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叶永青:第一次作为艺术家拿到钱 我走路腿都是软的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叶永青,人称叶帅,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叶帅形容自己的生活像候鸟,常年游走在地球村各部落,看画、办展、体验生活,跨过万山千水,走遍世界各地。

核心提示:叶永青,人称叶帅,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叶帅形容自己的生活像候鸟,常年游走在地球村各部落,看画、办展、体验生活,跨过万山千水,走遍世界各地。

凤凰卫视5月4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鲁豫有约,昆明艺术行之叶永青,叶帅的率意人生,精彩马上开始。

叶永青,人称叶帅,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叶帅形容自己的生活像候鸟,常年游走在地球村各部落,看画、办展、体验生活,跨过万山千水,走遍世界各地。2006年身为白族人的叶永青回到祖籍,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买下了大理古城南门不远的一幢老房子。

经过一番精心的改造,叶帅在他世界地图上又插了一面旗,这里成为叶帅在故土新的家和工作室。

叶永青: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一个像客厅一样的,冬天可以烤烤火,这边是一个可以吃早饭我,有点像一个暖房,每天在这吃饭什么的,这个房子是当地的一些农民工人他们帮我装修的,我就说你用的这些材料,你就用一些当地材料就行了,然后爱怎么做就怎么做,然后我也不纠结,楼上是我们住在楼上,然后有个小书房,这里可以看书的和小工作室,然后这个是一个当地以前的一个大的文人叫赵藩,他曾经去过成都,在成都有个叫武侯祠,武侯祠上写的自古多兵非好战,以后治蜀要深思的那个联就是他写的。还有一个大观楼的长联,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那个也是他撰的,这个是描写当地风光的,这个联是写风景,湖山一百里,致佳风景,然后岂但月航渔笛,烟郭出灯,这是风景。这边是人文的,有授受祗道德五千言佚文共传,丹灶药温,流沙初渡,就是跟历史有关的,我把画室放在三楼,这是我的工作室,一个小平台,这张是没画完的一张孔雀,那边还有一个小的案台,对,这里是可以有个案桌,可以画画画什么,这个阳台是不被别的房子压,能够看得比较远一点,属于比较疏朗一点的,在院子里种了一些三角梅,这个三角梅是红的,和那个红色的大门,然后这个有一棵黄槐,这个红和黄有点西红柿炒鸡蛋的那个色彩。

解说:如果叶永青的《鸟》让普通人看不出,这是真正艺术家的作品,那叶永青的其他作品,如《半边孟頫》、《朵朵报应》等,则足以体现他的绘画功力,叶帅的作品风格多样,除了《画鸟》系列以外,叶永青还有许多重要作品,比如早期在圭山创作的《撒尼族的牧羊姐妹》、《红土之母》,80年代中期,受到85美术新潮影响创作的,具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屋外的马窥视的她和被他端视的我们》、《离开和驻留在最后一块草地》,还有1988年在成都《88西南现代艺术展》中展出的自画像《奔逃者》,以及90年代初推出的装置艺术《大招贴》系列,不过对于叶永青来说,让他年少时记忆深刻获得满满成就感的作品,却是在叶帅初二的时候,在老昆明中心广场和昆明各路绘画高手一起完成的宣传牌。

叶永青:因为这个城市很小,在我少年的时候,昆明这个城市只有差不多5公里那么大的一个城市,你抬脚步行,就可以从城东走到城西,跟艺术有关的东西在城东有一块宣传栏,上面画着《工业学大庆》,城西另外一块宣传栏画着《农业学大寨》。然后城市的中心有一张毛主席的像,有一个广场,广场的后面画了另外一张像叫《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这个画这几张广告上面站着的所有人,是我们在昆明这个城市能够见到所有跟艺术有关的这些作者。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我已经站在《农业学大寨》那个牌子的第二排,画工农兵嘛,最大的那几个大头像是我们这个城市里面的大师,最有名的那些画家在画,我这些,我们就是一个小屁孩,在一个小城开始喜欢艺术,其实是和别的城市的这种孩子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早年在云南在昆明学画画的时候,很快就会有一些好像气味相投的这种小伙伴,以前我们学画画,学艺术,都是野路子,没有老师,都是自己靠一些很零星的这样的一些书本,这些开始摸索,骑个自行车跑到郊外去看到有画画的老师,你站在背后看一下,然后模仿着他们一笔一笔的,画一点那些山,那些水,那些河流,洗菜的农民,去敲那些老师家的门,敲了进去能够坐一下,听那个老师说会话,然后那会儿我去过丁绍光家里,去过蒋铁峰家里,那个时候有很多很活跃的艺术家开始在云南活动,包括吴冠中等等那一批艺术家,就是后来被定义为形式主义的这样一批人,所以我们有幸能够受到一点这方面的熏陶。

解说:从小热爱绘画的叶永青,在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的时候,迎来了实现成为艺术家梦想的机会,不过第一年高考体检时,年轻的叶帅却很内行地分析色谱上的色彩调子,被错判成色弱,因而错过了这个机会,第二年叶永青老老实实地答出了色谱上的动物名称,顺利考上了当时中国美术最高学府之一的四川美术学院。

不过当踏上从昆明去重庆的火车,叶永青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叶永青:我开始从坐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从昆明到重庆,当时要做火车要做两天,在云南的时候整个车厢是静悄悄的,只有一些低音,这个列车越往四川开动的时候,车厢里的分贝就越来越高,声音就越来越大,然后最后就是越来越尖利的声音,就是每个人都争,扯着嗓子在说话,因为进了四川了,四川人当时我就觉得完全像,像猴子在叫一样,我就觉得我已经到了一个完全和以前不一样的这种环境里面,这个环境一定是充满竞争的。然后另外一个是语言上的,语言上我们一开始一说话,我们就是一个云南的口音,然后第二天所有的云南的同学就开始觉得出问题了,就在一起开会,他说他们看不起我们,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他们问我们,我们的街上有没有大象,把我们看成最原始的人来的,果然我到学校去,开始上第一节课是素描课,我拿着一支铅笔就进教室了,但我看我所有的同学都是拿着一把铅笔进的教室,我就看他们一字摆开的就是1B、2B、3B、4B的铅笔,然后HB的铅笔,先用馒头擦,擦画面,然后再用橡皮擦画面,他是有一套的程序,有一套的方法,一张作业要花50个小时,他知道头两个小时画什么,再过去3个小时再画什么,然后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到哪一步,我不行,我只有一支铅笔,50个小时和2个小时是一样的,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是业余的,他们专业,他们知道方法,他们知道步骤,所以马上我就崩溃了。

文革以后积累了一大批非常优秀的这种艺术青年,他们每个人都是武艺高强这样的,我们那会的同学年龄差距很大,我们的一个班的同学,有16岁的差距,比我们大的同学像何多苓和罗中立,比我们大10岁,我们在中间,我进校的时候是20岁,比我小的同学小7岁,一个比我们年长10年的这样的一个同学的话,他已经有很强的社会阅历了,他当过知青,当过工人,当过兵,很多人对社会已经有很成熟的意识,所以他们的表达作品,表达所有的东西的时候,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我们就像一个傻瓜一样的,没有经过训练,原始的蒙昧的,没有被开发过的,就和这些已经艺高八斗的这些同学在一起。

我们是到了四川以后,到了重庆,那会还叫四川嘛,就是在重庆,在四川美院的那个时候就是刚刚把自己打开的这样一个年代,我记得我们是在一年级下期的时候,学校开始有一些新的画册,进了一套《世界美术全集》,《世界美术全集》有30本,跟老师提出申请以后,全班能够去看一次,看之前,图书馆门口要摆了一盆水,我们全部人要去洗手,把手洗干净,然后拿,特别虔诚,然后有一个干的帕子,把手擦干了,然后去一页一页的翻,梵高、雷诺阿、莫奈、高更,一个一个地,就看到你的这种眼睛里面,看到你的心里面去,就是你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能够吃下去,吞下去带走,然后等你出来在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觉得你一下子觉得这个世界的色彩,原来可以这样看,这些形体可以这样分析的,每天早上天刚刚亮,在吃早餐之前,我们就拿着画架子出去,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们要画一张早上的色彩的速写,画完了以后才去饭堂里面吃饭,周春芽坐在中间,张晓刚和我一边一个,周春芽当时画的特别好,我和张晓刚就是,他画一笔,我们画一笔,就是恨不得就揩点油这样的。每天的晚上,我们的寝室里面是10点灯一关,所有的人都抬一个小凳子,坐在走廊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睡觉,你要在走廊上看会书,背两个单词,每一天的晚上都是排满了要画周围的同学,说今天说周春芽,明天画马祥生,后天画张晓刚,我们是一个学习的小组,组成不同的学习小组,就是大家轮着当模特,一个一个的画,把最漂亮的女同学或者形象最好的人,安排在星期天的下午,星期天下午我们能画一张色彩,因为那个时候真的是也是特别无聊,也没有任何娱乐,也没有任何大众的所有的东西出来。

然后我们要去看一场电影,我们要去蹭公共车坐,蹭着公共车坐一截,然后又走路走一截,然后一点一点地移到城市中心看一场电影。那个时候好像已经有日本电影了,第一部日本电影是叫《追捕》,中野良子演的,看完那个电影以后,要画记忆画,要把每一个细节因为有那么漂亮的色彩,要一本一本的画这些东西,然后当然,当时那个时候的流行的歌曲,像我们这一代人是生活在那种很匮乏的这样的环境里面,在上学之前我能够听到的那些《玛祖卡舞曲》,肖邦的那些乐曲,柴可夫斯基的那些事,我们要有一个手摇的唱机,胶片,从某一家的父辈那,偷来的或者借来的一个胶片,听一截又不行了,然后再摇一下,然后有一个柴可夫斯基的一个《胡桃夹子》的音乐,一点一点地从那些声音里释放出来,就是给你一点,你就吃进去了,没有任何选择,你是那种非常饥渴地一代人。

解说:1982年叶永青的好朋友,如今也是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的毛旭辉、张晓刚,纷纷毕业,本以为是文革毕业后第一批毕业生天之骄子,但毕业后的出路并不理想,毛旭辉被打回高考前所在的原单位百货公司,而张晓刚更是连工作都找不到,正为找工作焦虑的叶永青却幸运地留校,成为四川美术学院的一名老师,在当年这意味着叶永青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做一名艺术家。

叶永青:人人都羡慕我,人人都觉得我是一个时代的幸运儿,有两个同学是分到西藏,然后有其他的一些人被分到阿坝的草原,有的人被分配到大凉山,那都是就一去不复返,在当年那个时候前途茫茫,你就根本,跟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我算是真是幸运,就咣,就留在学校了,我还记得现在我好朋友一个同学,后来他已经去世了叫刘世同,非常有才能的,宣布那天我和他一起去一个卫生间上厕所,他说叶帅,以后我们就是两种人了,我说为什么呢?他说以后你就是这个学校的老师了,那些教师的筒子楼里有你一间房子,他说以后我要回到这个学校都难了,两年以后他就去世了。

解说:毕业留校后,当时人人羡慕的成功留校的叶永青,他自己的内心却觉得与四川美院格格不入,不过这种格格不入不是他一个人的感受,在昆明的张晓刚和毛旭辉,也觉得自己坚持的现代艺术,与当时流行的画风格格不入。让叶永青、张晓刚、毛旭辉强烈体会到这种格格不入的一件事,就是1984年,他们三个的作品全部落选当时最主流的艺术展览,也就是全国美展,落选后,1985年毛旭辉带着叶永青和张晓刚的作品,在上海举办了“新具像”画展。如今看来在当时他们为了赢得艺术话语权的一次抗争,却成为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具有深刻影响的美术运动85美术新潮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叶永青和张晓刚,在新具像画展的大部分参展作品,却是在川美桃花山,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宿舍里完成的。

叶永青:留在学校以后,巨大的问题就开始出来了,我的所有的以前的这些同学都离开这个学校了,我每天去做那些事务性的工作,在我们学生时代,由我们身边的这些同学营造起来的那些文化的这种高潮,迅速地冷却掉,人去楼空,我就变成像那个学校的一颗星星之火一样,特别的孤独。当时张晓刚在云南待了很长时间,他有点待不下去了,他给我写信,他说要救他,然后我想了很多办法,把他借调回四川美院来,借调了以后,给了他一个半间的房子,他只有个后门,他那个门口,他每天要穿过我们家,我们三个人变成一个家庭,每天我和夫人还睡在床上的时候,张晓刚说我要出去一下,你们就打个招呼,然后他要穿过我们还睡觉的地方,所以我们就是像这样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没有卫生间,我和张晓刚两个人捡了一点石棉瓦,搭了一个棚子,每天可以在那冲凉,就我们共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桃花山,我们就把自己,把甫立亚、张晓刚、我,还有另外的我们一个同事,也喜欢哲学,叫王毅的,我们叫桃花山四杰,有点像竹林七贤一样,知识分子的一个小群体,在当时的学校也把我们视为一种比较奇怪的,比较古怪的一群。因为那个时候很多同事都已经开始开公司,去赚钱了,还有另外一些同事,他们就开始出国,然后这些东西好像都跟我们关系都不太大。

那段时间我们,我自己在那些地方画了大量的作品,一个小小的房子,很小的一个角落里面,在那个角落里面我疯狂地画画,这些画和当时已经如日中天的这种四川画派的风格格格不入,因为我们当时喜欢的是现代派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为社会所不齿的东西,所以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不会参加展览,不会被发表,不会有任何机会,每天都画画,画很多画,然后也没人喜欢我们的作品,也没人要我们的作品,第一次就是有那种认同感,是有一个日本女孩带着个小眼镜,她就来四川美院,到我的家里面来,满墙,满地都是画,她就看,反复看,一张一张看,除了墙上的,还有很多画夹子里面到处都是,看了好几遍,她说我太喜欢你的作品了,我能不能买,我说当然可以呀,她说我只能买两张你的作品,但是我只有200块钱的兑换,那时候还叫兑换券,是给外国人的钱,一个兑换券可以再翻一倍,等于是400块钱的人民币,就买了两张我的纸上的作品,我就当时觉得特别高兴,然后后来她又去张晓刚那,又买了张晓刚两张作品。晓刚晚上就跟我说,他说陪我去一趟成都吧,我说怎么了?他那个时候在跟他现在的女儿的妈妈在谈恋爱,唐蕾在谈恋爱,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去,唐蕾一直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去成都见她的家人,唐蕾的家空出一间房子来,就等于给他们两个人住的一间房子,但张晓刚有障碍,他也不说,他实际上他是没有钱,后来他拿了这200块钱以后,他就说现在我有钱了,我们可以去一趟成都,从重庆到成都要12个小时的火车,然后我们就上车,是那种慢车,每一个站都要停的,上车以后,我们俩特别阔气地买了酒,买了什么卤菜,买了花生米,一路上吃喝,高兴的,然后就去找了唐蕾,他们是那次,实际上就那次结的婚。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2017-05-04鲁豫有约 昆明艺术行——叶帅的率意生活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7/05/04/25d199fe-caa4-49e6-a7e7-9aeedb9b0019.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