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方恶性事件层出不穷 评:连活下去都是问题了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最近西方好像很不太平,事件一件接一件的发生。评论员庚欣认为,发达国家过去我们讲叫追求,提高生活质量,从起飞到成熟,最后到提高生活质量,现在什么生活质量?连活都是问题,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

核心提示:最近西方好像很不太平,事件一件接一件的发生。评论员庚欣认为,发达国家过去我们讲叫追求,提高生活质量,从起飞到成熟,最后到提高生活质量,现在什么生活质量?连活都是问题,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了。

谢亚芳:近日在西方国家这个天灾人祸不断,我们看到在伦敦刚刚发生的这场西部的住宅大火,目前公布的最新的死亡人数已经高达了79个人,那么还有人失踪。也就是说这个数字可能还会继续上升,没隔几天我们又看到在伦敦一个清真寺外发生了货车冲撞人群的事件,后来定性为恐袭,为什么近日在西方国家有这么多的这些,不论是天灾也好,人祸也好发生,到底反应出了什么样的社会问题,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请到时事评论员庚欣来点评分析,庚老师您好。

庚欣:您好。

谢亚芳:您怎么看最近这西方好像很不太平,一件接一件的发生,几乎我们每个月都有报道,不论是大灾难也好,是恐怖袭击最后被定性也好,到底这些事故频发的原因,您怎么观察?

庚欣:最近,就拿今天这一天,刚刚你讲的,每个月每周,现在是每天几乎都有这样的消息,而且有的时候一天不止一起,你看今天英国伦敦的这个,出来这个结果,证明它是一个单独性的一种恐怖袭击,而且它这个是针对了穆斯林,专门针对穆斯林这个群体到那个教会去冲,最后造成了一死十几个人伤。这件事情给我们带来的对反恐不利的思索就更深刻了,这似乎是爆发出来的第一起,就是反穆的,反对穆斯林的,针对穆斯林的,或者我们开玩笑,过去叫以爆抑爆,现在叫以恐抑恐,就是用以牙还牙的方式去针对它。这样一个做法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新的一个变化的征兆,就是会不会在这些发达国家,特别是这些受害人的群体当中会产生出效仿的一个效果,这个都要观察。然后巴黎也出了一个,也同样驾车,里边又是各种的军事设施,装置,要去行凶。当然,好在没有成功,他自己就搞死了,所以这样一个情况给大家造成的这种压力,其实你刚才讲到了英国住宅楼的火灾造成的伤害,葡萄牙的山火,一个自然灾害,也死了好几十人,也死了六七十人,现在可能还在查,还有没有继续有伤害的扩展。

其实这个情况在发达国家,在西方国家里边,我们过去都认为这些国家他们幸福的家庭大致相同,这不幸的家庭我们各有各的不幸,觉得好像他们这些国家都应该生活是没问题的,我们玩也都喜欢到那去享受一下。但是说实话,我在日本长期生活,日本特别是2011年的当时福岛整个大地震之后其实就出现了这个问题,就是整体的人们由于天灾和人祸,大地震之后造成海啸,造成核辐射的这些核泄露,造成给大家的,就基本的安全、生活的基本的素质,基本的品质受到极大伤害的时候,这个时候就使大家感觉到了,就说发达国家过去我们讲叫追求,提高生活质量,从起飞到成熟,最后到提高生活质量,现在什么生活质量?连活都是问题,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了。这时候这个问题在英国,这几天里边不断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连续的恐怖袭击,选举又出现这样的变局,然后又是火灾,今天又出这样的事情,不断的出新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且由于这样的事情前两天发生了像意大利球赛的时候,好多人,大家都井井有条在那表演,准备要享受这样一个快乐的时候,结果膨的响了一下,大家就心里的脆弱,就真的就是风声鹤唳,草木皆恐,也发生了几百人踩踏,最后都受伤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不能不思考到底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世界,特别是发达国家,当然其实不止发达国家了,比如说菲律宾,索马里,到处也都出现类似或恐袭,或者是类似恐袭的这些事故,我们要看到这个里边,到底我们出现了什么问题,是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真的有一种,大家都会有一种危机感,有一种非常不确定感,而且这种不确定它不是周期性的,它不是说,比如说我们经济危机,那我们这两年是危机,那过两年会有复苏,会有一个高涨,然后又到了发展,可能再到危机,有可能是这么一个周期性,它不是。而且也不是局部性的,周期往往都是若干个领域,或者若干个地区比较严重,现在是全局性的,在这样的情况里边我们就要观察,这里边就涉及到有一个,我其实在几年前我就写过文章,我提出来有一个总危机的概念。这个总危机的概念过去有过,在理论界最到是苏联,就斯大林那个时代就提出来,他提出总危机的理论的意思就是说,资本主义,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出现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平行市场,资本主义会无可避免的走向一个衰落和灭亡,它是作为这么一个论述。

其实我并不太赞成他这样一种,太带有绝对性的,绝对化的这么一个评论,当然后来的发展也证明这个并不能完全占主角。我所说的总危机是针对目前的,以整个经济的复苏乏力,经济的治理失效,就治理我们的整个的机制,我们的功能,我们的这些技术、方法都失效,导致了整个,特别2008这一轮就感觉到了这样的压力,就经济上这个情况非常不好,经济下行,以及复苏的乏力,以这样整个的负面的因素作为基础,然后是以整个的社会的动荡,社会的混乱,甚至于是极端性的,以恐怖袭击为代表的极端性的对抗,这种相互之间的博弈,以这个东西造成我们的伤害。这种东西有的是有形的。比如说我们没有在现场的人们,表面上好像我们没有受到伤害,但是这个感觉完全不同,就感觉到我们随时都也可能会遭受到这样的伤害。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孙雨萱 PV033]

责任编辑:孙雨萱 PV03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