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廉政公署敢请特首“喝咖啡”?白韫六:只是会走另外的流程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香港对廉政工作十分重视,别誉为“全球最廉洁的城市之一”,白韫六带领的廉政公署可谓这项荣誉的最大功臣。作为唯一一个可对特首进行调查的独立机构,ICAC的运作流程有怎样的

核心提示:香港对廉政工作十分重视,被誉为“全球最廉洁的城市之一”,白韫六带领的廉政公署可谓这项荣誉的最大功臣。作为唯一一个可对特首进行调查的独立机构,ICAC的运作流程有怎样的不同,力求“零容忍”的指标过程中又会遇到怎样的阻碍,问答神州,带您了解香港包青天
——廉政公署。

解说:廉署保密,密密实实。

吴小莉:进到ICAC你要来举报人家,一定要戴着口罩

白韫六:报复,怕被人家报复。

解说:特首涉贪,如何调查?

吴小莉:您是特首任命的,只要牵涉到政治的问题就担心到有政治的干预。

白韫六:是特首提名、中央委任,这是两关的。

吴小莉:这个人事的调动应该是要经过特首的

白韫六:他还是比较相信我的评估的。

解说:香港“政治化”如何冲击廉政工作?

吴小莉:香港现在越来越政治化。

白韫六:我们叫人格谋杀的一种做法。

解说:《问答神州》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廉政公署廉政专员,白韫六。

喝廉署咖啡成为被调查代称 白韫六:我们现在只给清水

解说:在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国际”公布的《2016年清廉指数》当中,香港在全球176个国家和地区当中的排名升到了第15位,继续成为“全球最廉洁的城市之一”。作为一个与所有的政府机关相脱离的独立反贪机构,廉政公署拿下的“大老虎”不计其数。廉署到底是如何执法?香港的廉政文化又是如何构建起来的?近日,我走进了位于北角的香港廉政公署,与廉政专员白韫六,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吴小莉:专员好,白先生您好。

白韫六:欢迎你。

吴小莉:其实我们刚才在楼下,以前我的想象好像进到ICAC你要来举报人家,一定要戴着口罩进来什么的,我发觉没有一个市民戴着口罩,就非常得坦荡,这种情况我们也看到在廉署刚开始的时实名举报大概百分之三十几,但是现在大概有百分之七十几,为什么?

白韫六:整个文化改变了可以说,这四十几年,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拍了一个广告片,我们也在每一个地区,开了一些分署,让市民去举报。因为说你来我们总部来举报,大家就怕被人家报复。所以他不肯来举报,但是这个文化这个四十几年就很大的转变,所以现在一个市民有信心,具名举报他觉得他的身份、举报内容都受到保护。

解说:在“廉署保密,密密实实”的口号之下,香港廉政公署建立了一整套的保密措施。

白韫六:一般我们需要我们一个证人去认出那个所谓的嫌疑犯,就要经过这样一个程序。

吴小莉:有公信力的。

白韫六:有公信力的法庭接受的。对,这有四个位置。

吴小莉:模拟的?

白韫六:模拟的,实际上我们应该有八个到十个位置,我们就另外请其他人来,跟他的样貌、身材、高度差不多的,然后就请他们都站那里,然后请证人或者受害人从这边(认人)。这个玻璃镜我们是叫单面反光的玻璃镜,这边看过来看不见,这边可以看过去。

吴小莉:我看不见您,但是您看得到我。

白韫六:对,我看得见你。

吴小莉:所以您就是举证的证人。

白韫六:我现在就是那个去认人的证人或者受害人。这个过程将来就会呈上法庭,成为一个证据。

吴小莉:如果说是证人的话会不会请他们来举证还是有点难度的,我们怎么保障他的安全。

白韫六:我们有保护证人的安排,因为证人可能他会觉得自己受威胁、或者甚至有生命的危险,我们会保护他。

吴小莉:可能是需要有探员跟他二十四小时长期在一起呢,还是让他隔离居住什么的。

白韫六:两样都有。

解说:到廉署喝咖啡,并不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在廉署成立的初期,涉嫌贪污被调查的警队人员从廉署出来之后,向外声称,自己只是去廉署喝了杯咖啡。久而久之,“喝廉署咖啡”就变成了被廉署调查的代称。

白韫六:这个是我们的询问室,但这个询问室我们有一个同步的录像,录音录像,将来交给法庭。而且这里看见有日期、有时间、有温度,可以看见那个环境,而且这个镜呢,可以看见整个房间,知道他不是有人在威胁他,或者我们会不会把这个温度降到很低要他招认等等。

吴小莉:让他不觉得说我们有特别弄得很高温或者很低温,让他特难受,特别想赶快离开。

白韫六:对。

白韫六:一般我们两个调查员就坐这里,受询问的人在这里。从这个录像里面可以看见每一个人的面孔。

吴小莉:通常这个时候我们是会给被调查者一杯咖啡。

白韫六:一般我们不会给他咖啡,他需要我们给他一杯清水,假如他需要咖啡,他要自己付费的。

吴小莉:为什么以前有这种说法,被廉署邀请去喝咖啡?

白韫六:以前可能是我们洋人比较多,洋人的调查员,因为他们自己也喝咖啡,所以可能就请他们喝一杯咖啡,但现在呢一般我们已经没有这个传统了,已经没有这个做法了。

解说:提到香港廉政公署ICAC,很多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刚才的这句话: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 。“零容忍”,是香港廉洁文化的核心价值。曾经有媒体爆出,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向死者家属提出了50元港币的红包要求之后,被家属在廉政公署举报,最终被判入狱五周。

吴小莉:有人觉得这个数字很小,而且这个收受的人其实也是属于中低阶层的人,这个会不会太严厉了?

白韫六:我们一直说我们对贪污是“零容忍”。“零容忍”就是说你收的一些钱,贿赂的钱,无论多少,我们都会调查。因为你很难划一个界限说,五十块是多还是少,但人家问你一百块多还是少,这个很难划线,而且对我们来讲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廉洁的社会文化,对这个很不利,我们必须就是说能够做到一个“零容忍”这样一个最高的标准。

吴小莉:廉署调查不只是以受贿的时候有没有财物,而是受贿的利益,其实利益这两个字范围就比较宽泛了,我们怎么样定义利益?就一般我们会说这个人受贿了多少钱,但是其实不是,利益的输送都算,而不是直接收取了财物,那么利益怎样去定义它?

白韫六:贿赂不一定是用钱,可能是用其他的东西,对他有利的,现在往往有些情况是我们叫延后利益,这个利益就是现在不是现给的,是以后才给的,举一个例,比如说有一些专业的部门,它可能涉及到一些工作,在这些过程里面,比如它涉及到一些土地,或者是一些批核权,然后它的利益可能就是在他退休或者离职以后。他可以加入某家公司,因为在他任职的时候,他给了这个公司一些特别的一些批准等等。

吴小莉:其实这种利益的贿赂可能更难查到,因为它没有实质上的东西,而且可能还有延后,时间还时长比较长,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去进行调查。

白韫六:假如那个利益或者好处不是马上的话,确实是不容易的,不是说每一个举报我们都能够最终找到证据可以起诉,其实我们每年两千八、两千九的投诉里面最终我们能够起诉的,大概在一百个案件左右,所以你看见确实是在搜证过程里面确实是不容易。但是往往我们可以用一些制度来防止,比如说一些比较高级的公务员,他在离开他的工作以后,我们需要他有一段的时间可能是不能工作,可能是

吴小莉:“过冷河”

白韫六:可能是工作需要申请“过冷河”,这种就是我们需要审查,主要就是说防止他去利用离职或者退休以后才去接收那个利益。

吴小莉:我们现在“过冷河”的时间要多长?

白韫六:看你的级别,级别越高就越长。

吴小莉:举报以后我们多久觉得说收集的资料觉得应该要去做调查了,开始去找被调查人来喝咖啡?

白韫六:通常我们一个投诉,我们收到以后呢,我们在24小时以内会把它分类,第一重的分类就是说可不可以跟进,有一些的举报它实在是没办法跟进。那可以跟进的话我们就派到我们的组别里面,他们去跟进。在这个时候调查已经开始了,一般我们的调查呢我们可能不会惊动这个所谓的被投诉人,我们是慢慢从一个外围把这个网收收收,收到最后呢,我们觉得时机成熟也合适的话,我们会邀请被投诉人来见面,往往这个可能是到了一个相当后的阶段。

吴小莉:那我们如果说取证成功了,觉得说是适合了,我们就会报律政司,律政司也觉得是可以举证、可以去立案的就开始向法院提请?

白韫六:我们是负责调查,调查完了以后我们觉得有证据的话,我们就交给律政司,刑事检控专员,他去考虑到底证据足不足够,而且起不起诉,假如他说起诉的话,我们就会收到他那个指示,我们就进行起诉,然后把这个嫌疑人就带上法庭,让法庭来处理。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廉政公署廉政专员白韫六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8/12/wf2_4715639_12450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