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次北京之行改变这位香港大律师一生 捍卫基本法成为其信仰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香港回归20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先后五次对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释。有媒体评论,人大常委会的每一次释法,都是在香港《基本法》受到挑战的时候提出,同时也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广泛讨论。凤凰卫视6月

核心提要:香港回归20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先后五次对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释。有媒体评论,人大常委会的每一次释法,都是在香港《基本法》受到挑战的时候提出,同时也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广泛讨论。

凤凰卫视6月16日《问答神州》,以下为文字实录:

议员宣誓“辱华”,人大第五次释法

香港人简称的“人大释法”,指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香港特区《基本法》,这是根据《基本法》的第158条: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对香港《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

而香港回归20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先后五次对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释。有媒体评论,人大常委会的每一次释法,都是在香港《基本法》受到挑战的时候提出,同时也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广泛讨论。

而谭惠珠在采访中告诉我说,当时在起草《基本法》的时候,便知道这会引起很大的震动。

谭惠珠:因为我们一个普通法的法系,而香港有终审权,很多法律界的人士都不会接受,终审庭的权威,还有另一个,在上面的机构或者权力可以改变。

我们写《基本法》的时候,已经知道有这样的矛盾,中国是大陆法系统,是立法解释权,法律的最终解释权,在人大常委会,因此我们是对着一个110火和220火两个电力,在香港相撞,我们找变压器,如果不是一定会爆炸,那我们就去找火熬,我们就去外国看他们怎样。

比如加拿大魁北克,有法国的法律传统在这里,就是立法解释权,但是外国一个代表性不够,结果我们在欧盟那里找到,怎样将大陆法的立法解释权,和普通法的释法解释权可以磨合,

因为它里面有英国,是普通法的鼻祖,意大利,罗马法的鼻祖,大陆法的鼻祖,他们大家都签了罗马条约,欧盟如果因为罗马条约打官司的话,你在英国终审判决之前,你就去卢森堡欧盟的法庭拿一个解释,就根据解释来判,然后其他国家全部都一样。

在意大利罗马条约要审是这样,我们用了这样的模式。所以写158条的时候,就第一款,因为是宪法给常委会的权,第一款就说本法的解释权,是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款就说香港的法院也可以在审判的时候解释《基本法》,但是如果有中央与地方关系条文,或者中央管理的事务条文,你做出终审判决之前应该先问常委会拿一个解释,

我们是完全用了欧盟(的方式),我可以说,我们认为在法治体制成熟、民主体制成熟的国家,怎样处理法律冲突的方法,来写第158条。

但是当时香港我相信,法律界里面的人,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们第一天,已经有人站出来反映,你这样释法,是将香港的终审庭搬去了北京,也有几百位法律界人士,穿了黑衫去中区那里游行,我觉得很痛心。为什么痛心?引起了这么大的撕裂,在这个过程里面是没有冷静地看,为什么158条是这样写法,只是一个很直接的,差不多是反应式的抗拒。

2016年10月,香港本土激进派立法会议员,游蕙祯和梁颂恒,在立法会宣誓的时候公然辱华、“宣独”以及爆粗口,引起了全港的公愤。同年11月,谭惠珠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动提出,会就《基本法》104条,有关议员宣誓的条文释法,纳入人大常委会会议议程。

吴小莉:当时张德江委员长提到了,要释法,当时有跟你们基本法委员会谈这个事情吗?当时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您的反应是什么?

谭惠珠:那一次的第五次释法,完全是委员长会议的决定,以往我们去,多数告诉我们需要不需要释法?如果释法怎么释法?这一次去说我们需要释法,怎么释法,情况很不同。

吴小莉:他问了你们意见?

谭惠珠:通常我们都有一些,预备的会议,然后真真正正提出来讨论文件,这一次去没有预备会议的,一去已经有一份文件在这里了,这样的情况之下,就可见释法的决心是很大的。我的了解就是,内地的人们,内地的同胞,对于这件事情是很反感的,海外的华人,对这两位人士的行为也很反感。那么当然,常委会里面也有一些感受,所以这一次是委员长会议要求释法。

那一次释法呢,由于法庭还没有审那件案,因此呢,我知道香港有人反感,我一些法律界的朋友打电话给我,他说你不要上北京赞成释法,他说你要等法庭审,他认为,到时候有什么不妥你再释法,如果不是的话,就觉得常委会代替一个法庭。

那么我就跟他讲,我说常委会释法的权是无限制的,它认为什么时候适当就什么时候释法,你所讲的是一个政治的问题,和香港社会情绪的问题,你不如先看一下释法的内容是什么。内容出来了,就发觉,除了影响这一些要担任公职,而不是严肃和忠诚的宣誓的人,对香港任何人都没有影响,结果我觉得效果不错,结果我觉得香港社会,对第五次释法的接受程度是不低的。

吴小莉:刚才提到第五次的释法,是源于候任的两位议员,在宣誓的时候有了“辱华”和“港独”类似的字眼,当时您听到的时候,您的反应是什么?

谭惠珠:我的家庭,我是战后出生的,我是1945年出生的,但是我听我二姐和大哥讲,打仗的时候,我们家里当时有五个兄弟姐妹,爸爸先回去内地,找一个住的地方,然后妈妈带着五个小孩坐火车,她进了车厢,同乡有个英叔(音)抱着小孩在窗口把小孩子摆进车里面,回到乡下就种田,回到乡下种田

我二姐听到我爸爸哭,跟妈妈讲,正在打仗,日本人在做什么大家很清楚,不知道我们家里的人,可以不可以挺的到,和平的时候,

这些故事对我来讲有很深刻的印象,我觉得你没有国家,你的家保不住,所以国家是重要的。当我听到这两个人,这么讲中国人,我是很不开心的,极其不开心。

我也知道,我每一次走出去人大会议厅门口,和记者吹风的时候,我都会让很多香港人恨我,因为这个释法是法庭还在审的,但是我觉得责无旁贷,有关民族的事,有关公职人员是否忠诚的事,责无旁贷,咬住牙根,一直开会开会,照样出来吹风。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吴小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五 19:20-19:50

重播时间:周六 06:25 11: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全国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下集)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16/wf2_4690504_202745.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