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寻找志愿军父亲四十年 亲赴异国也只能带回一抔黄土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对有些人来说朝鲜并不是那个新闻里天天出现纷扰不断的世界焦点,也不是有些人想要猎奇的铁幕之国,神秘之地,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朝鲜,有一个和所有人都不尽相同的朝鲜故事。

核心提示:对有些人来说朝鲜并不是那个新闻里天天出现纷扰不断的世界焦点,也不是有些人想要猎奇的铁幕之国,神秘之地,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朝鲜,有一个和所有人都不尽相同的朝鲜故事。

凤凰卫视5月1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楠:对有些人来说朝鲜并不是那个新闻里天天出现纷扰不断的世界焦点,也不是有些人想要猎奇的铁幕之国神秘之地,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朝鲜,有一个和所有人都不尽相同的朝鲜故事。年过六旬的河南汉子苗务才为了寻找父亲,志愿军烈士苗维忠的下落,断断续续已经找了40多年。2010年是他第一次去朝鲜,所有的线索就是烈士证明上面那一个埋葬地点,而且还在誊写的过程中写错了。对于其他寻找牺牲战友的老兵,他们也一样不知道能够找到什么,由于这是一次完全民间的祭拜活动,苗务才和老兵们事前都不知道朝方安排给他们祭拜的烈士陵园里面其实都埋葬着谁,一切只能到了现场再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

老兵重返朝鲜 寻找战友困难重重

解说:2010年6月这批中国志愿军老兵再次踏上朝鲜国土,但由于朝方规定他们只能留在火车站贵宾室内不能外出。重临朝鲜的第一顿饭和半个多世纪前的有着天壤之别。

时年75岁的张须贵老人是志愿军60军179师537团独立营的战士,1951年初入朝,1953年7月停战后回国。

张须贵:进朝鲜之前一人发了六块杂粮干。

记者:几天的口粮?

张须贵:两天。

记者:后来用了几天把这六块口粮吃完?

张须贵:用了三天。

解说:团友当中张须贵对小他一辈的苗务才特别关照,一天前张须贵才知道苗务才的父亲苗维忠和他同属志愿军第60军,分别在179师和180师。1951年4月第60军投入朝鲜战场,一个月后的第五次战役180师为掩护友军撤退而陷入重围,一万余名官兵过半被俘虏,两千多人阵亡,被称为解放军军史上最惨痛的败仗。身材高大的苗维忠是首长口中的“侦察奇才”,经常潜伏在敌军阵地前沿,仅凭目测和记忆回来后就能准确无误地描画出敌军部署。凭着过硬的军事技术,苗维忠在180师的灭顶之灾中成为少数突围成功的官兵。1953年初,重整后的180师转战朝鲜东线战场,但这一次他终于躲不过厄运。趁着等火车的空档,张须贵买来一样东西,递给了苗务才。

张须贵: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

苗务才:江原道,我父亲就是在这个江原道的,那时候60军就在这打过仗的,就在这。我父亲应该在这个,牺牲在朝鲜鱼隐山前线。

男:鱼隐山前线在啥地方呀。

男:你找啊。

男:上甘岭在啥地方。

男:在这,在102高地旁边。

男:对对对。

女:这都是上甘岭。

苗务才:我父亲牺牲就是在上甘岭。他已经到那稍有时候了。

解说:得到朝方导游金先生的指点,苗务才找到了鱼隐山所在的金化郡鱼湖里,这一进展让他寻找父亲坟墓的期望更加殷切。然而金先生却是非常为难。

金先生:这个一般这个江原道金化郡,还有上甘岭,还是军事分界线,这个军事分界线,我们一般不能过去。没有人民军的批准的话,我们过不去那里,要得到批准的话我们还是办手续。

苗务才:你看我把整个东西留下,留下看是通过大使馆。

金先生:这个文件留给我吧,然后这个东西马上递给我们朝鲜国际旅行社,我们旅行社可进行一切的努力。

解说:得到金先生诚恳的许诺,苗务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寻父四十年 满怀希望来到异国他乡

苗务才(志愿军烈士后代):我在一九六几年开始就找我父亲,找我父亲的部队,当时我往中央军委写信,写了三年。

解说:根据中央军委提供的线索,苗务才联系到父亲在180师司令部的亲密战友,侦察参谋高洵。

苗务才:他(高洵)给我回信了,看了我哭了一夜,他感觉是很对不起我母亲和我俩,他跟我父亲上战场的时候工作是七天休整,谁上战场的时候工作七天,下来以后他们两个互相换班,说他(苗维忠)是这样牺牲的,他不是说一块炮弹炸死了,当时他又活了几天(才死),我高洵伯伯给我交代很清楚。

解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联系却因为十年文革而彻底中断,文革结束后苗务才成为河南省第一批个体户,经过多年的打拼,这位毫不惊人的汉子成为济源市一名富有的商人。去年苗务才再度联络高洵老人,才知道老人家在十年前已经过世,追寻父亲故事的线索断了。离开新义州,苗务才和志愿军老兵们换乘朝鲜的列车,向平壤进发,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满怀希望的苗务才沉沉睡去。

时年79岁的汤英臣还记得1951年8月部队趁着夜色入朝后,因为一个小疏忽惨变美军轰炸机的打击目标。

汤英臣(原志愿军23兵团干部部科员)志愿军的汽车晚上都是不敢开灯,瞎着开的,但是跟我们的马车相遇了,那个汽车为了赶快过去开了一下灯,照一照路,他过去了,没有十分钟,那个美国飞机来,一个炸弹把那个骡子炸死,又炸死两个驭手。它那个夜航机它是经常在那转圈,它看见哪儿有灯光,它就往哪儿扔炸弹,这是入朝第一天。

解说:第二天一早,苗务才和张须贵得到了朝鲜接待方的正式答复。

金先生:我们现在有几位客人要向江原道金化郡,昨天我们旅行社的有关人员,我们客人的事情已经提(交)给我们的上级,但是解决不了这个事情。人民军不批,我们军区那边,是吧,我们导游也帮不了,旅行社也帮不了。

解说:苗务才必须另觅途径。

桧昌郡烈士陵园 苦涩的偶遇

这一天志愿军老兵们离开平壤,深入朝鲜山区腹地,前往90公里外的桧昌郡。抵达桧昌郡的志愿军烈士陵园,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埋葬在陵园里的134名烈士中,毛岸英的名字广为人知,但其他的133名烈士之中有没有他们认识的战友呢?

胡忠堂:齐步走。

解说:登上陵园的240级阶梯,象征着当年240万名参战的志愿军战士,这一段路对老人们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

女:歇会吧,歇会再走。歇会儿,歇会儿。

男:好好好,停一下。好好好,休息一下。

胡忠堂:所有的志愿军烈士们,同志们,战友们。

男:好好,咱不声。下面咱还往下祭。

女: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胡忠堂(原志愿军42军125师375特种班战士):已经60年了,每当我想起你们的时候,想起这段抗击侵略朝鲜的历史的时候,我的心里难过,每一年我都心里难过。

男: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解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初期,志愿军司令部设在距离中朝边境只有50公里的朝鲜大榆洞,1950年11月25日美军空袭直接炸中司令部,造成重大伤亡。牺牲烈士中,包括中国领导人毛泽东的长子,担任司令部秘书的毛岸英。邵发亮当时20来岁,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战士,他13岁当儿童团长,后加入抗日游击队,解放战争中从华北一直打到海南岛。三年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在志愿军司令部担任警卫工作。

邵发亮(原志愿军司令部警卫连指导员):就是朝鲜的那个房子,志愿军司令部那个房子,山上都打了洞子,掩蔽部。(但)房子是木板房子,上面都是木板,四周都是木板,那个燃烧弹一燃烧,很快就着起来了。一看见发火,我就赶快组织一排上去抢救。

解说:60多年过去,邵发亮仍清楚记得当年志愿军司令部遭受轰炸的情形,只是当时并不知道中弹起火的作战室有毛泽东的儿子在里面。

邵发亮:刚开始抢救文件,不知道有人,以后才知道有人,里面有人,有两个同志,赶快抢救人,抢救人,实际上那时候已经牺牲了,不会动了,房子已经塌下来了。找出来以后把尸首背出来,背到外面,彭总出来看以后,他就说了一句话,就是可能毛岸英秘书,要向毛主席报告。(我们)才知道是毛岸英,和一个高参谋牺牲了。

解说:战友们凭着一块毛岸英特有的手表辨别出他的遗骸,收殓后下葬在大榆洞一处山坡上,和毛岸英一起牺牲的高参谋叫高瑞欣,他们都只有29岁。据统计,抗美援朝期间牺牲的18万志愿军将士百分之七十都还不到30岁。1957年毛岸英和高瑞欣以及其他132名志愿军烈士的遗骨移葬到志愿军司令部的另一所在地桧昌郡。

男:立正。敬礼。礼毕。

解说:这是一次纯民间的祭奠,老兵们事前并不知道这里还埋葬着谁,在坟群中他们巡视着一排排墓碑,寻找熟悉的名字。

女:那时我们都很年轻,你就献出了你的青春了。

解说:李锦云老人最后还是找不到战友张国海的坟墓。而一心想和苗务才到东线去拜祭战友的张须贵,却意外地在这里有了苦涩的收获,其中一座坟墓中埋葬着他的营教导员河南省宝丰县老乡张纪山。

张须贵:老战友,我想你了,我从老家过来看你了,你的父亲也已经不在了。

女:别哭。

张须贵:你的母亲也不在了。那时候到你家去。我想你60年了,我今天来看你了。我们掉了多少眼泪了。我现在还活着,我过着幸福生活,我从来不跟别人比,我要是比,你现在还在中国另外(一边)呢

苗务才:他们跟我父亲都是一个部队的呀。

解说:一路和张须贵互相扶持的苗务才,他同样期盼的奇迹没有在这里发生。父亲到底在哪儿呢?苗务才把新的希望寄托在中国驻朝鲜大使馆身上。

朝鲜平壤的牡丹峰矗立着一座纪念志愿军功绩的中朝友谊塔,塔身由1025块花岗岩组成,象征抗美援朝战争正式打响在1950年的10月25日。在阵亡的18万3108名志愿军官兵中,只有极少部分归葬祖国,他们是团级以上军官和著名战斗英雄,友谊塔内的烈士名册中记载着他们的名字。

男:一鞠躬。

解说:其他绝大部分烈士的遗体在战争期间就地掩埋,或在战后收集埋葬在朝鲜62处志愿军烈士陵园,总数达18万人之多。其中苗务才的父亲苗维忠落葬于金化郡九峰里志愿军烈士陵园,这里埋葬了16848人。

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就在友谊塔附近,这一天志愿军老兵全体来到这里向大使馆求助,希望为实现苗务才的心愿找到一线曙光。但老兵们在礼拜天突然到访,让值班的使馆官员有点措手不及。

男:把你这个烈士的一些身份一些情况将来通过传真给大使馆,大使馆有领事部,看看跟朝方对口部门,提交给他们,请他们考虑,我这说的老同志别不高兴那我估计难度也挺大,因为像这种情况也太多了。

牵挂丈夫一生的老人安详离去

解说:三天后苗务才从朝鲜回到河南郑州,还没出火车站,他已经急不可待,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只为火速赶回150公里外的家济源市。这次朝鲜之行,苗务才虽然找不到父亲的埋葬之处,但还是带回来一瓶朝鲜泥土,来自桧昌郡的志愿军烈士陵园,小小的瓶子里装着的是苗务才这辈子和父亲最接近的距离,也是母亲萦绕了一生的思念。

苗务才:妈,孩儿给您圆了一个好梦啊,妈一辈子最,我的妈您辛苦呀,我的妈妈。妈妈,我把我父亲的英魂给请回来祖国了,你晚年也没好好享福,孩儿我也知道,老妈妈你一辈子多辛苦。

解说:谁也无法想像一位几乎走到人生尽头的老人,会在听到儿子的呼唤后,奇迹般地恢复了点滴神智,仿佛拼尽毕生的力量紧紧扣住这撮来自丈夫长眠的国土,一刻也不愿松开。

苗务才:你好好活,我领着孩儿们好好伺候你,能多活一天多活一天,孩子们情愿伺候你。

记者:你小时候你母亲有没有跟你说你父亲是怎么样的人?

苗务才:我母亲向来不谈,向来这个照片我也没有给我母亲见到过,为啥,我俩就不敢谈这个事,一谈我母亲她不是一般的伤心,她熬寡妇熬了一辈子,很可能我母亲跟我父亲过了连一年都没有。说实话,我这辈子办不了的事我交给我孩子,我寄托孩子让他们合葬。

姜楠:苗务才从朝鲜回来半年后,他的母亲孙秀莲女士在家中辞世,享年90岁,在镜头前苗务才说他撒了谎,他在朝鲜并没有找到父亲的墓,苗务才的母亲守寡一生,没有另嫁,最终也无法和丈夫坟上的一抔土合葬。在志愿军烈士后代中,还有很多和苗务才一样命运相同的人,一生连他们亲人的墓地都没有去过一次,能到父辈的坟前烧一张纸,扫一次墓对他们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也是永远不能放下的心愿。如今已近70岁的苗务才,还在为寻找父亲的墓地而四处奔波。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再见兄弟——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之路(二)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6/b29d897c-bbc3-49fb-9230-a1214a0f404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