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董建华:切莫认为“港人管 中央不管”就万事大吉了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2005年,在卸任香港特首之后,董建华一直行事低调,鲜有公开露面。然而近年来,他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次数,明显增加。2014年9月,非法“占中”行动在香港爆发。10月24日,时年77岁的董建华在香港前任特首办公室专门召开了记者会,呼吁香港的青年停下来,听一听他这一位老人家的话,终止“占中”行动。

核心提示:香港回归20周年,《问答神州》重磅推出特首系列专訪——《狮子山下的前行者》。香港第一任行政长官接受采访,详谈香港政治经济问题,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来听老领导的原则和期许。 

解说:历经大时代的变革,行事低调的他为何频频亮相,痛心发声?

董建华: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

吴小莉:当时您觉得特别地心痛,特别地焦急?

董建华:在这些大是大非之外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妥协。为什么?因为是为了香港好。

解说:经济增速放缓,香港如何把握机遇再度腾飞?

吴小莉:香港以前是“我能行”,现在是“我不行”

董建华:内耗,吵吵闹闹,吵吵闹闹

解说:香港回归二十周年,《问答神州》特别系列《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专访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

董建华:不能对“港独”妥协 大是大非之外的事可以妥协

解说:2005年,在卸任香港特首之后,董建华一直行事低调,鲜有公开露面。然而近年来,他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次数,明显增加。2014年9月,非法“占中”行动在香港爆发。10月24日,时年77岁的董建华在香港前任特首办公室专门召开了记者会,呼吁香港的青年停下来,听一听他这一位老人家的话,终止“占中”行动。董建华痛心地表示:“占中”的很多负面的影响会蚕食香港日后的福祉,所造成的不良形势如高山滚石,越跌越急,令人忧心。

董建华:回归的时候,香港的GDP是国家的16%,今天我们的GDP是国家的3%。“占中”引发的严峻的程度,是实实在在地蚕食了香港人的福祉,重建内地与香港互信是当务之急。

吴小莉:当时您觉得特别地心痛,特别地焦急,为什么您会这样说?

董建华:在一个值得我们大家能够出一份力的时候了,我们每一个香港人,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出一份力的。那我觉得那个时候,正是需要出一份力的时候。(而且我)也累积了这样多的经验,所以年纪虽然大了,我还是出来一下。

解说:在此前的一次问答中,香港特区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曾经对我坦承,在79天的“占中”过程中,面对巨大的压力,他所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就是“忍”。

吴小莉:这79天当中有什么决定是最难的?

梁振英:不采取行动这个决定是最难的。

吴小莉: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

梁振英:警察的训练就是处理这样的场面的,你要警察不采取行动,要让我们的警察同事们上上下下,他支持这个政治决定,就是比如说我们给“占中”的市民,给特区政府更多的时间能让双方能够去谈,这个是最困难的地方。

吴小莉:当时是特区政府是包括您在内的会议的成员都决定说要等待?

梁振英:是我们要等。

吴小莉:是您决定的吗?

梁振英:是。

吴小莉:前几天我采访了梁振英特首,他也提到了,我说在“占中”的时候,您最艰难的决定(是什么),就像您说的,忍。纪律部队其实是想要维持秩序的,但是必须忍住。让社会有共识,才能够采取一些行动。

董建华:对。

吴小莉: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董建华:他真的不容易,到处压力很大。其实我觉得大家最忧心的时候,就是在“占中”的时候,这个整个情况,几乎要失控了。还好呢,梁振英先生,梁特首,他真是很诚挚地针对这一个大问题(去解决),而且坚持他的原则,就是一定要不流血地解决,和平解决这个问题,他一直坚持到底,中央都信任他,最终我们做到了。

吴小莉:香港回归今年二十年了,现在进入了第五任的特首,跟您看到两年前的环境,您觉得是有变好了呢,还是又变差了?

董建华:近期这一段时间来,其实社会是比较稳定一些了,特别是这个选举以后了,特首选举以后,是好得多了。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在思考,为什么,为什么,将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所以更多的关心香港的朋友们,都出来大家一起努力在做事情。所以我也满怀信心了,在迎接这个(回归)二十周年的时候,觉得好的时光要来了。

解说:近两年,香港屡次出现诉诸本土意识和香港人族群身份的运动,并在香港社会掀起了一股前所未见的“绝交潮”。由于政见不一,选择在社交网站甚至现实生活中,互不往来的人越来越多。

市民1:朋友之间,家庭之间,大家政治立场上都会有争吵。

市民2:我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大家观点和角度都不一样。

市民1:最后会吵得面红耳绿的。

市民2:会是非常敏感。就是大家变得很暴躁。

市民1:尽量都不提,免得有什么得失,大家连朋友都不能做。

对此,前汇丰亚太区主席艾尔敦就在其文章《香港的未来》中提醒:“占中”所倡导的社会风气,已经与曾经让港人为之自豪的“狮子山下的精神”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吴小莉:我一直住在香港,确实在2014年之后,感觉香港在分裂。我们刚才坐计程车来的时候,司机也是觉得说,有什么变化,觉得有点分化。香港以前“狮子山的精神”,是可以做,现在是不可以做,这种精神是不是在消失?

董建华:一个独裁的,独权的,特权的这个政府,这个没有什么分化的。因为一个人讲了就算数的,也没有什么可以争争吵吵的。1997年(回归)以后,这个我们香港的人们自己当家作主了,所以意见是很多的。像我相信每一个家庭里面,吃饭的时候,大家就很多不同的意见,对不对?那哪怕是一个这样大的六七百万人的一个社会,他们当然有自己不同的意见。那不同的意见不要紧的,就是人家的做法,就是将这些不同的意见都组合起来,变成政党,那么仍然会经过政党来发挥的。但是我们的政党又不是很成熟,因为要建立一个民主的结构,要有很多条件才可以的,所以很多这些问题,都是,就是说还没准备好,就要去做这件事情去。所以其实是这样一回事。也不是说今天是因为我们香港做不来,其实大家每一个社会,都会经过这样一个东西的,是有这样的问题的,但是我们怎么样去面对呢,对不对?这个才是一个问题,那么一步一步地去做好它。可以做得好,我觉得现在慢慢地是在一步一步地在做好它。这个特首,他没有政党支持的,也是一个问题。立法会里面,假如说大家不顾全大局地来解决这样多的问题的话,真是不行的了。他可以做反对党的,但是你反对之余,也不是就是反对反对,而是因为我同意,我不同意,我来反对。同意什么,不同意什么,有没有妥协的过程。所以很多事情,我们还要构建起来,构建一个民主的社会,不是这样简单的。

解说:在香港,“拉布”往往是在立法会议中针对一项议题提出上千条修订意见,而每一条修订都需要经过议员辩论之后逐一表决,使得议案难以通过,导致其延期甚至“流产”。有评论认为,近年来香港反对派在立法会的频频“拉布”,已经导致香港政治内耗严重,出现困局。而在街访当中,也有市民提到,长久的“拉布”,确实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影响。

的士司机:我就觉得民主派那些呢,他自己民主,就不给民主给别人。民主是什么呢?民主就是接纳不同的意见。你不要只是为反对而反对,你政府有时候提出好的意见,你就接受。就好像香港,二十年了,一直吵,搞得香港经济多差。不要为了争拗而争拗,应该齐心协力搞好香港,一味地吵。我的意见就是这样,我不想搞这么多事情,我只想赚两餐而已。

对此,董建华就强调,民主的成功是要互相尊重,接受不同意见。现在的香港人应该为重新团结香港,作出更大的努力。

吴小莉:说到立法会和行政的关系,我前不久采访了林郑特首,提到了行政立法过去几年的紧张关系,她有什么应对措施,她觉得她自己是很善于沟通的。她愿意去聆听,沟通,找到一个政治上的妥协。因为政治就是一个妥协的艺术,她觉得她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很多人说,过去几年,香港确实在内耗,行政立法的这种关系的紧张,也使得这个内耗加剧。对于新的特首,或者新的政府,您觉得在这方面,是不是有所着力?

董建华:我是这样地看,这个一味反对而反对,没有办法处理的。假如说我们政见有些不同,看是哪一类的政见,比如说因为最低工资的问题,我要少给一点,他们要多给一点,这个可以妥协的,你明白吗?

吴小莉:明白。

董建华:假如你说我不接受“一国两制”,这个不能妥协的。

吴小莉:大是大非的问题。

董建华:大是大非的问题,要独立,这个不能妥协的。在这些大是大非之外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妥协。为什么,因为是为了“香港好”三个字,没有道理不可以妥协的。当然社会上有不同的既得利益者,有的希望要这样,有的希望要那样。那么这个就看我们领导了,好,就这样,就这样。所以其实不难的这个事情。因为一大堆的事情,全部都是为了香港好,还有一些事情是对香港不好的,那根本不能妥协的,对不对。

下节预告:

吴小莉:香港以前是“我能行”,现在是“我不行”

董建华:内耗,吵吵闹闹,吵吵闹闹。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责任编辑:梁志强 PV09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视频:狮子山下的前行者(四)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7/28/wf2_4711964_20585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