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功夫到底有多管用 他自幼练武最多时一个人打趴七个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要:蒋春生,1974年出生于四川广元农村,8岁那年看了电影《少林寺》后,从此便痴迷上了武术,他经常学着电影里的武林高手,拿家里的农具瞎比划,为此小时候的蒋春生也没少被父母训斥。成年后他为了习武和

核心提要蒋春生,1974年出生于四川广元农村,8岁那年看了电影《少林寺》后,从此便痴迷上了武术,他经常学着电影里的武林高手,拿家里的农具瞎比划,为此小时候的蒋春生也没少被父母训斥。成年后他为了习武和妻子离婚,遭黑社会痛打,却从未放弃过武术梦想。

蒋春生:四把枪吧,顶到我胸口,我都没法动弹了,他们对我是拳打脚踢。她说你要去学武,我就要跟你离婚,我说你离婚,我也要去学武,但是我不会再放弃我的武术。我发现习武没用,传统武术没用。从来没有放弃过,应该这是我的命嘛。打擂台那个梦我打不了,都是把希望(放在)培育学生去打,把我这个梦寄托在他们身上,去燃烧,继续燃烧。

蒋春生25岁当夜总会保安 以一敌七打趴七个黑社会

解说:1999年的一天深夜,四川广元一家夜总会,走进了七个醉酒的客人,见来者不善,25岁的保安蒋春生赶忙迎了上去,他隐约感觉到今晚可能又将是一场恶战。

蒋春生:都差不多两点钟了,来了七个黑社会的嘛,他们都喝得醉醺醺的,就过来说以找小姐为由,我说这个时候已经下班了,她们都休息了,他说休息了,也要给我找,他们说着说着就跟我动手,当时我就说你们不要动手,我说我是端着这碗饭,对不对,你们要理解我,也不要为难我,(他们不听)还是跟我打,打的时候,我就还手打,还手打,可能我那时候我也挺有自信的,25岁的年龄嘛,也挺能打,他们打也基本上没打着我。

解说:面对七个彪形大汉的围攻,瘦弱的蒋春生闪转腾挪,一出手,就将其中两人打倒在地,就在他跃跃欲试准备大展拳脚之时,突然感觉胸口被几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了,蒋春生下意识地低头一看,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蒋春生:四把枪吧,顶到我的胸口,我都没法动弹了,我就退到墙上,实在退不开了,他们对我是拳打脚踢,痛得我就只有蜷缩在地上,痛得哇哇直叫,我又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

18年后蒋春生设馆授徒 带徒弟赴成都参赛

18年后,四川成都

火车:教练,黄帅的第三场。

蒋春生:第三场啊,OK。

火车:姜逸秋对蒲仁杰,第三场黄帅对李浩,第四场焦伟伦对钟波,老规矩,九点五十五,所有拳手进笼子,给你们做宣传,上场之前兴奋一点,打的时候热情一点,今天看你们的人很多,祝你们好运。

解说:monster酒吧,藏身于成都领事馆路,一栋写字楼里内的一间以格斗为主题的酒吧,每周五晚上,这里都会举办一场特别的拳赛。

前来参赛的大多都是玩票的业余拳手,有警察、老师、大学生和公司白领,偶尔也会有一些正在学拳的职业拳手,在师父的带领下来此实战。

蒋春生:好好地准备一下吧。

解说:这一晚,43岁的蒋春生带着刚收了一年的徒弟黄帅来到monster一试身手。

蒋春生(拳馆教练):他这个孩子在悟性这方面比较强,也比较刻苦,拳腿方面力量性很有,就是他那个手,左手,小的时候受了一次意外,意外过后手的神经受到了创伤,就不能这样弯曲,只能这样,所以说他打拳的时候,打摆拳的时候,他能够放得很开,打得开,打拳的时候,全都是大开大合,这对于打拳来讲这是一个弊端,如果你大开大合,人家会打的话,直接从中开始打,那你就会非常吃亏。

解说:相比人们熟悉的拳击运动,monster的比赛更加凶狠开放,规则介于自由搏击和综合格斗之间,除了肘击、抱摔、骑打等危险动作外,拳手在这个狭小的八角笼内,可以使用任何方式击打对手,为了最大程度的提高实战性和观赏性,每场比赛分为五个回合,每个回合两分钟,裁判以有效击打的点数判断胜负。

在这种类似于“近身肉搏”的比赛规则下,“KO”的场面时有出现。

火车:54公斤级,女士们先生们,来自中国成都的拳手李浩,OK,他的对手是谁呢?身高162,体重53公斤级,中国成都浩生拳击俱乐部名字叫做什么呢?这个名字里面就有一个帅,小帅哥,黄帅。

解说:黄帅的比赛被安排在当晚第三场,对阵经验丰富,打法稳健的拳手李浩,在monster战绩三胜一负的他,是位强有力的对手,对于徒弟的这场比赛,蒋春生并无把握。

蒋春生:DJ,把背景音乐全部拉掉,OK,裁判,第一回合,准备开始。

解说:开局,黄帅主动发起进攻,接连的组合拳配合扫腿,打得对手只有招架之功,两个回合下来,黄帅明显占据了场上优势,似乎随时可以KO对手,然而在场下观战的教练蒋春生,却显得有些担忧。

蒋春生:我跟他讲,我说你要,一定要控制好节奏,控制好你的体能,因为这个擂台赛,它不是像正规的擂台赛,是打三局,这个我们是打的五局,它每局是两分钟,就是说需要的耐力比较充沛,如果说你第一二场打的挺猛,那么你到第三场,四场,五场,你体能就跟不上了。

解说:果然,第三局比赛开始后,黄帅的体力明显下降,出拳也不再那么凶猛迅速,而一向慢热的拳手李浩逐渐找到了比赛的状态,两人陷入缠斗。

火车:现在李浩慢慢地状态好一点了,不要着急,还有两个回合。

解说:就在第三局比赛结束前,黄帅突然发力,接连两个顶膝将李浩击倒在地,被及时响起的中场铃声“搭救”的李浩,第四局频频发力,几个漂亮的直拳和扫腿都狠狠击中黄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比赛将拖入决胜局时,李浩突然有些站立不稳,尽管他迅速调整过来,但这瞬间的破绽还是被黄帅捕捉,他一个箭步上前,一记强有力的低扫将对手踢翻。

火车:比赛终止,掌声来一点。

解说:裁判当即宣布比赛终止,黄帅以KO获胜。

火车:来,掌声来一点,我们的李浩和我们的黄帅都很棒。

记者:觉得学生打得怎么样?

蒋春生:OK。

火车:比赛结果,一二三,黄帅,KO。

解说:18岁的黄帅,从小跟随父母在广东打工,一年前,爱好拳击的他在网上结识了蒋春生,两人一拍即合,黄帅随即来到成都,拜在蒋春生门下学拳。

蒋春生:他在网上跟我聊了过后,他也想做职业拳手这块的梦,打擂台那个梦我打不了了,我就把希望放在培养学生去打,把我这个梦寄托在他们身上去燃烧,继续燃烧。

他迷上少林寺后与武术结下不解之缘 曾被人当成笑柄

解说:蒋春生,1974年出生于四川广元农村,8岁那年看了电影《少林寺》后,从此便痴迷上了武术,他经常学着电影里的武林高手,拿家里的农具瞎比划,为此小时候的蒋春生也没少被父母训斥。

蒋春生:从小就爱好武术,因为爸爸妈妈他们没有文化,思想比较古板,保守,就觉得练拳习武嘛,就是搞空事,不让我去,后来我在结了婚以后,在乡下拜了个民间师父习武,民间师父他是学那个套路硬气功,那时候五步拳嘛,七锤、九锤嘛这些,还有一些基本功。

解说:1997年的一天,正在广元一处工地上打工的蒋春生,听说农村的父母被邻居欺负,父亲还挨了打,学了两年武术的他,当即回村,找到了那家人,想要为父亲出头。

蒋春生:因为他们家人多,我们家就我一个独儿子,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我又经常不在家,爸爸妈妈他们两个老人在家,就觉得他们欺负他,我冲过去,很怨愤地跑过去,飞起一个腾空踹过去,把他踹翻了,但是我一落脚的时候,旁边他的爸爸妈妈还有他哥哥就围过来了,就把我给箍住了,我还没站起来,就把我给箍住了,他们爸爸妈妈手里面拿着农村那个隔麦子,稻壳那个镰刀,就拿着镰刀抱住我,往身上一揪再一揪,镰刀全都往我身上划,一条一条的血痕就出来了,最后他们凳子、拳头、脚那些,在我身上像雨点一样打,更加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发现习武真没用,传统武术没用。

解说:没能报仇雪恨,反遭到对方一顿毒打,从小习武的蒋春生从此成了村里人的笑柄,甚至父母和妻子也不时对他奚落一番,意识到此前学的武术套路毫无用处,20出头的蒋春生决定去武校,学习实战性更强的散打,而对于这个整天不务正业,只想着练武的“疯丈夫”,妻子早已忍无可忍。

他为了学武和妻子离婚 练成后受到老板赏识当保镖

蒋春生:我说要去学武,她说你要去学武,我就跟你离婚,我说你离婚,我也要去学武,你如果说跟我过不下去,我说我们可以选择分手,但是我这一辈子,我跟你离了婚过后,我可能也许再也找不到老婆,但是我不会再放弃我的武术。

记者:你觉得武术对当时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蒋春生:我这辈子,它是一种生命吧,因为一个男人嘛,如果说在家庭爸爸妈妈他如果说反对你,还有老婆也反对你,这个人活着就很压抑,很痛苦,找不到那种新生的希望,那种感觉一样。

解说:最终蒋春生和妻子离了婚,他带着在工地上打工攒下的六百块钱,报名进入了一家寄宿制武术学校,那时候的他也不知道如此义无反顾的学武,究竟有什么用处,但对于这个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的底层青年来说,用拳手证明自己,似乎是他摆脱压抑苦闷的人生,唯一的出路。

蒋春生:我要靠拳头证明我自己,我进武校的时候,从第一天开始,跟我们师兄,打实战的时候,他一个高臂把我KO掉,我们校长和教练就说,他说你怎么这么不堪一击,最后我就把师父和教练他们这句话放在我的心目当中,我觉得是我的动力,也是对我的一种驱使。早晨3点钟起床练拳,当练到5点钟的时候,我就跑到床上去躲住,被子里盖住,不让别人发现,训练我们,叫我们打一遍的时候,我要打了三遍四遍,9点钟上床睡觉,10点钟关灯,当关完灯以后,我都一个人跑到沙袋的地方去打沙袋,那时候校长规定不准开灯,我就借用外面的路灯光,对着那个沙袋“哗哗”地打,但是还不能打出挺大的声音,就这样坚持。

解说:三个月的时间,凭借着超乎常人的刻苦和努力,蒋春生打赢了那名入校第一天就给他下马威的师兄,在一次训练中,他还“乱拳打死老师父”,将那名瞧不起他的教练也击败了。

武校毕业后,蒋春生顺利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在他看来这也算专业对口,收入也比以前多了不少,除了工资外,他每天还能领到六块钱的生活补助。

蒋春生:发生活费的时候是由董事长的老婆陈姐,她专门负责发钱这块,她就不知道我是哪一天来的,她就按照一个星期支付给我,当时我就跟她说,我说陈姐错了,我说我刚刚才来三天,我没有这么多,我就主动退给了她,退给她,她说,小伙子,你还挺不错的,她跟我竖起大拇指,她说挺不错的,后来在9天以后,我就做上了班长。

解说:由于诚实可靠,加上身手不凡,年轻的蒋春生颇受赏识,一个多月后,他又从班长升为了保安队长,受到重用的蒋春生工作更加兢兢业业,一天公司的老板将他叫到了办公室,给他安排了一个新的工作。

蒋春生:他说要不然你跟我一起走吧,当时我不懂,跟他一起走是什么意思,他说你就每一天,我走到哪里,你跟我走哪里,其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私人保镖。

解说:他一出门办事带很多钱,有几万,几十万的,全是往身上揣现金,以前他开地下彩票,地下彩票都是打牌的,每一天都会开场收场等等,那里聚集很多的都是社会上的人,他们在那里放高利贷,牟取暴利,因为董事长他就跟我说,他说你在这个地方给我看住,这个地方的安全问题就由你来负责,就说这些放高利贷的人,你把他们撵走,不要在这里放。

解说:当上贴身保镖后,蒋春生还负责起了公司旗下的众多娱乐场所的安保工作,手下管理着几十名“马仔”,可谓春风得意,在这些场子中,最不太平的当属夜总会,这里鱼龙混杂,是当地地痞流氓和“黑社会”经常出入的场所。

一天深夜两点多,蒋春生和七个酒后闹事的客人争吵起来啊,自从在夜总会“看场子”,这样的场面时有发生,就在蒋春生镇定自若地准备教训一下这些醉鬼时,对方突然掏出了枪,顶在他的胸口。

蒋春生:提了四把枪顶到我的胸口,我都没法动弹了,我就退到墙上,实在退不开了,他们对我是拳打脚踢,痛得我只有蜷缩在地上,他们都没有松手,最后得到我休克的时候,他们才松手离开,当时我痛得哇哇直叫,那时候我结拜的二弟、三弟,他们就是夜总会的服务员,他们就把我给抬到广安市人民医院,去的时候,他们不接我,他说你这个人太严重了,他说你赶紧往重庆西南医院转吧。

被黑社会痛打后他还遭老板训斥 他找到机会终于实现武术梦

解说:这次被打后,蒋春生养了半年多才总算捡回一命,而更让他痛心的是将他打得奄奄一息的人和老板是朋友,生意上还多有来往,因此对于这次冲突老板不但没有给蒋春生任何补偿,还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一气之下,蒋春生离开了这家公司,并发誓不再当保镖为人卖命,他和一个朋友合伙开了家武术学校,但由于经营不善,每两年就倒闭了,亏得血本无归,此后他回到工地做苦力,在流水线当过工人,一路兜兜转转,30多岁一事无成的蒋春生,最终只能找了份给人看大门的内保工作。

蒋春生:人家很多瞧不起,一个看门狗,一个大男人,堂堂七尺男儿,你就只干这个,有啥出息嘛,挺失落,挺伤感的,但是为了生活也没办法。我一直都在练,从来没放弃过,因为这是我的命嘛。

解说:新世纪之初,各种搏击赛事在中国兴起,拳击、散打、跆拳和综合格斗,逐渐开始作为体育项目在国内推广,随着武林风、昆仑决等知名赛事的电视转播,一批民间的高手也纷纷涌现出来,被称为“KO之王”的武僧一龙,不久前秒杀太极高手踢馆传统武术的格斗狂人徐晓冬,都是这一领域的草根明星,2005年在成都一家印刷厂打工的蒋春生,也看到了实现梦想的机会。

蒋春生:2005年我来成都的时候,那时候武林风刚刚兴起,那时候我就准备报名去了嘛,报名去打,每天晚上印报纸,上夜班,白天要休息,我要去打比赛,必须要把这份工作辞掉,但是那时候我离婚了嘛,离婚好多年了,儿子跟我,他从小三岁的时候有慢性乙肝病,我辞掉工作,我儿子都没有钱看病,也没有钱零用,没有生活费,所以说我就没有办法,我就只有放弃我自己的梦想,我得坚持去上班。

解说:寒来暑往,随着年龄一天天增长,人到中年的蒋春生逐渐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走上拳台了,但最初那个靠拳手来证明自己的愿望,却在他心里从未磨灭。

2014年听说成都郊区龙泉有家搏击俱乐部要转让,蒋春生动起了心思,想着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自己也有些积蓄,他便找到了转让的老板,然而谈判过后,他发现要盘下这家俱乐部,手里的钱还差两万。

蒋春生:当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就是以前拳馆老板,他交过的一个朋友,他就跟我说,他就说你是一个男人,得有魄力,他说你想一想,你现在都40岁了,人生有几个40,你再不拼一把,搏一把,你这一辈子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听他这样一说,我说我就拼了,豁出去。

解说:冲动之下,蒋春生当即签下了转让合同,此后他开始四处借钱,然而周围的亲戚朋友问了个遍,钱也没有着落,连高利贷得知他没车没房,也都不肯借钱给他,无奈之下,干了十几年保安的蒋春生,只能在他建的一个“保安群”里,向那些素未谋面的工友们求助。

蒋春生:在那个群里面我就发布信息,我说你们谁有钱,借我一点钱,我愿意按照银行的利息支付你们,他们都没有人相信我,后来我在我以前建立的一个武会群里面,里面有一个女孩子,她(年龄)挺小的,她双脚截肢了,她觉得我人挺好,她爸爸妈妈离婚了,她觉得我(是)很好的一个男人,她愿意叫我叔叔,她就想找一个真正像爸爸一样的男人,在她身边做精神鼓励,她说我愿意帮助你,她说没有多少钱,但是我会尽最大努力想办法帮助你,支持你一万块。

解说:最终在这个残疾女孩和几名原来的保安同事的帮助下,蒋春生的搏击俱乐部勉强开业,由于地处郊区,前来学拳的本地人不多,为了招收外地学员,蒋春生将原来的一间茶室,改为了上下铺的宿舍,安排五湖四海前来学拳的孩子们住宿。

拳馆学员:学了七个月了。

记者:你是哪(里的)人,家在哪?

拳馆学员:我是宜宾人。

记者:为什么来学拳啊?

拳馆学员:个人爱好。

记者:家里同意吗?

拳馆学员:同意。

蒋春生:他们这些都是才来几天。

记者:你是哪(里的)人?

拳馆学员:甘肃人。

记者:多大了今年?

拳馆学员:19。

记者:怎么想来学拳呢?

拳馆学员:喜欢嘛。

蒋春生:因为他以前跟我了解以后,在QQ上了解以后,他特地从甘肃老家,坐车到我这个地方来,他来这第一次,他来我看了一下,他觉得我们这里环境很差,他看了一个小时,他就走了,最后他跟我说,他说师父对不起,他说我选择了放弃,然后我在QQ上给他留言,说了一段很激励人的话,后来他看,他过了几天又说,他说师父,我想回来训练,你愿意收我吗?我就跟他说,我说师父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解说:在蒋春生俱乐部里学拳的,大多都是与他一样出生底层,渴望用拳头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看着他们,蒋春生时常会想起多年前的自己,因此遇到一些家庭困难的孩子,蒋春生不但不收取任何费用,还四处为他们联系比赛,希望培养他们成为一名职业拳手,18岁的黄帅,就是这其中的一名幸运儿。

记者:昨天受伤了是吧这个手?

黄帅:对对对。

记者:怎么回事?

黄帅:打比赛呗,受伤了。

记者:昨天的比赛打的,是断了还是怎么了?

黄帅(拳馆学员):扭到了吧。

记者:你觉得昨天比赛打得怎么样?

黄帅:还可以吧,因为刚练这个不久嘛,反正,希望下次能打得更精彩吧。

记者:我看你昨天第四回合把对方KO了。

黄帅:对对对。

记者:在拳击台上打比赛,感觉怎么样?

黄帅:特别爽,感觉心里特别激动,享受在上面每一分每一秒,特别开心。

蒋春生:我开那个俱乐部,培训他们去做拳手,打比赛,目的不是赚多少钱,而是要把我梦寄托在他们身上,去燃烧,继续燃烧。

记者:这您相当于又是教练,又是伙夫了。

蒋春生:对对对,我就是既当爹又当妈妈,这里我也把当成自己家一样看待。他们吃什么,反正也不好,也不坏,就像家里一样,毕竟我们,生活也不是很好,只是普通。

解说:如今的蒋春生已经还上了俱乐部开业时,欠下的两万元外债,但由于经营状况不佳,俱乐部至今还只有他一名工作人员,教练、厨师、保洁,都由他一人兼任,已经43岁的蒋春生,没有再婚,独自一人闯荡江湖数十年,他说现在自己总算有了一个家。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