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锣鼓巷书店事件反转 窦文涛:宝贵时间不应浪费在这里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近日,一篇名为《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的公众号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文章直指政府粗暴作为,引起民众的不满与愤怒。但是随后事件反转,该店被指违章建筑。这一事件反映出当今社会,人们只在观点的基础上宣泄情绪,而不是弄清事实。

核心提示:近日,一篇名为《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的公众号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文章直指政府粗暴作为,引起民众的不满与愤怒。但是随后事件反转,该店被指违章建筑。这一事件反映出当今社会,人们只在观点的基础上宣泄情绪,而不是弄清事实。

凤凰卫视5月1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要看戏就来中国,这个话说的放之四海而皆准,过去咱们就讲全国上下一台戏,中国人民有看戏的传统,有看戏的爱好,所以很多事情,而且咱们这个剧情其实《纸张屋》没什么了不起,格子最近也爱看《人民的名义》是吧?

刘少华:《人民的名义》,我给看完了。

窦文涛:为什么叫你给看完了?你看的是审片是吧?审片版是吧?那你看了吗?

查建英:没看过,我听说了。

窦文涛:你也得补补课。今天我说的是另一出,现实生活里的戏。我可以给你们或者给不了解情况的观众,其实做一个心理实验。我现在发现人的心理,人的情感倾向,你可以发现是怎么转移的,怎么被扰动的,这个心理测验你且听我把这个事情给你讲下来就非常有意思。你今天在中国的舆论场上有一个词叫反转,就是剧情必反转。一火第二天就反转,这个反转人的情绪也跟着反转。比如说先是出了一个叫什么呢?南锣鼓巷那边有一个书店,发了一个公众号叫《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好,这个文章一出来这叫“10万+”,为什么“10万+”?群情激愤,就是说一个这么有情怀的,开书店的老板,在这样一个商业区,难道说当今的政府容不下来一个书店吗?然后他们要让我关门。

刘少华:这有点像抗战时期的事情。

窦文涛:对,这个政府要让我关门,至少很多人看这个文章得到了这么一个误解,要让我关门。然后讲我办这个书店如何如何的不容易,我在北京难道容不下一个静静的读书的所在,连这个都要关了吗?好,大家都很义愤为他说话。但是第二天有一个采访过这个书店的记者,他又出来一篇文章叫做“谁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然后这个记者说我刚去那儿采访我还没发稿。他涉嫌偷换概念,人家这个城管说的是什么?你本来有一个门口,但是呢,你又违规,这算违章建筑,你又开了一个门口。人家说的是城管,或者是政府方面说的是你要把违法违章的门口给封了,没有说要让你的书店关门,此关门不是彼关门,不是说不让你开这个书店。

而且他说据我上次采访所知,为什么不肯关这个门呢?他一个门是进免费买书的书店的,另一个门进的是里面高消费的地方。

刘少华:阅读空间。

窦文涛:阅读空间,说100块钱才能进这个阅读空间读书,他要是拆了这个门呢,他那个100块钱的阅读空间就没了。好,你看反转了吗?你的感情发生了变化。然后咣当又出来一篇文,显然是书店朋友,还是书店老板就说了,就说在南锣鼓巷这个地方,这么小的一个书店,整天很多游客进来拍照,我看见他们进来只拍照连一本书都不看,对吧,我多痛心啊?所以我才出来这么一个规定,就是说你进书店至少要买一本书,甚至有他的朋友都发文,你们知道这个老板吗?这个老板如果他发现你买了一本你自己喜爱的书,他甚至高兴的能再送给你一本书。说100块钱的那个阅读空间,任何这么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如果不收这100块钱的门槛,那不是乌央乌央的把整个环境都糟蹋了吗?我不是要为了挣100块钱,我是为了说稍微有点门槛。

刘少华:我受点委屈,挣点钱。

窦文涛:对,我受点委屈,我挣点钱。你听说讲述这个事情你有没有发现?假如你是个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人,你就觉得你的感情会忽悠,忽悠,这说明什么?

刘少华:说明得欢迎查老师常回中国。

查建英:我听着都峰回路转,跌宕起伏。我得承认连我看这个小文,我也转了两道弯。第一次看你开始说的那个,虽然那个文风不是我所喜爱的。

窦文涛:对,谩骂不是我们的文风。

查建英:不是,第一个不是谩骂,第一个说是一个凶手,可是他的文章本身有很多悲情的这种。

刘少华:像抗战时期的。

查建英:后面还有一些文青的那种诗句。

窦文涛:但是他第三篇就谩骂了。

查建英:对对。

窦文涛:文风也转了。

刘少华:老板急了。

查建英:第二篇已经有点就转了,第一篇我觉得确实不能这么干,门都关了。而且我确实这次回来,我们家门口就贴了,已经关了好多了,包括我自己很喜欢的那种,很方便的那种小店,副食店。一个叫“杰尼路”的也关了,可能已经带了一点不高兴了,所以你一看这个关书店,马上就。第二篇一看完,果然觉得怎么这么矫情,原来不是关,人家就是一个打一个洞,而且你还收费。虽然是那个收费,我觉得那篇文章,那个记者写的文章也有一点带着一股戾力,可能自己也有一点这种,觉得站在穷人的市场上,你搞点这么矫情的东西,还要收这么高的费,就里面好多的这种谩骂都出来了。可是最后这一篇,我觉得倒真的有点,虽然你说骂人,你说的是第三篇吗?

窦文涛:现在第四篇,第五篇都有了。

查建英:倒把这个事,前两个又稍微平衡了一点,我现在基本上看完三篇以后,你觉得这个事情大致的原貌,你也知道一点。

窦文涛:查老师你就少在祖国混了,以我这个天天做节目的人看起来,这个罗生门要是大家愿意玩,还能无限的继续下去。你知道我讲这个故事是想示范一个什么呢?就是说在今天中国的网络的这种舆论的环境下,我们要不要被人浪费时间?你很多的感情,你很多的同情,你看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说,事实是复杂的。我想说的就是,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宝贵的生命,每天就浪费在这些东西上面,我们都是受过新闻训练的人。我们知道一个事情的事实,它是永远可以调查下去的,对吗?但是你看一个“10万+”,两个“10万+”,三个“10万+”,我在想这10万个人,当然这10万个人都未必看完过这篇文章。所以我有时候就想,比如说我们有时候讲,在骗人的和被骗的两个对立双方中。我们媒体一般还是板子打在骗人的那些忽悠的人身上。可是有时候我难免心里想,那些所谓被忽悠的这些善良的人们,你们有没有想到,你们为什么老是看见一个标题就急于骂大街,或者说这个文章看完一半还没看完,你就急于去点赞或者点踩,或者说即便是看完了这篇文章,你为什么不肯坐在那儿稍微想一想,你就急于上去跟人家去群殴,你不觉得浪费生命吗?

刘少华:所以我们俩是师兄弟,我作为新闻系的毕业生,我其实现在特别痛心,就是中国已经没有了正经的调查记者,非常少。然后愿意去认认真真做调查的记者已经非常少了。以至于所有的东西你哪怕看到的反转,这三篇反转全部是坐家里生产出来的,能理解吧?

窦文涛:是。

查建英:第二篇还是去采访了。

刘少华:那还是之前采访的,去找范雨素,可能还挺积极的。

窦文涛:没错,都跑范雨素湖北向阳老家找他妈去,这倒挺积极。

刘少华:这一点让我觉得特别痛心就在于说,我们是没有去基于事实基础上,我们现在是基于观点基础上去讨论问题。而事实和观点本应该分开这是一个社会的常识,中国社会刚刚进入这个常识,忽然少了这么一大批调查记者,这让我觉得很痛心。

查建英:为什么呢?我也知道包括我周围认识一些很好的年轻的调查记者,一些原来是70后、80初的那种的都转行了,就这几天,做不下去我就觉得是不是,比如美国也有这种问题,就是纸媒你要调查,就是《纽约时报》做那种很长的调查,要很多的经费、成本,让你跑各个角度去调查一件事,这要花很多时间。而且你要很有一个中立的精神,你不能这个记者本身带先入为主的我的情感,第一。新闻素质、资金都在这儿摆着呢。这个网媒根本不需要这些成本,马上就可以敲出多少字来,这是一个经济的问题,也不光是中国在面临。中国可能还有一些问题,这个调查本身,对事实这个本身,可能就有很多的禁忌、边界什么等等,而大家呢?我们以前也聊过这个,中国这个民族是不是能够广而泛之,我们就粗说吧,就是说真善美,三点里边,中国是重视善,重视美,都很重要,但是真是最不要紧的,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就是说这个真,到底事实怎么样,不重要。首先善是一个跟道德有关系,有没有满足我的一种道德的制高点也好,或者正义感也好,还有一个就是审美,好玩不好玩,漂亮不漂亮,文章,这两个重要,事实是最次要的。如果有了这两个问题的话,首先这个资金什么都够,就是财力不够,然后对事实的要求又不高。你说这个问题能解决吗?

窦文涛:这个东西今天都没法讲这个话了,川普都推特治国了,我现在有时候觉得中国问题比较严重,但实际上这也是世界潮流的一部分,今天这个世界,我发现互联网之后,互联网上每人一票有平等的发言权的时候,某些权威调查就被淹没过去了。说实在话,我们师兄弟都是学新闻的,虽然都没学好,我们至少知道,咱就好像说做家具我尊重木匠,对事实的报道你得尊重我们。

刘少华:专业主义精神。

窦文涛:但是今天很多网友他不再重视这个了,当然也是因为过去咱们老骗人民对吧。

刘少华:我从业时间很短,没骗过。

窦文涛:格子刚进这个行业还没怎么骗过人民是吧?

刘少华:我说没骗过你,没有。我刚刚其实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很少有那种愿意去平衡的思考一个问题这样一个习惯。就是说,你看这个问题是复杂的,你一方面说你政府去拆,然后如果你一调查你会发现说,这个他不光一拆了书店,他周围的按摩店,什么饭店它都拆了。因为我最近我生活在北京,我就特别的不方便,我们家周围的沿街坊几乎全部拆干净了,就是整个的生活其实变得很不方便。但是这是一个政府的大的决策的问题,看到全北京都在拆。但是另一方面你又要想,难道我要为这个书店网开一面?它的依据在哪里对吗?你必须得找到一个依据。甚至有朋友说,如果要为这个书店网开一面,很可能要上市长会议来讨论,因为那边上的饭店就说了,那我吃饭不比你读书高明啊?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这也就是这么一帮读书人,或者在信息革命之后的时代,大家才会天然的觉得好像书店有道德优越感,真的是这样吗?我觉得上帝还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呢,饭也是很优越对吗?

窦文涛:是,你看他讲这个很有意思。我就是说因为这个节目,我甚至都可以跟大家坦白,因为这个节目我们废掉了昨天录的一期节目。你知道,我就说这种平衡的思考。你看三里屯最近有条脏街要拆,昨天我们跟李小牧和曹星原老师就聊了一集。那个时候你看,就反应我是网络时代的人,我没有认真看,然后听见风就是雨,然后就说,这一说呢,政府当然不对了,三里屯脏街多好啊,酒肉性什么的,每个城市都应该有这么一个角落,干吗破坏这种自然形成的生态呢?等等,就觉得很多人的回忆,怀旧等等。但是呢,因为今天录这条街道的书店的这个话题,我又看了一些有关的关于破墙开洞的,北京现在正在清理这个现象的一些文件,我就跟他们讲,我说咱们这个节目播了可能导向是有漏洞的,给人的感觉似乎觉得不应该拆就应该保留。因为这里边有几个,第一,比如李小牧说,日本歌舞伎町,我们的歌舞伎町都挺好的,北京干嘛要拆三里屯脏街啊?这里边有一个违章建筑和合法建筑的问题,对吧?

后来我一看,我说这就是中国野蛮生长年代一直积累下来的问题,你比如说一个最简单的,就是它有些楼,它这个拆了洞,建筑安全。

查建英:就是承重墙。

窦文涛:对,因为香港要求很严格,你要这个前建你得工程师,不是说完全不可以加建,但是你得拿工程师,拿建筑图证明它安全无误,政府也许能批你一下,很难批对吧。但是你这个安全问题怎么办?哪天塌了的时候,又开始乱炮齐轰政府了,对吧?再有一个就是说,一个是安全,再有一个如果都是不合法的,这个问题该怎么处理?也许政府不应该运动式的,应该更加细腻,要照我对,比如说像美国一聊就是社区,像有一些很复杂的问题,恐怕甚至是民主社会这个社区居民要跟这个行政,包括议员很复杂讨论,这家你是什么情况?那家是什么情况?因此我就说,你简单粗暴的讲,拆了就是错的,就应该这么弄,哪天要真出了事呢?谁负这个责呢?所以最后我就说咱们不够平衡,咱们就把这期节目就别播了。但是你看,这就是格子刚才讲的问题,你知道今天的“10万+”,今天都是在街上卖吆喝的都是这种,你平衡的,理智的,老成持重的,辩证的看问题的文章没有人看。

《锵锵三人行》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3:00-23:35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13:00         周二至周六05: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南锣鼓巷“异类”书店关门 剧情几经反转引关注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5/02/7714d14d-c036-4711-82e1-fc10f954749e.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