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梁爱诗:2047年香港选项只有“一国两制”和“一国一制”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近两年,香港屡次出现诉诸本土意识和香港人族群身份的运动,其中,青年人的身影显得尤为突出。根据香港青年协会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香港的青年国民身份认同感,近年来持续下降,通过《基本法》&ld

核心提要:近两年,香港屡次出现诉诸本土意识和香港人族群身份的运动,其中,青年人的身影显得尤为突出。根据香港青年协会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香港的青年国民身份认同感,近年来持续下降,通过《基本法》“再启蒙”青年人国民认同感的呼声频起。

香港青年国民身份认同感持续下降 基本法“再启蒙”呼声频起

梁爱诗:香港经过156年的殖民地的统治/所以香港居民对国家是一个模糊的印象

吴小莉:很多人对于《基本法》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梁爱诗:回归不是换一支旗、改一个名,而是你对国家民族的认同

“七警”案引发争议

吴小莉:这是一个政治的审判?

梁爱诗:如果大家对司法是没有信心的时候,这个社会会乱的。

二十载发展,香港慢了吗?

吴小莉:“一带一路”是香港最后的一次机会?

梁爱诗:一定要走出去

基本法“再启蒙”与香港法制发展

近两年,香港屡次出现诉诸本土意识和香港人族群身份的运动,其中,青年人的身影显得尤为突出。根据香港青年协会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香港的青年国民身份认同感,近年来持续下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占了62.6%,远低于十年前的92.8%。根据香港媒体的报道,在香港新通过的《中学教育课程指引》中,将新增《基本法》课时的要求,全香港的中学须在初中的三年内,预留至少15个小时,教授《基本法》。

吴小莉:为了采访您,我们有一些凤凰网的网友也想向你提问,有一位来自广西的凤凰网的网友,他说香港已经回归二十年了,为什么还有相当一部分香港人,对自己的国家,表现出模糊的意识?为什么特区政府,没有全力在香港的中小学普及对国家、民族的感情培养呢?

梁爱诗:这个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吧。香港经过156年的那个殖民地的统治,当时在殖民地(统治)下,当然不希望你有那个清晰的那个国家的观念,所以香港居民,对那个,对国家是一个模糊的印象,这个是难怪的。

吴小莉:您说是因为港英政府时期,没有一定要念这些书,念这些历史,但是回归这二十年,现在这一批年轻人,这部分补足了吗?

梁爱诗:我看是这样的,其实也不是说所有的年轻人都不懂基本法。如果你参加一些他们的比赛,你去看,有时候做评判或者是主礼,我都觉得他们其实很多也很清楚,也很懂得的。但是因为有种种的理由,全世界都有这样的现象,青年对于社会不满,好像贫富悬殊、好像买房难、上流的机会不容易,那么所以他们种种对于社会不满的时候,那么他们对于整个建制是不满的。宣传基本法,就好像精卫填海一样,一个小鸟叼着树枝,小的石头填海,你说什么时候才能做得够呢?每一次我出去讲基本法大概有几百人,或者甚至有几十人。但是香港有七百多万人。什么时候才可以,就是你真的可以将基本法的知识,全部去真的能够令大家都接触到呢?基本法160条,法律条文大家都是觉得很烦闷,你再看完序言,看完附件,再看完当时立法的说明。真的不是很多,如果你尝试问一下,有多少人真的做过这件事情?而很多时候,那条条文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的时候,也不会去把它看清楚,是吧?那么有时候可能不能一步就做得到的。

近日,非法“占中”行动的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系的副教授戴耀廷声称,要推动“雷动计划”的澳门版,试图干预澳门2017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被香港媒体称为是“异想天开”。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就曾经强调:如今,不少港人仍然心存“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谬思,对于香港基本法存在误解,因此特区政府应该积极推行基本法的再启蒙工作。

吴小莉:您说,有很多人对基本法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什么?

梁爱诗:我们大家都是在普通法的制度之下教育出来的,为什么看同一个文件,大家的意见这么不同?我觉得主要一个就是他们对于原有制度研究得很骄傲,在保护原有制度的同时,对新来的事物是抗拒的,这是一个理由。

第二,很多时候呢,因为有很多人也是有一个误解,在过渡时期的时候,经常有这种说法:除了国防外交之外,中央什么都不管。但是如果你看清楚基本法的条文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很多时候的印象定格了,所以经常说中央干预,其实不是中央干预,你看清楚基本法有些条文,是给它权力这样做的。好像关于政制发展的时候,也有人说为什么中央要管我们的政制发展?但是你看附件一、附件二,是说明了如果行政长官选举办法或者立法会议员的选举办法是要修改的时候,要得到人大常委会的批准。有些人不看,就说我们中央不应该管我们的政制发展,是吧?

另外就是说,国家观念也很重要,我经常都说,回归不是换一支旗、改一个名,而是你对国家民族的认同,你接受这个国民身份,这个才是真正的回归。但是很多人也是历史的原因,有些香港的居民是以前从内地逃难来香港的,或者在文革的时候,或者是在大饥荒的时候,总之在中国建国之后,是走过一段曲曲折折的路,因此有很多人是受过苦难的,而他们不看现在我们国家是怎样的。(中国)这四十年的进步其实是很快的,不只是经济上的进步、科技上的进步,是人民的权利进步也是很大的,那么如果你不看这些,你只是觉得印象的不好,所以你是认为对国家没信心的话,那当然看基本法也会有不同的看法了。

吴小莉:基本法在香港这二十年,香港仍然有基本法再启蒙的呼声,为什么?

梁爱诗:很多时候,有些人是过分注重标签化,比如好像三权分立,有些人提到法院不应该受到其他部门的影响。那么三权分立,我们首先要问,是什么的三权分立?是政府的三权分立,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权分立,如果司法机构不是政府的一部分,它怎么会说是三权分立呢?是不是?其实(三者)是各司其职的,法院是负责审判的工作,行政机关是负责制定政策,在推行政策的过程它需要法律,需要拨备,而立法权和批准拨款的权力在立法会,所以应该是相互配合、相互执行。不等于说司法机关是政府的一部分,就等于它的审判是受政府的支配,或者受行政机关的支配,不是这样的。所以就是不能够过于标签化这些事情。司法独立的意思,不是它不是政府的一部分,它在审判案件的过程,是不受任何干预的,也没有人敢干预它。如果你尝试干预法院的决定,这个是妨碍司法公正,也会是藐视法庭,所以是(要负)刑事责任,

吴小莉:很严重的事情

梁爱诗:不会有人这么做的。

2017年2月,七名香港警察因为被控于“占中”期间,于金钟变电站外殴打公民党前成员曾健超,而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判决一出,香港社会声援四起。一方面,香港多个社会团体不断发起“撑警游行”;另一方面,主审七警案的香港区域法院法官的外籍身份也备受外界关注。不少评论认为:对比被控“袭警”以及“拒捕”的曾健超仅被判入狱五周,而重判七警,使人感觉“司法不公”。

吴小莉:包括有人觉得说,这是一个政治的审判,您怎么看这个判决?

梁爱诗:我觉得任何的权利都应该要合法的行使,市民是有权表达他们的不满,但是不应该用"占中、占港",或者是向警察泼一些污秽的东西泄愤,这个他们是不对的。"占中、占港"那些人应该要被检控,应该是要被定罪,以及接受惩罚。警察的责任是维护社会的秩序,是保护市民的权利,如果在逮捕的过程中,他需要合理地使用暴力,他是有权这样做。但是在这个情况下,似乎他们已经逮捕了他,我也觉得是不对的。不过最不好的就是有些人因为这样对法官不满,因此就说要伤害法官,如果大家对司法的制度、对法律是没有信心的时候,这个社会会乱的。而且法官,它那个委任的制度,它是由九个人组成的司法推荐委员会,要得到九个人里面其中七个的支持,才可以被推荐做法官。而这九个人呢,是首席法官、律政司司长、两个高等法院的法官、律师公会的代表、大律师公会的代表、三个市民(组成的)

吴小莉:这个市民是一定有法律背景的呢?还是怎么遴选出这三个市民?

梁爱诗:我觉得他就,应该就不是有法律的背景,因为就是希望能有普通的人,不是只是从法律的角度看,所以才会找三个德高望重的市民,

吴小莉:是谁找的呢?

梁爱诗:是由行政法官委任。那这些人也是独立的,你要得到七个人的同意,你才能够被推荐。但是过程是要公开申请的,首先内部申请,或者在外面请法官的时候,都会有通告。收到这些申请之后,决定是由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去决定。所以委任也是很公平的。一经委任,他过了试用期,他是终身制。如果法官是因为身体或者精神上的毛病,不能够履行他职责的时候,或者是犯有严重错误呢,才可以被免职。要经过一个由三个法官组成的注册委员会,来做出决定他有没有犯严重的错误,才可以开除法官。所以他们不用担心,他可以无畏无惧无私无欺,去履行他的职责,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的司法独立,是整个制度的。不是只是说一个法官你是不是可以,随便可以影响案件的裁决,是不行的。又有刑法的保障,又有制度上的保障。

吴小莉:您曾经也提到过,其实香港有外籍的法官是对于香港法律的一个优势,原因是会更加平衡吗?怎么去理解这个优势?

梁爱诗:在基本法通过的时候,就是1990年的时候,我们占一半的是外籍法官。所以当时如果你看基本法第3条港人治港,是行政和立法机关,是由香港永久性居民组成。没有将司法机关包括进去的。因为如果是港人治港,包括法官的话,就要很大幅度地去更换法官。因此就是,当时在基本法特别写明,外籍法官可以继续在香港留任的。所以我觉得不要一个印象化,觉得说外籍法官,所以(判案不公),不应该有外籍法官,就不是这样的。

吴小莉:那您提到说,香港有外籍法官是有优势的,这方面的优势怎么体现?

梁爱诗:香港是一个,我们除了基本法之外,是普通法仍然继续在香港实施。那么普通法呢,很重要的就是案例,

吴小莉:判例

梁爱诗:就是参考别人的裁决是怎样的。回归前后唯一不同的,就是以前我们受英国枢密院,就是它们的最终审的司法机关的裁决来约束。现在我们可以参考,但是不受它约束。那么所以参考其他司法管理区的裁决是很重要的。有从外面来的法官,其实对我们来讲呢,是一件好事,能够跟其他的普通法司法管理区继续有一个联系。

吴小莉:您作为法律界香港非常资深的一位人士,您觉得香港的法律界在培养香港的法官或者是香港籍的法官有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或者是说,对于特区政府来说,或者是对于香港来说,应该要更多地去培养这些本籍的法官?

梁爱诗:法院的法官的委任以及提升,除了最低级的以外,都是从法律界出身的比较多。因为他们执业的经验,对他们审案很有帮助。不是每个人的性格都适合做法官。第一他要做出决定,不能左摇右摆;另外呢,他也要有耐心,听,就算那个人多没有道理,你都要给机会,给他讲清楚。其实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做法官,是有他的理由的。

吴小莉:为什么?

梁爱诗:以及法官是不走回头路的,因为你做法官的时候,你要签一个保证书,你不会回到法律行业。法官的要求真的很严格,是吧?比如你在审案的过程中,你跟律师一起出去,人家会(觉得)有一个嫌疑,因为经常说,不只你自己要公正,还要人家觉得你公正。所以对于法官的行为要求很高。所以真的是要有这样的信念,有这样的志向,才可以做法官。

吴小莉:是不是做律师赚得多一点?

梁爱诗:这个也是其中一个理由,比如最顶尖的大律师,他做一件案,已经有法官甚至一年的收入。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吴小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五 19:20-19:50

重播时间:周六 06:25 11: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下)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02/wf2_4677912_202146.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