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看到朝鲜人民如今的生活 他说:没人能比志愿军们更痛心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当志愿军老战士再度跨越鸭绿江,重回那血染的异国战场会是何等激荡?三千里河山,如今又是以何种面貌迎接他们,他们寻找亲密战友或亲人的梦想是否能够实现?

核心提示:当志愿军老战士再度跨越鸭绿江,重回那血染的异国战场会是何等激荡?三千里河山,如今又是以何种面貌迎接他们,他们寻找亲密战友或亲人的梦想是否能够实现?

凤凰卫视5月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楠:大家好,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上世纪五十年代朝鲜战争之后,朝鲜半岛曾出现短暂的和平,这一时期也是朝鲜与韩国国力恢复和发展的宝贵时期。特别是朝鲜,从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经济一直稳步增长,人均GDP在1985年就达到836美元,而中国人均GDP直到1995年才突破600美元。不过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国际形势的影响和自身经济结构的缺陷,朝鲜迅速从“黄金发展”坠入到了“苦难行军”,多次的核试验更是令半岛局势剑拔弩张,至今阴云笼罩。一位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志愿军老人,在半世纪后重返朝鲜时说他很痛心,60多年前解放了朝鲜,但60多年后,他们的民众却仍旧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或许,对于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这些跨过鸭绿江抛头颅洒热血的老兵,才是最能感同身受的一群人。

曲英奎:作为一名志愿军 看到如今朝鲜人民的生活深感痛心

解说:重返朝鲜的寥寥数日,对这群志愿军老兵来说一切既熟悉又陌生,百感交集。即便是一顿朝鲜特色的午饭,也能唤起许多当年的回忆和段子。

男:美国人当初一开始来的时候就是把这些铜碗当成了金碗,来了以后就大量的装装装,装进他们的挎包,偷偷的装走了。要没这个,美国人都不来朝鲜侵略,动员的时候说叫他们来弄金碗来,所以美国兵傻乎乎的来了,金碗没弄到,命也没了。老战友,来来来,举杯,举杯,举杯。

曲英奎(原直运军后勤三分部辎重营通讯员):这次赴朝说实在的,我是以一个胜利者的信念过去的,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了三年的朝鲜战争,那么以胜利者的姿态我们回国,现在以胜利的姿态去再看一看朝鲜的国土,朝鲜的城市,朝鲜的人民和军队,他们是怎么生存的,怎么生活的,这次看了以后朝鲜呢这60多年来将近70年吧,仍然维持在它原来的我们(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那么一个阶段,很痛心。作为一个老兵来讲很痛心,解放了他们,但是他们的生活仍然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有工业,有工业,无非是绝大部分。我当兵的出身,说话可能有点不介意,绝大部分是在搞国防建设的工厂,因为它的工厂绝大部分都在山洞里头,平壤市有几个工厂,我看了,冒着大烟,那绝大部分都是发电厂,化工厂几乎看不到,机械厂绝大部分都在山洞里,这些山洞都是志愿军,当时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帮助给它挖的和打的。

解说:(时年)72岁的曲英奎当年是志愿军钢铁运输线上的一员,回国后曾经是解放军第一批空降兵,从部队复员,他安家在河南开封,前些年从国营化肥厂退休后,把家对面的两块空地改造成小农田,种些果树和蔬菜,乐在其中。年轻时的戎马生涯,加上这晚年农耕爱好,让他对在朝鲜的见闻别有一番滋味。

曲英奎: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它的庄稼苗长得发黄,而我们地里的庄稼苗是发绿的,幽深绿的。而且我也听到了朝鲜的导游说,就是说种地的化肥问题,基本没有,进口也很困难。它的汽油,整个国内的汽车也好,机动车、拖拉机也好,这些东西在农村来讲,很少运作。而进口的这些物资的话,绝大部分都局限于生活必需品,或者是军用品,那么这些个日常生活物资这方面能往后搁的它就往后搁了。

朝鲜人民很勤劳,美国是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

解说:和许多志愿军老战士一样,曲英奎对朝鲜的感情六十多年来未曾改变,意识中牢牢记住的是四个字——抗美援朝。

曲英奎:不是他们不勤奋,而是美国在经济封锁这块给他们造成了这样一个环境,老百姓的话就靠自己很粗糙的劳作全部手工劳作,它的整个地,土地,我看了一下,是井井有条,这证实了他们是勤劳的。

解说:抗美援朝战争留给志愿军战士的记忆烙印,不仅仅是无情的炮火和厮杀,还有朝鲜人民对中国军人的真挚情感。

曲英奎:志愿军在朝鲜作战的时候,他们也是积极地人拉肩扛的,用头顶,给志愿军往前线送物资、抬担架、运伤员,所以和他们有很深的感情。他们酿的土酒,他们腌的泡菜,那是我最爱吃的,最爱喝的。所以老百姓的话,经常给我们送去了,你客气也不行,你不收也不行,但是我们部队的回赠,就是在这种环境情况下老百姓家里粮食很紧张,很缺,这样的情况下部队就发放救济粮。

解说:这一次重返朝鲜,志愿军老兵们趁着乘坐平壤地铁,得以近距离接触朝鲜老百姓,曲英奎还特地换了个座位,靠依稀记忆中的朝鲜语加上手势和两位本地乘客攀谈起来。

曲英奎:他们最最敬重的是勋章、奖章,就是金日成发的那个战斗胜利勋章,就说你这个战士能得到这么一枚勋章或者奖章的话,那在朝鲜人民来讲,心目中你是个至高无上的英雄。

解说:对老一辈朝鲜人而言,见到从远道而来的中国老志愿军,感觉更加亲切。

女:谢谢。我中国革命参加过。

男:谢谢谢谢。

女:喔,三等功。

女:我八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十。

男:我也八十。

女:送给您。

女:这个吗?送给我。

女:对对对。

女:谢谢。

女:走走走,走吧。

女:再见,再见,阿姨再见。

解说:(时年)82岁的胡忠堂老人是1950年10月20日首批入朝参战的老兵,当年他跨过鸭绿江时,给自己许下三个念想,立功、入党、平安回家。朝鲜战场的两年多,经历过四次大战役,九死一生,终于实现了全部愿望。但这次去完朝鲜,回到河南中牟县的家,他却病倒了,在朝鲜的发现对这位本来就感情丰富的老人来说,实在是难以承受。

男:敬礼。

新兵不听劝在轰炸中丧命 他时隔一甲子也未释怀

解说:位于平壤附近的兄弟山志愿军烈士墓,合葬着144名志愿军烈士。埋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多达18万人,条件所限,大部分采用这种合葬形式。每一座坟头合葬的烈士遗骨少则数具,多的有1000具,许多烈士的名字至今还无从知晓。而兴建于1970年的兄弟山烈士墓,是少数有完整记录的陵园之一,大家都在墓碑上的合葬名单中寻找战友的名字。

男:老同志,行了行了。

男:不行,你受不了,起来,起来,我知道,我知道,都是咱们的战友。

女:叔叔,找到啦。

胡忠堂:我走的时候他还没回国,他没回国,我不知道他牺牲了,他就在新义州那头的。

曲英奎:他(胡忠堂)回国的时候,他这个战友啊,他回国的时候,这个战友还送他,而且两个人还拥抱,而且这个战友呢,也是他在朝鲜入朝作战的过程当中呢,入共产党的介绍人之一,所以他对他有深厚的感情。看到以后的话呢,他没有想到他已经牺牲了。

胡忠堂(原志愿军42军125师375特种班战士):你咋牺牲的。那时我们回去,还没停战,我们11月份回去,是第二年7月份停战的,他在新义州那驻的,很近。

曲英奎:谁不想自己的战友活着好好的回来,我们往前走的时候敌人飞机来了以后一块正跑着跑着,趴那儿了,起来以后呢,你再去推旁边战友的话呢,他已经不再说话了,地上一滩血。

男:就这么牺牲的,太多了,太多了。

男:咱有个好身体,长眠这儿的战友也为咱高兴,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幸存的战友来到你们墓前,现在向你们三鞠躬,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解说:汤英臣在朝鲜战场上经历了更多战友惨死的场面,其中最难以释怀的是1951年10月18日遭遇美军一个中队9架26轰炸机的空袭。

汤英臣(原志愿军23兵团干部部科员):我们那边最惨的是什么啊,400个湖南兵补充到我们的修机场的部队里面,我们要求他挖防空洞掩体的时候,不叫他(洞底)拐弯,防空洞那个是很科学的,它这个开口一米,挖到最后落五十(厘米),这个是锥形的嘛,如果美国飞机一来的话,你人蹲到那个下面就没事,因为那个子弹斜着打的,那个弹片都是扇形的,除非炸弹落到口上,怎么着也不行,湖南兵不听话,他都(洞底)拐弯,他都挖个拐弯,他觉得飞机来了,我藏在那里面打不到我,结果炸完以后那些新兵挖的洞大部分被震塌了,也没有被炸弹炸着,也没有被机枪打着,都是土埋死了,死的人都过半了,都是新兵不懂,但是老兵都没事。

解说:在兄弟山烈士墓园曲英奎有个小秘密,没有告诉其他人。

曲英奎:我也看到两个弟兄俩,姓曲的,我偷偷地哭了几声,因为我姓曲。一个叫曲成山,一个叫曲成祥,我怀疑这两个人恐怕是弟兄两个过去的,同时牺牲在什么。500年前我们姓曲是一家,你再哭再什么,不也还是这样,要承认现实吧,咱们要好好地生活下去,就是这个情况。

众志愿军老兵参观板门店 共同回忆停战仪式

女(翻译):我代表我们板门店的全体军人向各位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友们来这里参加板门店表示热烈地欢迎。

解说:板门店距离朝鲜平壤168公里,距离韩国首尔只有70公里,分割南北韩的军事分界线,就从这里穿过。根据停战协定,军事分界线的南北各两公里内被划为非武装区,双方都不得在区内协助自动武器或部署重型武器,有关停战期间双方的沟通也只能在这里进行。板门店所处的地方,原名叫甘岩洞,在战争前是朝鲜境内的一个小村落,停战谈判期间志愿军在村里盖了一家杂货店,命名为板门店。久而久之,这个名字逐渐取代了甘岩洞。如今,板门店附近的非武装区内仍有当地农民在耕作,中国老兵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值朝韩两国因为韩国海军天安舰被神秘炸沉,双方剑拔弩张。板门店的执行朝军异乎寻常地戴上了钢盔,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宁静的田园风光,和萧肃的军事戒备气氛,形成强烈对比。停战谈判会议室和停战协定签字大厅,都位于军事分界线的朝鲜一侧,室内放置的桌子和椅子都还是当年的原品。

女(翻译):谈判当时我们朝鲜人民军的首席代表叫南日的大将,坐在这个中间的位置,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就坐在他右边的两个座位上,到现在我们朝鲜人民和我们朝鲜人民军永远不忘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洒下的鲜血和他们的功绩。那我们到下一个,到签字场去看一下,接着到签字场去看。1953年7月27日上午十点钟,用了15分钟进行了签署停战协议,当时我们朝鲜人民军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就是在这张桌子上签字了,就在协议书上签字了。而且我们挂的就是我们共和国旗帜,美方当时的首席代表是哈里森,他就在这里签了字。

解说:朝鲜和联合国军代表签字后,当天下午三点和晚上十点,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军上将克拉克,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朝鲜人民军统帅金日成也分别在各自的驻地签署了停战协定。

女(翻译):这里放着的旗帜就是当年美国带过来的联合国旗,原来习惯上就是他们签完字以后他们自己带过来的旗帜要自己拿走,可是美国自己感到非常的羞辱,被我们朝鲜人民军,在我们两国人民军队面前认输了,就忘了拿走了自己带过来的旗子,所以回来进行许多次的谈判会议军事会谈的时候,美方要求我方要把这个旗帜要过来,可是我们没有还给他们,因为这旗帜就是我们两国军队伟大胜利的历史证物。

板门店成为摆设 现沦为供外国游客参观的场所

解说:在板门店内的共同警戒区,沿着军事分界线坐落着7栋平房,作为双方军事会谈和中立国监督委员会办公的地方,但从1991年开始美国把联合国军首席代表身份交给没有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韩国军方,朝鲜方面大为不满,拒绝再参加停战委员会的工作,中国的志愿军代表也撤出了板门店,从此这些建筑就成了摆设,并成为南北双方安排外国游客到来参观宣传的场所。

女(翻译):现在这些麦克风线正处在中央军事分界线上,这里今天来的各位老兵团还有其他的旅游团,只有在这栋房间里面把我们整个朝鲜的分界线,只有在这栋房间可以过,除了走出这座房间以外的其他地方一律都不能过线,就这样由美国人为造成的军事分界线,我们一个朝鲜的疆土一个民族就分裂成一半一半的,所以我们最高领导者金正日同志教导说我们要早日赶走在南朝鲜的美军,要我们整个朝鲜全民族要大团结起来,实现我国的统一。虽然现在是大家只有在这个房间里可以过线,可是在不远的将来大家肯定没有分界线的那一天,大家随便可以过线的那一天肯定会来到。

解说:志愿军老兵千里迢迢再次从中国来到朝鲜,如今站在南北朝鲜对峙的最前沿,激动的心情让他们再也顾不上朝鲜军官请他们不要大声喧哗的提醒,对着韩国的方向再次高唱激昂的志愿军战歌。

解说:这些专程到朝鲜来拜祭牺牲战友的老兵们,此时还不知道就在军事分界线的那一头,韩国境内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一片坟墓,悄悄地埋葬着大批志愿军牺牲烈士的遗骨,60多年来这批牺牲在异国他乡的中国烈士们无人闻问,孤魂漂泊在异国的土地上,绝大部分连姓名也无从知晓。

姜楠:在韩国国土上掩埋的志愿军烈士是1951年志愿军第三次战役,突破三八线追击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后牺牲的志愿军战士,1951年元旦以后志愿军挺进到三八线以南100多公里的北纬37度线,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到达的朝鲜半岛最南端,此后的第四次、第五次战役战线又拉回到三八线附近拉锯,在此期间阵亡的志愿军战士许多就地掩埋在现在的韩国国土上。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去看看志愿军在韩国的埋葬的地方,那里也被韩国军方称为“敌军墓地”。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再见兄弟——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之路(三)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7/075cd3b4-d819-45d7-9344-bc195d1cbe0f.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