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秦怡谈电影节乱象:排场搞得很大累不累 走红地毯没有意思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银幕上的秦怡经历着丰富多变的人生,时而是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女革命者,时而是秀外惠中,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时而是含辛茹苦,无怨无悔的母亲。流金岁月中,胶片记录下了她跨越时代的美。银幕前的她

核心提示:银幕上的秦怡经历着丰富多变的人生,时而是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女革命者,时而是秀外惠中,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时而是含辛茹苦,无怨无悔的母亲。流金岁月中,胶片记录下了她跨越时代的美。银幕前的她历经千帆,银幕外的她饱受风霜。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时代在变,年华在变,磨难在变。不变的是95岁高龄的她仍在电影路上。

解说:鲁豫飞赴上海展开对这座灵感之都的探索,对话文化名人,探访艺术传承人,回顾上海滩风云,展望文艺图景。《鲁豫有约》上海行。鲁豫来到上海采访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

《鲁豫有约》上海行,秦怡,未完成的银幕人生,精彩马上开始。

银幕上的秦怡经历着丰富多变的人生,60年代,她是《浪涛滚滚》中迎难而上,百折不挠的党委书记钟叶平。80年代她是《倔强的女人》中蒙受冤屈,却依然对生活满腔热诚的总工程师孟华。2015年93岁的她是《青海湖畔》中临危不惧,洗尽铅华的气象工程师梅欣怡。银幕前的她历经千帆,银幕外的她饱受风霜。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时代在变,年华在变,磨难在变。不变的是95岁高龄的她仍在电影路上。

秦怡:电影生涯有遗憾 想演有深度的角色

陈鲁豫:如果您能够重新再活一遍,从小开始,您有什么是特想做的吗?

秦怡:我现在就是年纪太大了,有很多角色我想演的,演不着了,因为年纪太大了,你去跟人家去抢是不对的,也演不了了。现在人家光记得什么呢?《女篮5号》跟《铁道游击队》。

陈鲁豫:对,这我小时候都看过。

秦怡:主要是这两个戏放的多。其中中间有很多很多戏《林则徐》也不错,我演阿宽嫂,我尽是演嫂。阿宽嫂,芳林嫂,什么嫂。

陈鲁豫:您还真是,您从很年轻,20多岁就演一些比较成熟的女性。

秦怡:对,都演这些。反正好多好多戏了我,不是那么两个戏,但现在拿出来放的就是这两个戏。很多戏大概以后就没有好好的放,因为它的底片缺了,因为没有人管了,就丢到那儿了。所以以前的日子,就是有很多是糟蹋掉了。

陈鲁豫:哪个角色,您没演过特想演的?

秦怡:演那个戏比较写的深一点的。

陈鲁豫:比如说哪种类型的戏?

秦怡:二战的时候,美国确实拍了很多的好戏。我在重庆的中国电影制片厂,那个时候国共还合作,还没有分散的时候,厂里头每个星期放一个外国影片。那个时候美国影片拍一连串的,所以我就觉得现在搞电影的人应该是说节节上升的问题怎么做?你比如像昨天晚上我去参加了电影节的活动。好莱坞什么什么,你这个东西用不着开那么大的会,弄得烦得人不得了。

陈鲁豫:我们现在做什么都排场很大。

秦怡:这样子搞累不累得很是吧?对电影的发展有什么大道理?就是说企业家也许肯多拿一点钱出来,就是这样子。企业家拿钱出来你如果拍很好的片子,片子发行的好,不是比这个赚钱更多吗?何必要这个样子的,累得要死我看。所以我就觉得不要做这种。你看像那个在大剧院,那个开幕式有什么意思?什么上来几个人外国人也根本不认识了,以前来的都是最有名的演员。我接待的都是最最有名的演员,所以才愿意去接待的。因为他们很懂,跟我们语言不通,但是我们内在的东西相通的,有好几个演员都是我接待的。我从一届就开始参加这个,现在我们自己去走红地毯,走个什么劲啊?走红地毯,没有意思。不要这样做,应该想一想。我有一天有两个他们要叫我到日本去的女同志来,其中有一个她是大概也会越剧什么的,她说的蛮多的,她说现在越剧要竖起来,但是竖起来应该把自己的本事先竖起来。

你比如她说跳舞也要学会,因为唱歌要学会,跳舞也要学会,戏剧界的人应该这样子。她马上就说我跳给你看一个秦老师,她就跳了那个,她就先跳那种舞蹈,完了那个脚底下也是的,她一个舞蹈跳下来我觉得,暖和的不得了了,真的好。后来谈完了她们走了我没叫住,本来我想让她教我,让我也学。虽然我这个想法也许是不合理,我这样的年龄了还要学跳舞,那个脚还这样子,我想跳跳也许还好了呢。所以我要她教我,她已经走了,但是她也要去日本的,那我就到了日本叫她教我。这是个例子。

就是,你演电影的人,什么都要会。陈毅市长那个时候在上海说的,一开了大会了,他们总是来了周总理,陈老总这些领导,这些上海的领导,北京的领导都来了。来了以后就总是要跟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要认识的,跳舞什么的。我是不大会跳的,也没有好好去学过,家里头那么忙,根本从来不去舞场什么的。好了,他就说会不会跳舞?我说我不会,电影演员舞都不会跳,他就讲,我不相信,说我骗他的,其实我不是骗,我真的没有他跳的好。

就是电影工作的人,要学的东西是多得不得了,不仅是演员,像我们这种演员是不能跳舞了,那么你能写什么就写什么,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能说点什么就说点什么,就这样子。这个就是一层一层的上去,要把水平不断地提高,也要多让大家看好电影。那个时候因为我们看好电影,看那个Garbo演的一个戏,真的不能忘,Garbo这个演员两个眼睛的戏,就是把人给抓住。

陈鲁豫:她的眼睛有一点点神经质。

秦怡:也是到了她,她不断的演,不断的练,觉得这个眼睛的戏,在电影里头眼睛的戏是很重要的。你再做什么手势没有用。

陈鲁豫:有一个好莱坞演员特别像您,我给您看个东西,您当年看过好莱坞的电影《飘》吗?

秦怡:看过。

陈鲁豫:《飘》里面演那个Melanie的那个演员,这是她现在的样子。现在这样,头发雪白的也是,看她现在很有风度是吧?她比您大个五六岁,六七岁。

秦怡:现在还在了?

陈鲁豫:在,在。她是刚刚被英国女王授予女爵士,但她不像您一直还演戏什么的,她后来就从美国移居到巴黎。她跟您扮的角色,风格也挺像的,都是那种特别大气的那种女性。

秦怡:这也好。

陈鲁豫:漂亮哈?

秦怡:漂亮。

陈鲁豫:她跟您特像我觉得。

秦怡:有点像。

陈鲁豫:是吧,那个劲有点像。

秦怡:有点像这个地方。

陈鲁豫:不过她,她这一辈子活的没有您这么累。

秦怡:他们环境好了。

陈鲁豫:也不一定,在好莱坞当时那个环境里面,他们其实没有太多选择角色权利,公司不断的给你拍一些,其实演员不想拍的戏,他们也只能拍。

秦怡:只有Ingrid Bergman,Ingrid Bergman她真是从第一个演到最后一个,演到最后一个她不是得了癌症了,这个臂都肿起来了。

陈鲁豫:她演那个叫《秋天奏鸣曲》。

秦怡:对,最后她演以色列女总理也是这样子的。

秦怡:对。

陈鲁豫:那是一个电视连续剧,梅厄夫人。

秦怡:就是不行了,后来就不行了。

陈鲁豫:演梅厄夫人。

秦怡:她这个演员就没有遗憾了。为什么?遗憾当然有了刚才讲,如果不生那个病,可能还演很多很多人。她还很年轻了,生病的时候。这个人也是重感情的,我想她很重感情。

陈鲁豫:她当然很重感情了。

秦怡:她在生活里头变来变去,你不要变来变去,你不会这样子。

陈鲁豫:你要知道她因为想嫁给她先生,她有很多年是被好莱坞不许的,她拍的戏就被人抵制的。

秦怡:她要想演就要演,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因为她每个戏都演的好。

陈鲁豫:他们都是生活中很任性的,想怎样就怎样,不像您一点都不任性。

秦怡:那我不任性不就完蛋了吗?就是这样子。

陈鲁豫:也不一定,任性也不一定会完蛋的,只不过您那一代的中国女性可能是不会任性的。

秦怡:我也总想演一个,不是说一定要戏怎么多,至少这个戏有一点深度,你演普通妈妈,演什么那简单的很,终归可以演。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郭敏 PV091]

责任编辑:郭敏 PV09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视频-秦怡:未完成的银幕人生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8/02/wf2_4713012_12085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