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 见证“一国两制”道路的成功与辉煌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1997年7月1号,香港回归,特区政府正式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也同时生效。近些年,无论是香港本地、中国内地,甚至国际社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都有着非常热烈的讨论。在香

核心提要:1997年7月1号,香港回归,特区政府正式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也同时生效。近些年,无论是香港本地、中国内地,甚至国际社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都有着非常热烈的讨论。在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之际,我们栏目特别邀约了香港基本法的起草参与者谭耀宗,向您讲述这一份香港最为重要的宪制文件背后的故事。

凤凰卫视5月12日《问答神州》,以下为文字实录:

将保障劳工写入《基本法》

1997年7月1号,香港回归,特区政府正式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也同时生效。取代了殖民地时期的《皇室训令》的地位,确认了香港特区政府的组成办法、权力和责任,以及和中央政府的关系等等。

近些年,无论是香港本地、中国内地,甚至国际社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都有着非常热烈的讨论。

在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之际,我们栏目特别邀约了几位香港基本法的起草参与者,向您讲述这一份香港最为重要的宪制文件背后的故事。

吴小莉:谭先生好。

谭耀宗:嗯,小莉你好。

吴小莉:很高兴再次见到您,欢迎到我们的公司来。

谭耀宗:嗯,,一定。

吴小莉:尤其在今年是香港回归20年,这个很特殊的时候,你算是亲历者。

谭耀宗:对,整个过渡期我都在,我都参与了,所以是很难得的机会,也是我的一种荣幸。

民主建港协进联盟,简称民建联,是当前香港最大的政治组织,也是香港立法会最大的政党。

作为民建联创党成员之一,人称“谭sir”的谭耀宗,在1985年由劳工界功能组别进入立法局,香港回归后,1998年起转战新界西选区,而后实现了“四连庄”。2007年,他临危受命,接任党主席,8年任期内,民建联在区议会、立法会,乃至政府内部服务的人数,均创新高。

吴小莉:香港回归20年。在香港回归之前的筹备工作我们就认识,但是在香港《基本法》起草的时候,当时你在英国接到了电话说要来作为起草委员会之一?

谭耀宗:对。

吴小莉:惊讶吗?

谭耀宗:那当然

吴小莉:您是怎么样被找到的?被选上的?

谭耀宗:当时我记得,收到电话,叫我回去开会,我那个时候正在英国进修,我说哎呀,我最后阶段,是不是我可以第一次会议不回去吗?后来也同意了,所以我第一次会议,那个全体那个集体照就没有我在。

但是我当时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也想,为什么会找到我呢?当时我就觉得,因为我是那个劳工界的代表,中央政府也希望在这个《基本法》起草委员里面呢,有方方面面的代表。

吴小莉:那您立刻就答应了吗?

谭耀宗:那当然了。那个不用怀疑了。

吴小莉:当时会觉得是什么样的一个任务,觉得是非常光荣的一个任务呢?

谭耀宗:那当然。

吴小莉:因为对于香港的未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事情?

谭耀宗:这个《基本法》这个层次很高的,是所有香港法律之上的一个宪制性的文件,所以我觉得,哎呀,我有机会参与,当然是非常荣幸,而且也觉得真的学了很多。而且呢,我当时不是什么名人,很多人都不认识我,谭耀宗是哪个,是什么人呢?我记得呢,第一次开会,香港的委员见不到我,就问谭耀宗是哪个?

吴小莉:谭耀宗是哪个?

谭耀宗:那个问的人是谁啊?是包玉刚爵士,因为他,你知道的。

吴小莉:辈分很高?

谭耀宗:对,辈分很高。

吴小莉:船王?

谭耀宗:他是名人的,很多中央的领导他都见过,当时问谭耀宗是谁啊?因为我没出席啊。后来他们有人就介绍,他是工会的,他现在还在英国进修,所以后来是,就慢慢就参与会议的时候,就慢慢认识了。

吴小莉:我知道在草委会当中呢,分5个组,您是分在哪个组上呢?

谭耀宗:每个人基本上参加了两个小组,所以5个组里面的话,两个是我参加的,一个是中央地方关系小组,另外一个居民的权利义务小组。

吴小莉:在这两个您参与的小组,您有没有提出一些比较印象深刻的意见,后来是获得接纳的?

谭耀宗:80年代,就香港社会都很小,政府要考虑的退休保障,特别是劳工界,我进到立法局以后呢,我就多次提出,政府要设立那个退休保障,但当时港英政府开始的时候,它不重视,就是觉得退休这个问题自己解决了,你自己打工的时候,你就挣点钱,以后退休,以后可以用,所以你最穷的时候,都是政府帮忙,其他政府都不管了。所以后来我在香港立法局工作之后就推动这个工作,我在起草《基本法》的时候呢,我也想,怎么把它写进《基本法》里面,

所以我就跟劳工界的朋友一起来推动了,推动这个事,怎么样把退休保障要写进《基本法》里面。

吴小莉:成功了吗?

谭耀宗:成功,你现在的你在找吧。

吴小莉:它那句话是什么?

谭耀宗:是退休保障受法律保护

吴小莉:因为《基本法》其实被称为香港的小宪法,你这个的议题其实比较民生议题。

谭耀宗:对。

吴小莉:还是被接纳了?

谭耀宗:对,所以这个是,得到绝大部分,差不多全体那个草委的支持,不然它都放不进去的。

限制权力成为核心议题

1985年,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在北京成立,由23名香港委员和36名内地委员组成。第一件事情谈的并不是《基本法》,而是而是确定《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工作章程,确立了透明、开放的制度。

谭耀宗在采访当中告诉我说,当时起草委员会根据不同专题,分成了5个小组,每一位委员可以参加两个小组。而每个小组讨论完的议题,都要经过两次,全体委员的投票,并且每一次的赞成票都要超过三分之二,才可以通过。

这5个小组当中,人数最多的是政治体制专题小组,同时争论也最为激烈的,

吴小莉:

当时争拗最多的呢,是香港委员之间,讨论的比较多呢,还是内地和香港委员有很多不同的意见?

谭耀宗:两种情况都有。那个内地委员呢,他一直就比较就希望不要变动太大,或者是循序渐进这个精神,他会比较强调,

但是香港里面内部呢,意见就很不一样了。有些希望我们尽快要双普选。

普选这个概念呢,它是因为地区直选要尽快的100%,来在立法会里面组成。另外呢,那个行政长官也是,要一人一票,选出行政长官。所以当时呢,花的时间,讨论最多,争议最大的就是关于政治体制这部分,就是立法会的组成跟行政长官这个选举。所以后来我们就想,那怎么办呢?虽然我们有5年时间,但是我们不能是一直一直争论下去,你争论下去,万一没有结果那怎么办呢?我们怎么交代呢?所以后来就是用那个集体的智慧,集体的智慧是什么呢?现在你不是听到很多人都讲什么时间表啊,路线图啊,其实就是那个时候就用这个办法了。

我们就开始就1997年到2007年,10年里面我们分了三届,来一步一步增加地区直选的议席,减少那个选举委员会的议席,然后呢,最后就达到50%是功能组别选举,50%是地区直选。然后呢,就2007年以后,就有一个可以修改,

如果是修改的话呢,就要通过人大常委会备案,备案再批准,

吴小莉:回归以后的“一国两制”是香港是高度自治,那么“高度”在哪里,据说也有很多的讨论?

谭耀宗:其实这个问题呢,比较集中在中央跟地方关系这个小组,讨论的比较多。

“高度自治”不是绝对的,高度怎么高度呢?你说这样高,我说那样高,你说这样就已经很高了,我说不够,所以最后怎么样?我们就在每一个条文里面反映出来。

比如说对立法的权力,行政的权力,司法的权力,都把它明确下来。特别是对《基本法》的修改,《基本法》的解释权,因为你立这个法,法用文字写了,但是有一些事情要改了,改的时候怎么办呢?这个程序就怎么样呢?权力在哪里呢?《基本法》有解释了吗?因为有一些时候我们有判案的时候,最终审判的时候,法院要做这个解释这个法律,然后觉得他有没有违反《基本法》,什么才是最终的判决。

吴小莉:当时的争议在哪里呢?

谭耀宗:争议就是这个权力,《基本法》的修改权力和解释权都在中央,但是香港就有点,提出来这个委员就是觉得就是指香港人不放心啊。那怎么办呢?后来我们也动脑筋的搞了一个机制出来,

由两边的人,有内地委员,香港委员,一起来组成一个《基本法》委员会,然后呢,如果遇到要修改《基本法》,遇到要解释《基本法》的时候,

这个委员会就作为咨询组织,就向人大常委会表达意见。用这个办法令到大家比较安心了,香港都有参与啊,不是所有的都是中央政府一面倒的意见,

那么当年我们在修改《基本法》的时候,也有过比较严格的规定,不是轻易地可以改。也要香港的全国人大代表提出来,然后呢,特区政府也同意,行政长官同意,然后再拿到人大去,来大会里面通过。

吴小莉:那不需要经过《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吗?

谭耀宗:也要咨询,对,这个其中的一个程序就是要咨询。《基本法》这个解释也是这样的,当终审法院要做最终的判决的时候,如果是中央跟地方关系的问题啊,国防啊、外交的事情,都要到人大常委会,要要求这个解释,然后拿这个人大常委会做的解释,有关的条文法律以后呢,法院就要遵守

1988年,起草委员会公布了百花齐放的征求意见稿,俗称第一稿,在香港和全国各地做广泛的咨询。在经过了多处的修改之后,1989年的2月,形成了基本法草案,也就是第二稿。在这第二稿当中,加入了特区行政长官、立法会,最终都是由普选产生的规定。

而谭耀宗告诉我说,这两项规定,已经比《中英联合声明》进了一大步。

吴小莉:当时并没有承诺到“普选”两个字?

谭耀宗:没错,我们还写的这个最终目标,是普选产生行政长官,普选产生立法会的议员。那么所以呢,所以已经比过去进步了。以前《中英联合声明》里面写的就是行政长官是协商或者选举产生,

吴小莉:协商和选举是在《中英联合声明》当中中方的承诺,那么在做起草的时候,为什么会把普选放上去,是香港委员提出的呢,还是内地委员提出的?

谭耀宗:香港委员有提出来。因为有些人觉得,如果我们不把那个最终目标写出来,大家就觉得不够,不满意。这个民主的进程太慢了。我们应该有一个最终目标,应该向这个普选方面,来作为最终目标。这个香港不光是委员,还有香港协会。都提出这个诉求。然后中央方面也觉得,我们回归以后呢,特区又成立了,经过一段时候,一步一步来变化,来向前推进的话呢,应该也可以,也是作为一个相信香港人一个做法。

吴小莉:在政改的过程中,讨论比较多的就是提名委员会,谭惠珠就提到说其实提名委员会的提出还是香港委员提出的?

谭耀宗:其实呢,当时很多意见呢,就不是一个人提出来的,是很多是大家在讨论,比如说有人不放心,说以后那个普选行政长官,如果是普选产生出来,中央政府又任命的吗?中央政府不任命那怎么办呢?又产生一个。

吴小莉:政治危机?

谭耀宗:对,政治危机了,所以大家就想了,那是不是我们可以过渡过去?原来是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然后我们把这个选举委员会,变成为那个提名委员会,然后由这个提名委员会,通过这个提名以后,然后再普选产生,尽量地避免了中央不做任命这个情况发生,所以后来大家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所以就写进那个《基本法》里面了,

吴小莉:公布之后市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意见?

谭耀宗:没有,没有,大家都,因为大家都在意这个普选行政长官,在前面的那个程序大家就觉得也合理吧,提名吗,以前都有提名了,

如果你想参与特首的选举,你起码要拿到150个委员那个提名,你才可以参与,所以变到普选的时候,就不是个人来提名了,就是要委员会来提名。

我们当时起草的时候,其实我们每一个字眼都很小心的,都很重视的。希望是不会产生误解。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吴小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五 19:20-19:50

重播时间:周六 06:25 11: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谭耀宗(上集)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12/d9b58fec-218c-4017-aed3-8c3402033779.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