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建筑大师最爱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罗氏艺术的进退法则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是建筑大师罗旭的性格。艺术作品颇受追捧,也曾落魄到几乎无米下锅,他的建筑造型夸张,他的雕塑震撼重口,被人称作云南的高迪。不在乎米其林评价,唯有坚持个性才是艺术真我。凤凰卫视

核心提要: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是建筑大师罗旭的性格。艺术作品颇受追捧,也曾落魄到几乎无米下锅,他的建筑造型夸张,他的雕塑震撼重口,被人称作云南的高迪。不在乎米其林评价,唯有坚持个性才是艺术真我。

凤凰卫视5月2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艺术作品颇受追捧 也曾落魄到几乎无米下锅

罗旭:叶帅喝酒喝酒,你还有心思喝酒,哪怕五百块钱你今天都得给,我说五毛钱都没有,不信,我翻两个跟头,掉出一个铜板你们拿走。

解说:对待建筑艺术的现状,他有何独到见解。

罗旭:中国的建筑的问题就是一个字就硬,里边也是硬的,外边也是硬的,跟现代的人的感情冰凉是有关系的。现在的人都灵魂都是方的。

陈鲁豫:再过50年、100年,我们都不在了,这个地方还会在吗?

罗旭:这个不好说了。

陈鲁豫:不好说?

昆明艺术怪才罗旭,他曾指挥200个工人不画图纸,不打钢筋,靠三米竹竿跟银行贷款建成自己的土著巢。

陈鲁豫:会不会有好多人就开车自己摸过来,说想参观?

罗旭:不让参观,因为我把它封闭起来十多年了。

陈鲁豫:您这个建筑是最最抗震的。

罗旭:应该是。

解说:他的建筑造型夸张,他的雕塑震撼重口,被人称作云南的高迪。

陈鲁豫:所以这个意思是说这个世界好或不好是由女人掌握的。

罗旭:女人说了算。

陈鲁豫:是吧,好,这话我高兴。

解说:20年前,土著巢接待八方来客,门庭若市,短短三年就破产停业,身无分文。

罗旭:这两年当中非常受折磨,意味着是我一切要重新开始。    

解说:毫无科班背景的艺术家罗旭,曾立志考美术学院,却屡遭挫折。

罗旭:左考也考不上,右考也考不上,再考也考不上,老子不考了,就不考了。

解说:二十多年来他的作品类型多变,参展无数,却遭遇买家退货。

罗旭:我做人是做清淡的人,我做事是做重口味的事。有一个酒店收藏进去,结果被官员给骂了,退货回来,那种酒店放这种东西太黄色了,然后那个老板说不黄色,这是水蜜桃,你说是水蜜桃,别人怎么看不是水蜜桃。

解说:众多房地产老板慕名而来,请罗旭做设计,他为何挑三拣四。

罗旭:一开始他们让我设计什么什么,我说但是你们要先想好,我要么就是你们的毒药,要么就是你们的良药,罗老师这个太简单了,我做老板出身,自古以来的老板,我出钱,我说了算,我受益,这个很简单,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拜拜。

解说:罗旭曾跟自己的好朋友同样是艺术家的叶永青一同举办过一个展览《蚁工和飞鸟》,这个比喻跟两人各自作品很相似,一个疯狂的绘画各种飞鸟,一个扎根大地,着迷于用最传统的方法盖房子,但同时蚁工也跟现实生活中的罗旭很像,他不是科班出身,却毫无懈怠,不慌不忙,一点点积累艺术的能量,只为最终能真正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

陈鲁豫:现在您觉得自己是中国艺术圈里面的一份子吗,还是是?

罗旭:我觉得。

陈鲁豫:游离在圈外的一个?

罗旭:我觉得是,我其实我是忽然在圈里,忽然在圈外。

陈鲁豫:就现在是很自由。

罗旭:对。

陈鲁豫:是你自己的选择。

罗旭:对,在最重要的成长的那个年龄里边,经历了很多事都在血液里边了,所以一旦有机会,比如说当时很多人做工作室,很少人自己给自己盖工作室,我当时辞职出来就是下海,相应地做一些城市雕塑,赚那点小钱,就心里边想,然后把公司也搬到昆明,当时心里边就想,因为很多艺术家都租地方画画,租地方工作,我想我不走你们那个路线,你们租房子那个路线,因为我自己搭一个草棚,我也要自己搭我自己用,一开始是在离艺术学院不远的一个地方叫王家桥的地方,弄了一个几百个平方的一个简易的工作室,直接是简易的,当时就是旧木头,只用钉子,连锯都不锯,木头是歪的就歪的,木头是斜的就斜的,直接就这么,疯狂地要搭一个直径跨径十多米一个跨径的一个圆的房子,像蒙古包一样的一个房子,然后用那种过去那种透明瓦一搭,下边用一些竹板一铺,就在一片稻田里边,下面稻田里边还各种鱼在里边游来游去的,有一股泉水就直接流到那个。

陈鲁豫:很酷。

罗旭:对,然后就,当时就是我临摹的就佛像,我去到哪里跟到我,就佛像就在里边,这放一个,那放一个,很有趣,完了以后我路过这个地方,一个孤零零的一个山包,然后后边延绵不断,其实现在被公路破坏了。

陈鲁豫:当时没有这条路的吧?

罗旭:有。

陈鲁豫:这条路已经,这边,已经有这条路了。

罗旭:最早的从弥勒上昆明的,最早的公路是这,我们正好坐在这个路上,当时我来盖房子,我一看这个路,记得是原来的路,原来的路,很结实的路,我就跟村子里边谈,后来终于下决心。

陈鲁豫:但从那要选择这个地方的话,当时你已经有很多钱了吗?

罗旭:钱不多有一点点,就胆子很大,就膨胀,自信,觉得我有能力挣到这个钱,当时我的想法其实没那么大,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盖的比那个孔子稍微的结实一点。

陈鲁豫:其实像你说你从小在一个挺艰难的环境里面长大的,一路走过来,你想干的事情你用自己的力量都能够干出来,我老觉得一个艺术家他挣扎那个过程应该是特别。

罗旭:没有没有。

陈鲁豫:特别艰难的。

罗旭:没有特别艰难,我跟你讲,我缺钱的最悲摧的一个过程,1999年末就是我彻底地。

陈鲁豫:那是因为你花钱太多了。

罗旭:不是,彻底这种断了一切的时候,真的那会,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而且欠了很多钱,还欠了很多工人的钱,然后银行也欠了一堆钱,一大堆钱。

陈鲁豫:不能够卖作品吗那时候?

罗旭:那会还没人买,那会买,最多买一个什么小东西,几百块钱,随便,比如说卖的,一个月你卖的两千块钱足够,那个时代,足够这个人过一个月了,足够了,还可以买颜料画画,但是我造了这么大一堆这种东西,这些东西是要消耗物质的。

陈鲁豫:结束之后不就好了吗?

罗旭:不,结束之后我负债,弄这个东西每年亏本,然后后来建这个东西的时候,原来建得小,想的建得小,后来越建越大,越建越大就银行给钱,银行给,银行给,就每年你要给银行利息,那会的银行利息很高,比如说你开始只是欠了银行一百万,第二年就成了150万了,对,第三年就成了两百万,三百万,就这样,很恶性的滚动,结果就是所有的经营又不赚钱,但是我果断地把这个东西所有的停掉了,第一个要来追杀我的是谁?银行,因为为什么?那会我真的身无分文,我吃饭都成问题,都是朋友拎袋米,拎点肉来给我,拎点小酒来给我,要在这,他们拎来的东西,我照样请客吃饭,银行就给的压力很大,甚至有时候有些,有一些,有部分是侮辱性的,侮辱你的人格的这种,那说句实话,什么都可以,我都可以承担,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有一天有朋友在这做活动,结果在外面十来桌,就摆在户外,刚吃完,还没有吃完,一场大雨下过,人就赶快跑了,跑了天还没黑,就剩叶永青我们两个了,电也没有,给不起电费,电都被人家断线了,都没有电费,两支蜡烛,一个破沙发,就在门口那坐着,两杯小酒在那喝着,就听见外边脚步声,啪啪啪啪啪啪踩着雨水进来,我说什么人这时候还过来,一看,银行的来了,才走了两天,才逼了两天,今天又来了,当时我一看就心烦,我说你们前天才走,告诉你们没有,我说每年到时候我都会去签字,这个账我永远认帐,你们别天天来找我,反正我有会去还,结果不行,我们进来一看,你外边还在大吃大喝,大摆宴席,还大鱼大肉,还到处都是骨头,你还说你一分钱没有,我说是别人请客,也没办法解释,我说别人请客,不信,今天不管怎么的,加油的钱,油费你总得给一点,我说真没有,然后我就看着很尴尬,因为叶帅坐在旁边,叶帅也不知道我的经济状况,只知道日子是不简单,要熬过这一阵子,他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就说叶帅喝酒喝酒,你还有心思喝酒,哪怕500块钱你今天都得给,我说5毛钱都没有,不信,我翻两个跟斗,掉出一个铜板,你们拿走,叶帅当时听了这句话,就老罗开始耍赖了,就捂嘴就笑,说不行,肯定有,然后就今天怎么的,反正我们就在这守着你,而且你当年怎么怎么的了,就是开始人格侮辱了,每一句话都是攻击你,都是那种让你非常难堪,就是几乎是要就是到了那种人格侮辱的那种状况,那就把我搞急了,我就突然发火我就站起来,我说立刻现在滚出去,他们三个那一会就蒙了,还有这样的债主,但是为什么叫我滚,我说滚回去,从明天早上开始,包括你们行长,副行长,你们这一拨人,每天早上锻炼身体跑早操,练武功,练拳脚,什么练都可以,锻炼身体,把身体锻炼好,我说万一有一天我来还钱的时候,你们全死了怎么办,滚,我虽然这么骂他们,但是没耍赖,每年去签字,该给多少,有多少给多少,有50块钱我都去,我都有脸去给。

陈鲁豫:现在还清了吧?

罗旭:还清了,那样子以后银行每次,每一年开会我属于表彰对象,说话他们这个体系里边,就见过的态度最好的人就是姓罗的这个,最后我终于准备好了,然后一次性就跟他们谈,一次性我来还,就卖东西。

陈鲁豫:卖作品。

罗旭:我就是一定要积到那个数了,一次性,不要搞那个罗里罗嗦的,还请他们吃饭,结果后来他们反而请我吃饭,我说表示感谢,因为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你们银行的支持,这个土著巢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昆明艺术行——罗旭 罗氏艺术的进退法则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02/62c9f85d-3fcd-4837-96ae-099c398d156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