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窦文涛引用《红楼梦》谈饭局: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近日,一篇题为《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的微信文章火了,舆论一片哗然,网友普遍认为作者有物化女性,性别歧视之嫌。其中的争议暂且不表,中国的饭局文化却是由来已久,并富含多重想象色彩,因而总会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随着人经验和阅历的上涨,对饭局的热情也在慢慢消散,也应验了那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核心提示:近日,一篇题为《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的微信文章火了,舆论一片哗然,网友普遍认为作者有物化女性,性别歧视之嫌。其中的争议暂且不表,中国的饭局文化却是由来已久,并富含多重想象色彩,因而总会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随着人经验和阅历的上涨,对饭局的热情也在慢慢消散,也应验了那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凤凰卫视5月16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来了一位不肯摘帽子的老师,张晓舟老师,在我们《锵锵三人行》的历史上,我记得他此前一个不肯摘帽子的就是崔健。

张晓舟:没办法。

窦文涛:所以晓舟老师我们这个很多嘉宾都早就推荐您到我们锵锵来聊天,但是我到现在也弄不清,您到底算是体育圈的还是音乐圈的。

张晓舟:什么圈都不是,不三不四。

潘采夫:张晓舟是球评圈音乐最好的,音乐圈里边球评写的最好的,他永远不会拿本行跟本行PK,就是出了名的交叉第一人嘛。

窦文涛:但是他这打扮像是那种搞音乐节的。

潘采夫:他是搞音乐的,张晓舟有一个就是特别经典的历史文献,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必须得提一下,就好多年前得有七八年前吧,在南方都市报写过一篇评论叫《弄他,弄他,重庆就是一个很搞的城市》。

窦文涛:对对对。

潘采夫:那篇文章。

张晓舟:那时候锵锵就来找我了。

窦文涛:就来弄你了。

张晓舟:我就说我算了,当事人,所以我今天你说徐晓冬来这儿我都挺吃惊的,我说一般来说我是新闻人物主角不应该出现,避免。

窦文涛:他还真是坐在徐晓冬这个位置上。

潘采夫:对。

窦文涛:你那是王占海的位置。

潘采夫:邻空PK。

窦文涛:但是今天请你来不是弄武林的,今天请你来也是弄一个他认识的人,这个人的笔名好像叫小宽对吧。

潘采夫:对对对。

张晓舟谈《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写得油滑

窦文涛:主要是有个朋友圈刷屏,我先表态,你看一桌没有姑娘的锵锵,还是三人行对吧,但是小宽写了篇文章招骂了,就是说《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叫饭局吗》,就是里边把这个女人比作一道菜是吧,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当然这个评价开始男观众也批评他,说你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潘采夫:对对对。

窦文涛: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作为主持人,你知道我这两年我可知道收敛了,我发现一谈到跟尊重女性有关的话题,我觉得少说为妙,所以就请晓舟来跟我们来说说,这事你也算有关系,对吗?

张晓舟:我觉得小宽的问题在于他这个文章他没写好,就是在写到女人的关键的那个几句话里头他显得油滑不是他的水平。

窦文涛:他是本来。

张晓舟:没有,小宽是个诗人。

窦文涛:他是诗人。

张晓舟:是诗人,他呢比如说我觉得是有的文章我觉得非常好的散文,就是好的你不会把他当成一个写美食的人,他有一篇文章叫断头食,就是讲一个人临刑他快死了,他吃什么,他对于食物的想像,那个非常漂亮的一篇文章。

窦文涛:有点意思。

张晓舟:对,如果说你把这个文章给翻出来,那你会看到大家都在说,太漂亮竟然有这样的一个角度,就人的你讲一个人的死和食物的关系,但是他现在这个他来讲这个就是食和色的关系,这个其实千古文人都拿这个作为题材。

窦文涛:但是到了现代。

张晓舟:你要翻以前的老的文人写这个,写美食把食和色联系在一起的这些文章,更多人都怒了,只不过小宽他作为一个当代的文人,他把老实的然后又带着古代文人的一些调调来写,而且确实写的有点油滑,所以。

窦文涛:这算是帮小宽。

潘采夫:帮小宽站台一下。

张晓舟:确实写的不好,确实写的不好。

窦文涛:不好,你认为是写的比较油滑。

张晓舟:油滑,我觉得主要是一个我从文字的一个角度,但是题材但很多人是在骂是骂他写这样的题材。

窦文涛:不是。

张晓舟:认为这个是犯忌的,你怎么能够把这个饭局的女人写进去呢。

窦文涛:不是,我跟很多女性作者向人家学习,我在她们的文章里看到什么呢,就是这个女同胞现在也分得清,就是说男人你有种种的才能那是一方面,但是她们似乎现在感到愤怒绝望的是什么,是中国社会到现在为止就有那么一帮落魄文艺男中年,一个个舔着个肚子,满脸油汗来幻想自己唐伯虎风流佳人,每次写到女性就是这么一种意淫当菜,实际上你们能不能勃起都难说,女的说话也很狠。

潘采夫:小宽写饭局不受待见还在于颜值问题

潘采夫:我觉得最可怕的是小宽长的比较丑,如果是苗圩、冯唐这么写,你看冯唐的小说里边饭局里边必有姑娘,而且写的比小宽厉害,这姑娘们好好冯唐老师怎么不叫我呀。小宽就是长的就是胖了一点嘛跟我似的,油头一点,他就是写的再加上他吃亏吃在就是跨界,跟你似的他又跨界,他是一个诗人写美食,他同时他吃饭的时候他说我是个诗人,他在写专栏的时候用写诗的写法写这个姑娘,但写诗的写法我们都知道下半身派,什么一把好乳什么之类的那是艺术,没问题的,但你要是用诗的方式再把它带入到了一个生活场景里边去,人们就觉得你乱套了,你肯定对你的评判标准就不一样了,就觉得你是一个猥琐的低俗的不好看的胖子。

窦文涛:不是,我代表我们女性说说,你说就今天解放了的独立了的女性,她们有这种需要吗,就是说我们女人们或者中老年女性的饭局我们也找一鲜肉陪我们吃,这是不是也是她们一乐。

张晓舟:完全可以,我这么来看待这个问题,就是这个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既然说干活不累。

窦文涛:干什么活,干什么活都不累。

张晓舟:对,那么吃饭肯定也不累,就是这样的,还有一个这个我觉得我们还是一个在老套的在比如说中年猥琐男和鲜嫩的美少女就这个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满足一个社会想像,就觉得那么中年肯定是猥琐男就这样的。但实际上换过来你刚才说,你可以颠覆这个,甚至我们也可以一个饭局里头我请一方gay一帮拉拉也可以,就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这个里头就是还是一个主流的性别的这么一个故事,就是说肯定的,好尤其是文艺男,文艺男渣男多,而且你还写出来,所以你是双重的。

窦文涛:好,现在咱们选边站,你检讨你自己你觉得你有直男癌倾向吗?

张晓舟:肯定有。

窦文涛:你准备忏悔吗。

张晓舟:肯定是有的,但是呢这个没有,我不是说忏悔的问题,你可以不断的就是说你自我的忏悔不至于,就是说你可以,因为有很多的包括这次的对于小宽的攻击里面,我觉得我觉得小宽也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我觉得也。

窦文涛:比如说学到什么。

张晓舟:当然有时候关于这个话题后来无限的延伸,我就觉得略微有点可笑,就是因为到了一个,比如说我想就是任何一个生态,它里面它都应该是很多元的,一个饭局它是一个介乎家庭和公共空间的比如晚宴我们不会称晚宴是另外一码事,你穿着你还得注意,旁边你根本就不认识是谁,这个是一个半私密的一个空间,同时会有陌生人,任何的社会生态里头它都有一个多元性,我如果我成天我没事说潘采夫咱们吃个饭,没事就跟一帮一样的人,它是乏味的。

潘采夫:但是有一个我发现就是几个女生在一块儿有时候是不需要男人的,就是而几个男的在一块儿吃饭的时候一定需要掺合进来要不然那局很快就散了,就是经常会碰到一群闺蜜群,比如说也上过锵锵的黄崇栋、柏邦妮什么,她们有四姐妹,我有事去看她们看望她们一下,见过李菁是说,好你可以退下了,现在是我们的天下。

窦文涛:你这盘腊肉她们不需要。

潘采夫:基本上她们也不会找小鲜肉,但是她聊的话题会有男人。

窦文涛:但是你觉得所谓中老年男人的饭局真的需要姑娘吗?

潘采夫:我觉得你说的有点太俗了,就什么需要姑娘。

窦文涛:我说的俗不如你们干的俗。

《锵锵三人行》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3:00-23:35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13:00         周二至周六05: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引争议 张晓舟:写得油滑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6/c7f0a1de-06d7-4abd-a7de-68341c22537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