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郑月娥谈及终获儿子支持眼圈泛红 香港将每年新增50亿用于教育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问答神州》特别系列,“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回归20年来,香港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不过也遇到了一些新的情况新问题,比如说

核心提示:《问答神州》特别系列,“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回归20年来,香港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不过也遇到了一些新的情况新问题,如经济增长放缓、房价高企、“本土主义思潮”的抬头等。作为香港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特首,同时拥有丰富的政务官工作经验,林郑月娥将如何面对并解决这些问题,着实备受瞩目。

37年政府工作历练 林郑月娥当选后感叹任重道远

2017年7月1日的上午,香港回归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林郑月娥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区旗,举起了右手,依照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规定,庄严宣誓,正式就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

回归20年来,香港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不过也遇到了一些新的情况新问题,比如说经济增长放缓、房价高企、“本土主义思潮”的抬头等等。

作为香港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特首,同时拥有丰富的政务官工作经验,林郑月娥,将如何面对并解决这些问题,备受瞩目。

在香港回归2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我与林郑月娥进行了一次相约问答。

吴小莉:您到这里办公多久了?选完第二天。

林郑月娥:3月27号,这是第二天,3月26号是投票,3月27号开始在这个候任行政长官的办公室办公。

吴小莉:这段时间交接的工作准备得怎么样了?

林郑月娥:准备得差不多了,其实工作还是非常的繁重,又要组成我的班子,又要跟各界继续见面,听他们的意见,还有跟现届政府做一些交接的工作,保证是交接比较顺利。

吴小莉:候任行政长官办公室,心情怎么样?

林郑月娥:我也没什么特别的,现在已经在这里办公两个多月了,反而是7月1号,到了新的办公厅,是可能还有一些比较激动。

吴小莉: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您从公务员、政务官再到特首,可以说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参与者、见证者,而且要积极的推动着,您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什么?

林郑月娥:此时此刻的心情,只能用这四个字形容,就是任重道远,当然我从离开了学校以后就加入政府工作,很快已经37年了,在这37年中,大概一半是在回归以前,一半是回归以后,所以我真的可以说是见证,也参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回归祖国的工作。

吴小莉:就像您说这20年经历了很多,您在不同的岗位,如果让您选一个场景或者一个人,让您最难忘的,您会选什么?

林郑月娥:当然是一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1997年6月30日的晚上,当然也包括7月1日的早上,交接的这个过程。

吴小莉:您在哪?

林郑月娥:那个时候很多活动我都有参与,因为我在1997年的时候,我是在当库务局一个副的秘书长。

我当时的工作是跟回归非常有关系的,我是参与中英联络小组,当然是英方方面,是跟中方一同编制,一年一度的预算。因为我们的财政年度是每年的4月1日,那你想想在1997、1998年这个财政年度,它3个月是属于港英政府的,9个月是属于特区政府的,所以谁要编这个预算都要得到两个政府的同意,我当时就积极参与这个工作。所以对我来说,回归的(过程)还是有一些很个人的感受,跟一个小小的贡献。

吴小莉:您很个人的感受是什么?

林郑月娥:很个人的感受就是,这是一个很重大的时刻,给我的印象就是无论是英方的专家,还是中方的专家,还有当时是香港一些人士也有参与这个编制,共同编制这个过渡的预算案,都是对香港的未来是充满期盼的,都感觉到香港回归祖国以后,在我们的经济的发展,在我们的公共财政的管理方面,应该还是非常良好的。所以我们在参与的工作也是充满了信心。

调任中英联络小组 参与香港政府编制预算案

吴小莉:但是您当时会参与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在库务局工作?还是被遴选的?

林郑月娥:我认为是由于我当时在库务局的工作,但是,其实我本来是在库务局当另外的一个工作,但是在1996年,两个政府开始谈这个有关过渡预算的时候,当时我的上司也是财政司的司长,就把我调到这个(中英联络)小组里面编制,可能他也觉得我是做事比较谨慎或者什么的。

吴小莉:听说您那时候您是算比较年轻的成员之一,在中英联络小组当中?

林郑月娥:是,我一个小妹妹。

吴小莉:那个时候有没有在预算案编制,尤其是过渡预算案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协调沟通,意见不同的地方?

林郑月娥:有,因为整个工作是做了差不多超过一年,因为香港政府在编制预算的过程,它是每一步每一步在编的,好像什么,在规划我们的开支,我们有开支的增长,要把它放在教育、福利、基建什么,都要谈。所以每一个谈的会议,都有中方的专家参与,虽然他们是没有经过我们这个经验的,当时的中方的专家都有财政部的专家,但是我想内地在编制预算,跟我们的制度可能有些不同,所以我们是要把整个过程,去很详细地把它介绍,把它解释,让他们明白为什么我们要经过这个历程。

吴小莉:您的普通话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学的吗?

林郑月娥:其实我没有学,我就是在实践,其实我在念书的时候,我一般的普通话都是比我的同学比较好一点。

吴小莉:为什么呢?

林郑月娥:我可能,那个时候我喜欢听国语的歌曲。

吴小莉:喜欢听谁的歌?

林郑月娥:什么青山,还有当然是邓丽君啊,都是比较喜欢听的。

吴小莉:我不知道在编过渡预算的时候,有没有牵涉到当时有一个争执就是说港英政府想要把很多预算作为基建的发展,后来中方不同意,那一段您有经历吗?

林郑月娥:那一段是比较早期,我没有直接参与,但是我编制的那段时间有一件事可能很多人都有记忆,就是有关香港的福利的开支,你知道有人说这个福利开支好像一个开得很快的车,可能是要车毁人亡是什么的,就是那个时候出来的。因为那个时候有些负责社会福利的开支的部门的首长表示,香港还是一个非常好的福利的社会,还有一些很大的增长,所以中方的专家就表示很担忧,会不会是把以前累积的储备都把它花光了什么的,所以还是有一个小小的冲突。

吴小莉:那当时您还记得一些细节吗?或者怎么样最终协调出来了?

林郑月娥:基本上就是很清楚地把这个数字解释,香港从来都不是一个福利主义的社会,我们都是坚守现在《基本法》107条要求的量入为出,收支平衡,尽量不要有出现一个赤字,最后中方的专家也明白,觉得这个是个别的官员的一些说法。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韩宛廷 PV090]

责任编辑:韩宛廷 PV09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一)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7/07/wf2_4705432_203242.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