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恒鹏:大部分公立医院的院长和医生拒绝承认医疗是服务行业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医改8年,为何民众对医疗保障的满意度不高?是政府投入不足还是另有原因?三级医院规模失衡,是不是市场经济惹的祸?“5亿家庭医生”的数据从何而来?看病难,看病贵,医患矛盾

核心提示:医改8年,为何民众对医疗保障的满意度不高?是政府投入不足还是另有原因?三级医院规模失衡,是不是市场经济惹的祸?“5亿人拥有家庭医生”的数据从何而来?看病难,看病贵,医患矛盾突出,医疗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解说:中国医患关系屡屡刺痛国民神经,医患矛盾根源何在?

朱恒鹏(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我们公立学院,大部分院长和医生拒绝承认医疗是服务行业。

解说:医疗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朱恒鹏:偶尔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永远是安慰。

解说:有媒体称,中国有5亿人拥有家庭医生,数据是否准确?

朱恒鹏:做假,做假最后做大了,一下子把前面的都给穿底了。

解说:医改多年,痛点究竟在哪儿?

朱恒鹏:形式主义是官僚主义的必然结果。

解说:《世纪大讲堂》医疗体制改革的新处方,正在播出。

田桐:学术殿堂,思想盛宴,欢迎各位来到《世纪大讲堂》,我是田桐。在2017年中国的医改实施了很多非常深入的计划,比如说像分级医疗,比如说像医保异地结算,又比如说像以药养医制度的拆除。究竟这些实施我们有没有达到?之前我们预期想要的效果呢?在未来中国医疗还会有哪些改变?我们现在是一个科技非常发达的现代了,信息化非常快速的,究竟像私人医生,包括很多网友提到的在线诊疗有没有可能线型医疗的替补呢?我们来听听今天嘉宾的说法,首先来认识他。

解说:他是朱恒鹏,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主要研究公立医院改革与保障。十年来,跟踪研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在对调研全国21个省市数百个地区。形成政策设计,分析评估报告百万字,今天他将带我们看看中国医疗体制改革究竟该怎么改?

田桐:我们掌声欢迎今天的演讲嘉宾朱恒鹏先生。朱老师您好。

朱恒鹏:您好。

田桐:欢迎您又次来到《世纪大讲堂》,在上一次朱老师来到这儿的时候是2016年当时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那个时候对于医疗的一种改变,比如说像分级治疗,包括家庭医生等等。我想知道现在这些当初提出来的设想,到现在实施的怎么样?

朱恒鹏:很遗憾今天来和大家讲,之所以叫是与非,一个是与非就是说应该说我们医改政策大多数没有能落地,当然后面我会分析。所以也想借此这个机会来分析一下原因,预测一下未来应该怎么做?

田桐:我这儿有特别有意思的数据,就是2017年的中国家庭医生论坛上它公布了一个数据,说截止到2017年11月份,也就是上个月,我国的95%以上的城市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但是,包括我自己,包括我身边的很多人都没有享受到这个服务,或者说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服务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朱恒鹏:这个我后面演讲会重点讲,这个就属于做假做假,最后做大了,一下子把前面都给穿底了的很典型的案例。

田桐:究竟我们今天的医改问题有哪些我们欢迎今天的嘉宾给我们演讲,掌声欢迎。

为什么人民群众对医疗保障的获得感不强?不是政府投入不足而是过度

朱恒鹏:非常高兴,再次来到我们凤凰的《世纪大讲堂》。医改这个主题不同人有不同的感觉。我个人研究医改12年了,我们中心有个公众号,我个人今年也刚开了个人公号,文章阅读量一直不大,最大一篇讲黄牛的3万多,和动辄十万家,甚至上百万差异很大的。但实际上这个话题不是一个小话题,特别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尽管我们好多人没有意识到。

我研究医改12年,好多同事、同学也包括一些领导经常讲干吗要研究这么小的问题?我觉得苦笑,有时候和他们讲这个西方国家医改成功不成功,会导致换总统换总理了,当然他们不以为然,但是在咱们国家到了今天也越来越重要了,吃饱穿暖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下面就是如何活的更长,如何活的更健康?所以这个问题变得很重要。

我给大家选择的题目是为什么人民群众对于医疗保障获得感不强?应该说这个说法是按照我们中央政府的对新时代的一个要求,就是增强人民的获得感。我们此前获得感怎么样呢?应该说医改这么多年,实际上应该说老百姓的确满意度不高,我们来看屏幕实际上数据是支持的。09年以来,农村居民个人自费的医疗保健费用,当然包括他自费买药,买保健品血压计之类的,占他家庭消费总支出的比重是在提高的。我们看得出来,09年的时候,这个比重是7.2%,到了今年大了9.2%了,也就是说实际上老百姓的自费负担,农民在加大。

那么城市居民,包括城镇职工,也包括老人,09年到2013年个人自费负担是在下降的,13年是一个分界点,从13年开始个人自费负担又在提高。

实际上到了2016年的时候已经又恢复到了09年的自费负担,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城乡居民医疗负担都越来越重?我们会听到很通行的一个说法,政府投入不足。今天我要澄清这点,我们政府投入其实不是不足。我们后面会看到有些过渡了。我们先看我们整体医疗费用,2016年医疗费用占GDP比重是6.2%,我们再看一下同样是我们中国人,香港和台湾。中国香港只占GDP的5.4%,台湾是6.6%,香港是个奇迹。人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医疗费用占GDP的比重地于9%的香港几乎算唯一一个。

台湾也算奇迹,这么高的收入,医疗费用占GDP才这么低。所以如果和香港、台湾比,我们看得出来我们比重不算低了。另外大家看第三行,我们的公共支出在其中占比比台湾香港还高,我们甚至比很多国家也高,但是我们财政部不但给卫生部钱,我们还给人社部钱,社保。

城乡居民五千亿的医保资金中,有80%是来自于财政投入。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还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就是我们有大量的国有单位,它也会对职工进行一些医疗投入和医疗设施建设,这个算公共投入不算财政投入。但是国有单位毕竟也是国家财产的一部分。

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就是我们公立医院的地皮,大楼设备很多都是财政投的,但是它不计入医疗财政收入,因为那个计入固定资产建设。

我们还有一个巨大的不一样,公立医院医生退休以后,他的退休金由财政发,这些都没有计进去。

所以如果所有的都加进来,我们政府在医疗上的投入相当巨大。新医改过去的八年,我们应该总量投资超过了6万亿,但是让大家遗憾的就是6万亿以后,负担反而越来越重了,为什么?获得感不强,一个很直接的原因是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我们有分级诊疗制度,我们现在大医院太大,所以我就是说三级医院规模失控搂不住了。

医疗资源发展失衡:三级医院过多,有多少病床就有多少患者

关于这个问题2014年习总书记到江苏镇江的世叶镇卫生院去视察的时候也专门谈了这个问题,谈用了一个很通俗的话,大医院战时状态人满为患要切实解决好这个问题,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但是我们看到的局面是什么?2014年总书记提出这个要求要改变,事实上我们很难改变。这是2014年的时候看到的状况,我这里提出了两个很有代表性的城市,一个是青岛,一个是厦门。

下面是青岛的数据,我是从03年一直到13年,青岛市医保局由它来支付医疗费用的医院120多家,八家三级医院拿走了60%到70%的医疗费用的患者,八家医院的业务是剩下那些的近两倍。

厦门就更极端了,它的三级医院拿走了90%的业务和费用。所以就这种格局大家可以看得出来,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基本上没活干了,对吧?当然也没有钱赚了。所以我们肯定的是新医改八年来我们的局面是三级医院数量越来越多,每家三级医院的病床也越来越多,老百姓住院人次也越来越多。我们这个公立医院典型的给大家展现了卫生经济学上讲,医疗市场最恶劣的一种局面,有多少病床就有多少患者。注意,不是有多少观者,有多少病床。是有多少病床就有多少患者。那么我们只看2016年的数据,我们现在每一百个人中就有16.5人次住院了,准确地讲是16.5人次,因为有一些人一年会住两三次院,这个数据高不高呢?我告诉大家这个数据太高了。我们不能做国际比较,因为不同国家的医疗体制不一样,在中国白内障手术是要住院的,在欧美日包括我们的港台白内障手术是日间手术不住院,肆意我们的住院人次比它高一点,不一定反映是过渡住院,但是我们可以自己比自己,我这里只给北京的数据。

北京户籍人口老龄化率是24.1%,就是说每一个有北京户口的人中有24.1%个人年龄超过60岁,全国数据是16.7%显然北京户籍人口比全国老龄化成高。我们逻辑是老人越多的地方应该住院的人次越多,这个应该很直观吧。但是北京户籍人口的每一百人的住院人次只有11%不到。全国是16.5%。

就是平均更年轻的地方,住院比的老的地方还高,那么年轻的地方是不是住院过度了,住院人次过高了。大家会问为什么北京住院人次不高?北京人也没有说住院难,但是也没有过度住院,就是轻病不能住院。有的人说是不是北京人素质高?与这个没有什么关系。北京的医院有大量的外地患者正在等床,所以对于北京医院来说不欢迎轻病患者住院的,当然北京人轻病也不愿意住院。因为北京市的医保福利待遇特别好,北京城镇职工医保中,门诊就能报得上限两万,特别对于退休人员,如果他们在门诊报销谁去住院?所以北京的住院率相对来说比较合理。

如果北京的11%是合理水平的话,全国16.5%是不是住多了?所以我们结论是中国存在过度住院现象,如果存在过度住院现象我们结论就很简单了,中国床位不是不够,床位太多了。它总能让你过度住院了,你还说床位不多,这是不是不对的?当然我这里要和大家讲,这不是发达地区存在的问题全国都存在,所以我特地给出大家,欠发达地区住院人次严重偏高。我们在过去这八年中,各地的公立医院纷纷盖大楼,上病床。然后挖基层的医生,盖一座大楼大概十七八个月就能完成,从投入到盖完能够住进病人来。但是大家知道18个月是培养不出医生来的,那医生从哪里来?当然就是从县医院从社区,但凡患者认可的就挖上来了。医生挖上来了,当然患者也带上了。

所以我们现在东西南北中,所有的医院都是想办法把病床填满,欠发达地区医生数量增加不多,病床增加得多,患者增加的也多。所以我们的格局是有多少病床就有多少住院病人。包括西部地区都不缺大楼,不缺病床也不缺设备了。西部地区和一些农村地区缺什么?缺医生,我们大量的基层地区现在有设备没人会用设备,我见多了电脑没开箱,彩超没人会用这种情况。

三级医院规模扩张失衡不是市场惹得祸 “逐利”不会这么做

解说:上一节医疗体制改革研究专家朱恒鹏吐槽三甲医院规模过大,以及中国现有家庭医生数量不准确。这一节他将给我们深入剖析家庭医生的重要性。

朱恒鹏:三甲医院规模太大,原因何在?我在卫生系统听到这么一个声音,这都是市场化惹的祸。现在咱们市场经济就是锅,有什么罪都是它背对吧。也有专家这么讲,因为公立医院逐利,公立医院想赚钱,但是这个话是错的。我这里告诉大家数据,美国是医疗市场化是全球最高的一个国家,美国70%的病床是私立医院,90%多的医生是私人医生,美国最大的医院,最好的医院三家,麻省总医院940张病床,梅奥诊所。你别听诊所以为是诊所,它是一个大医院,1400张病床,它的员工超过一万。霍布金斯1400张病床,美国就没有超过1500张病床的医院。

咱们国家现在三级医院,你说你有三千张病床,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三级医院,咱们在四千五件,郑大医附院一万张,我们开玩笑叫宇宙第一卫生院。

也就是说并不是市场经济导致医院做大,也不是民营导致医院做大,更不是因为赚钱的追求导致医院做的这么大。实际上如果真的为了赚钱的话,你会发现大医院的利润比适度规模的要低的。大家注意了吗?什么机构追求大?就是中国的公立机构追求大,我们985大学全部是综合型大学。

大家知道在美国有一种学校叫文理学院,全球排名前三,就那么几个专业规模很小,咱们现在你规模小的就不好意思叫重点大学,你也成不了重点大学。因为公有制下,看一个人的本事,院长的本事我们没看他管的好不好?精细不精细?我们能看的就是规模大不大?规模大的这就是好领导。为了让领导看见怎么办呢那样就做大吧,其实公有制导致的大。这个是在前苏联东欧,我们80年代研究国有企业的时候都很清楚了,你做一个事情看谁评价,如果是自己评价赚钱多少,有个最优规模,看了1500张是上限,要不私人资本家,美国人不缺钱,为什么不做到1500张以上。

但是如果要让领导看那就没办法,对吧?那你往大处做就是了。说起来逻辑很简单,公立医院,公立学校,做大的成本由谁担?国家担。取得的成果提拔都是谁啊?是我。为什么民营医院不会往大处做?我花一个亿才赚八千万,我要这么干就傻瓜了,但是我花一个亿能提拔一级呢。刚才在台下的时候也有嘉宾问到我了,三明怎么样了?三明是一个本来自己大胆闯,大胆试一个改革典型。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讲一下三明的效果。结论很简单,三明医改老百姓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医改的民营竞争VS公立主导:宿迁的住院比例比三明低得多,医院主要靠服务赚钱

大家看一下橙色这一行,这一行是三明医改以后均次住院费用增速有所下降。但是我们要注意一点,医改八念了,卫生部门到现在宣传医改成绩的时候,经常会和大家这么讲。今年比去年门诊人次增加,今年比去年住院人次增加,反应住院不那么难了,看病不那么难了,看病难有所缓解。

今年住院费用增速有所下降,甚至平均住院费用绝对额下降。说明看病不那么贵了,好多人就信了。这话你去问一个卫生院长他会哈哈大笑的,提高人次,降低均次费用这太简单了。简单讲你是感冒,我给你写成肺炎,让你办成住院,住院人次是不是增加了?原来住院的都是癌症、肿瘤,现在肺炎办成住院这个东西就花两千吧,六万加两千,均次费用是不是一除二是不是下降了,但事实长呢本来感冒200块钱能解决的办成住院了负担是不是增加了?

所以当我们控制医院均次费用时候,医院用人次增加来应对你。

大家看第一行,三明医改以后,三明是2013年开始医改。城镇职工住院人才急剧上升,而且一直在上升。所以如果你能从均次住院费用讲,看病负担有所下降,三明医改成效巨大,住院人次有所增加我怎么解读呢?三明医改以后,老百姓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住院人次明显增加。

大家看到到外地的患者,就是不在本地看病,外流的患者人次也在增加,大家看一下下面那一行红字,他表示农民居民住院人次也在增加。

我们再看另外一个地方,三

明是典型的公立主导,宿迁,可能在座的年轻观众你们都不知道宿迁怎么回事,因为这个事情刻意被淡忘了。03年之前宿迁把所有的医院前部卖了,成了一个地级市一家公立医院都没有。134家医院含卫生院,他把卫生院改成叫乡镇医院,全部民营化了,因为没有公立医院,卫生局就不偏袒公立医院,所以谁想办医院谁就办医院,他现在成了230多家医院。一个地级市500万人口有200多家医院,全国独此一份。

那么,全是民营医院,有这么多民营医院按有些人的描述,蒙蒙拐骗,诱导住院,过渡医疗应该非常泛滥。宿迁人民应该是民不聊生对吧。但是大家好像也没有听说过宿迁有什么消息?

我告诉大家数据,大家看一看,宿迁的城镇职工,百人住院人次比北京略高一点,但是我们再往前翻,比三明是不是低多了?三明2016年城镇职工有一百个人有19.9个人住院。宿迁有13个人住院,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诱导更多的人住院。大家再看一下农民,三明的农民,每一百个人15.4人次住院,宿迁的只有12.2,宿迁我去调研跑的10多次了,有一次我在他们那边看。宿迁是我在全国唯一看到的一个地区,门诊药占比比住院药占比还低。门诊各地一般靠卖药赚钱,宿迁的门诊卖药很少,门诊费用很低明摆着是不要赚钱,大家想挂号费本身就很低,甚至不要挂号费,再不卖药,宿迁的民营医院靠什么赚钱?

肆意我就大惑不解问老板,我说门诊不卖药靠什么赚钱?结果老板看了我一眼有点鄙视,门诊流动性如此大,出门就是医院,你门诊要钱太多了,别人就会跑的。它还有一个数据很吃惊,它的老百姓外流很少,它的农民外流不到8%,它的公务员就是城镇职工,外流不到14%。大家再看一下三明,公务员外流超过16%,就是捉宿迁把老百姓、公务员大部分都留下了,费用还不高,诱导需求也不多。

为什么?我了解过他们就是靠服务。

家庭医生是熟人医生,不好意思不认真

那么我们获得感不强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刚才主持人讲的,就是我们对社区的大夫我们不信任。首先我们先看一看,比较成熟医疗体制。那么被某些陈标榜为标杆的,英国是什么样的?英国的社区守门人,就是它的全科大夫特别棒。全科这个词翻译也不太对,好像什么都不会干对吧?其实中国人印象什么都会干,什么都不行,其实全科医生美国叫PCP,叫初级诊疗医生,类似于我们过去单位门诊部的医生,或者农村的村医。这种大夫是干吗的呢?常见病、多发病都能诊断,大部分能治疗,被狗咬了,鱼刺扎了,这些他都很擅长处理。90%的门急诊都由他完成了。这其中他只转走不到10%,由于英国全科医生完成了80%的门急诊,注意这个门急诊包括白内障这些日间手术,小手术、三级手术这些手术。

但我特别强调一点,英国的全科医生几乎全部是个体户私人职业者,它80%的全科医生诊所是个人开的诊所,咱们叫私立诊所的。没有家庭医生什么后果呢?没有家庭医生的说起来很简单,后果有几点。

第一点就是我们觉得看病难,我们没有全国性的普查数据,但是有一些有心的地方卫生部门做过一些当地的调查。他们得出的数据是中国患者平均挂2.6到3次号才能找对医生,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不舒服去医院了不知道挂谁?胸痛就挂呼吸吧,挂完呼吸结果说不是这边的再去挂,对吧。

大家想为什么难?一次能看得病要三次,为什么贵?花了三次钱。第二个医患关系差,为什么差?家庭医生是你签约医生是熟人,这个时候医生不敢太不认真,对吧?给熟人看病太不负责,导致熟人意外死亡是砸牌子的事,患者也不好太过分,看不好我打你。这不好意思,你打了人家邻里邻居没法混,所以医患关系就好。

这里面还有几个问题,因为长期给你看病,甚至你爷爷,你爸爸,都是我看病,检查费用还低,为什么呢?有些病是遗传性的,你爷爷就这病,你爸爸就是这病,到你还是这症状还是这问题。

咱们到三甲医院没办法为什么要做检查?两眼一抹黑,别说你爷爷是谁,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除了检查还有什么办法,大家想想对不对?然后排队又很长,我看的又不是我擅长的,我还得耐心。你排了一天队,结果我告诉你没什么毛病,态度再不好,然后你一生气就和我吵架了。甚至你想反正这被子就见你一次,给你一个耳光我走了吧,这种情况有吧?

有医生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多人打医生?一般人不打老师。我说打医生跑了谁都不知道,打了老师终身没有朋友圈了。同学聚会你不好意思去啊,大家别觉得我是在开玩笑,熟人关系对维持信任至关重要的。

解说:上一节朱恒鹏为我们对比了三明与宿迁地医改的不同方式,以及家庭医生的重要性。这一节朱恒鹏将重点关注社区医院的发展。

社区医生忙填表,不是假干活而是干假活

朱恒鹏:我们也觉得社区医生很重要,所以我们采取了这么一个逻辑,财政给你保工资,看病你不要钱,这个逻辑听起来有道理哈。医生的工资由财政全额包了,医生专心看病,别再考虑赚钱了。是不你中有一些人也觉得这个逻辑对,但大家知道什么医改人心?工资已经给我发了,看病不赚钱了,那我能推则推,能不看则不看,这就是普通人嘛。所以我们社区的大夫,当然就不看病了。你一来就告诉这个头疼可是个很严重的事,我建议你去三甲吧是不是?所以成为这样了,推委患者。

看到他们推委我们政府很着急就给它下任务,一年要走访多少老人,看多少患者,填多少家庭档案。但是任务定的太高了,况且他们讲跑到老人家里填个表一个小时来回一趟,在办公室编一个小时能编15份,所以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但你注意总有医生不愿意干这个活,所以真正会看病的,患者很喜欢的大夫不干了,因为这种活干两年,临床经研究大大下降就废了。所以真有水平的大夫跑了,这就是咱们在屏幕上面谈的数据,社区医生在减少,再加上三甲医院盖大楼又挖他,对吧?留下的就不擅长看病,也不会看病了。新医改以来,社区门诊量下降了,住院人员下降了。

那社区在干吗呢?在签约,在填表。前一段时间我写了一篇文章说,《财政真掏钱社区假干活》。结果北京一个社区中心主任很好的,很厉害的,一直干的很好。朱老师你说错了我们不是假干活,我说怎么了?他说我们是干假活好不好?他说干假活很累的,假干活不类的。我说,是,我说的不对,你们真的很累的,填表很累的。

这边这俩表是告诉大家,我们社区要填多少表?我没有全列出来,从1到25,我有告诉你130就是至少要填130种表,你说他怎么干活?今天结果公开告诉大家,五亿人有了家庭医生,这个吹大了。卫计委不好意思的说,合同是真的,服务是不够的。那么我说合同也是假的,是在办公室里编的。

大家算算5亿人次签约多大的工作量,一个医生负责一千人,上门回来是一家三扣,讲完合同让他签字,这没有一个小时完不成,大家算算这怎么可能完得成?2016年定下的目标,2017年就考核,除了在家编还有什么办法?为什么会是这样?第一个逻辑就部队,说给大家发了工资以后,你们就会安心干活了。结果发现大家不安心干活,发了工资就偷懒。所以我就给你设任务对吧,设任务发展你不好好干,所以我就让你填报表,然后你就造假报表了,问题就在这里。所以我用网上大家嘲笑领导的一个办法对吧?另告诉你要让猪上树,大领导说怎么让猪上树?你忽悠他,告诉他你是猴子。中层领导怎么办呢?绩效考核,你要不上去今天晚上就煮了你。真干活的怎么办呢?把树砍倒把猪放上照个相,这就是5亿家庭医生的来历。

医疗的本质是什么?“偶尔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永远是安慰”

所以大家关注我上面那两句话,这两句话是核心,形式主义是官僚主义的必然结果,官僚主义是行政主导的必然结果。领导想什么都说了算,工资由他发,工作量由他定,考核制由他来完成,他有好多事情了解不到,必然就会导致官僚主义。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医患关系很差对吧。而且大家知道现在进入了一个总书记称之为塔西佗陷阱。我刚才说了,过去的这八年,我们至少投入了6万多亿财政发了好多钱。结果老百姓说看病难看病贵,不满意。结果医生看医生又不满意,老百姓和医生都埋怨政府,本来政府花钱医疗搞的好,医生是一个社会的稳定力量对吧?但是我们从供给方来找原因,咱们的医疗服务公立医院的服务是不是态度太差?当然我们的公立院的院长和一生都不承认,他们觉得我们不差,我们还很辛苦。但就像我刚才说的预约和排队,就这一个差异,带来的医患感觉是什么?网上能够预约,安排到周四,周四却只等40分钟,你还能够搓火打医生吗?结果当天去排了六七个小时的队,最后态度不好,你不又火了吗?对吧。改善医院有多难呢?民营医院都会弄,公家不积极。

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大家注意到现在咱们公立医院大部分院长和医生,拒绝承认医疗是服务行业。我不知道你们觉得奇怪不奇怪。当我在大学跟老师讲,跟学生讲的时候大家都愣了,医疗不是服务行业是什么?当我和美国医生,美国的卫生经济学专家讲的时候,他们对我的看法是,你这是编吧?当我有一次在欧盟一个会上和欧洲专家聊的时候,他们也是不信,医疗不是服务是什么?

公立医院之外,认为医疗是服务天经地义。但中国的医生就是不承认医疗是服务。大家看第二个这是医生的网站上,你把医疗当服务?你到医院是来享受的吗?第三个暴露了我们公立院长和医生的真实心态,还是认为他们在上你在下,我是说公立医院的医生。

但是医疗的本质是什么?偶尔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永远是安慰。所以医疗大家会发现,帮助和安慰的成分很多。帮助和安慰的成分对你的心态要求是很高的。你不能高高在上。而他们的心态是,我们不是服务员,大家注意我们不是服务员这句话一个深深浅台词是什么?我们能是那么低端的人吗?那下一个问题,服务员哪里低端了?建国以后我们把医生有两个做法使得我们医生越来越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

第一个我们全日制大学生,医生也是,毕业了以后进入事业单位以后,我们过去叫国家干部身份。一般年长的才知道还有这个词叫干部,现在叫国有事业编制身份,皇粮,铁饭碗,本身就高人一等对吧。

然后建国以后我们还给了医生另外一个帽子,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又高人一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士农工商,士最高。中国传统社会医生既不是官,也不是士。现在又是官又是士的,终于有了这么高的身份了,结果你们又把我们打回服务员了,当然我们不接受对吧。

但问题是,你没有服务的心态,就会对你有意见。这个电影是在1960年代前半期拍的,当时中国经济困难,但为了这个还专门拍了一个电影。它说的是服务行业,饭店服务员的服务态度特别差和顾客吵架。为了教育饭店服务员,我们专门花钱拍了这么个电影,我们是希望通过教育能让他服务态度好,但是一直到1976年、1978年服务行业的服务态度就是不好。

他们服务态度怎么变好的呢?竞争电信行业,90后你们也不熟了。90年代在北京装电话要排三个月的队,初装费5000块钱,现在呢?金融行业也罢,电信行业也罢,零售行业也罢,服务态度怎么改好的?竞争,给患者以选择权。所以我说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只有公立医院可去,脸再难你也得去,如果有的得选择就不是这样了。

但是最近几年我越来越乐观了,因为85后、90后再成长起来,这一代人的观念不一样了。我下面给大家展现,市场环境在变了,你服务态度不改,我就要另寻出路了。

解说:既然目前的医改存在诸多问题,下集朱恒鹏将带我们探讨解决之道。中国医疗的职业化该如何走?未来谁会是决定医改方向的人?《世纪大讲堂》医疗体制改革的新处方,下集精彩继续。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卢晓娜 PV096]

责任编辑:卢晓娜 PV09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undefined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