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慈禧西逃时见识到的中国顶级富豪家族 因何而没落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要:1900年9月下旬,中秋的山西祁县县城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正在筹备中,街道张灯结彩,道路铺设红毯,山珍海味汇集,鼓乐琴瑟齐备,只等主角到来,这场仪式的主角是大清帝国的掌舵人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

核心提要: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仓惶出逃,一路风餐露宿十分狼狈。进入山西之后,慈禧才见识到了中国顶级富豪,以及金融业的力量。乔家票号的超高规格接待让慈禧备受感动,慈禧也给了乔家丰厚的回报,然而就在慈禧返回北京开启改革之后,乔家以及富甲一方的山西票号,却渐渐走了下坡路。

姜楠:似乎从未有一个时代金融距离我们如此之近,它渗入每个人的生活,影响着我们的财富观念,乃至重构我们的价值判断,但金融的面孔又是陌生冰冷的,从晚清现代金融在中国诞生肇始,国人对金融的认识延绵百年,几代的金融家通过不断试水来认识金融,定位金融,学习金融规则,以实现金融服务于社会的朴素目标,然而时至今日,任重道远。今天我们就透过中国百年金融发展史上的五个案例,来还原近代中国人对现代金融的认知过程,寻找金融背后的密码。

八国联军攻入北京 慈禧仓惶出逃落得秸秆充饥

解说:1900年9月下旬,中秋的山西祁县县城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正在筹备中,街道张灯结彩,道路铺设红毯,山珍海味汇集,鼓乐琴瑟齐备,只等主角到来,这场仪式的主角是大清帝国的掌舵人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一个多月前的一场变故,促使了两位中国最高统治者的远道而来。庚子事变发生后,八国联军进攻北京。8月15日慈禧与光绪仓惶出逃,一路从河北前往山西。

朱秀海(编剧):她走得很仓促,她在北京之外,实际上是布下了两道防线,都被联军三下五除二就过了。8月12号,联军打到了通州,就打到了北京城下了,就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北京城这么不禁打,这边开始有了消息了,已经破城了。她第二天早上很仓促的走了,就穿的是夏天的衣服,就没有想到往北走,马上就要冬天就很冷了,就非常狼狈。

张徐乐(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因为当时时间紧非常仓惶,那么慈禧太后当时为了避免被洋人认出,自己还化了装,就扮装成汉族村妇,那么光绪皇帝呢,也化装成老百姓,就混入到逃亡的人群中。

刘建生(山西大学晋商研究所教授):仓惶外逃,走的仓促,所带的东西大家可想而知,那是亡命啊,一路上风餐露宿。据《清朝野史大观》,还有《两宫西行记》等等这些史料记载呢,风餐露宿,以什么呢,以秫秸秆充饥,也就是玉米秆充饥解渴,在一条板凳上帝后二人背靠背,坐在一条板凳上,仰天长叹。国破家亡,前途未卜。

最狼狈的是头三天,头三天基本上是慌不择路,然后从昌平出了居庸关,然后一直到了怀来,这个三天,到了怀来,为什么就日子好过了呢,碰到曾国藩的孙女婿在那儿当知县,知道了赶紧到那里才住上了房子,前三天基本都在野地里,野地里露宿。

解说:担任河北怀来知县的吴永后来用文字记录下了此时逃亡至此时的情形。

王千马(财经作家):后来吴永重新写过一段文字,就是说西太后当时对着他,就是痛苦流涕了一番,哭完之后呢,她就说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到底是怎么一个辛苦,怎么痛苦啊,吃也吃不上,喝也喝不上,然后口渴了没办法了,怎么办呢,然后去井里去找水,井有,但是打水的工具没有,即使找到工具了,井里还飘浮着人头。她没办法,她只好就是说找了一些秫秸秆,嚼一些汁水过来解渴,最后呢没办法,吴永给她煮了几碗小米绿豆粥,她吃完之后肚子稍微有点饱之后,又想吃点其他东西,最后吴永给她好不容易找了几个鸡蛋,这你想想,到这个份上了,吃上一碗绿豆粥,吃上几个鸡蛋就已经是人间美味了。想像一个当年锦衣玉食的一个西太后啊,落到了吃鸡蛋就觉得人生美味的一个份上了,你应该能体会到她这个过程当中是多么狼狈。

慈禧决定前往山西 即将遇见中国传统金融业的翘楚

朱秀海:到了那里慈禧太后才住到了知县,吴永他的太太的房子里,皇帝才住到他的这个住房里,这个皇后才住到这个吴永儿媳妇的这个房子里,就是一家子才有个房子住,到了这个时候那么慈禧太后心才定下来,就告诉吴永往前走,告诉前头,我们要往前走,往大同走,往山西走,这个路上提前要有驿站,设置驿站来准备接驾。

解说:慈禧不会想到这次狼狈的逃难之行居然成为她人生的转折点,前方一个秘密正在等待着她的发现。山西省中部的祁县,慈禧西行的必经之地,在地瘠民贫的三晋大地,这里是黄土高原上的一颗明珠,保留至今的祁县古城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繁盛,明清两代,此地商业发达,票号昌盛,一大批中国超级富豪就栖居此地。

朱秀海:我第一次到山西,我看到那么多大院子,乔家大院,渠家大院,这个常家庄园,还有曹家大院,我对山西这种这么贫穷的地方出现这么多的巨商,太惊讶了,就是为什么他们也是这种情况,土地很少,是吧,为什么他们能够有这么多的财富,能够出现这么多的富人。在乾隆皇帝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什么呢,山西已经是富甲天下了,这么穷的一个地方比江浙都富,那么通过研究晋商,研究近现代中国经济史,你会有一个感觉,中国其实可以不完全依靠土地,中国人可以生存。这个生存就是走商道,这个走商道实际上吻合了近代以来就四百年来西方的发展道路。

解说:距离祁县古城10公里的乔家大院,是晋商黄金时代的见证,每天数以万计的游客来到这里,探寻中国晋商崛起的奥秘。

女:那么乔家当年吃饭,他们也是非常讲究,只吃两顿饭,上午十点,下午四点,吃饭的时候呢男主人在餐厅吃,女主人要么在女眷餐厅吃,要不就在卧室吃,体现了当时男尊女卑的一个思想,并且乔家当年吃饭逢年过节它有一个特色,就是乔家八碗八碟,那么我们出去都可以看到。

解说:叶赫那拉氏到来时的20世纪初,正是山西票号的繁盛时期,借助于近代工商业的兴起,山西票号走向全国汇通天下。

刘建生: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光绪帝那拉氏,带着一帮王公大臣仓惶西逃,来到山西,而这个时期呢票号鼎盛于一时,从传统金融业里面那是它可以说是翘楚。

乔燕和(乔家后人):我听父辈们讲,最鼎盛的时候全国三十几、三十四个、三十六个城市吧,都有乔家的买卖吧,当年都叫买卖,什么钱庄啊,票号啊,绸布店啊,粮庄啊,茶店啊,各种的好像都涉猎了。

马长林(上海市档案馆研究馆员):辉煌的时候它在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大概有四百多家,四百四十家,而且它汇兑的总额也是量比较大了,一般的话它像大的票号的话一年就是一千万两银子到两千万两银子这个规模。

刘建生:极盛时期呢,是总号分号加起来有475家之多,而且主要它的总号集中在祁县、太谷、平遥这几个县城。当年记得二十世纪初,宋霭龄嫁给了孔祥熙啊,在她眼里面山西不就是土地贫瘠黄土高坡嘛,但当她来到太谷,孔祥熙用十六人抬的大轿抬着她进太谷县城,罗比·尤恩森在他的著作里边就写到,中国的银行家们大部分都住在太谷、平遥、祁县这几个寻常的县级街道,因此这里是中国的华尔街。可见当年票号影响之大,地位之高,以及为人们所侧重。

乔家大德通票号超高规格接待光绪皇帝一行 让逃难的慈禧找回太后的感觉

解说:如果不是逃难,身为中国最高统治者的慈禧或许永远没有可能来到这个荒僻之地,也就永远无法知道这所藏身于黄土高原的中国华尔街所蕴藏的能量,当然她也不会窥探到金融背后的奥秘。

姜楠:在山西当地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慈禧抵达太原之前当地官员召集各票号掌柜,希望能为两宫筹集银两,解燃眉之急,但由于政局动荡,形势叵测,两宫又处于逃难之中,众商贾都担心朝廷有借无还,银子打了水漂,所以不动声色,唯有乔家大德通票号的跑街贾继英挺身而出,答应筹借30万银两给两宫。此举带来圣心大悦,不过这一说法并没有找到历史记载,但贾继英这个人物倒是真实地留在了历史中。

解说:1900年8月下旬,乔家大德通票号的掌柜高钰收到一封密信,密信由大学士桂月亭发出,信中透露慈禧与光绪一行不日将前往祁县。

黄鉴晖(山西财经大学教授):庚子事变,慈禧太后在太原住了两宿好像是,在这个期间有的官吏就给祁县大德通票号高钰写信。

刘建生:大学士桂春自叫月亭,也叫桂月亭,他与大德通呢掌柜高钰往来信函,告诉高钰呢,是两宫的行程,同时随驾的大臣和王公贝勒等等这些呢,都有哪些人,以至于呢勤王之兵在固关防守的情况,像这些国家的机密能够和商人之间来往信件,能够透露,说明两者的关系非同一般。

解说:紧密的政商关系为乔家票号勾织起一张高层级关系网,它为乔家提供着常人难以触及的内部信息,接到桂月亭的密信,高钰意识到两宫逃难来到祁县,对于乔家是一次极为难得的投资机会。

刘建生:桂月亭给高钰的信里边写道,两宫何日到达这个祁县,那么就由大德通接待,大德通票号的经理高钰呢,又和当地的县太爷,当然还有邸报啊,就是政府的官方文书通知地方政府,那么两者商量,如何接待,接待的规格,以及我们说的应该注意的事项。

解说:一份超高规格的接待在高钰的操持下成形,并很快付诸实施。10月2日,慈禧与光绪一行抵达祁县,被直接迎接进装饰一新的乔家大德通票号里。

刘建生:据当年资料记载,当时两宫西行过程当中,到祁县是黄土铺路,清水洒道,红地毯一直铺到大德通票号里面去,甚至连两宫在住房里面行宫里面,周围的床幔、被褥等等这些,甚至连厕所都是四周是黄幔,地上是红地毯,而且是坐垫都是什么红毡子,接待规模非常大。

朱秀海:这个中国民间呢,接待皇帝,接待朝廷是有传统的,你想乾隆七下江南,曹家曹雪芹他的祖父,在自己家里接待乾隆(康熙),接待了几次,那都是花的银子水淌一样,那乔家我相信它肯定也是这种做法吧。无非他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吧,它这个倾其所有吧。

刘建生:它的接待规模我想不亚于政府的接待规模,比如说当年两宫进入山西以后,到达太原,到太原以后太原府,据资料记载,是打开藩库,用的是什么,用的是嘉庆皇帝当年巡幸五台山准备的器物,两宫来了以后打开这些,然后作为接待的用品,包括器物。作为一个商家,你的接待规模不亚于政府,不亚于当年皇帝所用的器物的话,我想这个印象就更深刻了。

张徐乐:大德通票号还请来了名厨,以满汉全席的这种规格来招待慈禧太后,所以在整个招待的过程中呢,慈禧太后呢非常满意。

李德怀(财经作家):应该说在那是非常非常受到一个,体会到一个尊崇的一个体验,哇,慈禧特别开心,终于又有了一种这个太后的那种感觉,找回来了知道吗,一路上那都是农村老太太,又有了这种感觉,特别开心。

朱秀海:两宫落难之时,这样热情的接待,那非同一般,我想作为无论是皇帝还是太后,那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慈禧受感动了这一次,发现在她逃亡一路上全国这么多的官员真正跑来救驾的就一个岑春煊,没有人,路上遇到几个好官,像吴永这种好官,遇到几个,剩下的有的地方遍地都找不到人。中间这些县长这个知县跑哪儿去了,没有人管她,等于饿着跑回来,就是说发现居然票号对这个朝廷这么忠心,她应该受感动。

姜楠:对于乔家票号尽心尽力的接待,慈禧十分感动,有材料说她当即决定以代收山西三年的田赋回报乔家,从这些田赋中乔家可以抽取3%的利税,同时她还将各地送给两宫的饷银交由乔家代收,除了有形的回报乔家还获得了巨大的无形回报,通过这次接待,乔家大德通票号成了朝廷钦定的晋商首商,挂上了红色招牌。这为乔家引来了大批官家存款,乔家一夜之间生意如日中天,不过福兮祸兮,乔家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风光接待也为日后埋下了隐性危机。

西逃经历改变慈禧对时局的看法 返京后她开始筹划成立国有银行

解说:1904年冬天的山西票号,意外掀起了一场风波,众多山西票号掌柜齐聚祁县,秘密商议抵制朝廷的办法。原来就在这年,朝廷下令筹办户部银行,并希望山西票号能够入股参与。户部银行是正式由晚清政府推动成立的一家现代银行,而这家现代银行的成立与慈禧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1900年的西逃,是慈禧晚年最惊心动魄的经历,这次经历改变了她对整个时局的看法。从西安再次回到紫禁城后,慈禧开始了她人生中最重大的改革。

朱秀海:我觉得整个这个庚子国变对慈禧的震撼是巨大的,这才有了以她回京以后的清朝晚期的,由慈禧推动的新政,包括废除科举,你这个戊戌变法那时候,废除科举她不干,等她这么一折腾回来,她自己干了,兴学校,废科举,成立这个工商部,这些过去她坚决反对的事情,现在都是她自己亲自推动的,都开始办了。应该说对这个慈禧有一个根本上的一个改变。

解说:作为新政的一部分,新式银行也被提上议事日程,后来者研究表明慈禧与兴办银行这一行为同她的山西之行有着某种关系。

刘建生:作为票号这样一种金融机构,恐怕两宫呢,未必非常熟悉了解,通过这次亲身的实践经历,看到了山西商人调动资金的能力。

朱秀海:我觉得最直接的刺激当然是突然发现,一国之君逃跑的时候,一路上找不到银子,没有银子,没有银子花,这个一个草民,一个商人,在这么一个动乱的年代他居然有这么多的银子来支援给你,他成了你的债主了。他本来是你的草民,本来是你治下的一个老百姓,这个里头肯定有一种对这个金融知识、开始了解金融知识了,居然发现银子还可以生银子,票号肯定不懂,票号过去是,票号就是把银子倒来倒去,怎么银子会生银子呢。现在知道了,那既然是这样的话,干嘛我自己不来做这个生意啊,全国票号养活这么多票号,这么多银子,我自己办个银行来多好。

山西票号拒绝慈禧合办银行请求 失去了往现代金融业转型的机会  

解说:当然慈禧朴素的想法背后,是蓬勃发展的现代金融所带来的刺激。19世纪后期的中国金融市场,外资银行已经大举进入,法兰西银行,德意志银行,日本横滨正金银行等纷纷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这些银行正在深度介入中国经济,影响社会发展。清政府内的有识之士意识到,中国有必要学习西方设立现代银行,吸纳社会资金,户部银行就是在这样的情势下匆匆上马。然而当时的清政府因为庚子赔款已经几近破产,无力承担户部银行的数百万启动资本,朝廷商议决定容许社会入股,实行官商合办,富甲一方的山西票号首当其冲。

男:牵头来组建银行,首先想到的中国传统金融业态里边那最大最强的就是票号了,因此邀请山西票号加入,被山西商人票号商人,尤其是职业经理人们、大掌柜们拒绝了。

李德怀:山西的所有的那些个钱庄票号,都跟他们的掌柜的开小会,不允许,为什么,因为在当时这个《辛丑条约》一签,上亿的赔款,那这个时候我把银子交给中央了,中央很显然,政府会把这个银行当成提款机,我们尽管占50%的股份,所有的人占50%哦,没有任何一家可以有话语权。

朱秀海:谁会买你的股啊,谁也不敢买你的股啊,我们这些形不成平等的这种股东关系啊,我能参加管理吗?我能参加你的股东会吗,董事会,成为你的董事或者什么,他不可能。

李德怀:实际上他们不愿意参加这个户部银行,一个方面是对当时的朝廷没有信心,第二一个他们的生意一直是在北部,黄河以北,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对现代的金融,尤其是那种竞争,说实话那种意识,没有那么就是足,他是土财主的那种意识。

解说:遭到山西票号的拒绝后,清政府不得已转向宁波钱庄寻求合作,获得支持。1905年春天,公私合营的户部银行正式挂牌成立,它也成为中国第一家现代意义上的国家银行。

姜楠:户部银行的设立对山西票号产生巨大影响,一些曾经交由票号经营的官款,被重新回收,纳入户部银行。据学者统计,山西票号极盛时,官款汇兑高达两千两百多万两,但到了宣统三年,官款汇兑已降至五百多万两。而与户部银行的擦肩而过,使得山西票号失去了实现现代金融转型的机会,自此之后,中国金融中心开始从黄土高原向东南沿海转移,一个以支持实业为基础的新型金融集团在长三角崛起,开启了新一轮的金融试验。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