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红海行动》导演:归属感也是安全感 一听到国歌就燃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绝对是拍电影的一种追求。做这种格局的电影,相信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是导演林超贤回想如今接拍电影《红海行动》时最初兴奋与压力并存的想法。

核心提示“绝对是拍电影的一种追求。做这种格局的电影,相信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是导演林超贤回想如今接拍电影《红海行动》时最初兴奋与压力并存的想法。他已经年过六十,也会有力不从心的疲惫。最后,林超贤还是接受了中国海军的这份委托,带着一个“魔鬼训练营”般的剧组开赴摩洛哥。 

主持人:今天是元宵节,我们也准备了一些汤圆,您吃甜食吗?尝一下。

林超贤:少,比较少。我们终于可以放一个小假,我也很久没有放假了。当然拍这个电影尤其这种军事背景的题材,就是非常难碰上的,所以就只有这一次机会。我第一时间就觉得我很想拍,当然我当时候还没有了解海军的支持力度到底有多强,如果只是用他们的名义,没有什么特别的提供,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他们在谈军事的预算上面就说到,其实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安排,你尽管去想。当时说完之后,我觉得好像什么都不担心,就要求吧。

主持人:你的表情好满足啊。

林超贤:很满足,很满足,这一次真的很满足。

男(介绍画面):这一台是很有名的UH1军用直升机,C130H大力士或大力神运输机,这是一部1971年生产的是属于T72,三辆M60追逐一辆T72。

女:太酷了。

林超贤:其实拍《红海行动》整个部署就像一个军事行动一样,我在当地去考察,去根据场景然后想像一下,如果我是敌方是怎么样安排的;我是蛟龙,我应该怎么部署;我去到那个工厂去救人,看见这个环境,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在哪里是切对点,阻击手在哪里,其实整个电影的想法,就是一个军事行动,我就去好几个军营,去湛江参观,主要是在湛江。

主持人:南海舰队是吗?

林超贤:对,南海舰队。然后去三亚,去探了几个兵营,当然他也给我看了一些武器,一些仓库和一些训练的表演啊。他们给我看到的时候挺自豪的,我们现在的武器水平已经到什么水平,所以也可以说是大开眼界。有时候军事世界太广阔了,你肯定不会完全知道,完全认识,这一次在法国那边也找了一批枪过来。

主持人:真枪吗?

林超贤:真枪,真枪,真枪。

男:导演每天抱着枪到处跑,真的是军事迷。

林超贤:有,从来都有这种习惯。因为用枪去给一个信号,其实那个感觉啊,是跟你在叫“开始”,那个效果是不一样的。你打一枪“砰——”,大家那种状态就很不一样。而且你给演员做反应,你在旁边给他一个反应,砰,他没反应。你拿一个真枪,如果在他前面打他一枪,他那个效果就完全不一样。“Action!”很满足,就这一次真的很满足。

黄景瑜:2017年2月14日,卡萨布兰卡,晴。开机第二天,剃了圆寸,换了个造型,看自己越来越像个特种兵。

男:阻击手是有点个性,他不会站直,他会站偏点,你要把重心放在这一边,所以要稍微偏一点。

林超贤:深呼吸,越来越慢,然后停。

男:向前看,这个两脚要并拢,立正。

黄景瑜:我们几个刚进组那会儿什么都不会,什么也不懂,动作也不规范。

男:1、2、3。

黄景瑜:一起吃饭,一起休息,大家做错了一起受罚。

林超贤:去调动他们怎么走,他们怎么安排,什么时间,做什么动作,真的很满足,是非常过瘾的一件事情。

黄景瑜:2017年3月11日,卡萨布兰卡,晴。今天是我的第一场狙击戏,顺便挑战了了我的威亚最高记录。

男:1、2、3,升高,帮我拉一下他,升高。

黄景瑜:我需要从大概6层楼跳下去,荡到对面的楼。

男:当过去有一点速度的。

黄景瑜:跳下去的一瞬间太刺激了。

男:跳。

黄景瑜:我已经忘了今天跳了多少次楼了。

林超贤:好再来。

黄景瑜:但是其实我很享受这个被导演折磨的过程。

林超贤:OK。

男:可能在全电影当中最艰苦的拍摄应该就是来自于摩洛哥。

男:那个时候相对比较困难的一个是炎热,一个就是呼吸都困难。

海清:那个沙子吹到眼睛里边,完全睁不开。

主持人:女主角海清就太让我惊讶了,我觉得海清在我心目中就完全不是这种可以演这种战争片的人。

林超贤:我首先我没有看过她以前的作品,我从来也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大美女啊,只是因为当时候要找这个角色,也是跟其他演员同一样的难题,当时候就是最难,可以说是最难找的一个演员。因为我们马上要开机了,还没有找到女演员,那条线怎么办?没想到是于老板跟她在飞机碰面,是然后说我们有一个这样的战争片,有没有兴趣要来。我觉得当时候于老板就是比较慌,他就他就不顾一切了,见了谁啊就跟她说,现在我们要拍这个电影,你有没有兴趣一起来,我觉得他见到每一个都这样说。但是你说也没有用,人家就害怕就不来就不来,但是没想到海清她马上就说好啊,来啊。我觉得,咦,我觉得她也蛮像的,蛮像我戏里边那种很倔强的那种个性。

海清:客观地讲,这部戏是我的肉体折磨最大的一部戏了,拍那个车,在里边,我记得那天我的脚是靠在上面,因为太冷了,我的脚很快就没有知觉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才恢复。

林超贤:那个夏楠的角色是一种很坚持自己的,她对自己的追求的使命,她是义无反顾的,一种决心啊,就是我觉得是在我做每一个电影,可以说是最强烈的一种情绪,因为坦白说,可以说像《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这些电影,大家不管你是不是做这个行业的,你就作为一个观众去看,你也看到是非常辛苦,非常难拍的一个电影。没有这种决心的话,你呈现不了这个画面上的感觉,所以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坚持,不可能,肯定不可能。放弃的人也挺多的,所以夏楠这个角色跟我一样,就是我们要做到这件事情,我不管身边有多少人撑不来,多少困难,我还是要冲上去,还是要继续做。

男:导演也说,这是他最辛苦,最艰难的一部戏,他自己都在拼命。

张译:我亲眼看到他的车翻掉。

林超贤:因为拍那场坦克是刚才也说到,其实也有它的危险在里面,因为我坦克开的速度也非常高,所以有时候我要开着那个车把摄影机架到那个车上面,去追那些坦克,或者在它们前面冲过去,这个有时候啊,我也不方便也不好说,叫剧组里面的人做,因为这个是有存在的危险,所那一次,也是有开的比较快,然后他要在里面演戏,我的摄影机就架在他的车上面,我就在追着他,我带着我的副导演,跟一个摄影的助手在我车后面,就在追,那个时候就我做一个小拐弯,就失去平衡,就翻了。因为我还没拍电影的时候,我是拍广告的,现在很多事情都是用特效来做嘛。以前没有特效的,我们以前拍一个广告,拍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可以拍几天几夜的,拍一个镜头,拍几天几夜的,就是为了做到一种很好的效果。可能在那个时候其实对做事情那种完美,应该是在那个时候训练出来的。

主持人:你有没有精疲力尽,觉得真的不行了?

林超贤:有。

主持人:那你怎么样去选择?

林超贤:哎呀,我那个岗位啊,我是导演啊,我不能掉下来,幸好就是我有我的监制,她是我唯一的一个肩膀,肩膀,有很多问题都是我只好跟她,什么发脾气啊,什么吵架,都是跟她,可能要发泄一下那种情绪。

男:什么事啊。

男:我听到枪声,三下。

男:你是。

男:关云长。

女:恭喜你,张家辉先生。

林超贤:我在骑车的时候,我第一次去骑车,就骑再一个山坡上面,然后你骑的很累,很累很累,其实你可以停下来,把脚一放下来什么事都解决了,是吗。有时候你骑到上去,你看见那个点,哎呀,到了快到了,结果一到,啊,还有一个在前面。那个就是人生一种经历,也是会这样子,以为解决这个困难,不是,困难还在前面,所以不需要一个尽头在前面,你就继续往前往前走吧。

主持人:是,别想了什么尽头啊。

林超贤:对,哪有尽头,这个尽头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停下来就是你的尽头。

主持人:你是怎么看战争的?

林超贤:我当然觉得战争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情,为了解决对方,基本上几乎上是没有人性可言的,所以如果你问我的话,我肯定是一个反战的一个人,虽然我是拍动作片,我拍的时候也挺残酷的,但是还是不愿意见到真实里面,去到战争这个地步。

主持人:是的,其实在电影里面我也看到很多血淋淋的一些镜头。

林超贤:对,就是要你害怕,要你不想,不想面对这种情况。

主持人:就是几乎你所有的电影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燃,我们都说电影里面我们希望看到自己没有的东西,比如说很纯真的爱情,比如说燃,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超贤:其实我也不知道,用情感,归属感也是一种安全感,你觉得是有保障的,如果我有什么事情,我还是有一个很靠得住的一个后盾在你后面。这种情怀就像比如说我们在看那个奥运,其实每一次见到队员去比赛的时候,你就有一种能量,很想看到他,最后能冲到那个冠军的位子,然后每次他站在那个台上面的时候,那个国歌一起来的时候,哇,你那种感觉就非常澎湃,那种对国家的那种后面,一种强大的动力这种能量,是最重要的。

男:我们必须尽全力,确保我国所有公民安全离境。

海清:八个对一百五十,你们能赢吗。

张译: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一场硬仗,出发。

主持人:军方在找到你的时候,有说出什么样的要求吗?

林超贤:应该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对他们来说就是很把也门撤侨这件事情拍成一个电影,他们的使命就是这样的,但是对我来说它需要一个更明确的,更广泛的一种主题。这个电影不是拍给海军看的,它是拍给所有人都看,它到底有什么可以让观众看完那种海军的力量以外的东西,这种自豪,我觉得不单一全在海军这种形象,这种自豪更应该传达到是一个平常人的一中自豪,每一个人心里面都有一种使命,是属于你个人的,它不是大小的问题,你永远得为了你自己的目标,那个目标就是你个人的使命。怎么让那种情绪来的怎么比较平和,比较舒服,你太用力的话,这个也是会有一种反效果。用观众自己的内心,去感觉到一种能量在里面,虽然大家都会知道,是用一种情绪的推动,国民对国家的那种强大的那种情绪,但是怎么是用的最好,这个还是不是每一次都可以。

主持人:恰恰是要克制。

林超贤:对。

杜江:刚才他求我救他孩子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人救了,可是家没了。

张译:他们这个国家啊已经乱成这样了,我们顶多就是把任务完成,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杜江:和平很可贵。

林超贤:你放在那里面,谢谢,你回去过年啊?

主持人:过年。

林超贤:其实我拍完戏那个时候就想回去找一找,因为很久没有回去了,结果回去全变了。

主持人:对啊。

林超贤:都认不出来哪里是哪里了。

主持人:尤其是就你们那一带,就是姓林的那个大村子变化特别大。

林超贤:对啊,完全找不到,因为我有一个,我还是有一些亲人在的,肯定。但那个房子是我老爸的那个时候盖的,想找回那个房子也找不到了。

主持人:已经找不到了。

林超贤:对,也不知道问哪一个人。

主持人:你小时候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林超贤:比较疯狂的,反正就不是那种乖乖的,很听话的那种。

主持人:然后接下来有什么吗,听说你要拍爱情片。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印丰晔 PV094]

责任编辑:印丰晔 PV09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undefined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