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香港居民直言房价难以忍受 梁振英称这是执政一大遗憾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2012年,在上任之初,梁振英就将房屋的问题,作为自己未来五年工作的重中之重。然而尽管楼市调控的“辣招”频出,梁振英也坦承,房屋价格的上涨过快,是他的一大遗憾。&ld

核心提示:2012年,在上任之初,梁振英就将房屋的问题,作为自己未来五年工作的重中之重。然而尽管楼市调控的“辣招”频出,梁振英也坦承,房屋价格的上涨过快,是他的一大遗憾。

“辣招”齐下香港房屋问题如何解决?

吴小莉:过去五年的楼价,不断在上升

梁振英:我满意吗?我不满意,因为老百姓他没有房子住,所以我的工作目标就是增加供应。

香港基尼系数创下四十五年新高

吴小莉:香港这么富裕的一个地区,贫富差距还是挺大的

梁振英:我们要看基层市民,他五年前做同一个工作,他的收入增长多少。

内港融合香港优势如何体现?

吴小莉:国家所需,香港所长

梁振英:香港有大量的民间团体,它们都可以代表我们国家,伸出友谊之手,到外面去多交朋友

香港居民受访直言房价难以忍受 梁振英坦陈这是执政一大遗憾

街访同期:

记者:你觉得香港的楼价现在贵不贵?

市民1:非常贵,很惨。

市民2: 当然很贵,非常离谱。

市民3: 买不起。

市民4:儿女想结婚,住房问题自己却始终无能为力。

串场1: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前夕,我们走上了街头,询问市民对于香港发展的看法。而在其中,住房,成为了受访者们认为如今在自己的生活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美国的一项以楼价中位数来比较世界上不同城市房价的调查当中,香港的家庭买楼的负担位列第一。这意味着,在这座城市中,无论是富豪还是普通的民众,都必须以高昂的代价来换取居住的权利。

2012年,在上任之初,梁振英就将房屋的问题,作为自己未来五年工作的重中之重。然而尽管楼市调控的“辣招”频出,梁振英也坦承,房屋价格的上涨过快,是他的一大遗憾。

吴小莉:在过去这五年,您可以说是双手齐下地去解决房屋问题,但是我们也看到了过去五年的楼价却不断在上升,私楼的人均面积进一步的缩小,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梁振英:政府把土地卖给地产商,地产商又做规划、做设计、做施工,然后变成现成房子,可以交给居民搬进去。五年时间。我们过去五年做的开发土地的工作在未来一两年就可以见效。我们有一个数,就是未来三到四年潜在的私人住宅供应量。我们看见在这个市场里面,大大小小的地产商,它手上有的土地,他已经买了,已经做规划了、设计了,已经在施工了,或者是施工就快完成了,就不同阶段的,这个建设私人房的这个阶段我们拿一个总数,一共是多少,今天的这个数是96000套,96000套是什么概念呢,比我上任的时候,五年前增加了48%,任何一种商品这个供应量增加48%,是一个可观的供应。所以前几天有些朋友坐下来谈,包括有些地产商坐下来谈,他们现在担心的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呢,这个供应开始到位;另外一个呢,就是香港可能要跟随美国加息,所以过去长时期不仅是低息还是超低息,这个环境的条件可能要结束,所以他们现在也有一些担心。

吴小莉:就供应增加了,可能低息环境改变了,可能会影响房价的下跌,可能比您的“辣招”还有效。

梁振英:其实我们的工作的一个目标呢并不是这个房价的高低,我们的工作目标是不管房价高或低,必须有足够的供应,要是供应不够,房价下来了,由于比如说经济原因、这个利息原因,老百姓住得不好。唯一能够满足老百姓住房需求的,就是必须有新房子,而且根据我们对于这个需求的评估,供应出来的新房子到他们手上。不然的话,要是譬如说加息之后这个房价下来,掉了一个比如说百分之四十、五十。我满意吗?我不满意,因为老百姓他没有人去买房子,房价下来了,但是他没有新房子住,一些新婚夫妇,年轻人出来组建家庭,他是没有房子住,所以我的工作目标就是增加供应。

吴小莉:所以其实是一个很微妙的平衡。那么在可见的未来三四年供应到位之后,您觉得房价是会到了一个比较平稳的地步吗?

梁振英:供应这个数很科学,通过我们做工作也可以把它统计得比较全面、准确,这个数同时我会公布。需求那部分呢,人口增长、住户增长这个呢,我们都有数。最难估计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个经济环境,包括利率环境,因为利息要是上去的话,它购买力就会下来。所以房地产市场呢,全世界各地都一样,就是供需关系当中,需求这一块是最难预测的。

吴小莉:但是会不会担心,因为我们在03年的时候也提到了公屋的计划,然后刚好又碰到了经济不好,造成了房价的下跌,有很多的负资产出现。担不担心这种情况出现,怎么平衡它?

梁振英:我们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要是出现这种情况的话,政府开发土地、规划土地、储备土地的工作不能停。过去有一段时间,由于房价下来,房价下来我们以为这个房屋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政府也没有增加供应的压力了,这土地的供应没有准备好。到这个市场再出现另外一种信号,就是又供不应求了,那个时候,才去张罗土地就太晚了。

吴小莉:有点时差了。

在香港,曾经有人做过调查,在家具店卖出最多的双人床,宽度仅为1.37米。对此就有香港市民戏称:“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世界和平,一个是可以三边下床”。对于人均仅有16平方米左右的居住面积,不少港人只能够选择在劏房、笼屋以及迷你户中将就凑合。

根据“团结香港基金”近日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1995年至2004年间,香港已发展土地共增加7800公顷。而近十年来,这个数字却锐减至仅1100公顷。在问答中,梁振英也提到,增加土地供应的过程,并不容易。

吴小莉:您刚上任的时候特别提到说香港不是没有土地,我们的土地储备只用了26%,而真的是人住的大概7%。也有一些经济学家说,其实是不是也有一些地产商囤地的问题,您自己在开发土地或释放土地的时候,自己遇到什么问题?

梁振英:一个就是很多的土地供应给市场之前我们要做规划,规划上的改变,那么做这些规划我们根据法律有个程序,要是碰到譬如说司法复核,那么这里面的这个时间更难掌握。这个工作必须要做。有一部分土地在地产商手上,在地产商手上的地也并不是每一块它手上的地都可以用来建房子,因为这块地是否能建房子,必须根据政府的城市规划来做。

吴小莉:但是我们已经把地卖给它,当时不是已是……

梁振英:不,有些地呢,并不是政府卖给它,而是它在市场上

吴小莉:收地

梁振英:譬如说收地,有一些比如说农地、各种各样的土地在它们手上。政府卖出去给地产商的地完全不存在囤地的问题,因为我卖地的章程里面,要求它必须,再看这块地的大小,它的用途,大概在四五年时间里面必须完成,不完成罚款,罚款之后就要把这块地收回。我说的地产商手上的地呢,就是它在社会上、在市场里面它自己收购的,往往这些土地呢,是农地,一些耕地。这些耕地它要修房子,它必须在城市规划上符合政府的规划要求。那么规划是怎么考虑的呢,一块土地要修房子,不管是政府准备卖出去或者是地产商手上有的耕地,我们必须有配套,包括交通道路的配套,供水排水等等这些配套。香港做这些工作还是一板一眼,蛮有规矩的,有很多规定的。所以并不是说哪个地产商手上有多少千万平方英尺的这个耕地,为什么不用来开发?有些它们都在做一些规划上的申请,大家在媒体的报道上也有些时候看到,某某地产商由于某某规划问题,跟特区政府在法院里面打官司,它想开发我们不让他开发,这是为什么?这往往就是规划。

吴小莉:新界东北的计划当时提出来以后,原来的规划是2017年启动,现在进展如何?

梁振英:好消息就是我们现在进展得还是比较顺利的,四五年前提出来的时候社会上有人反对,有种种的这样那样的声音,阴谋论。现在没人说这个了,好消息是什么呢?我第一条钥匙交给第一个家庭,他搬进去到第一个房子里面去,大概是六年后的事了。所以这个工作说明什么呢,它这个房子的生产周期长,第二个呢,就鼓励一下我们自己吧,就是我们定了这个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的。

香港基尼系数创下45年来新高 65岁以上人群贫穷情况最严重

2017年的六月,香港政府公布,反映社会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2016年升至0.539,创下了45年以来的新高。在香港,一边是摩天大楼与闪闪发光的奢侈品商场。平均在124位港人中,就有1人是千万富翁;而另一边,却是蜗居在劏房,食不果腹的低收入人群。

对此,梁振英把扶贫、安老、助弱作为施政的重点范畴,推出多项扶贫措施,并且设立了一条官方贫穷线。五年来,特区政府用于扶贫及其他的社会福利经常开支,增加了71%。

吴小莉:香港这么富裕的一个地区,很多人没有办法想象,它的贫富差距还是挺大的,在这方面您觉得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或者已经做了什么?

梁振英:贫富差距有几个形态,一个是上面涨得快,下面也涨,但是由于上面涨地快所以差距大,另外一种呢,就是上面的上去了,下面的下去了,这个也是把贫富差距拉大了。

吴小莉:那香港是属于哪种?

梁振英:香港就是过去五年,收入最低的10%的市民,他收入增加46%,收入最高的10%,(收入)增加了23%。所以要是基层市民,他拿今天的我去和五年前的我比较,他的职业收入增长46%。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下)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30/wf2_4702995_205656.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