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仲敬:恶专制而恋大一统无异于爱苗条而不舍甜食


来源:凤凰卫视

人参与 评论

核心提示:《民国纪事本末》以纪事本末的体例分十二个篇章从辛亥革命为开端讲述了民国的历史史实。书稿尽可能采取最简单、明晰的方式,沿着时间顺序重点展示民国宪制演变的来龙去脉。作者忽略了大部分军事行动,却把

核心提示:《民国纪事本末》以纪事本末的体例分十二个篇章从辛亥革命为开端讲述了民国的历史史实。书稿尽可能采取最简单、明晰的方式,沿着时间顺序重点展示民国宪制演变的来龙去脉。作者忽略了大部分军事行动,却把具有因果关系的宪法斗争连贯起来。

凤凰卫视3月24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今天继续跟大家介绍上礼拜还没说完的这本《民国纪事本末》,看这本书很小,其实内容非常丰富,尤其他用一种文言体的方法来写,写的很清简,看起来很薄,但其实你要很耗功夫看,尤其很考验的一般对这段民国历史不熟悉的读者,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比如说他常常刘仲敬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常常出了一个人物之后,后面再谈同样的人物的时候,用他的字用他的号,而又不加说明,那么这时候他的假设你已经知道谁打谁了,比如说宋教仁前面介绍过了,后面有时候叫他渔父,那渔父是谁呢,渔父当然就是宋教仁的号,但是假如你不晓得的话,看起来就有点难度。

但是如果各位,如果耐住性子你就会发现这本书常常能够看到真是让像我很多在大学教书的教授们,他们说简直是看到让人拍案叫绝的地步,怎么样个叫绝法,我们今天继续来谈这本书为什么要拿着宪制的问题当做民国的纪事的核心,是这样的,也有一些书评谈这本书的时候说到,说民国年间没错,我们听过什么护法战争等等一大堆这种事儿,什么征法统,南北国会分裂,讲的全是法统问题宪政问题,然后一时之间有人就说要废除宪法,有时候又说要保卫过去的宪法等等等等,但是这一些通常被认为这只是个借口而已,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然而刘仲敬很认真看待这一点,他认为没错,大家都不把这个当回事,但是我们这种不把他当回事的观点恰恰是一种错误的政治观点,还不只是历史观点,而且是个政治观点。

先谈历史吧,谈历史的话意思就是说,假如我们认为中国现代史上所有的牵涉宪法的争论问题都只是假问题,都只是表面的东西,水底下则是一堆的权力的分割或者是交易,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就会忽略了这些权力的斗争交易是在什么样的框架下面进行,他们为什么要为以这个为借口,就是这样的借口是有用的,为什么他有用呢,其实这里面这个观点他就引述了一些西方史的平衡比较,平行比较,就说西方历史上我们看到有很多地方他也许有财富有军权,但是没有法统,但是最后他会失败,有些地方有法统有财富有军权者,最后会成功,当然这个讲法有点过于粗泛,用我们中国人自己熟悉的儒家的说法来讲,就是所谓的明证,你要先证明,你是不是有法统在手,你是不是有一个确切的对宪法的理解跟实施和尊重,有了这个东西之后,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这是刘仲敬的一个历史观点。

我们也许同意也许不同意,但是有趣的是,他讲这点其实是为了要引入一个政治观点,这个政治观点这当然是我的诠释,所谓的政治观点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今天如果中国人看待宪制问题,仍然把所有的东西看成是传统的英雄人物权力角逐的话,那么我们就离现代政治非常远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真正的尊重制度,而这个制度必须是要有法理依据,有法理依据则不能不谈宪政,谈宪政就必须谈到权力的分配均衡的制衡分割等等,如果心里面没有这些东西的话,或者只把这些东西当成一碟小菜或者是表面的装饰品的话,那么我们的国家如何能够完成真正的现代的政治的改革,推动现代的政治的转变呢。

这就是刘仲敬我觉得写这本书里面他有一个深意在此,我们来看看他用这样的一个观点来写这本书,我就先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看看我昨天上个礼拜的时候跟大家说到的,他那种言语清简,但是三言两语就有很厉害的判断出来的讲法,比如说开头就已经有,比如说一开头,他里面他讲立宪派和平请愿,乞开国会者数,竟召通缉,他讲的是什么呢,他说的是清末的时候,原来的立宪派一直要清朝立宪,结果反而通缉他们,清朝什么时候真的觉得非得到最后要立宪要好好搞呢,那就已经快要完蛋的时候,所以他说立宪派和平请愿乞开国会者数,竟召通缉,赖肃王援手得免;屠蓉城,“着实弹压”之煌煌天语,载在典册。兵戈一起,逐盗臣,许宪政,千依百顺,柔态堪怜,接下来这就厉害,此间厉于诤谏媚于强横者,适足导民于轻法敬暴。终不免于食己之报。不知自省,何足责人?往者已矣,毋使新史氏太息,后人哀之而不鉴。

懂我意思吗?我跟大家讲讲看,这话意思是说,我们看清朝末年的时候,这个皇家,你非得等到暴民起来了,终于到了要兵刃见血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你才说好好好,我千依百顺,你们爱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样的一个态度就已经看到了中国现代史以来的一个常常出现的状况,这个状况是什么,有人好心的说真话,说老实话,大胆的建议你,你不听,不只不听,还要通缉他们,还要抓他们坐牢,甚至还要杀了他们,你非得等到这些老百姓完全不管法律了,完全轻法敬暴,非得跟你横来的时候,你才害怕,久而久之就形成某种的暴民性格,那么这个说法当然我们可以说不是很科学的讲法,但是这正是一种传统史家判断史实人心的一种看法,而这种看法我们一看就会觉得对,其实真是有这么一种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的感觉,又比如说后面他又提到,他说民国期间初立的时候,其实各省基本上是独立的状态,正是要搞联邦,那么当然只有江浙,但是问题是只有江浙地区的中间社会发育较全,稍具立宪条件,也就是讲今天所讲的公民社会,意思就是说出国我们当时是慢慢来一步一步来,所以有的地方他从公民社会具备了,他里面先好好的搞起所谓的分治,慢慢的遍及全国的话,也许我们就会好多了,然而他说,但是必欲唯持大一统,则不得不仰仗集权中央削除各省参差,以落后为基准。华人之恶专制而恋大一统者,实无异于爱苗条而不舍甜食。意思就说我们那么恨专制,但是我们那么喜欢大一统,于是出现的结果就是民国建立了这个情况,就是每一个省各自情况不一,偏偏都要以拿最落后的省份为标准,这样才勉强维持一统,最后搞的是又大一统还非得专制不行。

《开卷八分钟》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梁文道【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17:05-17:15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00:25-00:35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肖烨]

标签:大一统 法统 政治观点

人参与 评论
2014-03-24开卷八分钟 《民国纪事本末》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3/24/1498220e-acf4-4817-9d7c-9e099ebe645e.jpg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