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戏痴尚长荣谈名利:小鲜肉搞的是娱乐 我们搞的是文化艺术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鲁豫飞赴上海,专访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十年浩劫遭受严重打击,26到36岁人生最好的十年不能唱;苦尽甘来,戏痴重返戏曲舞台,在泛娱乐化的今天,他称不羡慕小鲜肉的高收入,也不会进行自我炒作

核心提示:鲁豫飞赴上海,专访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十年浩劫遭受严重打击,26到36岁人生最好的十年不能唱;苦尽甘来,戏痴重返戏曲舞台,在泛娱乐化的今天,他称不羡慕小鲜肉的高收入,也不会进行自我炒作。

解说:鲁豫有约上海行,尚长荣,不做戏痴。

十年浩劫遭沉重打击 妻儿成为坚持的唯一动力

解说:尚长荣跟随父亲来到西安之后,表演技艺不断精进,很快成为陕西省京剧团的台柱子,在剧团创排现代戏时,他还到农村和军营体验生活,当尚长荣在《满江红》中扮演牛皋时,一向要求严苛,从不轻易夸奖他的父亲说,长荣动了脑筋,演得很感人,但不幸的是在尚长荣26到36岁,这段最好的年华里,却遭遇了十年浩劫的沉重打击,他失去了演戏的机会,心灵也遭到巨大创伤,当时妻子高立骊跟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儿子,成为他在痛苦中坚持的唯一动力。

高立骊:那个时候的压力太大了,另外就是他一直就在牛棚住着,和所谓的牛鬼蛇神在一起劳动,每天在劳动,那个时候我哥哥姐姐就说,应该让他到北京去,因为我姐姐他们都在北京,北京可能政策好一些。

陈鲁豫:在那特别艰苦的时候,5块钱我知道你们两个人也是谦让来谦让去。

尚长荣:来到北京。

陈鲁豫:那是在北京以后的事。

尚长荣:北京自己的家不敢回,我家那个时候是在宣武门外,校场小六条6号,不敢回去,那时候我跑在哪了呢?鼓楼西大街,有一个皮肤病研究所,我就带着一床被子,到了皮肤病研究所接待站,到那后院的一个屋子里头,那个时候北京也三九天的,外边下雪刮风也好,屋子里头那个笼的火,到第二天也都灭了,早晨起来我这个手巾必然冻成冰坨,那样的生活也过了,我觉得作为戏曲演员,酸甜苦辣都应该尝一尝。这时候,我收到了内蒙寄来的一封信,那时候我太太带着我的大儿子。

高立骊:我到内蒙去找我姐姐,我姐姐在内蒙医学院。

尚长荣:内蒙医学院。

高立骊:就跟他联系上了,当时我身上只有5块钱,我就想着,他一个人在北京怎么过啊,他已经在北京好长时间了,所以我就把这5块钱寄给他了,我想他有了这5块钱,他就能活下去,他就能有一碗饭吃,他就能够在北京待下去,如果没有这5块钱,那以后很难说是怎么样。

陈鲁豫:我跟您12年前采访的时候,那时候我毕竟还年轻,那时候我听您讲,就讲26到36人生最好的那个十年不能唱,我当时只是知道好像明白,但其实我不能够理解,现在我觉得我能够理解,那人得是多压抑、多痛苦、多绝望。

尚长荣:要不是那时候,我有我第一个孩子,才几个月,如果没有我们这个小家,我真想不活了,真是这样,你可以原谅,你可以尽量忘却,但是这个疮疤。

陈鲁豫:肯定在。

尚长荣:想抚平是很难的,那只有把你痛苦的生活,变成一种激励你奋进的一种动力。我记得曾国藩有一个词,受不得屈,立不得品,受不得穷,做不成事。你不受屈辱,你自己的品德,品格得不到磨炼,你受不得穷,你做不成事,你不知道这事情应该怎么做。所以还是现在人们大家都富裕了,大家、名家、艺术家的后人,确确实实还得有家训,得有家风。

陈鲁豫:所以那时候我觉得真是不容易,还得保持一个好的状态,总觉得我今年唱不了,也许我明年就能唱了,明年唱不了,后年就能唱了,我还得保持我的嗓子和那个状态,然后这么一年一年,一下就耗过十年。

尚长荣:我的信念就是功到自然成,只当我倒第二遍仓。

陈鲁豫:所以您第二遍仓是从多少岁开始倒的?

尚长荣:36。

陈鲁豫:36。

尚长荣:骑着自行车到郊区到公园,西安有个莲湖公园,最有意思,喊着喊着,后边那开个窗户,同志,我们这刚下夜班,您能不能挪个地儿。

陈鲁豫:但现在您回过头去看,有点动荡的人生是不是太有意思?

尚长荣:对,平平淡淡,平平坦坦,多么没意思,没有挑战那多么乏味,面对挑战不要着急,也不要犯牢骚,也用不着垂头丧气,我们可以面对挑战,我们一是应战,二是如何去应对,如何去疏导,如何去解决,我说这才有意思。不让我上台了,拉大幕、打追光、打效果,这个很好,这个都是正经工作,那么以这个工作来惩罚人,我说这个是以小人之心了,我工作得很好,那追光我打的好极了,现在有的打的不准,说我这不是,你甭拿客观,以前那个设备绝对不是专门追光的设备,很简陋的。

陈鲁豫:我给到谁就给到谁。

尚长荣:我得找一个点,找一个目标,都得找着,绝对最严肃,这个工作没有贵贱之分,没有高低之分。

36岁重新练习发声 回到声音最好的状态

陈鲁豫:那您之前您刚才说36岁重新开始练声,重新开始要回到声音最好那个状态,恢复花了多长时间?

尚长荣:起码有半年吧,半年至一年。

陈鲁豫:这么快?

尚长荣:这个功能的恢复好办,并不难。

陈鲁豫:难的是?

尚长荣:难的是不计较创伤和痛苦,这3600多天使我咀嚼到了冷暖人生,对历史和近代,现代的人物,剖析人物的内心灵感,有着绝对大的帮助。我在演于成龙的时候,看到那些要饭的孩子,见到自己十几年没见妻子的来信,每到一地捧一捧黄土带在行李当中,被小人误解说你这是财宝,拿出来之后,自己的这种心情心态,许多经过这种生活的历练,你不会产生的,特别是所谓的富二代,所谓在非常好的艺术院校条件培养起来的青年人才,他们没有受过屈辱,没有受过这磨炼,他们找不到那种情感,经过这种劫难,更珍惜今天,所以我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我就觉得现在我们文艺界也确实在干自己应该干的事,我还是期盼我们戏曲院团,少犯牢骚,少争名利,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而且现在糖还不能多吃,多吃了血糖高,是不是。

陈鲁豫:您这一代人不容易,受过伤,还依然相信。

尚长荣:对,或者说正因为受过伤,才珍惜今天,所以才相信。

陈鲁豫:这个解释好,因为珍惜所以相信。

鲁豫说:我相信他是一个有政治信仰的人,他们经历过那么多的苦难,那么多不公平的待遇,可是他们仍然相信他们一直相信的,就坚持他们内心的政治信仰,我是非常尊重有信仰的人的,不管在哪个年代,不管他自己经历过什么,他仍然相信着,这样的人是会快乐的。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郭敏 PV091]

责任编辑:郭敏 PV09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