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梁振英首次回应处理占中事件 坦言一事最难做决定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问答神州》特别系列,“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五年之间,香港出现了哪些新的变化?梁振英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又会留给港人一个

核心提示:《问答神州》特别系列,“狮子山下的前行者”,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五年之间,香港出现了哪些新的变化?梁振英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又会留给港人一个什么样的背影?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纪念日的前夕,吴小莉走进了位于中环的礼宾府,与香港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不容易”成梁振英任期五年最大共识 对林郑月娥赞不绝口

1997年7月1日,五星红旗在会展中心冉冉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那一天,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行政会议14名成员之一,43岁的梁振英走上主席台,宣誓就职。

二十年之后,当年年轻的行政会议的成员,成为了如今即将卸任的香港特首。2016年12月9日,梁振英以家庭原因宣布放弃竞选连任。

梁振英:我不會參加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我相信香港社會是可以選出一個好的行政長官的,但在我的家庭裏,我的子女只有一個爸爸。

"不容易",这是人们对梁振英五年工作最大的共识。这五年间,香港经历了回归以来最为“微妙”的时期:GDP放缓、政改搁浅、“本土主义思潮”屡次抬头。

五年之间,香港出现了哪些新的变化?梁振英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又会留给港人一个什么样的背影?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纪念日的前夕,我走进了位于中环的礼宾府,与香港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梁振英:小莉你好

吴小莉:你好,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梁振英:我也很高兴,欢迎你。

吴小莉:我记得上一次采访您是做候任特首的时候,您跟我说,上一届政府对您特别好,当选的第二天就派人把您带走了,就到候任特首办去了,这次接任您的这位特首也是您当时慧眼识英雄,把她进入了您的管治班底的,林郑月娥女士,现在交接得怎么样?

梁振英:交接得很好,这次交接呢和我上次交接完全一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加上这个,其实政府它做事有个特点,它根据过去的规矩,过去怎么做,现在怎么做,除非出了问题,所以这个交接的具体做法和五年前完全一样,不同的话是什么呢?加上林郑月娥她长时间在特许总部工作,在过去五年他也是我的政务司司长,所以他对情况很熟悉,其实过去五年推动的很多一些大的政策措施他都有参加,她真的很能干的,而且在大的施政的理念上,包括贫穷问题、老年社会问题、社会福利问题等等和我的看法一致,所以她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过去五年财政司的司长人选,未来五年是个很好的特首人选。

未来五年(她会)是个很好的特首人选。

 

"狮子山下的精神",就是从底层起步打拼的精神。在香港,市民最推崇的就是这样一类人:出身贫寒,勤奋努力,专业人士,事业有成。梁振英的成长之路,正是许多香港市民希望走的路。2012年,梁振英以689票高票当选,维港迎来了又一位“平民特首”。

梁振英:我和我的问责团队,理念一致,都希望稳中求变,贡献自己的力量。我期望5年后市民生活质量不断提升,社会更加和谐、团结及凝聚,香港的魅力有增无减,使港人及其下一代同时看到希望及前景。

梁振英四字评价这届政府 回忆当年制定基本法岁月

吴小莉:您曾经说过希望这届的政府是稳中求变,那您怎么评价我们这四年多快五年的稳中求变的成绩。

梁振英:我们确实在各个方面,我们在上个月之前提出来,在我的政纲里面,有四个施政范畴,房屋、贫穷、老龄社会、还有环境问题,比如说在贫穷问题上,我们是破天荒地设立了官方贫穷线,有很多就是社会福利界的朋友能够相信是有党在做,就促进一步,所以求变,同时要稳,过去五年基本上做到了,包括在社会福利方面,我们也有足够的财政,使得经常性的社会福利他是五年增加71%,私人房屋、潜在的工业增加了48%,这都是比较可观的增量,所以应该说不是我一个人的工作,而是整个团队、包括广大公务员同事他们努力的成果。

 吴小莉:您刚才也提到了未来会在更高的角度看香港问题,因为您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未来会着墨在哪里比较多,比如说是不是一带一路的香港角色或者是大弯区的香港角色。

梁振英:首先我不会干预特区政府的施政,香港当时有部分我们也看到像很多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常务委员等也都在刚开发表他对香港发展的一些看法,但是我们不会干预特区政府的工作。一带一路、大湾区的的规划对于香港未来发展很重要,将来在全国这个范围内,这两个题目,一个一带一路、一个大湾区,我相信我是兴趣比较大的,也希望能够做一点点的贡献。

作为香港最为重要的宪制文件,《基本法》起草和咨询过程前后历时4年零8个月。1985年,当香港《基本法》起草工作开始之后,年仅31岁的梁振英获邀担任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的委员,并在三年后,出任了委员会的秘书长。

吴小莉:《基本法》的起草过程您是全程参与的当时是谁邀请您进入咨询委员会,为什么选您呢?

梁振英:成立《基本法》咨询委员会这个过程是由起草委员会,起草委员会就是人大下面的一个机关,由他们委托几位香港的起草委员来香港成立咨询委员会,我是被这些起草委员邀请,我被他们邀请其中的原因是在这个之前,在84年还没签署联合声明的时候,后期出现了一个技术上的一个问题,也是我的本行,就是有关稀缺土地,在1997年6月27日,也就是香港回归前3天,所有每一片新界的土地他的年期届满,那么这个问题怎么处理,所以84年的时候中央提出要我帮手,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在这个问题上做了一点功夫,也提了一个比较具体的建议。

吴小莉:被采纳了吗?

梁振英:这个建议现在就是中英联合声明附件三,基本上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续期五十年到2047互补地价。所以我相信起草委员会邀请我加入咨询委员会有这个背景,这个是1985年,到了1988年当时的秘书长汪俊连先生他退下来。我是当了执行委员,执行委员是实际把180个咨询委员选举产生的,那么到了19人的执行委员当中再选秘书长,所以说我当年当秘书长是选举产生的。

梁振英曾经在日志当中提到:為了《基本法》起草進行的咨询工作,是香港有史以來時間最長、規模最大的咨询。为了征求更多的意见,梁振英经常走到居民区中,倾听市民最为关心的问题。

吴小莉:当时听到最多的意见是什么?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梁振英:我们办公室是在中环,在中环很多人过来提交意见,往往是完全是由民主法治这些很有用,到了地区呢他侧重点就不一样了,我那个时候呢也应该说是比较勤快吧,到处各个地方走,不管什么地区、什么阶层,什么背景的,只要邀请我就去,去了很多、二十个人、三十个人,听他提不同意见,提意见之前我会把咨询委员会这个要做的工作,尤其是88年征求意见稿、89年草案出来之后主要内容介绍,到了地区往往在我介绍完了之后第一个提的问题呢,就是说梁先生,1997年7月1日早上香港回归后的第一天,我醒来下楼去买第一份早餐用什么钞票?这真的在很多不同地区都有这个问题,很多市民他的经验来说,政权一换,就换钞票,那个时候呢人民币没有今天这么流通,香港的港币和大陆人民币的发行制度、他的币值等等完全不一样,那么世界上没有这个先例。当时很多市民还有一些怀疑,他说梁振英这人太年轻,大陆解放的时候都没出生,日本占领香港的时候你也没出生,政权一换就换钞票。然后呢人家就问,谁来发钞,因为那个时候汇丰银行、渣打银行,都是英国的银行,中国银行还是后来参与发钞的。所以凡此种种吧,很多很具体的问题,出国用什么护照这些。这些问题呢很有用,去把这些意见、甚至一些不安心我们收集起来,有些我们在85年到90年起草《基本法》的这个期间能够解决的,我们就解决;不能解决呢,这个也是中央在邓小平先生领导下他展示的一个大智慧,因为82到84中央谈判、85到90起草《基本法》,90年到97的七年时间,《基本法》通过了、颁布了,还有七年时间去解决一些《基本法》规定的一些具体问题。包括《基本法》的条文有了,港元是法定货币,自由流通、自由兑换,我们还有七年时间去研究、落实。使得1997年7月1日之后港元仍然是香港的法定货币,它会继续流通,继续自由兑换。

吴小莉:您曾经说过88年到90年《基本法》通过的这段日子是您最难忘的日子,难忘在哪里,在89年的时候有一些《基本法》的起草委员选择离开了,那时候心情受到影响吗?

梁振英:当然受到影响,那个时候香港社会很不稳定,也有很多人移民。当然很多移民,包括自己的同事、同学后来97年前都回来了。但是那个时候呢,香港社会确实受到比较大的冲击。《基本法》的咨询工作也暂时停下来了,但是很快就恢复起来了,香港的经济、内地的经济,以及中国和外国的国际关系呢,很快就恢复起来。所以在最后呢我们整个《基本法》起草工作、咨询工作还是如期完成,没有受到影响。

下集预告:

吴小莉:您对于政改方案不能落实极度失望?

梁振英:未来五年政改这个问题不会提上日程。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上)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3/wf2_4697909_20171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