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埃尔多安化身“超级总统” 购入导弹土耳其俄罗斯关系升温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土耳其通过修宪公投,从议会共和制首次转变为总统制,埃尔多安变身“超级总统”。土耳其近日与俄罗斯关系明显好转,身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竟派战机参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空袭行

核心提要:土耳其通过修宪公投,从议会共和制首次转变为总统制,埃尔多安变身“超级总统”。土耳其近日与俄罗斯关系明显好转,身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竟派战机参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空袭行动,还选择从俄罗斯采购12个营的S-400导弹系统,即使此导弹系统与土耳其拥有的美式装备存在着兼容性问题。

凤凰卫视4月24日《今日看世界》,以下为文字实录:

土耳其修宪公投以微弱优势通过 强权加身埃尔多安再无阻拦

解说:土耳其通过修宪公投,从议会共和制首次转变为总统制。埃尔多安变身“超级总统”,最多连任到2029年。入欧梦渐行渐远,土耳其是否将重返中东成为地区绝对领导者?游走在美俄之间,土耳其最终将作出怎样的方向选择?《今日看世界》。

卢琛:4月16号,土耳其民族史上一个历史性的日子,数百万公民前去投票站,对于议会制用总统制来取代进行了修宪公投,86%破记录的参加率,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公投了,有51.4%的选民说“是”,这使得埃尔多安成为了土耳其的实权拥有者,甚至他的任期可能能到2029年,历史上第一次土耳其人民,而不是政变者决定了国家的前途和国家的体制,公投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土耳其库尔德聚居区的赞同票超过了预期,比如说在姆西省,正义与发展党在2015年大选的时候,当时只获得了24.8%的选票,而这回公投当中的支持率则高达50.8%,将库尔德人和库尔德工人党分得一清二楚的埃尔多安,赢得了这一次库尔德人的信任,另外从全国的范围来看,总统制的支持率相比前几个月的30%,迅速地提升到了投票日的50%以上,获得了2500万民众的支持,新体制为土耳其带来的好处以及如何才能确保未来更加安全,是人们开始转向支持宪法修正案的原因。

埃尔多安:4月16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解说:土耳其公投惊险通关,在总统埃尔多安领导的执政党正发党的强力推动下,土耳其于当地时间4月16号举行全民公投,表决修宪草案,公投以51.4%的微弱优势得以通过。此次修宪重点是将土耳其政治制度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同时废除总理一职,总统成为国家的行政首脑,未来将拥有更大行政群体,有权解散议会,任命副总统,和内阁部长等主要官员,同时总统任期五年并可连任一次,原本在2019年任期将满的埃尔多安,可以“清零”任期后再出发,有机会连任至2029年。

公投结果公布后,数千名反对公投结果的群众,在伊斯坦布尔街头示威游行,当这些人穿过狭窄的小巷时,当地人向他们欢呼,并投掷鲜花以示支持,参与游行的人互相传递着横幅,他们声称全民公投受到了政府干预,土耳其政府的公投开始前,变更了投票程序,在安卡拉的反对派共和人民党总部外,有大批公投支持者上街大肆庆,此举引起反对派的不满,并与维持秩序的警员发生冲撞,防爆警察随后在反对派总部外布防,阻止双方发生冲突,抗议游行活动扩大到了土耳其境内至少14个省份,全国有38人因抗议活动被逮捕。

另外土耳其亲库尔德族的人民民主党在公投结果公布当天,前往最高选举委员会总部大楼提交申诉,要求作废公投结果,并指责选举委员会在投票最后一刻将没有官方印章的选票当作有效票,有偏袒政府之嫌。

桑贾尔(土耳其人民民主党副主席):你不能根据如此具争议,且不公正的一场公投,在政治体制上做出改变,这场公投将永远存在争议。

解说:此外反对党共和人民党表示,将考虑退出议会,以示抗议。面对复杂的局势,埃尔多安在17号晚主持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向内阁递交了延长土耳其国家紧急状态3个月的申请,内阁随即批准该申请,这也是土耳其自去年7月,发生未遂政变以来第3次延长国家紧急状态。面对外界对此次的强烈反应,埃尔多安表示不可能为了一个“随时会死”的自己,专门设计一个体制,当外界指责说埃尔多安力推修宪,是出于加强自己权力,而非改善土耳其政治统制,他也予以否认,并表示此次修宪是土耳其民主历史上的一次转型。

卢琛:土耳其作为伊斯兰国家当中,世俗化、民主政体和市场经济体系最为成熟的国家,它的发展模式曾经一直被美欧所推崇,然而随着近年来欧洲难民问题以及修宪公投,令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雪上加霜,尽管土耳其在公投开始之前,曾经因为“拉票”造势,与欧盟多国都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埃尔多安对德国和荷兰还祭出了“纳粹”言论,并且在修宪公投获得通过之后,表示会立即开启恢复死刑的议题,在此之前欧盟是一直对于“恢复死刑”是土耳其入盟不能够碰触的“红线”,对于公投通过,多数的欧盟国家采取了折中的态度,欧盟更希望土耳其这个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过境之地,能够发挥一个“阀门”的作用,减少欧洲的压力,因此这也成为了土耳其“讨价还价”的资本。

解说:修宪公投前,土耳其政府派出多位部长,前往德国、荷兰等欧洲国家,为修宪公投造势,却遭到强势阻拦,引发了土欧之间的外交风波,荷兰禁止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入境,并驱逐土耳其家庭事务部部长卡亚,令他们无法出席当地的修宪公投造势集会,引发大批土耳其侨民在荷兰鹿特丹的土耳其领事馆外抗议,荷兰警方用水炮驱散群众。土耳其随即封锁荷兰驻安卡拉大使馆,并将荷兰大使列为“不受欢迎人物”,还有土耳其民众闯入伊斯坦布尔的荷兰领事馆,将荷兰国旗换成土耳其国旗,以示不满,埃尔多安指责荷兰是“纳粹主义复辟”。

埃尔多安(土耳其总统):纳粹主义正死灰复燃,我曾说过纳粹主义已经死了,但这个想法是错的,在西方国家纳粹主义仍然活着。

解说:德国与多个欧盟国家也抵制土耳其侨民举行的造势集会,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批评德国是处心积虑使公投失败,目的是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土耳其”,有评论称欧盟国家之所以反对土耳其公投,主要是因为土耳其修宪草案在法律上强化了埃尔多安的权力,破坏土耳其本已脆弱的“三权分立”体制,是“民主的倒退”。

其实从去年7月,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后,土欧关系就出现裂痕,当时土耳其逮捕超过四万名参与政变的人,又革除了超过十万名公务人员,欧盟领袖多次批评“肃清行动”,违反人权和法治,强调如果土耳其为惩罚政变分子,恢复死刑的话,将会失去加入欧盟的资格。但埃尔多安则表示,将开启“恢复”死刑的议题,使得土欧关系开始恶化。

卢琛:土耳其一直是西方的追随者,长期以来把“加入欧盟”作为既定的国策,但是土耳其这种“脱亚入欧”的外交战略,并没有得到回报,同时作为北约的一员,它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但实际上也免不了“二等公民”的身份,同当年俄罗斯加入“七国集团”差不多,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土耳其政府想采购中国的红旗-9,并且土方已经宣布了中标的结果,但最终还是迫于北约的压力,选择了欧洲所生产的紫苑-30导弹,对中国而言土耳其是连接欧亚大陆的桥梁,是“一带一路”亚欧高铁的重要通道,中国高铁要通往西欧,最为直接的只有两条,一条是走俄罗斯,一条就是走土耳其,所以土耳其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对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推进的重大意义,土耳其越是独立,中国对局面的控制力就会越强,从挑战的角度来看,土耳其恢复奥斯曼帝国荣光的同时,也会激活“泛突厥主义”,对中国边疆的稳定造成的影响值得观察。

埃尔多安的“强权政策”究竟会把土耳其引向何方,曾经他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为“新时代的苏丹”,他的形象在西方舆论当中饱受争议,但是没有人能够否认他是一名军事和政治手腕老辣的“强人”,军事方面2016年底,土耳其不雇美国的反对,加入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局,成为除俄罗斯之外最大的赢家,政治上从2002年埃尔多安主导土耳其政坛以来,尽管职位有过总理到总统的变化,但是其“权力掌控者”的地位没有动摇过,对他来说现在他是为自己的未来而战,最近各种问题使得土耳其的内政外交处于很微妙的困难时期,人们更倾向于要选择一个能够带来稳定感的政治强人,埃尔多安对于土耳其人民来说,并不是一个象征性的元首,改总统制不过是通过法律的形式,再一次确认了他已有的权力,支持者对埃尔多安的“独断专行”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埃尔多安需要更大的权力,就该被赋予更多的权力,因为“他在恢复土耳其往日的荣光”。

解说:铁腕手段,脾气火爆,他就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强悍作风不输普京,在土耳其政坛几起几落的埃尔多安,不惜和叙利亚刀兵相见,与盟友以色列翻脸,同时铁腕镇压国内反叛势力,媒体封他为“中东之王”,《时代》周刊曾将他评选为年度人物,作为土耳其数十年来最强势的领导人,他曾说过在维护国家统一,跟民族尊严方面,让步是有限度的。

随着去年7月土耳其政变的平息,埃尔多安对军队、学术和新闻界,进行大清洗,总人数超过12.5万人,这样的高压政策非但没有降低其国内民意,相反随着埃尔多安政权架构的迅速扩张,国内民意的最新支持率已上升至68%,如今的土耳其已经被深深地烙下埃尔多安的印记,在街头的广告上,新闻报纸或电视上,都能看到这位政治狂人的坚定身影,据报道一首歌颂埃尔多安为全球穆斯林共同体的铁血保卫者的歌曲《埃尔多安进行曲》,甚至跻身土耳其推特十大金曲,此外还有一部讲述埃尔多安生平的电影,本月初在土耳其公映,为埃尔多安造势。

在个人生活方面,埃尔多安不满足于舒适安逸,而是追求奢华享乐,他住在一座斥资6.15亿美元,面积是白宫近50倍的“宫殿”里,这所“宫殿”有1100个房间,使唤着超过1800名的侍从,这是埃尔多安任总理时所修建的宫邸,2014年他当选总统后,成了总统府,有评论称,埃尔多安的集权之路正清楚地引证了这位铁血政治人物的强大实力,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土耳其正进入自凯末尔以来最辉煌的时代,人们仿佛看到了土耳其未来的荣耀之路。

卢琛:一战当中,战败的土耳其受到列强的宰割,领土大幅度的缩小,军人发动政变推翻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建立新的共和国,军人领袖凯末尔成为了第一任的总统,废除“哈里发”制度,推动土耳其走向世俗化的民主国家,世俗派的终极目标就是让土耳其变成一个欧洲国家,当中一个标杆就是谋求加入欧盟,但是由于土耳其境内宗教保守势力的庞大,欧洲对于接纳土耳其始终心存疑虑,当以军人为代表的世俗派加速推动土耳其现代化进程的时候,以宗教人士为代表的保守派,则希望土耳其能够重回奥斯曼时代的辉煌,这令土耳其成为了一个政治上复杂而且分裂的国度,现在土耳其改变政治体制,保守派的埃尔多安以及背后的正发党,可能会彻底地终止土耳其多年的“入欧”进程,保守派的目的是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要实现这一点,自然需要纯洁国内人民的信仰,从现在看来埃尔多安正带带领着土耳其向这一步迈进。

解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曾追随西方,开启了土耳其的现代化之路,这条路线伴随了整个国家96年之久,当年凯末尔面对古老的奥斯曼帝国,从政治、社会制度到文化方面,进行了种种的西化改革,在今天的土耳其国民看来,自己的国家为了能够进一步融入欧盟,在军事外交等国际问题上也与欧盟更多的配合,尽管加入北约已经超过60余年,但入欧之路却依旧遥遥无期,近些年欧盟国家在难民问题上的反复刁难,更令土耳其民众倍感失望,这也为埃尔多安政府所提倡的伊斯兰主义和民族主义提供了巨大的民意基础。

有人将埃尔多安称为“新苏丹”,的确从奥斯曼帝国继承的强大中央集权和精英传统,使得土耳其政治一贯有“集权”的基因,不过埃尔多安的道路却不同于历史上的任何一次政治大变革,他是通过所谓的“民主选举”实现了集权,近年来通过民主选举走向集权道路的并非只有土耳其,2008年俄罗斯通过修宪,将总统任期由4年延长至6年,2016年日本自民党通过修改党章,将党首任期上线从连任两届共6年延长至3届共9年,为安倍晋三连任到2021年铺平道路,2009年阿塞拜疆通过全民公决修改宪法,取消对总统最多连任两届的限制,2016年9月,阿塞拜疆又通过全民公决修改宪法,使得总统每届任期由5年延长至7年,赋予总统解散议会的权力,今年2月,阿塞拜疆总统甚至任命自己的老婆为第一副总统,有评论认为,民主并不是公平公正的最好选择,也有可能成为“独裁统治”的工具。

卢琛:土耳其的这次转折,并没有违背国家现代化发展的进程,而也有着真实存在的民意基础,是这个国家寻求自主独立的一种体现,不过土耳其的经济近年来盛极而衰,土耳其的里拉兑换美元的汇率,年初跌至了历史的新低,经济增长始终停滞不前,其中一个重灾区是提供近60万岗位的旅游业,埃尔多安过去一两年都把精力放在了政治上,至今仍然没有抛出所谓刺激经济的方案,虽然大部分土耳其人现在的“面包”尚且能够充饥,还能够对政治抱有一定的热情,但是这股热情总有消失的一天,现实需要才是真正的根基,因此无论这一次的政改是“共和国的覆灭”也罢,是“奥斯曼土耳其的重生”也好,或许对于埃尔多安和正发党,这个执政者来说,为国民带来实际生活的改善,才是最为根本的使命和指责。

《新闻今日谈》节目在凤凰卫视资讯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日18301900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日223023:00  05:30 – 06:0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土耳其修宪公投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24/15cc94f1-66ea-4a3d-b98f-8a35bfd07b7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