更大的失望。

解说:人理性的,权利是绝对的,程序是万能的,这是西方民主包括台湾民主实践的三个预设,但实践证明,预设往往是错误的,而且台湾民主德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解决,台湾民主下一步只能走向更大的失望,但还不至于绝望。

张维为:为什么不至于到绝望,因为很多国家是到绝望的,伊拉克、阿富汗、海地、利比里亚等等等等,你可以列出很多来,我觉得有几个原因,一个就是台湾毕竟是在蒋经国时期初步完成了现代化,然后再进入了转入这个所谓美国模式的民主社会,如果没有当时蒋经国时期,台湾叫威权时期,这个现代化的话,那台湾这个民主问题会更大。

因为通过这个现代化,初步实现之后,台湾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总体上是倾向于稳定的,是一种或多或少支持某种民主的这种力量,所以呢这一点是台湾比较万幸的地方,另外呢就是中国文化的影响,不管台湾人承认不承认,我想大部分还是承认的,就是台湾是一个中国文化的社会,中国文化影响巨大,那么坦率地讲,我自己台湾先后去了八次,特别在台北,我感觉在台北的民间我觉得总体上还比较温良恭俭让,因为整个的台湾在“两蒋”时期,没有中断中国文化的教育,这是一个很可惜的情况。

所以我也是跟台湾朋友聊,我说蛮可惜的,实际上你们本来有一个机会,就是在中国这种温良恭俭让的文化的基础上,再汲取西方的制度中的一些好的地方,探索一种新的民主形式,为什么一定要为反对而反对,而不以此为光荣,因为能够形成共识的社会是个好社会,形成不了共识的社会是个分裂的社会,是个差的社会。

那么另外呢我觉得就是中国模式的作用,我很坦率跟台湾朋友说,因为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发展模式,我们持续地保持了经济比较高速的增长,而且这个趋势还会继续下去,我们快速的城镇化开始时间不长,每年有一亿五千万左右的人将变成城镇居民,这创造多少的机会,所以这样的机遇这样的一种中国模式给台湾创造了发展的机遇,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另外呢就是中国模式下我们刚才讲的选贤任能,选出来的领导人总体上比较成熟,我举一个例子,就是2008年的时候,北京举行奥运会,当时大家可能记得就是西方国家用西藏问题说事,然后要抵制奥运会,当时马英九也是说要抵制奥运会,如果大陆是民选出来民粹主义的领导人那两岸要打起来了,但大陆领导人比较成熟,权衡利弊,不太计较这个事情,实际上还是或多或少地给马英九一定的支持。

那么所以我觉得这样一种情况下,可以比较理性地做出一些决定,所以台湾这个民主前景不是十分光明,但是不至于走到绝望。

那么最后呢我想讲一下这个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台湾的未来,那么第一,我觉得“台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一些台湾人还是觉得就是还有“台独”的希望,实际上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随便你民主化、非民主化,关键是你的经济没有搞好,那么作为一个支持国家统一的学者,也许它的民主化至少带来了一点,就是台湾的经济已经成了对中国大陆经济最依赖的经济体之一,当然另外两个是香港和澳门,换句话说如果台湾要正式宣布独立的话,那么我想台湾的经济将立刻崩溃。股市将崩溃,楼市将崩溃,整个经济将崩盘,所以台湾已经没有这个本钱了,那么这是一点。

第二点呢我觉得就是两岸双方都要把握,我叫大势,大的这个势头,我自己对于中国的崛起一直比较乐观的,那么实际上我自己关于中国这个未来也做过一些预测,过去二十来年写了不少文章,那么我曾经碰到台湾的学者问我,说是大陆现在在什么阶段,他说东亚国家是基本上走这么一个阶段,就是先是叫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然后是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然后是民主化,他问我大陆在哪个阶段,我说你这个呢叫做历史终结论的逻辑,这个逻辑对中国大陆是肯定不适用的,因为它荒谬的,比方说这个威权主义,我满清政府它就叫威权主义,蒋介石实行威权主义,毛泽东、毛主席实际是威权主义,邓小平也是威权主义,这个模式是个万金油什么都能解释,这肯定是靠不住的,是懒汉的学问,严重脱离中国的实际情况。

我说中国不是这样一个逻辑,中国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逻辑,就我在《中国震撼》这本书里讲的,一个五千年没有中断的文明和一个超大型的现代国家结合在一起,它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和逻辑,我们远的不说,就说过去两千多年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到今天,这个两年多年当中,我这个逻辑就是二千多年当中我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四分之三的时间里我是远远地领先欧洲,而且这种领先是有它深刻的道理的,后来错过了工业革命,我们落伍了,但是过去三十多年,甚至可以说过去六十多年,前三十年打了一些基础,很重要的基础,中国赶上来,是真的赶上来,不是一般的赶上来,而这种赶上,也是有深刻的原因的,而且这种原因和我们最早两千多年当中领先西方的原因有很多继承的关系,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逻辑,现在我形成一整套的制度安排,比方说我讲的选贤任能,我还用另外一个通俗的方法,我叫做选拔加某种形式的选举,选拔是第一位的,这个制度可以和美国模式竞争,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就像今天的上海一点都不害怕和纽约竞争一样。

我这个模式是融合了传统的因素,社会主义的因素,西方的因素,所以这个模式是有竞争力的,是超越西方模式的,第三呢我觉得就是一定要有中长期的眼光,台湾很多人一直把希望寄托在大陆出现内乱,我记得我当时(2002年)在台湾,当时正好是那个章家敦一个美籍华人作者写了一本《中国即将崩溃》,就是加入WTO之后,他预测五年之内他预测时间都很准,中国即将崩溃,然后李登辉专门接见他,台湾媒体文宣非常厉害,寄希望于这种,现在很多寄希望于美国的这个重返亚太,重返亚洲,不可能的,我的预测是这也是现在我看主要的经济研究机构都是这样的预测,最多十年吧,中国经济总量应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应该看清楚,就是两岸之间一定需要一种我叫做某种政治安排,使双方成为真正的朋友,使双方的军队成为友军,不要再浪费各种各样的资源,做不应该做的事情,然后共同来构筑,我叫做中华民族的一种新的辉煌,谢谢大家。

《世纪大讲堂》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星期六16:15—17:15
重播:星期日08:25—09:20 23:30—00:30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靖升]

标签:台湾 反服贸 反核四

人参与 评论
张维为:台湾民主制度为何会从希望走向失望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5/09/ab99255c-b74a-4c2a-a519-2ea17c146a9b.jpg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