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不会为那点尊严放弃女儿:爸爸没有浪费你的生命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背井离乡,来到燕达路上的一家医院。为了给患病的亲人做骨髓移植手术。这是中晚期白血病人,最有效的治疗途径,但手术的风险极高,决定手术无异于殊死一搏。面对生死,他们如何面对?解

巨额手术费让一家杯水车薪 没有打倒一个父亲的执拗

解说:赵宏伟曾是山西一家企业的普通工人,年近40才和妻子生下了这个宝贝女儿,妻子没有工作,一家人的日子并不富裕,但两年前女儿在太原被确诊为白血病后,得知当地的医疗条件有限,确诊当天他就和妻子带着女儿,踏上了奔赴天津血液所的列车。

赵宏伟:我没有考虑我的钱有多少,我就想我要给她最好的治疗,我不能没有她,只要我能想到的,可能对孩子这个病有帮助的,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做,甚至我觉得假如用我的生命能换取孩子的健康,我非常感激,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恩赐。

解说:在天津,女儿开始接受化疗,但全家当时仅有的5万元积蓄,无异于杯水车薪,借钱成了赵宏伟首要的任务,他从亲戚借到朋友,直到打完了通讯录里每一个能借到钱的电话,走投无路,他就去借高利贷,勉强支撑了女儿近一年的化疗,但最终化疗还是没能控制住女儿病情的恶化,医生也劝赵宏伟放弃治疗。

赵宏伟:她说,爸爸,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吧,她说这个地方好黑啊,带我去有阳光的地方吧,我好害怕,我说不怕,所有的不好爸爸要把它们全部赶跑,我那会儿会和她说,我说你记住,你是一个有爸爸的人,你是有爸爸的孩子,能打倒我姑娘的前提是得把她爸爸打倒,才可能伤害到我姑娘。在我孩子最艰难的时候,我到过好多医院,那时候大家告诉我的都是,领着孩子想吃什么吃点什么,孩子想玩什么玩什么,都在让我放弃,出来的时候我想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但那个等电梯的中间,我在那个11楼上等电梯的中间,控制不住了,我也不想控制了,我还怕什么,我还要顾忌别人怎么看我吗,我需要这种顾忌吗,我嚎啕大哭,而且是那种放声地,放声地嚎啕大哭,别人怎么看我我不管了已经,我一定要做些什么,我不能说我看到我孩子,就这样看着她什么也不做,我做不到。

解说:女儿被各大医院判了“死刑”后,2016年开春,赵宏伟一家来到了燕郊,准备做最后一搏,让女儿接受骨髓移植手术,上百万的医疗费用对于这个早已负债累累的家庭来说,是笔天文数字,但这却并没有难倒一个父亲的执拗与坚持。

赵宏伟:我想过各种各样的就是别人理解不了的那种那种想法,我曾经做过,我做了两个我孩子的大照片,孩子抢救时候的照片,拿两根绳,拿一根绳子前面挂一个,后面挂一个,然后又做了一个那种塑料的东西,上面有我孩子的照片,北京的国贸地铁站还有大望路,我认为有可能救到孩子的地方,需要跪的时候就跪,我跪的时候特别满足,每天回家我闺女都要,一看到我特别激动爸爸回来了,爸爸抱抱我,这时候你就有脸答应,她叫一声爸爸的时候你就有脸答应,哎,你不会有太多的内疚,你抱她的时候你会觉得,闺女我今天,爸爸没有浪费你的生命。

解说:为了救女儿,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放下了一切尊严,他甚至还想过卖肾,但担心自己倒下,女儿的病更加无望,在赵宏伟不懈地努力下,他终于通过各大网络平台的募款和一家基金会的捐助,凑齐了女儿的手术费用,骨髓移植手术被安排在2017年的春节后,那一年的除夕夜赵宏伟一家是在医院病房里度过的。

赵宏伟:这是我们第,就是我们第二次在一个病房里边过春节,到早上起来,她妈妈,她妈妈突然之间就弱弱地,可以用弱弱地问我了那么一句,今天还有卖瓜子的吗,我一下愧疚满身,我的手有点抖有点抖,我就拍拍她妈妈的肩膀,真的非常愧疚地说,有,有,肯定有,等等我,我现在就去,妈妈以前是一个极爱吃瓜子的一个人,但是上次吃瓜子我都不记得,上次吃瓜子是什么时候了,这么长时间来,一直重心全在孩子身上,真是忽略了妈妈好多,因为长期的压力,(妈妈身上)也各种病,没来得及给她看,都是一直忙于照顾孩子,甚至连她吃瓜子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我都没有顾及到,街上那些小商铺都关门了,幸好有超市,超市我给妈妈买了,妈妈还告诉我说少买点少买点,我认为我买得挺多,买了八九块钱的,妈妈都嫌我买多了,买这么多干嘛。

解说:手术前,赵宏伟的女儿突然出现全身器官衰竭的反应,更要命的是,因为治疗过程中摄入了大量抗生素,导致她的肠道失调,一天腹泻几十次,赵宏伟每次都要小心翼翼地反复为女儿擦屎,他知道,这时候一个小小的伤口都会要了女儿的命。

赵宏伟:不让喝水,大夫只让她拿水拿棉签蘸水这样,蘸水蘸一下,她尽管在昏迷状态下,但是她还是感觉到,她嘴唇上有一个湿湿的东西,拼命地拼命地就咬那个棉签,我记得她有一次,有一次,她好几天睡不着,就想喝口水也喝不着,什么时候才能喝到水吃药的时候能喝到水,她的小嘴巴在呼吸机里面,呼吸机那儿有个罩子,就这样一直张着张嘴,爸爸药,我给不到她的时候,她有一次所谓的哭,她就啊,就这样,就哭了这么一下,再也没有哭过,因为她知道哭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非常奢侈的行为,哭会消耗掉本身就不够用的氧气。

解说:最初的几天,女儿痛苦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看着被病痛折磨的女儿,赵宏伟时常问自己,如果是他躺在这里,是否还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每每想到这些,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执拗太过自私,而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念头就会涌上脑海,帮女儿解脱,对于奄奄一息的女儿他只需要关掉呼吸机就可以让她安静地睡去。

赵宏伟:我曾经有那么一会儿冲动,我想把那个呼吸机拔掉,她妈妈从从她自己,就已经开启一种自我保护模式了,她妈妈就会昏迷一样一直睡睡不醒,她不想面对,我的手快要往过碰到,碰到那个呼吸机的时候,突然听她叫了我一声爸爸,不行,做不了,说完爸爸之后,她就说爸爸抱抱我,然后我就俯下身子,我把她那个小手,小手搭在我的脖子上,我说到爸爸肩膀上来。

解说:终于,经过11天的抢救,女儿最终挺了过来,之后的移植手术也十分成功,出于担心女儿术后的排异反应,赵宏伟一家至今仍租住在医院附近,方便随时带女儿复诊。

赵宏伟:我以前(女儿)没生病之前,我特别喜欢亲吻我的姑娘,她生了病不能亲知道吗,因为嘴唇上有细菌不能亲,我就变成另外一个习惯,我喜欢闻她,不知你们怎么看我,我特别喜欢闻她,还有,好香。有一天她突然就和我说,爸爸我们结婚吧,她说因为爸爸是我的大英雄,爸爸是我的王子,我是你的小公主,我当时我就暗暗下决心,我也写过这样一段话,就是说我一定要让你看到明年的春天,我想让她看到下一个春天,看到以后好多好多的春天。

视频来源:《见字如面》:

李真:求生的欲望让我和爱我的人背负很多压力

几次三番的病危抢救,每一次我都觉得好累,累到不想坚持只想解脱。

李真:所以有时候就,跟我女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如果11月份那次抢救没抢救过来的话,也许就是对大家都是种解脱。

解说:2016年11月,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已经一年多的李真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导致肺部感染,他也因此再次被送进燕郊这所医院进行抢救,对于这个28岁的研究生来说,重返医院带来的打击不亚于3年前被确诊白血病时的绝望。2014年夏,李真几乎同时收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和医院的确诊证明,之后在女友的陪伴下,去了长沙治疗。

李真:反正我们两个就是基本上是处于一种能坚持下去就一定坚持在一起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陪着一起考研呀,应该说所有的计划所有的规划包括所有的生活全乱套了,那时候其实我们两个都,说实在的就是心里感觉,一个是挺不能接受的,挺意外的,所以我们当时早上去的时候,甚至在车上我们都没怎么说话,有时候想着想着就哭了,看着看着就哭了。

解说: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李真的情绪越发低落,女友见状后偷偷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家人,之后大哥为李真捐了骨髓,母亲舒雪连四处举债,给他做移植手术,术后李真也曾恢复得不错,还一度和女友一起回到广州的学校读书,但好景不长去年年底,因为排异反应导致肺部感染,李真又再次被送进了医院抢救,而这一次他和母亲都陷入了绝望。

李真: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叫我,然后我就傻不愣登地就是一会儿撑着把眼睛睁开,就应一句,然后又闭着眼睛睡觉了一样。

舒雪连:就摸着他的手,我就问他,我说儿子,你想不想家里面的什么人,我们都出来两年多了,也没回答我,我说,你想不想回家呀,也没回答,他知道我问这个不好意思决定。

李真:就是我那个主管大夫,他就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他说让我坚持下去什么的,然后我就跟他说了一件事,我说我想签那个,因为我自己感觉确实到那个时候了,我就跟他说,我说我能不能签个那个器官捐赠协议,他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就是让我特别记忆深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个时候我就记得他说的那句话,他说可以,但是还没到那个时候,你得坚持,他算是勾起了我,一个求生的欲望,我不想他们今天为我背负了这么多,明天之后还要继续为我背负,如果说坚持下去有以后之后,今天他们给我背负的,或许以后有机会可以让他们减轻一点负担也行。

解说:吕小改的儿子现在还没有“出舱”,夫妻俩每天到医院送饭时会有20分钟的时间和舱内的儿子进行视频通话。

吕小改:撒娇呢,向镜头这边看,你洗澡了吗。

朱本国:你发微信。

吕小改:洗完啦,哦,还没打点滴呢。

朱本国:自己接开水的时候小心着点,听到了吗。

解说:在救女儿的这些年里,赵宏伟信仰了佛教,为了给女儿积福,他现在义务帮助燕郊的病友们筹集高昂的医疗费用,偶尔他也会组织病友家属一起聚餐。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薛梦昭 PV093]

责任编辑:薛梦昭 PV093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undefined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