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身患重病时日无多 他选择冲上天空化身“绝命飞行师”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年52岁的滑翔伞爱好者冯焕胜,犹如美剧《绝命毒师》中的“老白”,年过半百的老男人冯焕胜,在得知自己被确诊为癌症后,也开启了一段惊险、刺激的人生冒险,只不过化学老师&l

核心提要:52岁的滑翔伞爱好者冯焕胜,犹如美剧《绝命毒师》中的“老白”,年过半百的老男人冯焕胜,在得知自己被确诊为癌症后,也开启了一段惊险、刺激的人生冒险,只不过化学老师“老白”成了一名毒枭,而建筑公司老板冯焕胜选择的是去飞。

凤凰卫视516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对天空充满向往但为事业放弃爱好 

冯焕胜:南山虎准备完毕,请求起飞。

记者:像是这相当于死过一次的人了。

冯焕胜:是,现在等于说才三岁,真的是重生了一样,后来我过生日啊,我都说我,咱53号做的手术,那啥过53号算了,比如说201353号,就是一岁嘛。

2015年夏天,在西安采访期间,我们偶遇了时年52岁的滑翔伞爱好者冯焕胜,犹如美剧《绝命毒师》中的“老白”,年过半百的老男人冯焕胜,在得知自己被确诊为癌症后,也开启了一段惊险、刺激的人生冒险,只不过化学老师“老白”成了一名毒枭,而建筑公司老板冯焕胜选择的是去飞。

2017323日,飞了三年的冯焕胜最终因癌症离世,滑翔伞,这项常人看来危险度极高的运动,对他而言也许是平凡的人生中最闪亮的时刻,这一刻,萌发于2012年的53日,在接受胃部切除手术前,冯焕胜写下了一份遗嘱。

冯焕胜生前采访

冯焕胜:说真的那个写那个开始写还可以,写到中间特别是快首尾的时候,我是控制不住了,眼泪就下来了,回头我看那个纸上都有眼泪的那个泪珠子。我要不做手术的话,不生病的话,我可能永远不会飞高山,不去冒那个险,就完全听老婆的话,我换掉这个伞的时候,我给老婆都没说,直接把伞买回来了。

魏强:现在降落场有几个人,南山虎,南山虎,收到回答?

比冯焕胜小一岁的魏强,如今是西安“伞圈”有名的飞行高手,平日里大家都称他为“大师”,2008年告别跳伞20多年的魏强,偶然从一个朋友那里了解到了滑翔伞这项飞行成本相对较低的运动,于是人到中年的他,毫不犹豫地决定重返蓝天,由于曾有专业的跳伞背景,魏强初次飞行就到了四千多米的高空。

魏强:很快就感觉到浑身就开始颤抖,浑身开始颤抖,周围都是冰冷的,非常非常冷,手就开始发木,手指头开始疼,这个鼻子就开始流清水,完了我就看我的这个飞行仪表,哦,我也才发现,我已经飞到四千多米了。

与人们熟知的降落伞不同,起源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欧洲的滑翔伞,属于一种无动力飞行器,飞行员从半山的崖口起飞后,依靠热气流带来的升力,可以在空中不断盘高,从而达到长时间和长距离的飞行,如今世界上最长的滑翔伞飞行记录,达到17个小时,最远距离长达337公里。

魏强:我在飞的过程当中,就有很大一群这个鹰,从远处就飞过来,也就跟随着我们过来的,进入到这个热气流里头,完了就在一起盘气流,非常非常壮观,鹰会看着我,我也会看着它,这么多的鹰,都在一个气流里,我还在上边,它们鹰就在我们下边,就盘着,盘着圈,我们盘着热气流往上飞行。

由于滑翔伞在空中没有任何动力支持,高空坠落也时有发生,每年都有一些滑翔伞爱好者因此丧生,一次飞行时,魏强在低空突然遭遇“乱流”,滑翔伞被吹作一团,在急速下降的那一刹那,他下意识地抛出副伞,才死里逃生。

魏强:当我快落地的时候,这个副伞才打开,我就安全降落了,当时邝教练呢,他跟我说,他描述的就是说,他看到这个伞折翼了之后,开始进螺旋他嘴张开,对对讲机来呼我的时候,叫我抛副伞的时候,他就说一条白线就射出去了。

这样的折翼经历是每个滑翔伞爱好者都最害怕遇到的生死考验,2014年年底,在一次飞行事故,腿部受伤的魏强已经快一年没有飞伞了,在伞友们的鼓动下,飞行经验丰富的魏强开了一家滑翔伞俱乐部,指导大家更安全的飞行,转型做教练后,魏强还收了一名尼泊尔的小徒弟。

萨卡:我从没想过我会来中国,我觉得我像是在做梦一样,我很惊喜,也很开心。

今年19岁的萨卡,出生于著名的滑翔伞胜地博卡拉,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有着10年的滑翔伞飞行经历,如今他能够在空中完全“摆荡”、“螺旋”、“吐心”等很多高难度的刺激动作,并能熟练地使用双人伞,带一些初学者体验高山飞行。

博卡拉,尼泊尔第二大城市,也是全球著名的滑翔伞飞行胜地,2012年一名来自中国的大学生在这里拍摄了一部名为《滑翔梦》的记录片。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王梦婷

纪录片《滑翔梦》片段:

我家住在湖边,我给我们的屋子起名叫Sitalniwas,我的名字叫萨卡,是湖水的意思,我家有四个成员,我的妈妈叫辛缔,我的妹妹叫库希,还有的小狗巴萨。

影片的主角正是魏强的尼泊尔徒弟萨卡,那时年仅14岁的他,还是费瓦湖边一名给游客叠伞的“伞童”,七岁时一名欧洲人送给萨卡一把报废的滑翔伞,从此这把滑翔伞便成了他童年唯一的玩具。

萨卡:我从没想过我可以滑翔,在我的国家滑翔非常昂贵,有一个来自法国的人滑翔伞教练,他教我一切都是免费的,于是我就学习滑翔,一边滑翔也一边工作,但是这并不容易。

萨卡从小父母离异,母亲靠打鱼艰难抚养他和妹妹,在家乡尼泊尔的博卡拉,他是一名彻头彻尾的“穷小子”,然而滑翔伞似乎让他的人生也飞了起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远在千里之外,中国西安的魏强,在网上看到了萨卡的纪录片,于是他在伞圈发起了一次募捐,寄了一把崭新的滑翔伞送给萨卡,2015年借着尼泊尔地震的契机,魏强给萨卡办理了留学手续,将他接到中国学习滑翔伞。

魏强:他非常向往,我把机票给他订了之后,他就马上(来了),整个博卡拉所有的俱乐部飞行员都知道了。

萨卡:我的未来就是为了飞伞,我飞得很好,希望以后能通过飞伞挣钱,让我的家人高兴,这是我的梦想,虽然我现在不能实现它。我从没想过我会在这里,我在这里只是因为他,我也喜欢他,我觉得他像是我的爸爸。

为了让萨卡尽快适应中国的生活,魏强特意给他请了一名中文老师,只学了几句简单中文的萨卡,喜欢叫魏强“师父”,师徒俩每天训练,吃住都在一起,虽然平日里魏强对这个外国小徒弟关爱有加,但只要一到训练场,他就变得异常严肃。

魏强:因为毕竟我这个年龄,也不适合参加竞技类的比赛,所以我就想把我的一些知识,和对航空运动的理解,包括滑翔伞飞行的理解,能够完全地能够传授给他,能让他去传承我的未来,包括我没有实现的这些梦想。

记者:你当时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给你触动最大的是什么?

魏强:我就看到了我小时候的身影。

魏强,1963年出生于陕西西安,9岁那年一次和小伙伴在湖里游泳时,他偶然看到西安军体校的跳伞塔上,有一群正在训练的跳伞队员,从小就喜欢“爬高”的他,立刻就被这项刺激的运动吸引了。

魏强:因为当时不让进,它是军事化管理的,就爬墙头嘛,完了之后因为连续几天,都是非常热的天,教练就看着我也比较爱好这个东西,叫我就下去了,当时教练问我多大,我当时虚报了,我说我12岁,我个子高,所以就这样教练就让我就参与。

从此虚报了三岁的魏强,成了军体校里一名编外的跳伞队员,由于训练刻苦,几年后他便入选了陕西省跳伞集训队,成为省队里年龄最小的专业运动员,就在魏强梦想着将来在大赛中崭露头角时,陕西渭南的大山里,午峪乡泰山村刚上中学的冯焕胜,像很多他这个年纪的男孩一样,也做着飞上蓝天的梦。

冯焕胜:我记得我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就是说古代人嘛,乘风筝偷袭敌人的营地去了,所以看完以后我就,晚上做梦我都那个啥,都梦到过,我自己乘了一个风景在空中飞。

然而飞行对于这个土生土长的山里娃来说,毕竟太过遥远,小时候的冯焕胜最大的梦想,还是考上大学,能够飞出大山,1978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年仅16岁的冯焕胜考取了西安一所大学的建筑专业,成为了全村的第一个“天之骄子”。

冯焕胜:敲锣打鼓,戴大红花,跟那个当兵一样的,很光荣的事儿,出来上学的时候,基本上全村的人都来送你,这家给点粮票,那家给点鸡蛋。

此后经过四年的苦读,大学毕业的冯焕胜被分配到了西安的电力公司,拥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铁饭碗”,1980年代,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剧变之中,见周围很多人先富了起来,工作没几年的冯焕胜,也不甘心再吃“大锅饭”了。

冯焕胜:电话也打,我曾经写过四次辞职报告,都没批,四次想下海,每次提出下海的时候,辞职的时候,单位都给你点甜头,给点甜头,咱就不好意思走了,比如说房子,职务,本来你是一般技术员,给你一个小官当上,咱就不想走了。

在之后的近30年里,冯焕胜都处于两难之中,而对于小他一岁的魏强来说,人生已经别无选择了,70年代末,国家开始大力发展奥运项目,作为非奥运项目的跳伞愈发“鸡肋”,在大幅削减经费的情况下,陕西省跳伞队解散了,魏强被分流到了省航校,1984年航校也最终取消了跳伞项目,那时候刚满21岁的魏强,正处在运动的黄金年龄,还没有参加过任何大赛,就不得不彻底离开了他酷爱的运动,此后魏强在部队当了两年兵,又读了四年的大学,最终在西安镇流器研究所当了一名技术工程师,一转眼30年就过去了,曾经的跳伞健儿变成了今天的老男人,但儿时的那个飞行梦,却始终挥之不去。

魏强:当时的梦想就是说能够在几万人观众的面前,能够从天而降,下来呢,就是能够在国际比赛当中能够取得名次。

记者:世界冠军。

魏强:对,这个心结始终放弃不了,对于在空中这种自由翱翔的这个向往。

记者:就在魏强为自己的飞行梦而一筹莫展之时,人到中年的冯焕胜却开始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冒险,下海。2008年冯焕胜最终还是辞掉了他国企的处长职位,开了家工程公司,开始了创业。

冯焕胜:有时候熬到半夜里一两点,经常的事,白天人多,办公室人多,你没法干活,晚上就静了,干活,你只能背水一战,你没有退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原单位,国营单位已经辞职了,自己不好好干,这个后半辈子怎么办啊,一个压力大,一个熬夜,好多事情都自己亲自干,把身体整垮了。

20138月的一天,河南省新乡市郭亮村,几名村民突然发现了一个背着巨大翅膀的人从天而降,落在了村口的河道里,这个人正是时年50岁的魏强。

魏强:我本来想把这个太行山脉,整个跨越过去,直线距离大概120公里左右吧,当时的计划这样,但是由于积云越来越厚,也就阻挡了太阳的照射,地面就没有热量了,也就是说没有热气流了,所以很懊恼,也是没有办法,因为我们是利用天气飞行的。

这次飞行魏强用时两个半小时,飞行距离70公里,虽然并未实现起飞前的计划,但这已经是他开始飞滑翔伞后,最成功的一次长途越野飞行。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周二 22:00-22:35 

重播:周三 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绝命飞行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6/930c9634-9655-49f7-9c66-40d74973553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