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评论员宋忠平:做节目,三分功夫,七分表演


来源:凤凰卫视

一个人的身份藏在他的仪态里。在接近1小时的时间,宋忠平几乎没调整过坐姿,他一手撑着旋转椅的扶手,另一只手搭在办公桌上,腰背挺直,上半身微向前倾,肃穆威严。他的眼神没有丝毫闪躲,直勾勾地盯着小馆主的鼻翼

一个人的身份藏在他的仪态里。

在接近1小时的时间,宋忠平几乎没调整过坐姿,他一手撑着旋转椅的扶手,另一只手搭在办公桌上,腰背挺直,上半身微向前倾,肃穆威严。他的眼神没有丝毫闪躲,直勾勾地盯着小馆主的鼻翼,几乎都不曾眨一下。这架势,不用介绍就能猜到,他曾是军人。还好,他的谈吐又是平和、自然的,令坐在对面的人卸下防备,不至于处于“备战状态”。

“什么叫和平?你比对方强大了,自然就有和平了”

宋忠平生于西安,从小就对军事感兴趣,因为家里是军工厂的,父母专门给了他一间房间,摆放各种武器装备的模型、贴画、飞机手册、与舰船知识有关的书本......“我高中毕业报考的是军校,那是提前批次录取,接着第一志愿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当时想,如果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军校,就去北航。”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宋忠平顺利被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学院录取,专修导弹测试工程及导航制导与控制专业。

这个专业在外行人看来,既精又专还“不好惹”。

小馆主:您的名字听起来是挺爱好和平的,怎么喜欢军事呢?

宋忠平:我一直爱好和平,“忠于和平”,但这不等于我们不需要储备实力,和平是要靠实力来铸造的。所以我现在不断地倡导中国要崛起、要强大,中国的航母刚下水,“天舟”刚飞到天上去,这些东西不都是实力的象征吗?如果没有实力,和平就是天方夜谭。什么叫和平?你比对方强大了,自然就有和平了。

小馆主:残酷的现实主义。

看见这张照片,突然想起曾经背过的一段绕口令:八百标兵奔北坡,北坡八百炮兵炮;标兵怕碰炮兵炮,炮兵怕把标兵碰。

凤凰解锁新技能

小馆主发现一个秘密,凤凰擅于做“长线诱导”工作,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尽管宋忠平去年11月才正式加入凤凰,但其实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经参与录制多档凤凰的节目了。

宋忠平在《一虎一席谈》担任军事评论员

从军人到幕前评论员,这个“转身”感觉超过了360度,而宋忠平说,正是凤凰解锁了他的新技能。“走到军事评论这一条路,具有一定的偶发性。我跟凤凰很有缘,上的第一档节目就是《一虎一席谈》,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凤凰是我的娘家,所以只要凤凰需要我,我都愿意帮忙去做,感恩凤凰。”

小馆主:您之前是“搞导弹”的,现在跑来做评论,不觉得纸上谈兵?

宋忠平:在大陆媒体圈有很多人做军事评论,第一人算张召中。做军事评论,必须要有军旅背景,这样才能够把握军队的脉络。军事评论和国际评论两个方面是分不开,尤其是现在朝鲜半岛、美国与叙利亚,有哪个离开了军事?首先就是军事方面的较量,军评和时评是一体的。初来凤凰,我以为是只做军事上的评论,结果是万金油,甚至娱乐也得说,对我来说挺挑战的。

小馆主:世事洞明皆学问,“啥事都说”累不累?

宋忠平:评论就是一种“玩儿”的心态,如果你把它当做是个工作,就太累了,我觉得很好玩而已。

做节目的艺术

不论讲者有心无心,听者往往“有意”。军事与政治密不可分,谈论起来易触碰敏感,把握分寸无不考验“说话人”的功力。

宋忠平好像早已破解其中玄机,笑了一下即收敛:“敏感是相对的。我可以站在客观、中立的角度去分析——说技术。技术本身是个中立的东西,它不是政治,不具有政治倾向性。比如说到朝鲜导弹的时候,导弹不进行各种各样的测试,是没有战斗力的,这是在讲技术,因为我是研究导弹的,导弹不经过反复的测试是不可能定型的。这不能说明我否认金正恩发展导弹的意图。”

老司机总能有技巧地跨越雷池。

尽管是“半路出家”,但宋忠平已然成为专业媒体人,讲起“做节目”的经验心得,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宋忠平:做节目的时候,我不喜欢有稿子,包括做《新闻今日谈》、《全媒体大开讲》,我都跟主持人说,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机地来问我,这样咱俩才能碰撞出火花,如果刻板地问几个问题,我就觉得有点照本宣科。我喜欢像咱俩这样讨论(嘿嘿),你问我啥我会即兴地回答,有种直播的状态。

小馆主:那也考验水平。

宋忠平:水平在于你自己的反应能力和知识储备。如果只是一问一答,观众会觉得你们在对台词,如果冷不丁问点别的,观众也知道主持人思考了,这样才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在准备节目的时候,看了问题提纲,你脑袋里面会形成观点,但是在做节目的当口,会迸发出新的灵感,因为在分析的时候,会把几个问题串联起来,关系捋得更顺,这里面有些关系可能是之前没有考虑到的,你通过主持人的串带+短暂的思考,发现有很多东西是有必然联系的,这样会让回答更贴近于实际,这是准备不出来的。

不过,对于小馆主这样的军事白痴来说,听军事评论简直像听天书。宋忠平说,现在有一个趋势是军评、时评娱乐化,不仅要讲清道理,还要雅俗共赏。否则每天讲一些技术参数,未必有人愿意听,还是有一些技巧,这本身也是一门艺术。

宋忠平总结:做节目本身就是一种表演,三分功夫,七分表演。

小馆主:凤凰很多主持人都是海外留学背景,而您这是第一次在“境外”生活,背井离乡呀。

宋忠平:我现在写写书、做做评论、锻炼锻炼身体、散散步,这是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生活。所以你问我到香港,把北京的那一摊扔了后不后悔?我觉得没什么可后悔的。自己的选择,自己开心就行。排班的同事找我,我说你随便排吧,我就喜欢上节目。

爱好变成工作,工作成为事业,这是最值得开心的。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