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军战俘营司令竟被战俘囚禁 巨济岛战俘被强迫去台湾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当年为了保家卫国,远赴朝鲜半岛英勇作战的志愿军官兵如今成为异国他乡的孤魂。六十多年来,他们的父母、战友或者妻儿子女对他们的下落一无所知,也没有人来看过他们。这些英雄,他们有什么故事,他们的家乡在哪里,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核心提示:当年为了保家卫国,远赴朝鲜半岛英勇作战的志愿军官兵如今成为异国他乡的孤魂。六十多年来,他们的父母、战友或者妻儿子女对他们的下落一无所知,也没有人来看过他们。这些英雄,他们有什么故事,他们的家乡在哪里,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凤凰卫视5月18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2010年6月14日正当中国抗美援朝老战士赴朝鲜拜祭烈士访问团,在板门店内对着韩国方向高唱志愿军战歌时,他们和许多中国人一样,并不知道越过眼前这道军事分界线,再往南不远的地方,有一批中国志愿军烈士,六十年来,孤独地长眠在韩国的土地上,无名无姓,被世人所遗忘。板门店在韩国的一侧属于京畿道坡州市,从首都首尔来到坡州市中心,开车只要四十分钟。这条高速公路被命名为统一大道,代表着韩国人对南北韩统一的期盼。沿着统一大道往北行驶,获得特别允许的车辆可以直通板门店。再往北走一百多公里,就是朝鲜的首都平壤,一座象征南北统一的巨型雕塑横跨在高速公路上,两个分裂的国家希望这条公路的存在,能实现和平手段达成国土统一的共同理想。然而不仅从平壤南下要经过重重哨卡,沿途戒备森严,从首尔北上一座接一座的哨岗也密布在公路两旁,军车和军人随处可见。这条象征和平包容的公路上,韩国和朝鲜却高度防范着对方,时刻准备着兵戎相见。就在这诡异的氛围中,统一大道旁边一条泥泞的小路弯弯曲曲地伸向田野深处,它的尽头矗立着一块由韩国国防部矗立的简陋的牌子,上面写着“北韩/中国军墓地”,在韩国军人的口中这里被称为“敌军墓地”。

位于韩国的志愿军墓地

几经周折,凤凰卫视摄制队在当地农民的指引下,才找到这片荒凉的坟堆。在这里所有的坟墓都不是按照韩国传统向南安放,而是朝着死者家乡的方向北方。

女:这个仍然是无名氏,然后这一侧和刚才不同的是它有了军队的名字是中国军,这个仍然是中国军,然后这个是中国军,最后的这个是北韩军。

解说:志愿军在1950年10月25日打响抗美援朝战争后,先后发动三次战役,一路把联合国军从鸭绿江畔逼退到三八线以南。此后在三八线以南进行了第四次、第五次战役等多次战斗,相当一部分志愿军战士牺牲在韩国境内。仅第四和第五次战役,志愿军的伤亡人数已经达到十三万多人,许多尸体在战场就地掩埋。

姜楠:1954年9月中朝联军和联合国军根据停战协议大量移交在各自占领区内发现的敌军尸体,被接回朝鲜的志愿军遗体共一万余具,此后陆续发现小数量的敌军遗体都通过停战军事委员会移交给对方,但是到了1991年3月美军委派韩军将领担任停战委员会首席代表,由于韩军并非停战协议的签署方,朝鲜愤而抵制停战委员会,中国七名志愿军代表也全部撤回国内。从此,寻找、挖掘和掩埋志愿军遗骨的工作完全结束,其后在韩国境内发现的志愿军遗骸只能由韩国军方草草埋葬。

男:这个大概是在金大中总统时期(1997年-2002年)设置了这片墓地。那时是南北关系稍微好转之后,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这个墓地在设置之前是渺无人烟的地方。

解说:根据韩国国防部的资料,坡州的“敌军墓地”共埋葬了352具北韩军人或特工的尸体,还有84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遗骸,但对于志愿军遗骨,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生于何年又死于何日,这些关乎一条生命的身份认定在这里绝大部分都是空白,木板做的简易墓碑上,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们的国籍,有的会标明发现遗骨的地点。

韩国国防部在答复我们的书面查询中表示,这些战后数十年才发挖出来的志愿军遗骨,是根据发掘处发现的钮扣、鞋子、弹壳等残留物件,综合战史记录及退伍军人和当地居民的证词,才最后确定遗骨的身份。

女:这是洛东江战役,然后这个叫吉峰辉(音),从名字到,当地居民从名字上的读音来说猜测他是中国人。

解说:这位吉峰辉(音)到底是谁呢?韩国人为什么不把这位有名有姓的中国军人送回中国呢?韩国国防部的回答是,根据停战协定,这是属于军事停战委员会的事务,应由联合国军司令部和朝鲜军方处理,很遗憾,韩国国防部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墓地的周围全部是农田,韩国农民对于和“敌军”遗骨为伴,丝毫不觉得不自在。

徐诚义(韩国坡州市农民):当然不管他们是不是我们的敌人,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都已经是过去的,已经去世的人,给他们建一块墓地是很正常的事。

解说:看着这些流落在异国他乡的外国孤魂,从未有人来这里祭拜过他们,韩国农民也十分不忍。

徐诚义:中国和韩国都死了很多人,应该把他们的遗骨都送回去各自的家乡,这样对双方都是好事,不能让他们老留在这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军人死了,但应该很多。

解说:当年为了保家卫国,远赴朝鲜半岛英勇作战的志愿军官兵如今成为异国他乡的孤魂。六十多年来,他们的父母、战友或者妻儿子女对他们的下落一无所知,也没有人来看过他们。这些英雄,他们有什么故事,他们的家乡在哪里,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残酷的巨济岛战俘营

巨济岛是面积仅次于济州岛的韩国第二大岛,约四百平方公里大小,现在是一处有着十一万常住人口的旅游胜地。当年的战俘营现在变成遗址公园,战俘的生活从吃饭到排泄都被做成模型重现出来。

女:它(战俘营)后面是背山,前面是临着海,所以俘虏逃也逃不出去。俘虏里面是多少呢,十七万三千(人),他们(联合国军)利用三百六十万坪的这种面积造出来当时的俘虏营。其中十五万是北朝鲜的,还有两万是志愿军,剩下另外还有三千名的俄罗斯或者其他国家的,其中300位是女的俘虏。

解说:游客们在战俘营里轻松游玩,当年笼罩在这里的腥风血雨早已成为远去的传说。只有室内展厅里的一些陈列物件,无声地诉说着六十多年前的恐怖,只是在韩国社会的认知中,这些凶器记载着共产国家战俘的残暴。

女: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东西就是俘虏们做的武器,看起来像生活用品。因为在这里面,俘虏之间理念的对立,一部分亲共产的,另外一半是反对共产的,所以他们(亲共)就怕回不到他们的共和国,所以如果是他们不回去(共产国家)的话,在俘虏营里面暗地里把他们杀掉。

解说:战俘营公园里展示着一些坟坑的照片,据说在坑里发现了数十具反共战俘的尸体或残骸,他们都是被亲共战俘所杀害的,然而根据志愿军归国战俘口述的亲身经历,呈现出完全相反的事实,想回到中国和朝鲜的被俘人员在巨济岛战俘营中遭到惨无人道的虐待和血腥镇压。

打响抗美援朝战争时新中国刚成立一年,一部分原计划解甲归田的部队又被匆匆派进了朝鲜作战,包括一些刚换上解放军军装没多久的国军起义部队,在朝鲜战场上部分向联合国军“投诚”的志愿军就是来自这些前国军,台湾的国民党政权陆续派遣大量的工作人员前往韩国的战俘营争夺政治资本,密集动员志愿军战俘舍弃大陆,前往台湾。

张泽石(原志愿军180师538团宣教干事):他们(美军)就开始把战俘里面一些自愿投诚的这样一些人找出来以后送到东京去培训,培训什么,就是怎么样去跟共产党进行斗争,然后通过哪些哪些办法、手段来迫使这些战俘放弃自己回国返乡的这样一种愿望。

解说:经过美军和国民党培训后的战俘,又被派回战俘营内担任警备队长、俘虏官等职务,配备棍棒、皮鞭,协助美韩军队控制战俘秩序。

张泽石:他们在战俘营里,开始秘密地发展国民党的组织了,一个是叫做国民党支部,或者他们叫六三支部,“六三”就是“流散”的谐音,还有就是“反共抗俄同盟”,就是国民党的外国组织。

国军投诚部队强迫志愿军俘虏放弃回国前往台湾

解说:当时巨济岛上有17个战俘营,中国战俘分布在70号、71号、72号和86号营地,国共势力犬牙交错。其中72号营地完全被国民党势力控制,而71号营地就集中了中共秘密党组织“共产主义团结会总委会”的主要领导成员,张泽石也是其中之一。这个巧合地和中共建党日一样的“七·一”营地,被称为巨济岛上的“小延安”。

张泽石:他们(国民党势力)也会搞运动,一次叫做写血书,就是发动战俘写血书要求去台湾,第二次呢就是刻字,身上刻上反共抗俄,杀朱拔毛,甚至于党徽、国旗。

解说:最令归国战俘们愤怒的一桩暴行,发生在72号战俘营内,志愿军运输兵李大安为了威逼同袍不得回大陆,竟然用美军牧师给他的匕首当众剖出两名同袍的心脏,其中一名死者林学逋当时年仅20岁。

张泽石:(1952年)4月8号甄别,4月7号晚上把林学逋押到台上去,由李大安来拷问他,你说你要到哪里去,我要回大陆,当时就挖,那鲜血就出来了,他疼得他,然后再又问,你上哪儿去,他说我身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这么一喊,那个匕首就来了。他喊共产党万岁还没喊完,就把心就挖出来了,挖出来了,割掉以后,就顶到那个上面,他(李大安)就跟疯了似的,红着眼睛到处,这就是去看毛泽东去了,他就跟着去了,明天你们谁愿意跟着毛泽东去,你们就跟他一样下场。而且当着大家,他这样拿个刀子把它给切成片,把它吞着吃了,这个已经变成个野兽了。

解释:当天晚上71号战俘营的中共党组织,正加紧部署一项惊天动地的行动,计划在第二天开始“甄别”战俘去向时,号召全体志愿军回归大陆。

张泽石:我们先是跟韩国的那个卫兵,我们拿我们的军毯,衣服扔出去,他们就把这个红药水,还有奎宁丸(西药)扔进来,红药水就变成我们的红颜料,奎宁丸就变成我们的黄颜料,然后我们就把雨衣烤热了,然后拿这个铁丝刷子,把这个胶刷下去,最后就得到了白色的尼龙绸,把那个尼龙绸拿来染红了,染黄了,那个针是什么呢,就是铁丝,自己做的,线是我们从那个帐篷使的线里面弄它出来的。

解说:如今巨济岛战俘营遗址公园和首尔的6·25战争纪念馆仍保留着当年这项行动的证据,这些简陋、拼接起来的五星红旗。

张泽石:所以天一亮我们就开始升国旗。大家唱歌,那个国歌对我们来讲当时是最贴切不过了,就是,起来,不愿意做奴婢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我们就是不愿意做奴婢啊,是不是,在那个战俘营里,所以大家一边唱一边流泪,这个国旗慢慢升上去了。

解说:张泽石会从一名战俘“沦为”战犯,全因在1952年的5月7日,忠于共产党的中国战俘为争取回到大陆,和朝鲜同志共同策划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绑架战俘营司令官美国将军杜德,事发时的场面如今在战俘营展览馆内用模型还原出来。当时经过一个月所谓“甄别”俘虏遣返意愿,在国民党势力的威胁利诱下,志愿军两万余名战俘有一万四千多人表示要去台湾,只有六千余人选择回大陆。朝鲜人民军十五万战俘中,也有一万人表示要留在韩国。

张泽石:这么一个(结果),对美国来讲是一个意外的大胜利,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极大的苦果。我们那个时候有一个中朝,朝中战俘地下行动总指导委员会,那么怎么扣留呢,他们策划得非常周密,就是先让我们中国人游行示威、绝食,非得要见杜德来谈判,结果杜德还真来了,我跟孙振冠(营教导员),我们两个,他是代表,我是指挥官,我们两个人跟杜德谈判,一个在大门口,他在门外,我们在门里边,然后就是讲我们中国人真的是缺衣少食,如果你们美国实在是很困难,请你告诉中国政府,中国政府会运上大米和蔬菜来给我们的,这个杜德脸都红了,一听了这个以后,我这个这个过两天我就他们给你把这个大米,多运些大米来,说了以后我们就,大家高兴了,都从帐篷里面冲出来,又开始吃饭了,停止绝食了,表示对将军的感谢。所以他就觉得,我一出面,问题马上就解决了。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再见兄弟——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之路(四)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8/7b334c64-7393-41ab-92ac-5b034dcfec3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