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许巍为偶像开先例:除了窦文涛高晓松写的歌我一概不唱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美食的背后是故事,每个人都会在美食中融入不同的情感。鲁豫赴蔡澜的美食之约,受许巍之邀,参与乐手聚餐,与郎朗体验烘焙的乐趣,用美食治愈心灵,体验从舌尖到胃的温暖。《鲁豫有约》以美食会友,听听三

核心提示美食的背后是故事,每个人都会在美食中融入不同的情感。鲁豫赴蔡澜的美食之约,受许巍之邀,参与乐手聚餐,与郎朗体验烘焙的乐趣,用美食治愈心灵,体验从舌尖到胃的温暖。《鲁豫有约》以美食会友,听听三位名人的故事。

解说:美食家蔡澜与鲁豫在香港的美食之约。

陈鲁豫:您好您好,幸会幸会,很高兴见到您。

解说:蔡澜特别推荐美食美酒别样体验。

蔡澜:这里的名菜。

陈鲁豫:这个。

蔡澜:这里就是它的名菜。

陈鲁豫:我今天三观被彻底颠覆,早晨九点钟吃猪头肉,现在是十点还不到,就开始喝酒,您不会这么早喝酒吧,还不到十点。

蔡澜:没有问题,现在巴黎是晚上。

解说:探寻许巍最生活的一面。

陈鲁豫:你这头发短了,你比以前壮了我觉得。

许巍:胖了,戒烟了。

陈鲁豫:戒烟为什么必须得胖呢?

许巍:就是内分泌可能就变,然后我特能吃。

真不太喜欢这个。

陈鲁豫:你别管它就完了,你别管他,我都已经,你一看就没参加过真人秀的那个拍摄。

许巍:没有,那我去,我绝对完蛋了,对我来说就完蛋了。

陈鲁豫:你怎么知道你不合适?

许巍:我太知道我不合适了,他身体和身心都会有反应,一个他,一个文涛的《锵锵三人行》,我是每天,只要有时间,晚上我睡不着的时候,就陪着我,就是因为我是他的粉。

陈鲁豫:那万一有别人的歌也特别好。

许巍:窦文涛写首歌,我也唱,你知道吗?

陈鲁豫:好吧,我跟他说。

许巍:就是他不写歌你知道吗。

解说:鲁小胖与郎三岁逗趣二人组,变身良心面点师傅。

陈鲁豫:待会切水果的事别让他干,他手,他不能动刀。

郎朗:我这是在找感觉呢,就那澡堂里面拍那个按摩的感觉。

陈鲁豫:管它好不好看,好吃比较重要。

郎朗:对。

解说:鲁豫的饭局,品人生滋味。

蔡澜认同鲁豫美食观:吃饭是有尊严的 宁肯饿着不好吃的东西就不吃

美食的背后是有故事的,而故事中的人情是能抚慰人心的,或许人生就像食物,袒露真实的情感,撞见赤裸的灵魂,经历粗粝的人生,鲁豫赴蔡澜的美食之约,受许巍之邀,参与乐手聚餐,与郎朗体验烘焙的乐趣,用美食治愈心灵,体验从舌尖到胃的温暖。

陈鲁豫:估计我现在眼睛有点肿,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早站在香港的大街上了,一般的游客估计不会这么早就出门,现在才八点多钟,之所以那么早是因为我约了人在旁边这个九龙城的菜市场的一家茶餐厅吃早饭,香港人叫喝早茶,这个人请我吃饭,我这么讲吧,不管多早,不管多晚,哪怕下雹子,我都会去,因为他说好吃,我还没吃,就已经觉得很好吃了,因为请我吃饭的人是著名的美食家蔡澜先生,这条街以前我在香港住的时候,从来没有来过,一到这,我就已经喜欢了,满大街都充满了,各种各样食物的香气,刚才那个地方,就有各种各样那个火腿的香气,这间菜市场很有名。

好,谢谢,除了著名的来买菜的蔡澜先生,还有那个周润发,老来这买菜,在三层。

解说:他是同金庸、黄沾、倪匡齐名的香港四大才子之一,有食神美称的蔡澜拥有多重身份,电影监制、美食家、专栏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商人。而将美食家和商人的双重身份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蔡澜做得比其他人都要成功。好友金庸评价蔡澜见识广博,琴棋书画、酒色财气、文学电影什么都懂,与电影、诗词、书法、饮食之道更是第一流的通达。

陈鲁豫:您好您好,幸会幸会,很高兴见到您。您果然还是背着这个包。

蔡澜:对对对。

陈鲁豫:谢谢您,谢谢,来,我们,您慢点走。

蔡澜:好。

陈鲁豫:走。

陈鲁豫:在见蔡澜之前我觉得我这一生如果想羡慕谁的话,我决定羡慕蔡澜,我就觉得他应该是,就是吃喝玩乐过来的,主要以吃为主,然后说我们俩要在那个菜市场面见面,然后要一起喝早茶吃中饭,我特别,我特别期待。

解说:美食家蔡澜先生,将要带鲁豫来的茶餐厅,位于香港九龙市政大厦内部,属于香港繁华市中心的贫民区,只要得空,蔡澜便会和太太来这里吃早茶,逛早市,这家茶餐厅最早其实是蔡澜的太太发现的,当初推荐给蔡澜的理由是,这家的茶点直接从厨房送到餐桌,不像别家餐厅需要经过传菜员,服务员,最后才端上桌,经历了一传二传三传的程序后食物的温度会变,味道也会受影响,而在这里蔡澜和太太可以品尝到食物刚出锅时的味道。

陈鲁豫:谢谢,谢谢。一般的可以允许人家带别的吃的过来吗?还是因为您可以?对,一般是不可以的,我也觉得是。这应该也是开了很久的一个店了?

蔡澜:以前在九龙城寨里面,他的爸爸,那么爸爸现在,在外面那个是他的孙子,第三代了。

陈鲁豫:就这么一间店?

蔡澜:这么一间店要请十几个人。

陈鲁豫:香港人这点好牛,就一间小店别看小,但生意很好,然后能够开很多,几十年。

蔡澜:他们都驾名车的。

陈鲁豫:是吧,很牛。你看我们不设套餐,没有分店。

蔡澜:那些重复的拿一个就够了。

陈鲁豫:那个环境是我没想到的,我以为是个早茶的一个茶楼,但是一个那种大排挡,而且很特别的那个地方,很接地气,通常真正的美食家会愿意把这种市井小店推荐给大家,一般的比较高段位的美食家可能不太屑于带你去个大酒楼,好像高段位美食家都会愿意带你去一个那种街边的小摊。

蔡澜:每一家茶餐厅都是那些东西,就没有人感觉到印象,没有留下印象,那么这一家人,他就开始不同了。

陈鲁豫:所以做事成功是有道理的,人家做这么多年。

蔡澜:有道理的。

陈鲁豫:很让人尊敬。

蔡澜:有时候我一到内地的那些老板,他有开了几家,我说一家,一家怎么行,怎么赚钱。

陈鲁豫:是的,是的,这个。

蔡澜:他们的观念跟我们不同,这里的名菜。

陈鲁豫:这个这个好。

蔡澜:这里就是它的名菜,炒米粉,做得很好,有雪菜,有鸡蛋,有,很好。

陈鲁豫:谢谢,谢谢,这家好多的菜,来了。

蔡澜:蒸鱼。

陈鲁豫:蒸鱼来了,这个怎么吃?

蔡澜:这个白饭鱼,那么就这样吃。

陈鲁豫:这个鱼就这么吃吗?这个鱼好吃,好咸,这个鱼很咸。

蔡澜:这叫马友。

陈鲁豫:马友鱼我知道。

蔡澜:要蘸这个豆酱,你会吃,一拿就拿它的肚子,一般卖菜卖鱼的,到了中午,就在这里弄一瓶白兰地,就开始喝酒了。

陈鲁豫:喝白兰地?好洋气。您还喝酒吗?

蔡澜:我喝一点好的,好酒就喝。

陈鲁豫:我是九几年在香港看电视,当时您还每天晚上做节目,还喝红酒。

蔡澜:对对对。有了有了。

陈鲁豫:这么一大早就喝酒。

蔡澜:就这几个酒友。

陈鲁豫:我今天三观被彻底颠覆,早上九点钟吃猪头肉,现在是十点还不到,就开始喝名酒,这广告做的。我的血型是AB,蔡先生血型是XO,我也来一杯,谢谢,您不会这么早喝酒吧?还不到十点,亲爱的。

蔡澜:没有问题,现在巴黎是晚上,开酒了,还酒都不要人家帮忙的,来一点。

陈鲁豫:谢谢,好好好,这么贵的酒给我浪费了。

蔡澜:来,还可以了,凑合凑合。

陈鲁豫:挺好喝的,我有一点跟您一样认同,我从来不锻炼,我也特别不相信什么这个不能吃,养生啊什么的。

蔡澜:这最好。

陈鲁豫:是吧。

蔡澜:怪不得几十年都是这样子。

陈鲁豫:您也是,您真的是,我看您的那个文章里面,我觉得在吃东西方面,我更像金庸先生,就他可能吃得是特别地挑的,您可能就是,我以为您只吃好吃的,后来发现您说不好吃的,您也可以学着去吃它。

蔡澜:好不好吃,你没有吃过,你没有权利批评。

陈鲁豫:对,但我意思,如果不好吃的话,我就立刻就一口都不吃了。

蔡澜:那么吃过了以后,知道不好吃就不吃。

陈鲁豫:但比如说您要是到国外去旅行,那都不好吃,那您怎么办?

蔡澜:好像有一次我在伦敦街头,肚子很饿了,走来走去都是这个麦字头的店。

陈鲁豫:OK。

蔡澜:我死都不肯进去,我多饿我都不肯。

陈鲁豫:我也是。

蔡澜:后来看到一个土耳其人在卖那个一块一块扫肉,用刀切。

陈鲁豫:我试过在朝鲜旅行七天,没什么吃的,我就饿了七天,把我饿的。

蔡澜:我明白,我明白。

陈鲁豫:您明白那种感觉吗?我说吃饭是有尊严的,宁肯饿着不好吃我就不吃。

蔡澜:对。

陈鲁豫:您也认同吗?

蔡澜:认同,认同。

陈鲁豫:干杯,知音。

解说:镛记酒家,成为下一站午餐的目的地。

作为名满香江的知名食府,镛记拥有众多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奖的名菜,烧鹅更是金字招牌,除此之外,镛记推陈出新,着力于将书中的经典菜肴,变为现实,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菜色,要属蔡澜和时任镛记老板的甘建成先生,共同构思的二十四桥明月夜,这是一道出自《射雕英雄传》的菜品,本是黄蓉做给洪七公吃的,现在却是镛记食客,都品尝得到的美味了。

陈鲁豫:好好看。

蔡澜:这是个他们得奖的。

陈鲁豫:好漂亮,就是您说一天只做二十份的这个,这个肉看起来好好的样子,您有什么是不吃的吗?

蔡澜:猫猫狗狗不吃。

陈鲁豫:谢谢,好大。

蔡澜:这些是这里,我跟这里的甘先生这个老板一起研发出来的一道菜。

陈鲁豫:这个好奢侈,是一个火腿。

蔡澜:这个就是金庸小说里面的二十四桥明月夜,黄蓉要求洪七公教武功,洪七公说你煮一个菜给我吃,她说吃什么?他就说吃豆腐,怎么做呢?他说要把那个豆腐塞在火腿里面,那么这个怎么做呢?就书上没有写明,那么我就跟这里的,因为要有一个金庸宴,那么我跟这里的老板,去世的甘先生一块去研究研究,研究完了以后,我们就把一个火腿切了三分之一以后,用电钻钻了二十四个洞,因为这个菜名叫做二十四桥明月夜,是一个诗句里出来,那么这二十四个洞呢,再把那个火腿放在里面,再拿盖盖起来拿去蒸。

陈鲁豫:金庸先生吃过这个菜吗?

蔡澜:也有吃过,他很喜欢。

陈鲁豫:我这辈子最想吃的菜就《红楼梦》里面的那个,就茄子那道菜,每次看《红楼梦》我觉得那个简直好吃的不得了。

蔡澜:改天玩一个《红楼梦》给你,我们玩过《红楼梦》也玩过,张爱玲的也玩过,其实都不好吃。

陈鲁豫:不好吃吗?

蔡澜:这个比较好,特别。后来他们问那么做完了以后,这块火腿怎么办呢?书里面有记载,火腿弃之。

陈鲁豫:火腿,对,因为它其实就是用这个味道来煨那个豆腐,火腿一定是已经蒸的应该没有什么嚼的味道都没有了。

蔡澜:对,就把它丢掉了。

陈鲁豫:火腿弃之。

许巍:发唱片的时候,你要去做歌友会,然后做一些节目,娱乐节目,上完回来,整个人就是完全不对,整个身体什么都不舒服。你突然发现,你那么大人,他们都是二十多的选秀出来的小孩,然后我在上面,我就觉得自己,我这么大人,干吗呢在这,跟人在这,我当时就跟我们公司的人说,我说我以后不想参加了,我不太喜欢我自己被,我做一件事被那么多人去在一个风头浪尖上,大家都在说,我不喜欢在那个。当一个事太被别人那个什么时候,我反而会避开这个,一个他,一个文涛的《锵锵三人行》,我是每天只要有时间,晚上我睡不着的时候,就陪着我,就是因为我是他的粉。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undefined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